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叫麻雀 第五章 命悬一线 045 历险沂水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5.html


长腿子腿快,走近沂水城时日头还挂着一竿子高。这时候的沂水城,不但城外有护城河,而且围城四周都有城墙,设着东南西北四个城门。此时,长腿子过了护城河的小桥,便来到了城南的大门口外。

天色虽然尚早,但城门外却站着一大群人,从穿着上看,各色人物都有。长腿子不明白人们为啥站在这里,悄悄一问,心里顿时大吃了一惊。原来,这些人都是等候检查进城的,要是晚了,天一黑城门就关了。最让长腿子吃惊的是,听他前边的人说,要是没有良民证,守城门的鬼子和汉奸就会把人先抓起来,当成八路疑犯关押审讯,即使不是真的八路,也免不了要吃一顿皮肉之苦。

长腿子不但没有良民证,而且腰里还掖着短枪,要想硬往里混,这个风险可太大了!想到这里,长腿子悄悄从人群中退出来,一边挠着头皮,一边往回走。

这一回长腿子可真犯愁了。要说不进沂水城、直接回虎头峪吧,眼前已经到了沂水城根,心里总是有些不舍弃。可是,要进沂水城吧,却又着实想不出个办法来。就这样一边想一边走,不知不觉又来到了护城河的小桥上。就在他傍着小桥栏杆来回犹豫的时候,偶尔一探头,却看到桥下的护城河边,黑乎乎地漂着一团东西,似乎是一只小死狗。长腿子盯着这只小死狗,突然间眉头一展,计上心来。

很快地,长腿子就小心翼翼下到护城河边,还没等伸手捞那东西,就先闻到一股腥臭难闻的龌龊气味。他一手捏着鼻子,一手将那东西小心翼翼地捞了出来,果然是一只小黑狗,也不知死了多长时间,浑身早已泡得鼓鼓囊囊,恶臭熏天。长腿子看着这只小黑狗,伸手在它涨涨的肚子上戳了一下,轻声说:“小伙计,俺今日能不能进沂水城,就全靠你了!”说着,四下里瞅瞅没人,连忙伸手抓了几把河泥,将自己脸上、衣服上抹得污浊不堪,然后伸手将那只小死狗抱在怀里,皱着鼻子,大摇大摆往城门口走去。

快到城门口时,长腿子神情一变,一边伸手抚摸着那只小黑狗,一边歪着头,眼神直勾勾地,谁也不看,傻呆呆地自言自语着:“狗宝宝,你好好睡,俺给你打鬼,狗宝宝,你好好睡,俺给你打鬼……”就这样径直往城门口走去。

围在城门口的那群人闻到臭味,回头一看,连忙后退躲闪,给长腿子让出一条路来。长腿子似乎浑然不觉,只管往里走。守在城门口的两个鬼子,还没等长腿子走近,就一边扇着鼻子,一边哇哇叫着闪开了。只有一个汉奸,不得不捏着鼻子,伸手在长腿子身前一拦:“臭小子,你的良民证!”

长腿子似乎没听懂他说什么,慢慢抬起头来,直瞪瞪地看着那个汉奸,忽然两手一伸,把怀里的小死狗往他面前一送,说:“你要俺的狗宝宝?”

那个汉奸连忙后退了一步,大骂道:“你他妈找死啊?老子要看你的良民证!”

长腿子却仍然没听懂似的,重新把小死狗抱进怀里,抚摸着说:“狗宝宝,你好好睡,俺给你打鬼……”

城门外等着检查的人就笑了起来。另一个汉奸插嘴道:“他一个小潮巴(傻子),知道啥良民证?快叫他走吧!”

那个拦着长腿子的汉奸往旁边一退,狠劲用枪托子戳了长腿子的屁股一下,骂道:“死潮巴,快滚!”

长腿子裂了裂嘴,似乎也不知道疼,依旧抚摸着他的小死狗,慢慢往城门里走去。


进了城,长腿子连忙找个无人的角落,将那只小死狗扔了,又在墙根蹲着哇哇吐了一阵,这才找户人家,要点水把脸洗了,然后转上大街,一边往北走一边看。来到一条东西大街的时候,忽然想到自己还要往西去虎头峪,便转头向西走去。刚走了一截路,迎面看到一座极其气派的大门,门楼是用水磨砖和深灰色瓦建成的,上面嵌着一块天蓝色牌匾,写着“世进士”三个金色大字。再一看,这个门楼往南、往西、往北,竟连着一大片看不到头的宅舍,虽然有的已遭破坏,但这些宅舍仍然高大威猛,气势惊人。猛然间,长腿子就想到,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刘南宅!

