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电视上又见兰晓龙新作--《生死线》,我对编剧兰晓龙的映象不是很好,不是因为他的《士兵突击》,他在"不抛弃不放弃”上碰到了一个农村兵的题材,火了一把,是值得称道到,但我认为是“碰”到了一个好的题材,作为一位军旅文艺工作者,也该他碰到,是随手拈来的事。

我对他映象不好,是《团》剧,让人觉得他在糟蹋一个军队历史题材,可能他不善于这方面创作,也可能他还不成熟。

此次新作《生死线》,总体看来,比《团》剧发挥的好,也可能是成熟了一些,但是还是不够,我没让自己看完。在此剧中,编导选了一批好舞台底子演员,我跟着他们笑,跟着他们哭,大部分演员的确演的太传神了,剧中的人物哄得我傻乎乎的跟着一起哭,一起笑。

据说《生死线》是根据历史实事改编的,我也看出了一点历史的影迹,剧中国民党十九路军在淞沪会战结束后,好像是派遣到浙江护防,并且成功镇压过共产党组织的暴动。但编导这次编导的很好,基本是一笔代过,用了保密局的特务穿插了一下,简单又不为过,保密局当时也可以说是军队,和党军编制不一样而已,这样在以后的编导中,剧本就可以正常展开。在反抗日本侵略者过程中,旧中国的一个小城镇的各阶层民众的亲情、友情、爱情一幕幕展现在我们面前,这是任何艺术家永远也追求不完的题材。兰晓龙也不会例外。我们都拥有这些,需要这些东西,只不过历史时代背景不一样而已。我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很多演员喜欢演《茱丽叶和罗密欧》,《哈姆雷特》,的确能发挥演员的最高演技。

正是这剪不断,理还乱的亲情、两肋插刀的友情、噬心噬骨的爱情在侵略者统治下时代的演绎,让我更爱我们这个国家,这群人,让我坚持看到了46集。

其中对日本民族的性格,通过兰晓龙的编导的几个日本侵略军中的不同人物刻画,让我也有了新的认识,我没去过日本,也没真正接触过日本人,我也只有从新接受这些新的认识,很有意识。日本民族的确是一个投机性很强的猥琐的民族。我以前很憎恨他们,现在兰编导让我新的认识是对他们嗤之以鼻,哈哈,有意思。

在此剧中有个人物是一名旧中国军队军官,叫龙文章。“龙文章”,它曾在《团》剧中出现过,现在又一次出现,不得不引起我的注意。我认为这个人物想说的话就是兰晓龙想说的话,他在此剧中留下了自己的影子,“龙文章”在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我不想成为人中龙凤,我就是乌鸦,乌鸦貌不惊人可以和任何人交往。”这也是兰晓龙最想对观众说的一句话,也是一位想成为人民艺术家想表达的一种愿望,无法和群众打成一片的艺术家创作的东西只有是伪艺术。

我之所以没让自己看完最后几集,正是兰晓龙没处理好他不善于发挥的东西。国家和军队的发展历史、国家和军队的关系,军队和士兵的使命感,军队和士兵的关系、军队和人民的关系。《在人间正道是沧桑》中用了那么长的时间跨度,来处理这些历史命题都不能说已经解决了的命题,用一、二集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军队送武器给百姓,什么东东啊。解放了,就解放了不就得了,短暂的和平庆祝胜利,在电视剧中不是不能成立的。在《人》剧中,无法用电视剧的形式解决的东西--“钢刀对钢刀”一句话,它都处理的比《生死线》剧要好得多,又不影响剧情的正常展开。

龙乌鸦被投降的日本兵炸死,没有军队送武器给百姓就不能解决吗?我不相信艺术创作就这么狭窄,我听我奶奶说:在刚刚解放的城市里,那些投降还没遣返的日本兵强制作劳力,他们大多是孩子,他们挖沟的时候,一些人用石块扔他们,这些曾是侵略者的孩子在哭,哭喊着,我们没有做对不起你们的事。为什么不能有庆祝胜利到来的瞬间,为什么就不能有在胜利到来的瞬间牺牲的人?

一名普通观众浅薄的艺术欣赏观,祝军旅创作家再接再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