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看《三峡好人》为什么会忧伤?

《三峡好人》是贾樟柯导演的成名作,贾导演将故事从自己熟悉的山西搬到长江三峡边一个拆迁中的小县城奉节,虽然离开自己熟悉的故土,但片中主要人物韩三明、沈红依然是来自山西,说着一口山西方言,他们在千里以外的长江边上演了两个互不相干的寻亲戏,就这样一个简单的事情,简单的人物,竟让贾导演弄成了一部一百分钟的获奖电影,我们不得不佩服贾导演的独到之处。在这部电影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导演对小人物命运的关怀,感受到社会演进中的伤痛,整部电影的节奏就如同奉节的江水一样(三峡上游),缓缓地流动,这流动着的江水,动带给我们挥之不去的淡淡的哀愁。

贾樟柯将故事放在三峡,确实是为了讨巧,三峡工程举世瞩目,包含三峡工程元素的电影,在过去、现在或者将来都会吸引观众的眼球,而且贾导演将故事发生地选择在奉节,也应该是经过精心策划的吧。两个简单的故事,可以放在三峡的任何一段,比方说三峡中部的巴东县城,甚至是三峡工地上。选择奉节,也许奉节城的历史人文因素,奉节是一个上千年的古城,奉节又称白帝城,三国刘备托孤之地,三国刘备的故事让这座城市绵延了千年的哀伤,其实不需要有什么故事情节,不需要演员刻意去演绎,奉节这座古城已经就是伤心之地了。

《三峡好人》中的奉节古城正在消失中,可以说这部电影记录了这座千年古城最重要的历史时刻,一个正处于时间、空间更替的特殊节点上,在这个节点上,不论是时间,还是空间上的变化,对这座城市来说都是蜕变,这座在江边静静地存在了上千年的古城,因为三峡工程必须要整体搬迁到新址,沉淀了千年的历史底蕴都将被奔腾的江水所淹没。这种时、空的转移,变化的不仅仅是城市的建筑,重要的是它割裂了这座城市人文、历史,割裂生活在这座城里的人的生活习俗,对这座城市的居民来说,这种变迁完全是外部强加的,就像剧中腾空飞起的大楼,他们是被动地被带到历史的快车道上,他们面对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还没有完全的适应,忧伤也就难以避免了,我们可以看见剧中每一个当地人的脸上,并没有多少笑容,他们在忧伤并不是因为贫困,而是未来的不确定性。

我曾经乘船浏览过三峡,和片中沈红不同的是,他是顺江而下,而我是逆流而上,三峡的风景是优美的,但生活在三峡的人生活并不是很富裕的,因为山高险峻,交通不便,所以生存条件还是非常恶劣的,特别是三峡工程决策了几十年,影响到整个三峡地区的投资规划,所以这些地区的经济非常落后,如同电影中的奉节县城里,基本上没有什么工业,年轻人都要靠外出打工赚点钱,片中最后一帮拆房子的人全部跟着韩三明去山西挖煤了,他们都知道挖煤比拆房子危险多了,但他们还是下定决心去,原因还是当地生活太艰苦了,片中还有一个小姑娘,看见问路的沈红,虽然只是一面之交,还是努力试着让沈红带她出去,确实让人感到心酸。

贾导演拍摄的电影一贯走的是所谓现实主义路线,在此片之前的《小武》、《世界》,最新的《二十四城记》等,影片都是缺乏故事性,让人觉得有一些枯燥,但如果你认真地看下去,就会被这看似简单的故事所吸引,这其中的原因就是贾导说的故事总是断断续续的不完整,存在许多的未知因素,让你不得不去想、猜测,只到电影结束后还沉思,其实现实生活就是这样,生活中许多的事情我们都不可能完全弄明白,真相永远不可能被百分之百的还原,其实这就是生活的真面目而已。比方说《三峡好人》中,韩三明为什么要等到16年后才来找他的老婆?沈红丈夫为什么两年不回家,也不打电话和她联系?还有开头韩三明在街道办时及沈红到工厂时,都有人在吵吵闹闹,其原因是什么,结果又怎样了?等等诸如此类的情节,全部要靠观众自己去领悟,或凭社会经验去推测,也许没有社会经验的人,是无法看懂贾樟柯的现实主义电影的。

看《三峡好人》为什么会忧伤?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