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二四回 阔别重逢烹鲜谈王霸 交杯换盏煮酒论英雄 第二四回(1)他乡故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二十四回(1)他乡故知


晴空万里,日悬中天,青岛火车站里熙熙攘攘,喧闹一片。柳云涛提着黑色的密码箱在人流中匆匆地穿行而过,不一会儿就来到了车站广场。

“云涛老弟,辛苦,辛苦!”关云龙伸出双手和柳云涛握着,清瘦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薄薄的两片嘴唇被由衷的欣喜分离开来,久久难以复原,炽热的目光透过白色的近视镜片直投到柳云涛的脸上。

“老兄辛苦,劳动老兄亲自接站,何以克当!”柳云涛满心欢喜地开起了玩笑。他紧紧握着关云龙的手,将其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几年没见,关云龙的容颜并没有明显的变化,依然是高高瘦瘦的身材,清清癯癯的面容,微微突起的颧骨,略略内陷的双颊,风采一如当年!

“这位是我的助手,潘亚兰小姐,认识一下!”握过手之后,关云龙又热情地介绍着。

柳云涛这时才留意到在关云龙的身边站着一位年青秀丽的姑娘,只见其身材修长,面如芙蓉,一头经美发师精心修整过的黑色秀发自头至肩飞泻而下,两只灵动的大眼睛透射出一种聪慧的气质,身着一件藕荷色的羊绒大衣,宛如霓裳仙子!

“潘小姐好!我叫柳云涛,是关总的老朋友!”柳云涛伸出右手轻轻地和潘亚兰握了一下。

“柳总好,欢迎,欢迎!”潘亚兰笑吟吟地回应着,“我们关总的朋友都是老板级的人物啊!”语气中不乏由衷的恭维,更夹杂着一种不易为人察觉的俏皮。

这是关云龙的传统套路,来到大陆做生意总喜欢找个年青漂亮的美女相伴,柳云涛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关云龙喜欢找年青的美女相伴,不为别的,就图女孩子周到细心,既能献身本职工作,又能够在生活上照料一二;不像有些毛头小伙子,毛手毛脚的,经常会丢三拉四。有美女相伴,在和客户交往时也能自然而然地增加些和谐的气氛;完全没有一些大陆人一见就想入非非的风流!。

没有了党的纪律的约束,他对风月场中的男欢女爱也时有涉猎,不过寂寞无聊时逢场作戏而已,从不动摇对自己爱妻的坚贞。他信奉“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古训,绝对不容许身边的女人与他有那种不清不混的关系,这是他从商做人雷打不动的原则。

有趣的是,他的太太陈慧芬对他的这种嗜好不但一点醋都不吃,而且还极力玉成。每当关云龙回大陆做生意,陈慧芬总要关照地讲:“你出外做生意我就不能去陪你了,自己找个小姐帮帮你吧!”这样的话在柳云涛去他香港家中做客时,就曾听陈慧芬当面讲过,并常常在朋友圈子中将此引为笑谈!

柳云涛曾当面和陈慧芬开玩笑问:“嫂夫人政策这么宽松,就不怕云龙兄红杏出墙啊?”陈慧芬娇嗔道:“你不让他找小姐,就能够保证他不红杏出墙啦?”身为人妻,其心胸气度豁然如此,真是让人天上难找,地下难寻!相对于那些身边每每有“政委”式的妻子管束的朋友来讲,实在是“妻恩浩荡”了!

朋友相处久了,才知道陈慧芬之所以对关云龙的政策这样开放,完全是出自于一种夫妻之间的疼爱和关心。自从关云龙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敌对造反派打成重伤后,由于脑震荡,一直落下个偏头疼的病根儿,身边缺少个人照顾,陈慧芬总是不放心。久而久之,如果关云龙出外做生意不找个小姐相陪,还经常受到陈慧芬的嗔怪。随着私谊日深,柳云涛便熟视无睹了!

其实,在陈慧芬的心目之中早有一本细账,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大陆公职人员的月工资起初不过几十块钱,多的时候也不过几百块钱。花几十块、几百块钱找个又能做帮手又能做护工的小姐照顾老公,在香港不过是一顿早茶的钱;既然有人自愿上门服务,又何惜些许诱饵!对于老天爷给他送来的这个患难相扶的丈夫,她有一百二十个放心,她又能因此而丢掉什么呢?

“咱们出发吧,云涛老弟!下榻的酒店我已让潘小姐给安排好了。中午我们吃吃饭,聊聊天,下午到我们公司参观参观!”说着话,关云龙便转身向附近停着的一辆黑色奔驰轿车走去。

一位清秀的小伙子打开车门,把关云龙、潘亚兰、柳云涛让进车里,又转回到自己的驾驶座位上把轿车轻轻地启动了起来,出了车站广场后踅上沿海大道向前奔去。

“您老兄来到青岛来给朋友帮忙,香港的工艺品公司现在留给谁打理了?”等奔驰轿车驶上快车道稳定行驶之后,柳云涛问道。“我也老了!”关云龙笑道,“大小子已在香港中文大学毕业了,让他在家打理就可以了。搞不通的时侯我再给他帮忙打电话联系,现在是进销一条龙,都是老客户,打理起来很容易!”

