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的证明》:看的不是戏,是信仰

本文出自:新浪博客“臭皮囊”

《身份的证明》:看的不是戏,是信仰

江苏卫视开年大戏《身份的证明》讲述了一个共产党地下党员在解放后证明身份的故事。主人公瞿浩明是一名潜伏国民党92军情报处的共产党情报人员,不畏艰险获得了极有价值的情报,促成了所在城市的和平解放。如《潜伏》中的余则成一样,为新中国的解放将身置于敌营当中,与虎狼为伍,随时都有牺牲的危险。在圆满结局到来之前,上天跟瞿浩明身上开了一个恶意的玩笑,开始了他从未曾遥想过的、命运波折的后半生。唯一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两个关键人物,一个已逝,一个远走,没有人能够证明他另一层身份的存在。

该剧没有落入谍战剧程式化的俗套当中,淡化了权谋、诡计、敌我博弈等噱头,让人感觉更像生活剧。整部戏以新中国特定历史时期的各种案件贯穿其中,故事连着故事,冲突不断,悬念迭起,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导演极好的把握了故事的节奏感,该省略的部分一点不留,该渲染的地方倾尽渲染,以讲出好故事为主要目的,并以人物传记般的平实笔调,一字一句地娓娓道出这群人的生活,他们的心路历程以及彼此交织在一起的命运,把沉重深刻的主题很好隐在故事发展中呈献给观众。

他们为何而生,又为何而活。这是贯穿于整部《身份的证明》始终的终极议题。列夫托尔斯泰曾说:“信仰是人生的力量。”是啊,瞿浩明身处一个道德和信仰丰盈的年代中,那时每个人都有他们的行为准则,也都有为之奋斗的目标和理想,和对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的选择。把每个人物抽丝剥茧之后细细品味,我看到了一些既熟悉又无比模糊的意识,用比较流行的句式来表达就是:哥看的不是戏,是信仰。他们的精神和信仰,酷似儿时被熏陶、感化后萌生出的对美好的、纯洁的、诚实的、无私的事物的原始信仰,如今却已被充满杂质的、虚假的、功利的、自私的、充满铜臭味的意识所掩盖。

剧中,李天纲曾劝瞿浩明,不要执着于身份,先承认自己是投诚人员,待出去之后再从长计议。从我们的价值观来思考,对于当时处境之下的瞿浩明来说,这一变通之计不失为上策,但却被他拒绝了。我们与李天纲一样,不理解他为何如此的顽固不化。这一决定源自于瞿浩明党性的信仰。于他而言,“共产党员”的身份对于瞿浩明来说,不仅仅是一个标签或是头衔,更是关乎他生命的寄托,包括为之奋斗的方向和一生的尊严。“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 这一千百年来被无数仁人志士敬仰的道德准则,通过瞿浩明的身体力行又重新回到了我们的视野当中。当全社会都在为某些世俗的利益趋之若鹜时,他告诉我们总会有一些人,为了自己心中的梦想和目标孜孜不倦孜孜以求;当大多数人都在为“功利”和“结果”前仆后继时,他让我们明了这世界上仍有为了追求生命的尊严和心灵的自由,不受外界的干扰不为世风所动,仍然在那里默默地坚守。

看白发苍苍的瞿浩明那未被历史和厄运压弯的脊梁,不禁想起了轮车哥的毫不犹豫;想起了玉娇龙的以死相搏,更想起王帅的断指明志。瞿浩明回首,布满刀刻般皱纹的脸上泛起一丝笑容,含笑遥望我们这个信仰已死的年代,守护着那些仍在坚守真善与正义的少数派们…而当我们回望他时,我严肃地对你说:他不是一个人,他是一种信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