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专家声称至少400架F22才能突破俄防空系统

有一句老话说得好:生活不会原地踏步。军事技术也是如此,现在的科技发展十分迅速,如果不思进取,止步不前,军事技术就会落后于他国,不进则退。俄罗斯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于两年前给“金钢石 -安泰”防空集团公司下达了联邦政府的任务,要求他们研发第五代防空导弹系统。其显著特征将是将火力、信息数据和指挥自动化系统有机的融合在一起。

俄罗斯的冤家——美国当然不想长期落后于对手,成为一个防空系统的局外人。因此,美国在防空系统的研发上必将投入更多的资金和技术,好与俄罗斯抗衡。俄美两国之间的防空技术竞赛进入了更加激烈的时代。(译自:俄罗斯《独立军事评论》

俄专家声称至少400架F22才能突破俄防空系统

2009年2月,各国军事专家围绕美国F-35多用途联合攻击机的话题持续升温,并对当今世界顶尖作战飞机和尖端防空武器的作战性能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探讨,用美国空军的“剑”(作战飞机)和俄罗斯的“盾”(防空武器)为假想对象作了模拟对抗。

竞争多年的老对手

专家们选择美俄两个国家作为假想敌,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因为这两个国家分别拥有世界上最强的“空中之矛”和“地面之盾”。只有让最强的“矛”碰撞最强的“盾”,我们才能最终分出孰优孰劣。

美国拥有全球最强大的空中力量,它的空军战力世界排名第一,不管是从战机的种类、火力,还是从航空电子设备的先进性来讲,“老大”的位置是稳如泰山。此外,美国还是一个军火出口大国,外售的战机和航空设备居世界首位,其盟国和许多第三世界国家都装备有美国的军用飞机。

有一事实不能不让人感到惊讶,因为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俄罗斯都是世界范围内防空武器系统领域最重要的生产国之一,是生产和销售防空系统的领头羊。俄军工综合体设计、研制、生产出了各种各样的防空兵器,并装备俄军部队,可有效实施对所有现代化空袭兵器的多梯次防御。事实上,俄制防空系统不仅在防护原苏联地区的领空,而且还对世界各大洲许多国家提供保护。仅“金钢石-安泰”一家军工厂出产的各型防空系统就外卖到50多个国家和地区。

军火市场是军品质量的风向标,这里既不需要军火专家的推销,也用不着强买强卖。哪种武器的质量好、战力强,哪种武器自然就卖得快。毕竟各国首脑都不是傻子,不会把本国的资金胡乱抛撒,他们只选择适合本国军队且效费比高的军品,尽量避免主观因素掺杂其中。

平心而论,俄罗斯的防空武器战斗力强、可靠性高,绝对属于军品里的高档产品,但它的价格却没有“随行就市”“水涨船高”,还是比较公道的。相比而言,美国的同类产品不但价格贵得离谱,其可靠性和作战能力还大大低于俄制产品。难怪有一些专家做出了这样的结论:俄罗斯的现代化防空导弹系统和雷达系统已经拥有了相当强的战力,如果美俄发生冲突,几乎没有一架美军飞机能在俄防空系统的面前存活下来。

F-22“猛禽”发射“响尾蛇”导弹

美国空军惧怕俄防空系统的事实,可能会影响美国在世界上“超级大国”的地位。一些国家(如中国、伊朗和委内瑞拉)清楚地知道,美国人是不会发动一场费力不讨好的空中战争,冒着损失大批战机和飞行员的巨大风险去与俄制防空系统一较高下,这样的损失美国空军承受不了,政府承受不了,国会承受不了,美国民众也承受不了。因此,这些国家很有可能大批购置俄制防空系统,以达到威慑美国的政治和军事目的。

自冷战结束以来,俄罗斯的设计师们在防空系统的现代化方面已经取得了重大的成果,并且通过1991年的“伊朗事件”和1999年的“塞尔维亚事件”,全面客观的了解了美国及其盟国的空中战力,并针对其弱点找到了破解之法。就像两个高手博弈国际象棋,一方能精确计算出将死对手的步骤,而对手却还懵懵懂懂毫无察觉。

