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有喝茶的习惯,因而对几十元、几百元、甚至上千元一两的茶并不陌生。但倘若喝上三十万元一两的“天价茶”,恐有钱人都得掂量掂量。然有人收入不高却能经常喝上这种茶。

据1月27日的人民网报道,公安部原部长助理郑少东抽的雪茄烟500元一支,喝的普洱30万元一两。据悉,这种茶是从海底沉船打捞上来的,至少有上百年上千年的历史,其食用价值可想而知。而郑少东是从香港拍卖市场上高价拍卖得来。

郑少东只是一名国家公职人员,其年工资收入不过六七万元。如果单凭工资收入喝上这种上等好茶,恐一辈子都无法望及。那么,这茶钱从何而来?“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大权在握的郑少东显然深谙此道,权力变现就能无本万利。如此,莫说30万一两的茶钱,既使是毕玉玺6000万元只是“喝茶钱”的雷语,或许也能被郑少东刷新。

在郑少东看来,权力真是好东西,不但能抽上500元一支的雪茄烟,而且能喝上30万元一两的普洱,这都是权力衍生出的产物。因而,他不遗余力地为权力寻租四处“奔波”。事实上,郑少东“摆平”了黄光裕兄弟因卷入中国银行北京分行违规贷款案,便获得了黄光裕丰厚的回报。此后,黄光裕因涉嫌操纵股市被捕,郑少东公开表示“各级公安经侦部门,对负责企业正常经营的高管要慎用拘留、逮捕措施”。“慎拘企业高管”成为轰动一时的言论,也使其为黄氏利益集体代言之心暴露无遗。

当然,玩火者必自焚。权力的滥用和寻租,尽管为郑少东带来了一时的显赫和财富,然权力的双刃性又注定了其必会被权力中伤的下场。已被曝光一年多的郑少东,最终被中纪委认定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等待他的一定是法律的严惩。而500元一支的雪茄烟、30万元一两的普洱只能成为人们对贪官的讽喻。

其实,从沈阳市原市长慕绥新几万元一身的衣着,到南京江宁区房管局长周久耕抽1500元一包的“南京九五至尊”,直至郑少东30万元一两的普洱,等等,都说明了官员超常规享受,绝非气派、浪费了之,而是一种腐败的潜台词。相关职能部门只要闻风而动,就一定能揪出腐败官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