“你这像我们的小平同志一样,已经退居二线了还不肯放权,还在遥控哪!”柳云涛笑侃道。

“哪里,哪里!儿子也是刚刚接手不久,有些老客户还是我讲话有些情份。朋友之间的感情可不是一天半日就能建立起来的,就象是我们哥俩一样,不是我来打电话调你,你能这么快就痛痛块块地赶过来吗!”关云龙哈哈笑着。

奔驰轿车在宽阔的马路上飞驰着,过了约摸有半个多小时,驶近了一个正在大兴土木的施工场地。只见在一围花园式的护栏上横系着一幅长大的红布白字的标语,上面醒目地写着:“三千家国际建材厂商加盟天祥——共同打造亚洲最大的商业旗舰!”柳云涛眼前一亮,心道:“这不快到了龙永泰的防水麻袋加工基地了吗?”

“这里就是我们正在兴建中的天祥国际建材自由贸易城!”关云龙坐在前排用手向外一指,自豪地夸耀道。

柳云涛笑道:“早知道你老兄在这里发财,我就不用您这么辛苦地找了!我有个日本朋友在这附近也有家工厂,我在这里来来回回走过好多次了。这条横幅标语在这里挂了有好长时间了吧?”

潘亚兰奇道:“柳总到我们公司来过?”

柳云涛应道:“你们公司我是没去过,只不过我在这附近来来回回走过不是一次了。开始见到这条横幅标语时很觉刺眼,心想:这口气怎么这么大呀!”

“远远不止这些!”关云龙又夸耀地说道,“标语上写得那只是当初的初步计划,现在的中外加盟商早已超过这个规模了,等会儿吃饭时让我们潘小姐好好地给你宣传宣传!”

“洗耳恭听!”柳云涛哈哈笑了起来。


“又是裕隆大酒店!”

柳云涛在心底里暗暗笑着,眼看着奔驰轿车在平稳的街心马路上减速慢行,方向盘向右一打便爬上了裕隆大酒店门前的停车场。旧地重游,柳云涛对眼前的景物自然是视如掌上观文!

走进酒店大堂以后,关云龙道:“我们就不上楼了,让潘小姐帮你把房卡取过来,你自己上楼去洗洗吧!我们在大堂等你!”柳云涛随着潘亚兰在总台取了房卡钥匙,便独自一人乘电梯径行上了八楼。

对于裕隆大酒店,柳云涛实在是太熟悉了,熟悉得闭着眼睛也能摸到自己住宿的房间门口,因为住在这里的时间实在是太多了。他匆匆上得楼后,没有用上一刻钟就梳洗停当,把自己打扮得齐齐整整,然后从容不迫地走下楼来!

午间,正是食客云集的时候,酒店大堂里人来人往,象穿梭的游鱼一般,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潘亚兰领着关云龙和柳云涛二人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循着就餐大厅的楼梯攀上二楼,来到一个名为“榴花厅”的雅间。三个人序齿坐定以后,潘亚兰忙着点酒点菜,关云龙和柳云涛便各各亮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吸烟!

“还是抽我的吧!我这个清淡!”关云龙从烟盒中弹出一枝白箭牌香烟,强迫性地向柳云涛的手中塞着。柳云涛一见,呵呵笑道:“您老兄真是十年磨一‘剑’哪!这么多年了,怎么也不换换口味?”说着,伸手把白剑香烟接了过来。

“这种香烟又便宜又清淡,抽着不上火,抽得时间久了就习惯成自然了,不想换了!”关云龙泰然自若地把白剑香烟点燃上,心满意足地吸了起来。

关云龙的吸烟风格非常富有个人特色,只要两个人心闲无事坐在一起聊天,他总是一枝连着一枝的吸,向来不曾有过间断;而且只有在吸第一枝香烟时才用打火机去点燃,此后接连吸的香烟总是习惯地用上一枝吸剩的烟头去点燃。

他还将此戏谑地称之为“接吻点烟法”,声称可以节约能源!他的这一习惯在熟识的朋友中被广泛传为笑谈,近乎成为了一个广为人知的“典故”!殊不知这样的吸烟法又在不知不觉中多吸了多少尼古丁!

忆念闪现及此,柳云涛向关云龙问道:“云龙兄的吸烟水平还是保持在原来的档次上吗?还是少吸一点为好,吸烟有害健康!”关云龙把放在桌面上的香烟盒用力一按,笑道:“没有办法呀!天天象个夜游神似地满世界跑,太寂寞了!你说说,一个人每天形单影只的也没个伴,不和香烟谈心,还能去找谁聊啊?总比三天两头去泡舞厅要轻松经济的多吧!”一句话把柳云涛和正在点酒点菜的潘亚兰都给逗乐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