俄制防空导弹的主要型号

苏联/俄罗斯的防空导弹已历经了四代。 SA-1(C-25)和SA-2(C-75)属于第一代防空导弹,第二代防空导弹以SA-3(C-125)、SA-4、SA-5(C-200)、SA- 6、SA-7、SA-8、SA-9、SA-11为代表,第三代防空导弹包括SA-10(C-300П,S-300P)、SA-12(C-300B,S- 300V)、SA-13、SA-15、SA-16、SA-17、SA-18“针”和SA-19,第四代防空导弹即是S-400(C-400)“凯旋”。下面分别逐一简要的介绍一下各型导弹的主要情况。(译者注:SA-X均是北约给取的代号,俄罗斯都是以C-X命名防空导弹的型号)

SA-1(C-25)是前苏联于20世纪中期为应对美国飞机的侵扰研制而成的一种全天候打击空中目标的导弹系统。该导弹可同时跟踪30个飞行速度达 1000千米/小时的目标,它的问世使对手再也不敢轻易接近莫斯科。缺点是尺寸大、昂贵,且性能有限,仅被用于防卫莫斯科。当美国的B-52战略轰炸机问世后,前苏联也加紧开发出改进型SA-2导弹系统。

SA-2(C-75)是前苏联第一种机动式防空导弹,担负的任务也更加全面,主要用于拦截敌战略轰炸机,1957年公开露面。SA-2的衍生型号有:SA-2A“德维纳”,SA-N-2A(舰载型), SA-2B“杰斯纳”,SA-2C“沃尔霍夫”,SA-2D,SA-2E,SA-2F,S-75M“伏尔加”。

SA-3(C-125)“伯朝拉”地空导弹系统,用于中低空防空,1961年在莫斯科附近部署。其发展型号有:SA-3A,SA-N-1(SA-3A的舰载型),SA-3B, SA-N-1B(SA-3B的舰载型),“伯朝拉-2M”(2000年推出的改进型,具有更远的射程、多目标交战能力与更高的击中概率,能够击落巡航导弹),“伯朝拉-M”(2001年推出,几乎升级了SA-3的所有方面:火箭发动机、雷达、制导系统、弹头、引信与电子器件,还增加了激光/红外跟踪设备,在不使用雷达的情况下仍能作战)。

SA-4“加涅夫”是前苏联研制的全天候中程高空防空导弹,主要用于国土防空,也可用于野战防空,1964年5月首次出现于莫斯科红场阅兵式中。

SA-5(C-200)是一种中高空超远程地对空导弹系统,担负国土防空及打击敌高空超高空战略轰炸机与战略侦察机的任务。SA-5采用半导体元器件组装的“火焰”数字计算机,成为前苏联首次用计算机处理雷达信息的防空导弹系统。型号发展:SA-5A“安加拉”(1963年定型),SA-5B“织女星”(1970年定型),SA-5C“杜布纳”(1976年定型)。

SA-6“立方体”是一种机动式中低空中程野战地对空导弹系统,1959年开始研制,1967年定型,1983-1985年停产。1999年科索沃战争中,南联盟防空战士用它击落一架美军F-117型“夜鹰”隐形战斗机。

SA-7“箭-2”是前苏联第一代便携式肩射低空域地对空导弹,配有高爆弹头与红外被动寻的制导。1968年开始装备部队。虽然其射程、速度、作战高度有限,但可迫使敌飞行员在SA-7作战范围以外高飞,增加了敌飞行器被雷达探测以及被其他防空武器击落的机会。

SA-8“黄蜂”是一种高机动低空近程地对空导弹系统,1960年开始研发,1971-1972年服役。其型号发展:SA-8A“黄蜂”,SA-N-4“黄蜂-M”(舰载型),SA-8B-1“黄蜂-AK”(1975年服役),SA-8B-2“黄蜂-AKM”(1980服役),改进型“黄蜂”导弹系统(2000年推出,电子系统全面固态数字化,雷达安装了异步干扰抑制装置,新型光电瞄准装置作用距离达30千米,安装了计算机控制自动跟踪系统,导弹战斗部使用了高比重合金预制破片,安装了烟雾施放装置和空调)。

SA-9“箭-1”是一种高机动低空短程红外寻的地对空导弹系统。车载平台为两栖轮式装甲车。每辆发射车在炮塔两侧各配有一组双联9M31导弹,导弹密封包装。SA-9A于1968年列装。 1970年研制出改进型号SA-9B,有效射程扩展到560-8000米,有效射高10-6100米,尾追攻击时射高11000米,红外导引头加装了制冷系统