刘南宅,是沂水县明、清两代缙绅刘氏家族的庄园住宅,也是这个家族的代称。刘氏家族乃沂水县首屈一指的名门望族,明、清两朝共出了五位进士、六位举人,累世在朝为官,最盛时曾官至吏部侍郎。明朝初年,刘家在沂水城南西侧兴建了这座园林式宅院,因为是按照阴阳八卦设计的,所以又称八卦宅。该宅规模宏大,分南宅、中宅和北宅,全部是用水磨砖和湖石假山等组建的,三宅毗连,栉次鳞比,亭台楼榭,花木扶疏,极富北方私家园林的韵致。三宅中,尤以南宅最为气派,故号称刘南宅。数百年来,刘氏家族声威显赫,势倾朝野,在沂水及周边地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据记载,著名文学家蒲松龄也曾来刘南宅做过私塾先生。他虽然受刘家所聘,却对刘家极为鄙视, 因此在其《聊斋志异》中写了《三朝元老》一文,专门用来讽刺刘家随风而倒、保了明朝保清朝的故事。但不管怎么说,刘南宅家千顷浩荡的土地,以及强大鼎盛的家族势力,却是不容小觑的。明、清两朝数百年间,刘南宅家几乎囊括了沂河两岸所有的肥沃土地,刘南宅的子孙们最引以为豪的,就是“从沂水到临沂,喝不了人家的水,踩不了人家的地”,可见其家族势力之大。

长腿子虽然是第一次看到刘南宅,但却从小就没少听过刘南宅家的故事。其中,有几个故事给他印象最深。故事之一,是说有个泥瓦匠去刘南宅家做活,沾在腿上的泥十多天不舍得洗,碰到人就炫耀说:“这泥,是刘南宅家的!”,引以为豪;故事之二,是说刘南宅家有个管家过生日,竟买了二千斤鲤鱼,只挖了鱼眼做菜,剩余的鱼身子全部都散给了乡民。管家尚且如此,主子便可想而知了;故事之三,是说刘南宅家有个少爷喜欢玩鸟,曾打造了一个鸟笼,笼骨是用象牙精雕而成的,笼盖是用绝色黄金铸造的,笼把儿呢,则镶嵌了九颗价值连城的宝石。如此昂贵奢侈的鸟笼,因为无鸟可配,最后只好去泰安花二千两银子买了一只鸟,据说这种鸟只是皇宫里才会有的。诸如此类,有关刘南宅家的故事传说,几乎就像沂水县遍地的石头一样多。

长腿子头一次看到了只有耳闻、没有亲见的刘南宅,自然有些兴奋,忍不住沿着刘南宅家看了起来。等转至西北角时,猛然就听到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其中还加杂着一阵阵的呼喝和斥骂。长腿子连忙傍在墙角,探头一看,就见十几个鬼子、汉奸,正连打加骂地督促着一群民工,在那里修理刘南宅家的几处房子。长腿子就有些纳闷:前几年就听说,鬼子还没打进沂水城,刘南宅家的人就一哄而散,跑到各处避难去了,鬼子修建他的房子干啥?

此时,长腿子还无法想到,四年之后,这座刘南宅已经被沂水城的鬼子修成了中心兵营。在解放这座县城的时候,很多人就死在了这座大名鼎鼎的刘南宅中。

长腿子正在纳闷,猛然又听见一阵啪、啪、啪的声音,似乎是在抽打什么,紧接着就传来了一个男人哭天嚎地的叫喊声。长腿子连忙循声看去,就见一个角落里,一个鬼子军官,看样子像是个小队长,正在挥舞着带鞘的指挥刀,猛力抽打着一个满地乱滚的民工。只见那个民工裤子褪到了膝盖部位,两瓣瘪瘪的屁股以及两截干瘦的大腿全都裸露着,身子弓得如河虾一般,双手抱着头,在那个鬼子军官的疯狂击打下,一边呼嚎,一边像个碌碡一样在地上前后翻滚。原来,那个民工因为内急,忍不住找个角落偷着撒尿的时候,被那个鬼子军官发现了,认定他是偷懒,不由分说便开始了殴打。眼看着那个民工不一会儿就被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横飞,长腿子紧紧咬着牙,一只手不自觉地伸进腰里,紧紧攥住了枪柄。

