"性幻想”入题,自主招生“开放”一点又何妨

fengyimin 收藏 0 8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月25日上午,武汉理工大学在该校南湖校区举行了自主招生考试。“你对性有没有幻想,你说该怎么答?”黄石二中的李同学不满地说,这样的题对于高中生来说太过成人化,他基本是胡乱选的。不过也有考生认为,这些题是作为高中生应该了解的常识,更能反映一个人各方面的心理素质。“这有什么好尴尬的,怎么想就怎么写呗。”武汉一中的考生笑着说。


在高考试题一向正襟危坐的现实语境中,一句“你对性有没有幻想?”的确挺雷人。至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自主招生语文卷,取材几乎均源自百姓日常生活,选择题中不仅出现了“月光族”、征婚启事这样的生活化内容,还包括“火车票实名制”和西方国家刚投入使用的“全身扫描仪”等热点,这也让人耳目一新。


按照固有思维,这样的试题的确很雷很另类,一时让人接受不了。比如,日前上海几所高校不考语文就备受争议,各种大帽子纷纷乱舞,有“学科歧视”说,有“数典忘祖”说,甚至有“不爱国”说……其实,在笔者看来,试题另类一点并不可怕,反而让人感到些许欣慰。须知,这是自主招生考试,不是高考。如果取得自主招生的高校,连这点权力都没有,还遑论什么自主招生?


可以说,自主招生要顺利推进,就需要给高校一定自主权,就允许他们出一些“另类”的试题。事实上,也有一些高校充分利用了这一自主权,才勇于推出“另类”的试题。一个引起热议的范例是,日前,一首经网友恶搞S?H?E的《中国话》改编而成的网络歌曲——《全世界都在笑中国傻》,出现在北大语文试卷上:历史长河向前淌/岸上睡着一只羊/河里漂着一条狼/狼要拿羊当口粮/羊要认狼当爹娘……试问,如果不是自主招生,这样的试题能出现在堂堂名校的试卷上吗?不管怎么说,这首“另类”的试题能够出现在试卷上,是一种进步,既贴近现实又具有某种意义的突破。由是观之,只有充分信任这些有改革意识的高校,并充分赋予它们自主招生的权利,而不是用过于上纲上线的激烈语言批判它们,高校自主才可能走得更好。


由此可以联系到香港一些大学的试题。去年6月27日,香港大学在京面试开始,迈克尔?杰克逊甲型H1N1流感、外来务工人员等热门词汇出现在面试题中。“为什么人们特别喜欢迈克尔?杰克逊?”“你觉得为什么女孩子学习普遍比男生好?”“甲型H1N1流感暴发,不少香港的孩子停课回家,可是家长上班没人照顾孩子,是否应该出台相应的法律政策来保障孩子的利益?”“你如何看待外地人员在京的生活状况”……如果不是报道确凿地“指证”这是港大的面试试题,我们很难想象大学的面试试题原来也可以这样,在我们的记忆里,面试通常是很严肃的,面试试题通常是玄秘、高端的。


其实,近些年,随着香港一些高校把目光投向内地考生,香港高校的面试试题就一直为人津津乐道、大呼新鲜。不妨随便举出一些试题,鸟巢的钢结构是否浪费材料?你如何看待星巴克咖啡店开到故宫内?怎样看待婚前同居?如果你跟胡锦涛见面,你会跟他讲什么?……平心而论,这些试题是鲜活的,是现实的,视野之宏阔、创意之大胆令人振奋。


想想看,香港都可以把婚前同居纳入面试试题,我们还为性幻想入试题耿耿于怀,是不是有点别扭?在我们的惯性思维中,婚前同居纳入面试试题是大胆的,大胆得简直让人面红耳赤,在一些人看来此题疑似“诲淫诲盗”,因为多年来,我们连谈论床笫之事仿佛都是禁忌,更别说让这些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直面同居。事实上,堵不如疏,回避不如直面,这一试题的积极价值正在于此。


纵观香港高校面试试题,笔者认为其有诸多特点,比如贴近热点,关注公共价值,富有人文关怀,既有开放性又有思辩性,而且答案并不定于一尊,正如香港高校相关招生人士所称,“我们从来不在乎答案的正确与否,而是在乎学生如何表达他的答案。”


曾几何时,我们对香港面试试题的开放性感到歆羡不已,如今我们一些高校渐渐向他们看齐,一些人为何又非议呢?尊重自主招生,就请尊重他们自由出题的权利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