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传奇:苏军狙击的起步年代(二)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是苏联军队狙击活动的起步阶段,这套依靠远见建立起的作战体系在随后的二战中成为克敌制胜的重要法宝。

苏联狙击手的冬服束腰外衣是重棉织的作战夹克衫,通常配以配套的裤子以及厚毡布高腰套靴,这种靴子是非常实用的抵御霜寒护具。在严寒环境下,头部的保护也是很重要的。许多狙击手更喜欢戴有保护作用的头盔而不是软帽。而传统的苏联冬季软帽是羊毛沙普卡帽,内衬一层皮毛,对于苏联痛苦的冬季来说,也是一款实用而流行的帽子。

打造传奇:苏军狙击的起步年代(二)

两人搭档的苏军狙击手,身穿冬季防寒伪装服

手套是冬季一种绝对的必需品,尤其是羊皮手套更为实用。为此,莫辛纳甘步枪上的扳机护圈设计得足够大,以不防碍戴手套的手指扣动扳机,PU和PE型瞄准镜上的可调节镜架也较大,易于用戴手套的手指操作。

苏芬战争中,一种连体带风帽的白色长军服被广泛配发到部队,但显得比较笨重。到1941年,配发了一种稍薄的白色上下两件式罩衫,不但活动灵活,而且在厚厚的雪地里具有重要的伪装作用。

打造传奇:苏军狙击的起步年代(二)

两名女狙击手身上的罩衫是夏季伪装的标准配置

对于夏天来说,狙击手的服装还包括一两件颜色不同、有伪装功能的变形虫样式的外套。它大而轻薄,且带折叠形风帽,可以穿在普通制服的外面,还有一个护脸,不但可以为头和脸提供伪装,而且能保护头、脸不被成群的蚊虫叮咬——要知道在狙击手进行伪装的地方往往蚊虫泛滥成灾。

由于有了以上这些措施,才能为狙击手狙击提供良好的条件,保证狙击手的舒适度并最大限度地保护他们的生命。

苏芬战争:向芬兰人借鉴经验

打造传奇:苏军狙击的起步年代(二)

芬兰的“白色死神”西蒙·海耶

1930年代中期,苏联成为强大且具有侵略性的国家,1939年下半年,斯大林决定入侵芬兰。这场广为人知的冬季战争,开始时被苏联领导层认为是一场速战速决的战役。但他们没有意识到芬兰人超强的自然生存能力、在寒冷环境中的作战能力,以及芬兰人长期狩猎、和进行标靶射击的习惯对这场战争的影响。苏联虽然最终侵占了芬兰10%的领土,但也为此付出了惨重代价。

打造传奇:苏军狙击的起步年代(二)

西蒙·海耶的冬季装束,面部的头套既能防寒又可减小面部轮廓被发现的危险

大多数芬兰猎手平时就使用步枪而是猎枪射击猎物,因而在战争中用步枪对付行动笨拙的苏联士兵要比对付在空中快速飞行的鸟儿容易得多。并且芬兰人的战术简单有效,两人小组可以在侧翼或本队防御线前部工事完备的掩体内,抑或渗透到苏军战线前沿作战,向苏军迫击炮、火炮阵地和指挥所进行射击。他们熟悉地形,能够快速滑雪机动,很快取得了优势。

芬兰人保卫祖国的强烈决心深深震撼了苏联人,相比之下,苏联狙击手没有为应付冬季作战进行足够的训练,也没有芬兰人在雪中那样灵活的机动性。面对芬兰狙击手的强大威胁,苏联狙击手改变了训练方式,更多地将注意力放在野战技巧和冬季作战本领上。自此,苏联狙击手们被赋予了更多自由,而不是局限于仅作为野战步兵的一分子,取得了一定成效。

二战:与纳粹魔鬼作战

打造传奇:苏军狙击的起步年代(二)