可是,想想自己此时只有单身一人,沂水此时又是虎狼之穴,万一走不出去,送上自己这条小命倒没什么,只是不知道大当家的性命如何,心里总是放心不下,于是忍了又忍。

这时候,那个鬼子军官停了手,一边叽里咕噜说了几句,一边挥着手,示意那个民工去继续干活。就见那个民工从地上爬起来,抖索着刚往上提了提裤子,双腿一颤,不由一个趔趄歪在地上。那个鬼子军官顿时大怒,两手一分,唰地将指挥刀抽了出来。就在那个民工支撑着刚刚爬起身时,只见刀光一闪,那个民工的头顿时倏地飞了出去,脖腔上的血就如倒开的水龙头一般,呼地喷出了好几米高。血溅当地后,那个无头的身躯便噗地向前倒下,撞地的一瞬间,那两瓣仍旧裸露着的血乎乎的屁股,居然猛烈地抖动了一下。

长腿子顿时牙关咬得格格作响,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

这时候,那个鬼子军官冷笑着擦了擦指挥刀,收进刀鞘。然后俯身抓起那个血淋淋的头颅,提在手里,对着那群肝胆俱裂的民工叽哩哇啦说了一阵。很快,就有一个汉奸说道:“太君说了,谁要再敢偷懒,这个人就是他的下场!”

汉奸的话音刚落,那个鬼子军官便得意地看了看那颗头颅,随手一扔。那颗头颅飞落在地后,顿时朝着长腿子所在的方向滚了过来,一路血迹点点。待那颗头颅停顿下来,长腿子一眼便看到了那颗头颅上,一双惊骇的、睁大的、完全充满了委屈和无辜的眼睛……

长腿子再也忍不住了,大吼一声:“把你娘的日本鬼子!”一挥手,对着那个鬼子军官啪啪啪就是一阵急打!

那个鬼子军官,顿时被他打得满身窟窿,一命呜呼!

也许长腿子的枪声响得太过突然,一时间,那些监工的鬼子、汉奸、以及正在干活的民工都愣了!但是很快,鬼子和汉奸就回过神来,一边开枪、一边大声乱喊着向长腿子扑了过来。那些民工,也在惊恐之余,四下乱跑起来。

长腿子一边还击,一边拼命跑向北边一条东西大街。

此时,天色行将变黑,大街上仍有不少行人。枪声一响,行人们顿时乱作一团,纷纷四处逃避。长腿子回头看看,见追他的鬼子、汉奸已被他甩开一段距离,连忙收起枪,刚想往前猛跑一阵,彻底甩开身后的敌人,就在这时,前边却突然响起一阵吱吱的哨子声,就见十几个便衣汉奸,一面乱吹着哨子,一面挥舞着短枪向他冲了过来。长腿子一看,前后无路,只有一条向北的巷子可行,连忙跑了进去,没想到巷子极短,很快就跑到了尽头。这时候,长腿子傻眼了:巷子外竟是极大的一片开阔地,看样子像是一个集贸市场的场所,除了地上散落的一些石块外,毫无躲避之处。

长腿子顿时出了一头冷汗。

这时候,就听巷子那头传来了一阵刮刮杂杂的脚步声,看样子是汉奸便衣队已经进了巷子。长腿子左右看看,那些对着开阔地的商铺和住户,早就呼隆呼隆关上了大门,只有东边一幢二层小楼,此时还开着门。长腿子也来不及多想,拔腿就向那小楼里跑去。来到门口,抬头一看,却是一家名叫四海来的客店。当下也来不及多想,一头钻了进去。进了客店,里面却空无一人,老板也不知忙什么去了,两边的客房也都紧闭着。长腿子也没法多管别的,沿着楼梯就冲上二楼,走廊里同样空荡荡的。长腿子一连推了三间房门,都从里面关得紧紧的。长腿子一头冷汗,正不知如何是好时,第四间客房的房门却悄然打开了,从里面探出一个女人的脑袋来。那个女人一看长腿子,顿时一愣,不等长腿子开口说什么,早已把门一敞,伸手把他拽了进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