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以色列面临的导弹威胁从真主党的“卡桑”火箭一直到伊朗的远程导弹应有尽有。也因此发展出了涵盖高中低空的全面导弹防御系统。

随着伊朗、叙利亚等中东国家弹道导弹技术的不断提高,尤其是射程的不断增加,作为其昔日劲敌,即便是国防实力非同一般的以色列也感到了与日俱增的恐惧。因为,以色列国土面积狭小,这使它缺乏战略纵深,绝大多数领土都处于邻国近程导弹的有效射程之内。特别是海湾战争中,萨达姆政权使用“飞毛腿”导弹对以色列境内的多次打击更加使这种潜在威胁成为现实中的“梦魇”。大多数以色列人认为,他们一直生活在“弹道导弹”阴影下。因此,近年来在美国的帮助下,以色列全力构建多层的导弹防御系统,并已在近期取得显著进展。新年伊始,以色列在几天内便完成了对其低层反导系统——“铁穹”系统的一系列关键测试,以国防部宣称这些测试获得“彻底成功”, 首个“铁穹”系统将于5月投入实战部署。

以色列的区域导弹防御系统

按照国际军界通行的划分标准,弹道导弹有多种分类方法:依据作战任务的不同,可分为战术弹道导弹和战略弹道导弹;依照射程的不同,可分为近程弹道导弹(射程在1000公里以下)、中程弹道导弹(射程约在1000-3000公里之间)、远程弹道导弹(射程在3000-8000公里之间),以及射程超过8000公里的洲际弹道导弹。与之相对应的,根据防御区域的大小和被拦截导弹射程以及所处飞行阶段的不同,国际上已经部署或正在研制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大致可分为三大类:

第一类称为“点防御”系统,也可叫作“末段”防御系统 ,这类系统具有反战术弹道导弹、反飞机和反巡航导弹的能力,主要用于保护点目标或者范围很小的地区的系统。美国的“爱国者”-3系统、以色列的“巴拉克”舰载反导系统就属于这类系统的佼佼者。

以色列的全套反导

以色列研制铁穹防御系统用于拦截火箭弹,使用的是“怪蛇”导弹

第二类称为“面防御”系统,或中后段防御系统,即在来袭导弹飞行的中后段实施拦截的系统,这类系统可以拦截中远程弹道导弹,甚至是洲际弹道导弹,主要用于保护较大地区,美国的地基中段防御(GMD)系统、以色列的“箭”式反导系统就属于这一类。

第三类称为“助推段/上升段拦截系统”,用于拦截刚发射不久,仍处于助推飞行中或上升飞行中的战区弹道导弹。这类系统的主要优点是:弹道导弹在助推飞行时,火箭尾部拖着明亮的尾焰,非常易于探测和跟踪;弹头与助推火箭还未分离,因此目标大,容易被拦截,而且难于采用突防手段,即使采用了多弹头和诱饵,也不能发挥作用;在助推段实施拦截,不仅使被拦截的导弹碎片落不到它要攻击的地区,反而会落到发射导弹国家自己的领土上。目前美国正在研发和实验当中的“全球机动激光器”系统就属于这类。

以色列军方认为,来自伊朗、叙利亚的中近程弹道导弹和加沙地带的火箭袭击是以色列所面临的最大的威胁。为此,以色列极力打造多层反导体系。以色列国防部长巴拉克说,多层次反导体系研发是一项“国家使命”,其目标是要阻止绝大部分向以色列发射的导弹到达目标。以色列一名空军指挥官数月前在一次学术讨论会上说,以色列有望运行一套三个层面的火箭弹和导弹防御系统,这套系统除用于拦截和摧毁近程火箭弹的“铁穹”系统外,还包括用于拦截中程火箭弹的“大卫投石索”系统和应对远程导弹的新型“箭”式反导系统。

就以色列构建的多层区域导弹防御系统而言,其高层拦截系统的任务是拦截来自伊朗以及其他不接壤的潜在敌国发射的空中目标,主要是射程超过1000千米的弹道导弹;中层拦截的任务是拦截来自叙利亚和黎巴嫩真主党发射的近程导弹和自杀用途的无人飞机;低层拦截系统的任务是拦截真主党使用的短程“喀秋莎”火箭以及哈马斯使用的土制“卡桑”火箭。

低层防御系统——“铁穹”系统

以色列的全套反导

“铁穹”系统使用的拦截弹

近年来,以色列一直受到加沙地区导弹威胁的困扰。“先发制人”是以色列一贯奉行的战略思想,以色列军方认为,必须把威胁消灭在第一时间,因此对近程导弹防御项目高度重视。据英国《防务系统日报》报道,以色列导弹防御局计划投入3.5亿美元用于近程导弹防御项目的技术储备,初步生产可能定在2010年左右。

