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日伪军的后续部队没有让犬养次郎失望,就在秦二虎和秦三虎率领着阻击部队撤走了半个小时以后便追了上来。在秦二虎所部猛烈的火攻和密集的弹雨扫射之下,他们连死带伤损失了三四百人马,剩下的一百多日军和一千六百多伪军倾巢出动,凡是能跑能走的都一起撵了上来。

眼见的大队人马赶到,犬养次郎又长起了精神。当即命令所属部队沿路向南大刀阔斧地向前追击。不过,他这时已经没有了马骑,只好由十多个日伪军轮番架持着,趔趔趄趄地随着大队人马赶了下去。

这些日军和伪军深更半夜里糊里糊涂地让抗日救国军给烧了个黑天昏地,打了个晕头转向,一个个的气都不打一处来。现在一听说抗日救国军断后的阻击部队刚刚撤离,不仅就在前面不远,而且为数不多,都觉得自己耍大牌逞威风的时候到了,而且大有便宜可沾,陡然间士气大振,便相互裹胁着蜂拥而上,马不停蹄地一路向前赶来。

这些日伪军一路向前追击着,一路相互打气。这个说:“他娘的,这些个土八路也忒可恨了,你说咱们这些弟兄都睡的好好的,既没有招着他们,也没有惹着他们,怎么就下手下得这么重这么黑呀!这一回要是能够追上他们,我非得把这些秃小子的卵子蛋黄也给挤出来不可!”

那个又道:“八嘎牙路,土八路的大火,大大的厉害,把我的胡子头发都给烧焦了,这样的折辱之仇,大日本皇军的一定要报,这一次追上他们,让它们统统地死拉死拉的,剖腹剜心的干活,大卸八块,一个的不留!”

一路之上,这些日军和伪军一个个摩拳擦掌,装神弄鬼,吹得唾沫横飞,大有不可一世之状,全像是得了健忘症:就仿佛刚刚被弥天大火烧得抱头鼠窜的不是他们,刚刚被横飞的弹雨打得四处乱钻的也不是他们,刚刚被抗日救国军震天的喊杀声吓得屁滚尿流的还不是他们?

——又好似前行的抗日救国军战士已经成了他们的盘中餐、砧上肉,只有任他们宰割饕餮的份儿了!可笑至极!


秦二虎率领着秦三虎等人从阻击阵地火速撤退下来以后,一路趱行,很快就追上了在前面路口设伏的秦大虎所部。说起刚刚在半路把日军的骑兵打得全军覆没的种种状况,大家都是喜笑颜开。

秦大虎呵呵笑道:“这一回小鬼子又吃了这么大的亏,该知道咱们这些‘马王爷’是三只眼的老神仙了吧!”

见到大家兴高采烈的样子,秦二虎也跟着笑道:“这就得看这些狗日的有没有自知之明了!不过,就看他们刚才那种不顾死活的拼劲儿,咱们还是不能够太大意了。说不定还得让他们给追上来给咬上,有可能是‘老鼠拉木锨,大头还在后头’呢!”

秦大虎笑侃道:“不怕,不怕!咱们弟兄个个都是‘开店’的大老板,还能够怕了他们这些‘大肚子汉’,鸡鸭鱼肉山珍海味南北大菜咱们什么都有,他们想吃什么咱就给上什么好了,这又有什么好愁的!”

他见秦二虎和秦三虎等人一个个都喘息不定的样子,又催促道:“好了,好了,这里有我们在,你们就不要留在这里跟着凑份子了,赶快向下撤吧!雷表哥他们拖累着那么多伤员都快玩不转了,你们快赶上去帮帮他们吧!”

秦二虎叮嘱道:“我估计后面追上来的敌人不会太少,铁定了是想要追上来吃掉咱们,你们千万不要恋战,让这些狗日的给粘住了就不好脱身了。咱们的弟兄都拼死拼活地折腾了一天了,午饭也没吃好,人困马乏的,跟他们耍个马前枪就向回撤吧!”说罢,便领着人马顺着大道跑了下去。

雷振海率领着一百多个战士护送着七八十个伤员跑出了二十多里地之后,由于体力不支,越跑越慢,到后来实在跑不动,只好是相互扶持着慢慢地步行,前进的速度便明显地放慢了下来。等到秦二虎和秦三虎等人追上来以后,大家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秦二虎见到战士们都已经跑得筋疲力尽,又算计着到大口河入海口已经没有多远,便招呼着大家休息了下来。稍事休息以后,他又催动着大家上了路。

这个时候,好多腿脚负伤的伤员一步也拔不动了,还有个别失血过多的伤员已经昏迷不醒,只好由战士们轮流背着走,前进的速度说什么也提不起来了。就在这个时候,后面又响起了追击的枪声。

见到战士们萎靡不振的样子,为了鼓舞士气,秦二虎大声地鼓动道:“弟兄们,你们大家向前看看,咱们的老家就快要到了,再鼓鼓劲跑上一程,下了船大家就安全了。现在咱们的后面有大批的敌人在追上来,咬咬牙快点跑呀!”在密集的枪声追逼下,一行人又开始小跑了起来。


