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80后”男生用求职故事解读《我们是怎样的一代海归》


网上一度流行一个描述年轻人生存状态的段子——《我们是怎样的一代人》:上小学时大学不要钱,上大学时小学不要钱……


澳洲求学归来的杭州人赵楠(化名),辞掉了干了几个月的银行卡推销员工作,在家做了一段时间的“宅男”后,痛定思痛地编写了一段《我们是怎样的一代海归》:


当我们没留学的时候,留学生回国是人才;


当我们去留学的时候,国外“教育产业化”了;


当我们从国外大学毕业,国外闹金融危机了;


当我们成为“海归”的时候,国人说,还真以为从国外回来,就是人才啦……


带着这段《我们是怎样的一代海归》,记者请杭州几所大学的学生团队协助,向百位海归发放了问卷:是海归含金量在急速下滑,还是现今“海归”应该被重新定义了?


留洋归来他不敢自称“海归”


两位“80后”男生用求职故事解读《我们是怎样的一代海归》


海归一词的出现,可以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末,中国在外留学人员掀起新一轮回国浪潮。那时的海归是个令人仰视的名词,标签上都打着“高级”的烙印。


面对记者的采访,赵楠直言不讳地说,他从来不对人说自己是“海归”,也从来不提自己是人力资源管理硕士,在杭州某个银行做了几个月的信用卡推销员之后,他辞职了。


[故事一]


“英语差生”走上留洋路


回国后托遍关系,暂时解决饭碗危机


赵楠当初到澳洲去留学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恰恰是他英语很差。


1983年生的赵楠,原来在杭州某大学念传媒专业,大多数课程都能及格,唯独英语,拼了4年竟连三级都过不了,结果毕业没有学位证书。


2005年,父亲就命令他到澳洲去留学。


出国前,他还特意去留学机构参加英语突击班,但效果并不理想。“也只能说澳大利亚那边学校确实比较容易申请,我考得很差,居然也申请到学校了。”赵楠说,那所学校大概只能算“三流”。


有一次,他在餐馆吃饭想喝牛奶,竟想不起“MILK(牛奶)”一词。


在澳洲学了一年的传媒后,他抽空回了次国,发现他学习的知识和国内现状根本不接轨,就业单位也对他的理论不感兴趣。一年半后,他赶紧转了人力资源管理专业。


前后3年时间,花了四五十万元,赵楠最大的收获就是游遍澳洲。


去年,赵楠毕业回国了,看看大学同学,3年前已经工作的人,居然有人都已经是单位中层了。


而他不得已当起了某银行的信用卡推销员。没过多久,他自己就觉得落差太大了。


他还是靠着父母的老情面,要去一家文化传播公司落脚。


他并不乐意被人当作海归,甚至把此作为一种奚落,女朋友也不想找,“事业爱情都是低谷。”他说。


[故事二]


月薪一万,我很知足很知足了


本科生放弃4份offer去美国,回来遭遇求职难


“当时觉得找工作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刚好美国又来了全奖通知,所以义无反顾去了美国,没想到硕士毕业后,工作反而比本科毕业时更难找了。”9月初,刚回国的Kevin有些心灰意冷,在美国找工作时刚好赶上了金融危机,“面试一家、倒闭一家”的求职境遇,让他不禁开始想念本科毕业时那4份还算不错的offer。


放弃4个offer去美国


1982年出生的Kevin 4年前还是浙江大学国贸专业的一名毕业生,跟班上很多同学一样,他一边找工作,一边等国外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几乎每个学校都有国贸专业,国贸的毕业生每年都是一抓一大把。”Kevin的很多同学都发现工作并不好找,相比之下,Kevin就要幸运得多,就在同班同学还在为“饭碗”焦头烂额时,Kevin手上已经捏了4个offer:“德勤”会计师事务所、中国银行、五矿集团和中大集团。“到底选哪一个呢?”正当Kevin左右为难时,一封来自美国一所大学的全奖通知书,将他的为难一扫而空。


“找工作好像也不是太难,等在美国念完硕士后,肯定会有更多、更好的工作机会。”2005年秋天,Kevin扔下让同学羡慕的4个offer,意气风发地去了美国。但事情并不像他想象得那么美好。


美国求职又遇上金融危机


“感觉自己运气不太好,在美国毕业开始找工作时,刚好是金融海啸发作的高峰期,标普500指数(美国股指的一种,一定程度上反映经济形势)直线向下,很多公司都不行了,有的裁员,有的倒闭,有好几次,我刚去面试没几天,那家公司就倒闭了。”读书的签证很快到期了,但Kevin不甘心,为了留在美国等机会,他一边在一家期货公司实习,一边靠着实习签证的期限,继续考CFA(国际金融分析师),但一年过去了,工作还是没有着落。


摆在Kevin面前的只剩一条路:回国。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在实习签证到期前,Kevin终于拿到了CFA三级证书,国际金融分析师的最高等级。


回国后,Kevin一直待在家里,上上网,投投简历。那段时间,Kevin的MSN头像一直都是暗的,不是他没有上线,而是怕被同学看到后,询问工作的事。


回国投简历居然没人回音


“原来本科那些同学,很多在单位已经混得不错了,还有几个已经挤进了中层队伍,难道让我去给他们打下手吗?”回国后,Kevin投简历的一个原则是,不投本科毕业时投过的那些单位,他说,拉不下面子倒是其次,更重要的是:不甘心,“如果现在再去那些本科毕业时就能去的单位,我在国外这么多年岂不是白混了?”


“感觉合适的工作不多,很多岗位还只招应届毕业生,有时候灰心起来,想干脆随便找份工作将就一下算了。”最后,Kevin被老爸老妈“赶”出了家门。


“我爸帮我买好了火车票,让我去上海投简历。”就这样,Kevin捧着简历,到上海的一些期货公司和基金公司,挨家挨户地拜访,“这样没头没脑地送上门去,真怕被人家赶出来,但没办法,总比待在家里等工作强,好在那些HR都还比较客气,但遗憾的是,没有一家有回音。”


现在的工作还是老美公司推荐的


“海归的简历,招聘方难道不会稍微重视一点的吗,更何况你还有CFA三级证书?”记者很好奇。


“很多HR的桌上都堆着一大叠简历,估计有几百份,他根本不管里面有没有海归,很多都是看也不看就扔掉了……”说到这里,Kevin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


正当全家人一筹莫展的时候,事情有了转机:10月底,上海的一家私募基金要Kevin去面试。但Kevin却不记得自己向这家公司投过简历。原来,这家私募基金是美国总公司在上海的分公司,而Kevin曾去美国的总公司面试过,老板对他印象很不错,虽然总公司暂时不需要人,但还是向上海分公司的老总推荐了Kevin。


现在,Kevin已经在上海上班了,虽然每月一万的薪酬并不算高,但Kevin还是很知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