根据澳大利亚的研究报告,不仅是美国的F-15、F-16和F/A-18,就连被美国吹得神乎其神的第五代多用途联合攻击战斗机F-35“闪电II”也难逃俄防空系统的“追杀”。澳大利亚《空中力量》的专家科尔·卡尔博士曾撰文指出,F-35在俄防空雷达的面前简直就是一个“小儿科”,跟踪锁定F-35太容易了。F-35的生产制造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并没有对卡尔博士的言论“口诛笔伐”,而是选择了沉默。看来,F-35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为了继续保持自冷战结束后一直拥有的战略和空中优势,美国空军只有在数量上保持绝对优势,也就是说至少需要400架F-22“猛禽”,才能保证突破俄罗斯的防空系统,依靠数量和饱和攻击取胜。否则,美国飞机将最终失去其在俄罗斯防空系统面前的战略优势

SA-10(C-300П,S-300P)是苏联国土防空军第三代地对空导弹系统,下面我们还要详细介绍。

SA-11“山毛榉”是SA-6地空导弹系统的后继型,与SA-6具有互操作性。其发展型号有:SA-N-7(舰载型,其出口型命名为“无风”),“山毛榉-M1”,SA-17“山毛榉-M1-2”,SA-N-12(SA-17的舰载型,也被称为“无风-1”)。

SA-12即S-300V,发展型号有:S-300VI,S-300V,S-300 VM,S-300VM2(“安泰-2500”)。详细情况见后。

SA-13“箭-10”地空导弹系统是一种全天候机动式近程防空导弹系统, 1975 年开始服役,用于对付飞机、直升机、精确制导导弹和无人飞机等低空目标。其发展型号有:“箭-10M”(1979年服役),“箭-10M2”(1981年装备部队),“箭-10M3”(1989年服役),“箭-10M4”。

SA-14“箭-3”是SA-7的改进型,1974开始在前苏联部队服役,主要用于战斗前沿防空,对付低空飞行的攻击机和直升机。

SA-15“道尔”是俄制中低空短程面对空导弹系统,用于击落飞机、直升机、巡航导弹、精确制导弹药、无人飞机和弹道导弹等,具有全天候昼夜作战、三防、空运部署能力。发展型号有:SA-N- 9(舰载型),“道尔”(1986年部署),SA-15B“道尔-M”(1991年部署),“道尔-M1”(舰载型,其出口型命名为“短剑”),“道尔 -M2”,“道尔-MTA”,“道尔-MTB”,“道尔-MTS”。

SA-16“针-1”式便携式防空导弹于1981年服役,是SA-18的简化版本。

SA-17“山毛榉-M1-2”是SA- 11的改进型,1995年服役,作战目标为战略和战术飞机、战术弹道导弹、巡航导弹、战术空射型导弹、直升机和无人驾驶飞机。SA-17主要由指挥车、目标搜索雷达、照射和导弹制导雷达、自行式火力单元、自行式装填发射车、导弹等部分组成。SA-N-12“无风-1”是其舰载型(也被称为“施基利 -1”)。

SA-18“针”式便携式防空导弹于 1971年开始研制,1983年服役, 用于攻击低空机动和非机动目标以及悬停直升机等。与SA-16相比,功能更加齐全:抗红外干扰能力强;杀伤力强;自动化程度高;可攻击目标种类多;速度快、作战空域大。发展型号有:SA-N-10“针-M”(舰载型,可以固定在船或小艇上当成防空导弹),“针-D”、“针-N”、“针-S”、“针-V” (空空改型,用于装备米格-24、米格-25、米格-35战斗机和米格-28以及卡-50和卡-52等直升机)。其中最新型号为“针-S”,“针-S”在攻击喷气式战斗机时效能是原型的2倍,在打击直升机时是原型的3倍,在攻击巡航导弹时是原型的5倍。与原型相比,“针-S”还具有更高的稳定性和更长的服役期限。

SA-19“通古斯卡”弹炮合一防空导弹系统,结合了高速导弹和高效自动高炮的优势,装配高效雷达设备,采用著名的“石勒喀”系统装配的钢甲,防护水平明显提高,行进性能也大为改观,于1988年开始在苏军服役。发展型号有:“通古斯卡-M”,“通古斯卡-M1”,“喀什坦”(舰载型),“喀什坦-M”。

