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小兵我97年从浙江入伍到新疆。嘿 也就是边防大头兵了。俺们部队小,不过据说来头也不小,有兄弟连号称是红军连。新兵下连俺跑了后门去了一线连队,这当兵就得到最苦的地方去,一贯是我的原则 当兵不去受苦 我真想不出哪应该去干什么。所以去学报务 学开车等 全不在我的选择中,就是到最苦的地方去,可小兵我运气不太好,进了最苦的一线中的最条件最好的一个连队,虽说没水没电的,但这么说俺哪连队还能见到人还绿色的地方(其它连队全在无人区) 这部队有多苦有多累就不用说了,就说说记忆中一些有趣的事,各位战友共享下~

嘿 这一回想 这好玩的事都有点违反纪律的事,这一说出来有损我 军光荣形象啊!这个哪个 偷鸡摸狗的事 就不说了。 讲点可怜巴巴的事吧!话说新兵连时,一日班长神神密密进了班 手里拿着个用皮手套包着的不明物体,坐定后对着下面一排稳坐马扎的新兵蛋子(就是俺们)曰:“兄弟们猜下我手里包的是何物?”要求每 人发言,俺个高排头兵 随机一想 莫不是班头又到老连队偷鸡蛋给兄弟们偷的鸡蛋?便发言此物为鸡蛋,接着各位有说是烟的有说是包子的 有说是卤肉的。。。。(别笑 这些东西全是稀罕物 可遇不可求) 最后班长得意的摊开手套只见。。。。请听下回

原来是一个苹果 一个体型不大,外表因冻伤造成的黑皮 实在是惨不忍睹,可下面的弟兄们就不一样的,眼色全变了,俺一向眼色好 会来事。当场起立发表个人意见:“一包三五 一也条德芙巧克力”话没玩,俺哪睡在下铺的兄弟 便不顾兄弟之情 报价一包利群 加上敲背二次,我一听急了,便加价二包三五 二条巧克力。这兄弟不讲义气也加了一包烟 还有包茶叶(其实这茶才值钱,可没人会喝也不懂) 看到这情形 俺本来是想让兄弟的 为一个烂苹果花这么大代价不值啊!正在此时哪兄弟以为胜券在握起身便想去取哪班长手中的苹果,小兵我一舔干裂的嘴唇 便说“一条” 。我就只有三五和中华,大家都知道 说完我就后悔啊,团长才抽红梅呢。可是话说出来了也不好收回来,便拿了条烟交于班头换回了哪个冻烂了小半的小苹果,看着弟兄们看着我哪眼神我小咬了一口 交给了跟我抢的兄弟 ,这时班头也把烟除我外每人一包给分了。就这样 我用一条三五烟换了一个烂苹果。有的人可能不信,哪年头吃个烂苹果真不容易啊!除非你团里有团级领导,只他们能自由出入营区,97年的新疆什么情况 懂的人都知道 ,当时的分裂份子就在我们军分区抓到的。还和武警在边境抓到了一车的美式军火。听说是冲关进去了,带我们的班长很多去了,听说是一大卡车,从一线一直冲到县城了最后用重机堵住的。说真的边防部队是不容易 ,我们没有技术兵种,当兵三年就 是当三年大头兵。我2000年12月退伍 还有二个连队没有水没电,水都要到三百公里外的地方拉,哪水在水灌车里经高温一晒 都变质了。我们新兵连班长的连队也是个有荣誉称叫的连队,一天日照就四个多小时。而我们部队在新疆也不算什么特别苦的地方,有些连队说真的,他们不比神仙弯苦。他们没有出名 没有当典型 这个大家都知道典型部队和不是的区别,这个后娘养的就是说他们。我们连在我们团几个边连里是条件最好的,所以每年我们连全团训练标兵连队都是认出来给他们的,上面配下来的装备什么的全是没我们份。有也是旧货给我们,可我们没有怨什么, 可对哪些连长指导员真的是有点说不过去,我们老连长当了三年连长三年军事考核全团第一,但这第一三年都让给了一线兄弟连队,我不知道这领导是什么意思,军事考核成绩也能让的 吗?

部队好笑的感人事 真不少,我文化水平不高 表达能力有限 各位战友也讲讲自己当兵时候的一些趣事啊!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本文内容于 1/27/2010 11:40:19 AM 被小编丙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