以色列的全套反导

“铁穹”系统作战过程示意图

“铁穹” 近程地空导弹系统是以色列多层导弹防御系统的组成部分,担负低层防御任务,由以色列国有军火企业拉斐尔国防系统公司研发,拦截范围在5公里至70公里之间,主要用于拦截和摧毁“喀秋莎”和“卡桑”等近程火箭弹。“铁穹”系统在2006年研制成功,配有6个发射台,每个发射台配备20枚拦截导弹,其拦截导弹的价格只有“爱国者”-3的百分之一。据悉,以军将从2010年开始部署,最终将部署12套。以色列国防部2010年1月7日证实,以色列在过去几天里完成了对“铁穹”反火箭弹系统的一系列关键测试。以国防部在一份声明中说,“铁穹”系统测试获得“彻底成功”,该系统“同时应对多个威胁,而所有威胁均被成功拦截”。据以色列《国土报》报道,这是“铁穹”系统首次接受整体测试,并在测试中表现出良好的判断能力,能够分辨哪些来袭的火箭弹可能击中人口密集地区,必须迅速拦截。以国防部发言人德罗尔拒绝透露以方部署这一系统的具体时间,但表示这一系统有望于今年年中之前部署于以色列与加沙地带交界的边境地区。届时,“铁穹”系统将集成到以色列的全面导弹防御系统内,共同执行以色列的多层防御计划。

中层防御系统——“大卫投石索”系统

以色列的全套反导

“大卫投石索”所用的拦截弹

据2007年11月媒体报道称,以色列将研发一套先进导弹拦截系统“大卫投石索”,美国已经提供1.55亿美元的军事援助,用于帮助以色列推进研发工作。“大卫投石索”(以色列称为“魔杖”)导弹防御系统是美以联合研发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是以色列多层反导系统的中层,除了能拦截近程导弹、巡航导弹,也将能够拦截射程为70千米的短程火箭与火炮炮弹。该系统会比“铁穹”花费更长时间才能进入试验阶段。

“大卫投石索”导弹防御系统计划在美国和以色列共同投资和管理下实施,以满足两国政府的作战需求。该系统的动能拦截器由以色列拉斐尔公司和美国雷神公司联合研制。“大卫投石索”将不仅具备远程弹道导弹拦截能力,还将能够拦截加沙地带和黎巴嫩“真主党”发射的短程战术导弹,还可跟踪中程导弹。

以色列的全套反导

“大卫投石索”的发射单元

“大卫投石索”在2009年成功试射,系统包括EL/M-2084高级多用途相控雷达、C2战场控制中心以及陆基火箭决策系统,由“爱国者”-2机动发射架发射,每个发射架可发射16枚导弹。该系统预计在2011年服役并与现有的陆基导弹防御系统联网。据悉,其拦截导弹的价格只有“爱国者”-3的十分之一。

高层防御系统——新型“箭”式系统

以色列的全套反导

发射中的以色列“箭”式反导导弹

1986年,以色列在与美国签订理解备忘录后就开始研制潜在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20世纪90年代初,两国在初始型“箭”-1战术导弹防御系统演示试验的基础上,开始研制可用于实战的“箭”-2导弹防御系统。值得一提的是,由以色列和美国联合开发的“箭”-2导弹防御系统,是目前世界上最尖端也是唯一已经投入运行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该系统于2000年3月开始正式在以军部署,目前以军至少已部署两个导弹连。“箭”-2系统主要用于拦截末段飞行的近、中程战术弹道导弹。

“箭”-2导弹防御系统主要由三大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箭”-2拦截弹及其发射架,每个发射架上携带6枚“箭”-2拦截导弹;第二部分是“绿松树”火控雷达,工作在L波段,有效探测距离可达500千米;第三部分是作战管理与指挥、控制、通信系统,主要由“香橼树”作战管理中心和“榛树”发射控制中心两部分组成。“箭”-2拦截弹是一种两级固体导弹,由一级助推火箭、一级推力矢量控制的主发动机和一个弹头等三大部分组成。全弹长约7米。该导弹的最大飞行速度可达9马赫,最大拦截距离可达90千米,最大拦截高度可达50千米,最小拦截高度为8千米。

以色列的全套反导

“箭”反导系统交战示意图

为应对日益升级的导弹威胁,以色列一直在寻求和美国更深入的合作,持续对“箭”-2导弹防御系统进行技术升级和改进,主要在提升拦截高度、增大拦截距离方面下功夫,旨在对付技术更先进及射程更远的弹道导弹。自2003年以来,美、以对“箭”-2拦截进行性能改进及试验,目前以色列正在发展新型“箭”-2 Block 3和Block 4型导弹系统(据悉,以色列还计划发展“箭”-2 Block 5型导弹系统以及 “箭”-3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其中“箭”-2 Block 3已在2005年12月2日开展的首次拦截试验中取得成功。虽然外界没有披露这次试验中所用的拦截弹型号,但据《简氏导弹与火箭》2009年4月9日报道,此次试验首次演示了一种升级型的“箭”-2导弹,据此可以推测这次试验演示的很可能是“箭”-2 Block 4型导弹系统。

“箭”-2 Block 3型导弹系统主要改进了系统软件,拦截距离有所扩大。在2005年12月2日所开展的“箭”-2 Block 3首次拦截试验中,从飞越地中海上空的F-15战斗机发射了一枚模拟伊朗“流星”-3战术弹道导弹的“黑麻雀”靶弹,新型的“箭”-2导弹成功地摧毁了这枚来袭的模拟目标。这次演习是“箭”-2导弹的第14次测试,也是“箭”-2武器系统的第九次试验打靶。“箭”-2 Block 4系统由一个新的雷达单元、改进的拦截弹和其他部分组成,它将使系统由战区弹道导弹防御系统转变为国家综合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以色列国防部一名官员称,新的雷达使得“箭”-2 Block 4系统变为完全的全息系统,它能控制部署在任何地点的拦截弹。 (本文来源:中国网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