犬养次郎这一次学了乖,他选了百十多个身体强壮的日伪军做尖兵,率先在前面追赶,把大队的人马放在后面紧跟,两下里保持有三五百米的距离,一路向南追了下来。

在他想来,有前面这一百多日军和伪军做诱饵,就是土八路在前面的路上设伏阻击,全都给赔进去也就是这百把十个人。只要把土八路给粘住了,后面的大队人马一涌而上,这仗越打就会对自己越有利了。

你别说,他这一卦算得还蛮灵!先头的尖兵部队在冲近秦大虎等人构建的阻击阵地的时候,一阵乱枪就给打了个星落云散。在突如其来的火力扫射下,正在闷着头一路向前追赶的一百多个日伪军就像被割的韭菜一样,纷纷倒地,片刻之间就伤亡了一大半。

一听到前面的路上枪声大作,犬养次郎就像是断了档的大烟鬼刚刚吸食了白面儿一样,精神马上就抖擞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及时地向正面的阻击阵地增派兵力,而是指挥着手下的日伪军悄悄地向东西两翼摸了下去。

在他想来,“鱼过千层网,网网都有鱼”,正面大路上的尖兵部队就是被打得再惨,也总会有残存的士兵与打阻击的土八路对阵;而正面大路又是土八路的主要阻击方向,兵力配备必然厚密,火力也强,他根本就没有必要加派兵力去冲这个要人命的火力网。只要他把主要兵力运动到阻击阵地两翼的侧后方,就可以把土八路给包了“饺子”,然后再慢慢地“品尝”也为时不晚。

在犬养次郎的指挥下,向两翼侧后运动的日伪军进展的相当顺利,不大一会儿就把前面的阻击阵地给团团包围了起来。可是,等到大队的日伪军发起猛烈的冲锋,冲到阻击阵地上以后再看时,已经是空空如也,除了脚下趟起的一些凌乱的子弹壳之外,便再也别无他物可寻了。


原来,秦大虎为了打好这次阻击战也耍了一个小小的花招:为了迟滞日伪军的追击速度,他把这次小小的阻击战分做了两场战斗来打。先派出了一百多人在前面设伏阻击,在其后面又有二百多人构建了第二道阻击阵地。他把他的主力部队也给放在了后面。——这是犬养次郎所没有预料到的。

前面的阻击部队见到有敌人迎头扑了上来,在集中火力一阵猛打猛冲之后就迅速地闪开大路从两翼里撤了下来。在日伪军的主力部队在向着阻击阵地两翼里摸下来的时候,发起阻击射击的一百多个战士也不失时机地从阻击阵地的两翼里撤了下来。给偷偷摸上来的敌人来了个不告而别!

犬养次郎见一计不成,并不气馁,哇哇地怪叫了一阵,又指挥着大队人马急速向前追击了下来。又追了有三五里地,才赶到了秦大虎等人坚守的第二道阻击阵地。

这一次可不同于上一次,秦大虎一见当头的敌人影影绰绰地追了上来,便指挥着手下的战士发起了猛烈的射击,摆出了一付要决战的样子。

到了这个时候,犬养次郎再无他顾,催动着大队的人马立即发起了猛烈的冲锋。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前面阻击阵地上的火力要比先前两次的阻击火力都要强大,这说明在前面阵地上阻击的部队定是土八路的主力部队无疑,最后决战的时刻就要到了。

追了这大半夜终于把土八路的尾巴给揪住了,在这个关键时刻他是绝对不能再掉链子的!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前面的土八路在接连打退了两次冲锋,又发起一次反冲击之后,突然间又在昏沉的夜色之中像个泥鳅似地溜走了。

本来,在发起的两次冲锋连遭失败,又给土八路趁机冲杀了一阵之后,犬养次郎是要再次组织冲锋,倾尽全力决一死战的,却不想又同上次一样失去了攻击的目标!

秦大虎的心里非常清楚,以他手下区区三百多人的疲惫之师,要遏止住潮水一般涌上来的敌人是决计坚持不了多久的。两场阻击战打下来,已经又争取到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他估计先前撤退下去的人马也快要赶到了目的地,便趁着日伪军的第二次冲锋被打退的的时机发起了一次反击,然后指挥部队便闪开大道从侧翼里撤了下来,一路马不停蹄地向南赶去。

犬养次郎象指挥着大炮打蚊子似的,用机枪、步枪、掷弹筒把阻击阵地给打了个稀把烂,结果又闹了‘猫叼尿脬一场空’。

见此状况,他不仅大为光火,怒气冲冲地赶着所部日伪军又追了下来。他知道,两下里脱离接触没有多大一会儿,土八路又不是神仙鬼怪,也是长着两条腿的凡人,就是跑得再快也跑不了多远,便催赶着部队又一路紧紧地追了下来。


——能不能跑得赢?能不能追得赢!那就全得看谁的脚板更硬朗了!



——棋逢对手两不差,须看脚板儿谁的大!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