两名德军武装党卫军的狙击手在东线

当德国大军1942年在苏联境内向东滚进时,苏联狙击手们开始采用退却战术,并在退却中使侵略者付出沉重代价。苏联人对德国狙击手的态度可以从苏联的《狙击手册》中看出端倪:“希特勒主要从纳粹党的野蛮成员——有犯罪经历的人——中选择狙击手。他们大多是已经失去人性的杀手和抢劫者。法西斯狙击手把妇女和儿童当成目标,并以射杀他们来取乐。”苏联人认为他们都是杀人狂魔。苏联军方把德国狙击手描述得如此可怕是情有可缘的——苏芬战争的经验已经让苏联指挥层了解到狙击手是多么的危险。因此消灭战场上的德国狙击手就成为苏联狙击手的主要目标。

在对付德军进攻的初始阶段,苏联狙击手的首要任务是在撤退至占据新的阵地之前尽可能地迟滞敌人——这是异常危险的任务。苏联神枪手在这项极端的事业中是富于创新的,甚至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例如某次一支德国装甲部队在急促的进攻后停下来补充燃料和弹药时,受到了来自不同方向的苏联狙击手的精确打击,被索走几条人命。德军巡逻队对苏联狙击手来自何方毫无线索,只得在开阔地机动时保持高度警惕。在一个寒冷的早晨,一位眼尖的德军哨兵通过望远镜看到在几百米之外一辆被击毁的T-34坦克残骸中升起了一股蒸汽,原来一个苏联狙击手就生活在里面,他与坦克中已经牺牲的乘员为伴,每天爬出废坦克占领有利阵地进行狙击,然后又爬回去休息,直到他因低温下的呼气而暴露了自己的位置!正是因为这种超人的意志力,苏联狙击手令敌人闻风丧胆。

实战现场:苏联狙击手的训练课堂

要训练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并不容易。最初时,苏联狙击手要在一所狙击手学校进行为期3个星期的训练,内容包括射击、侦察、伪装和识图,还要掌握进攻和防御中狙击手担当的特殊角色,尤其是怎样在高楼林立的街区作战。就是这种训练形式,在当时欧洲其他国家的军队中却是很薄弱的。与其他国家相比,苏联狙击手的独特之处在于,他们在训练中掌握了综合技能,在进攻和防御中会使用各种步兵武器:手榴弹反坦克武器冲锋枪和刺刀等,这些都是在城市作战中至关重要的。瓦西里·扎伊采夫(电影《兵临城下》中男主角的原型,苏联最著名的狙击手之一)在其自传中就曾多次提及,他在配置狙击步枪的同时,还配有手榴弹波波莎冲锋枪。这说明苏联狙击手在进行狙击作战的同时还担任着一名普通步兵的角色。

打造传奇:苏军狙击的起步年代(二)

刚刚被德军占领的斯大林格勒“红十月”拖拉机厂,苏军狙击手们在这里给德军制造了巨大的麻烦,而德军对这个战略要地的占领也没能长久

随着德军向东进一步推进,苏联狙击手的训练时间越来越短了。人员伤亡越来越大,所以兵员的补充成了当务之急。1941年后期,许多苏联狙击手在上前线之前只进行了几天的基本训练。这些新手被称为“未成年的小野兔”,他们被迫在战场上进行强化训练,通常和一位老狙击手配对,向他们学习足够的生存本领。废弃的城镇,尤其是重要城市,如斯大林格勒,就是极好的训练场所,因为这里有迷宫一样的隧道、下水道和其他地下管道,苏联狙击手们靠它们得以靠近前沿阵地。这是一项艰苦的任务,需要毅力、力量和钢铁般的勇气。扎伊采夫曾叙述他与米沙·巴萨耶夫如何利用一段较大的废弃管道进入隐藏的狙击阵地的经历:“我们爬进地下管道,我在前面走,米沙在后面。管道内潮湿、阴暗且令人窒息,我们的手又滑又粘。管道狭窄,难以再返回身去。对我来说还好说一些,而米沙身体重,肩膀宽,我能听到他呼吸都十分困难……”

经过历次战争的经验教训,苏军狙击手的训练方式在不断改进,使狙击手成为苏联部队序列中一个神秘而又特殊的群体,他们受到苏联人民的尊重,让纳粹惊恐万分。

苏联早期狙击手的成长经历为以后这一群体的培养奠定了基础,至今,这一群体仍然活跃在俄罗斯的部队之中……

(本文来源:网易军事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