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崛起”速度大大超越西方预期

fengyimin 收藏 25 21617
导读:中国是西方最大的希望和担忧   [美国《纽约时报》1月26日文章]题:随着中国的崛起,它与西方的经济冲突也在增多(作者 卡特琳·本霍尔德)   中国不再是正在崛起的经济体。它已经崛起,不仅崛起得更为迅速,而且比人们在这场影响深远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前预计得更为自信。   这场危机让所有地位已经确立的工业强国受到重创,从美国到欧洲,再到日本,都未能幸免。   这场严重的衰退快速推进了历史,让毫无准备的全世界进入了头号经济强国美国与其最终接替者共存的尴尬期。   

中国是西方最大的希望和担忧



[美国《纽约时报》1月26日文章]题:随着中国的崛起,它与西方的经济冲突也在增多(作者 卡特琳·本霍尔德)



中国不再是正在崛起的经济体。它已经崛起,不仅崛起得更为迅速,而且比人们在这场影响深远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前预计得更为自信。



这场危机让所有地位已经确立的工业强国受到重创,从美国欧洲,再到日本,都未能幸免。



这场严重的衰退快速推进了历史,让毫无准备的全世界进入了头号经济强国美国与其最终接替者共存的尴尬期。



曾是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的克丽丝廷·福布斯说:“中国既是西方最大的希望,也是最大的担忧。”福布斯是蜂拥至达沃斯这个冬季旅游胜地参加将从27日到31日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的数百名美国高官及主管之一。



身为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的福布斯说:“对于中国这样快的崛起速度,谁也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现在大家都想弄清楚,他们要与之打交道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中国。”



经济学家第一次将中国的支出,而不是美国的消费视为全球经济复苏的关键。世界各地的发展中国家都在寻找比目前变得支离破碎的倡导自由市场、浮动汇率及自由选举的“华盛顿共识”更好的方式,以便加快增长,进一步实现稳定。在这种情况下,人们越来越多地谈论“北京共识”。



商业利益让西方难以指责中国



本周,中国的崛起将在达沃斯展露无遗,中国这次派出的参加世界经济论坛的代表团规模为历年来之最。自1月初以来,当地的中餐馆就已经被预订一空。预计这54名中国官员及主管来这里不只是要凑热闹,还像有些人一针见血指出的,要“购物”。



当年美国试图取代20世纪初称霸全球的大英帝国的地位时,引发了许多摩擦,尽管这两个国家说的是同一种语言、拥有类似的文化传统,而且同为自由民主国家。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是一个将儒家学说、共产主义及资本主义路线混合一起的一党专政的国家。到目前为止,它仍不肯赋予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更多的政治自由。它的崛起会像许多官员和专家所说的那样,引起太平洋两岸的强烈对抗。



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说:“中国在经济上引人注目的崛越会让一些人感到不安,这没什么奇怪的。”



迄今为止,对中国的强烈反对基本上只停留在口头上。摩根士丹利亚洲区主席斯蒂芬·罗奇计算,从2005年到2007年,美国国会提出了45项反华提案。不过这些提案都没有获得通过。



在华商业利益可能让西方政界人士愈发难以对中国横加指责。福布斯说:“美国早就面临着这样的局面。许多人不喜欢美国的政策,但是身处美国市场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



如果说商界主管关注的是中国低廉的制造成本和规模庞大的市场,那么政界领袖则在研究这个被认为通过快速增长让亿万民众摆脱贫困的国家。哪怕摆脱贫困的良方意味着在国内采取镇压的严厉举措。福布斯说:“可以听到越来越多的人在谈论‘北京共识’。”



到底什么是“北京共识”?有人认为这是政府加强参与的经济管理方式,如今这种做法在世界各地变得更加常见。还有一些人认为“北京共识”意味着对资本市场实施更加严格的控制,就连像巴西这种过去开放的国家如今也再次加强了对资本市场的控制。马来西亚和迪拜的决策者着重于复制中国的经济特区模式,通过建立特区,在可控制的一些区域给外国投资者提供优厚的条件。



有人认为,中国缺乏民主是一个优势,让它可以作出不得人心但必不可少的变革。香港第一东方投资集团董事长诸立力说:“民主政体面临更大的挑战,因为它每天都要面临公众的压力,每隔一段时间要爱接受民意调查的检验。中国很幸运,可以作出长期的战略决策,然后将这些决策付诸实施。”



西方对中国的影响在逐渐减少



随着中国影响力的不断提升,西方对北京的影响日益减少。10年前,当中国试图加入世贸组织时,它对美欧的要求作出了妥协。然而上月,在哥本哈根举行的气候大会上,中国阻挠各方达成一项内容全面的协议,而且除了此前承诺的内容外,拒绝作出更大的努力。西方媒体将中国说成协议破坏方,中国国内却盛赞自己阻止了西方将其开列的条件强加给发展中国家。



西方外交官抱怨,在制裁伊朗核计划方面,北京比莫斯科还要拖拉,而且为了寻找自然资源来推动本国的经济增长,中国为一些令人生厌的政权提供支持。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救授沈大伟目前在中国做访问学者。他说:“随着中国以前所未有的实力和影响力登上世界舞台,它并未表现出美国和欧盟希望看到的全球伙伴国的样子。”



哈佛大学经济学救授肯尼思·罗戈夫刚刚在中国度过了两周时间,他提醒说,未来几年,中国会面临自己的经济麻烦。不过他说,这不会改变大趋势。



虽然从人均水平来看,中国与西方工业强国相比要贫困得多,但凭借当前的增长速度,它今年就能越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美国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的新报告预测,中国最早会在2020年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2003年,美国高盛公司认为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会在2041年之前与美国不相上下,当时这样的预测引起了轩然大波。然而,5年后,同样的预测内容,时间却调整到了2027年。



罗戈夫认为,再过40年左右,人民币将逐渐取得类似美元的地位,成为全球重要的储备货币,这样一来,中国针对自己在全球经济中发挥的越来越核心作用的反应变得至关重要。沈大伟说,这种局面的风险是,“全世界向中国索取的越来越多,但得到的越来越少”


10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