“格布卡”近程舰空导弹系统由“针-S”地空导弹发展而来,具有高效打击小型目标,例如巡航导弹和无人飞行器的能力。“格布卡”舰空导弹系统由光电瞄准制导装置、小型回转式发射装置、火控显控台和4至8枚舰空导弹组成。在俄罗斯未来舰载防空武器系统设计者的眼中,“格布卡”舰空导弹系统成为了对付低空、超低空目标的理想武器系统

“喀什坦”弹炮合一防空导弹系统是“通古斯卡”的舰载型,现在型号发展到“喀什坦-M”。

“铠甲-S1”弹炮合一防空导弹系统是用于替代“通古斯卡-M1”的,计划与最新型S-400防空导弹系统配合使用,高效保护俄罗斯的领空安全。

S-400“凯旋”属于俄第四代防空导弹系统,性能十分先进。后面会详细介绍。

俄罗斯短程和中程防空导弹系统,如“道尔”、“山毛榉”、“通古斯卡”等,远销至中国、伊朗、印度、希腊、叙利亚、埃及、芬兰、摩洛哥等国。除了传统的老客户之外,对俄罗斯防空系统感兴趣的国家还有新加坡和巴西,两国都购买了俄罗斯的单兵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

第三代防空导弹的“骄子”——S-300

俄罗斯S-300地空/反导系统是一种先进的机动式多通道全天候防空武器系统,既能对付高性能的作战飞机,又能截击巡航导弹和其他空中目标。

其主要作战性能特点如下:

一是具有较强的快速机动和快速反应能力。导弹能在公路、铁路上运输,能自动对指示目标实施战斗行动,能自动地发现、跟踪和拦截目标。

二是具有全天候作战和较强的抗干扰能力。能在任何复杂气象条件下执行防空任务,能在敌方实施有源和无源干扰的条件下作战。

三是采用先进的垂直发射技术,具有全方位拦截目标的能力。

四是性能优良,维护费用低,实用性强。

S-300实际上包括了俄空军(S-300P,С-300П)、陆军(S-300V,С-300В)、海军(S-300F,С-300Ф)三大系列。

1.S-300P系列

该系列从1967年开始研制,共发展了6种型号共7型导弹。其中包括:1980年装备的原型S-300P(SA-10),1982年装备的S-300PM(SA-10A),1985年装备的S-300PMU(SA-10B),1993年装备的S-300PMU1(SA-10C)和1998公开的S-300PMU2“骄子”(SA-10D),1999年公开的S- 300PMU3/4(SA-10E)六种武器系统。S-300P的原型是半机动型,S300PM及之后的型号全为机动型

S-300P各型别除了一些分系统性能得到很大提高和改善外,最大的不同是所配备的导弹性能的不同。他们的导弹分别为:5V55K,5V55R,5V55RUD,48N6E,48N6E2,9M96E,9M96E2。前五种导弹的重量均在1800公斤左右,射程依次为:47,75,90,150,200公里,战斗部均在150公斤左右,弹径在0.5米左右。前三种导弹不具备拦截战术弹道导弹(TBM)的能力,经过重大改进的48N6E/48N6E2两种导弹对TBM具备了40公里的拦截能力,48N6E2比48N6E拦截距离和范围更远更大,可将TBM在空中有效摧毁。用于S-300PMU3/4系统的9M96E/9M96E2的发射质量、弹径、战斗部重量都比之前的型号大大减小,射程为40/120公里,前者以反 TBM为主,后者以打击飞机目标为主。S-300PMU系列的一个发射筒可装4枚9M96E/9M96E2导弹,从而大大增强了系统的火力密度。

2.S-300V系列

S-300V(SA-12)从70年代中期开始研制,用于反战区弹道导弹的一型导弹9M82于1987年开始装备,而以打击飞机为主的二型导弹9M83则装备较晚。S-300V通过两种型号的导弹,从而将远程/高层系统和近程/低层系统有机结合成一个反战术弹道导弹、反飞机、反巡航导弹的大系统。

