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阿凡达》变成“阿烦达”

本文出自:新浪博客“三界内”

最近最烦的一件事情就是听见别人说阿凡达和IMAX和3D。每天不同的人在你耳边碎碎念它的好,每天不同版本一票难求的哀怨,誓有不把我对它的观看冲动消磨殆尽不罢休的劲头。终于,经过盼望、约定、未果、等待,再约定,昨天看了传说中的化身之作,而且是在全国仅有六块,北京只此一家的——石景山万达影城数字IMAX厅后排正中的座位观看的3D版本。

看完后最想抒怀的就是:眼睛难受后脑有点疼。我的杂志上从2009年10月号到2010年2月号连续5期絮絮叨叨地做了40个版面的阿凡达专题,凡所应有,无所不有,他妈的唯独没有编辑想到问问技术之王卡梅隆怎么在消除观众视觉疲劳的技术问题更进一步。说来我有些吹毛求疵了,这个电影其实还是相当好看的,故事是有点Pocahontas的意思,也有点与狼共舞的劲儿,但是我真没看出来这个电影和一众二逼以讹传讹的“野蛮拆迁啊,环保啊,别砍树啊”什么的,有一毛钱关系。

好莱坞牛逼就牛逼在:再弱得故事,人家总能铺垫的细密如织,渐入嗨境。所以人家根本就没把这个电影的强项放在故事上。光是花花绿绿的颜色和飘在天山的山峰以及遮天蔽日的飞龙就足够吸引眼球了。尽管那个酋长的女儿在杰克成为魅影骑士后跳到他的红龙上跟着瞎叫唤有点傻,尽管我已经猜到挽救杰克的一定是她标志性的一箭倾心。

看完电影出来,有些胃部不适,一小时后从西城跑到东城吃饭。不料,邻桌的一群不明身份的年轻人的谈话中隐约飘来了一个当下最时髦的词汇:IMAX。我料定本月的《新周刊》一定会有关于这个热词上榜。似乎一夜间,普罗大众都成了电影保养方面的专家了。一月的北京,没有被IMAX过,那简直就是土包子加奥特曼的双重侮辱。在2009年全球票房榜上,阿凡达以超过10亿美金的战绩傲视群雌,如果果真按传言说的那样,本片在中国将上映到3月的话,我们是否可以大胆地预测一下,这个电影在中国的票房会双倍于建国大业呢?

卡梅隆带来了一部不算是最伟大的电影,同时也给向来缺乏公共文化事件的中国人民带来了一个风暴眼式的话题。人人都爱阿凡达。为什么爱呢?因为别人都爱了,我要是不爱,我就是自绝于人民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