S-300V先后出现的型号有S-300VI、S-300V、S-300 VM和S-300VM2(“安泰-2500”)。

“安泰-2500”于1998年对外公开,所用的导弹为9M82M和9M83M。无疑,“安泰-2500”比S-300V具备了更高的作战性能。该导弹能有效地杀伤2500千米距离以内的弹道导弹,也能对付各种类型的气动弹道目标。“安泰-2500”系统可以在世界任何地区的各种形式的军事冲突中自主作战,必要时也可以与国家的军队和武器自动化指挥系统联合作战。

“安泰-2500”系统能够同时攻击24个气动目标,或者同时攻击16枚飞行速度为4500米/秒以内的导弹。

“安泰-2500”防空导弹系统的作战方式完全自动化,具有导弹系统操作人员少、且不要求较长时间的射前准备等优势。

3.S-300F——防空与反舰两用

S-300F舰空导弹采用单筒垂直发射方式。1980年装备的武器系统成为“要塞”,其最大射程为47公里。1985年又换装了5V55RUD导弹,最大射程增加到90公里。1990年初,又换装了48N6E导弹,最大射程增加到150公里,并用于出口,武器系统名称也改称为“暗礁”。

俄罗斯海军的S-300F舰空导弹武器系统,担负海上舰艇编队的防空任务,既可对付空袭目标,还可以用于摧毁水面目标。其主要任务是:拦截舰艇防御区域以外的敌空袭密集编队,以及在编队自我防御区以外远距离摧毁载有反舰导弹、反辐射导弹以及电子对抗设备的水面舰艇等。

第四代防空导弹——S-400“凯旋”

S-400“凯旋”新型地空导弹武器系统是在改进S-300PMU1系列地空导弹系统的基础上研制成功的,属于第四代防空导弹系统,是现役和在研防空导弹中最先进的一种,可以对付当今多种空中威胁,包括各种作战飞机、空中预警机、战役战术导弹以及其他精确制导武器。

它不仅能攻击高、远目标,还能对付低空飞行目标。无论是杀伤范围、杀伤效能,还是在杀伤目标的多样性方面都十分突出。在飞行速度和命中精度等方面均优于美国的“爱国者3”导弹。

S-400防空导弹系统是一种具有防空和反导能力的武器系统,因其性能优于第四代地空导弹系统,所以俄罗斯军方称其为“四代半”地空导弹系统。

S-400防空导弹主要由照射和制导雷达、发射装备、指挥控制系统、保障系统、导弹及发射装置组成。这些分系统安装在重型卡车上,从而可以保证整个导弹系统快速机动和快速反应。

它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可以打击多种目标包括隐身目标。它能拦截从200千米高空到超低空直至几十米的空中飞行目标,包括弹道导弹和掠地飞行的“战斧”,而且它高性能的雷达可以发现隐蔽性很好的目标,隐身飞机F-117也在所难免。

二是具有很强的识别力与判断力。它能同时攻击6-10个目标,而且具有目标优先选择的能力。发射几秒钟后,即能判明哪些是侦察机、哪些是轰炸机或战斗机,然后加以选择,并同时对不同方向的6个目标实施打击。

三是射程远。可在400千米的范围内发现并摧毁当今世界上一切空中入侵目标。

四是反应快。具有相当强的机动与反应能力,接到作战命令5分钟之后就可进入作战状态,比西方同类系统快6-7倍。

五是采用垂直发射方式,具有全方位拦截目标的能力。

六是可使用多种型号导弹,抗干扰能力强。

S-400“凯旋”先进的战技术性能激起了许多国家的深厚兴趣。预计在将来,S-400“凯旋”可能是俄罗斯与阿拉伯国家(尤其是阿联酋)进行军事技术合作的一个核心项目。

俄罗斯在部署防空系统时采用多层、梯次配置。S-300和S-400是远程防空导弹系统,他们与中短程防空兵器紧密协作,相互补充,交互防卫,打造出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天盾”,不让任何空天侵略者对俄地面设施实施攻击,为俄罗斯国人营造出一片明净和平的天空。

俄罗斯空军总司令亚历山大·泽林上将声称,新一代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将用于保卫2014年在俄罗斯索契举办的冬季奥运会,“我们不会麻痹大意,安全对我们和来参赛的选手们来说是最重要的。在俄罗斯的周边,反俄的呼声一直没有消失,特别是格鲁吉亚。俄罗斯的防空部队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