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特战队 正文 第七章:3

晏冷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3.html


欢乐园大酒店内,晚上八点钟,

晏飞躺在床上,想好好的休息一下,但是他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晏飞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电话,接起来,里面是嘈杂的声音,然后才是一个女人说得很快的声音:“晏飞,我在阿玛尼酒吧,快点来救我……”

这个声音很像小君,但是肯定不是小君的,不过什么女人知道自己的电话?晏飞没有了睡意。他出了门,坐车很快就到了阿玛尼,现在酒吧的生意才刚刚开始,晏飞进了酒吧,只一眼,就确定了是谁给自己电话。

一个穿白色高腰上装,长发如水一样披在肩头,脸已经绯红,她的身边,站着两条大汉,对面是一个脑满肠肥的老色鬼。居然是梅玉。

梅玉的面前,放着五个大杯子,杯子里装得满满的红酒。

晏飞不客气地坐在她的旁边,什么也没有说。

“你终于来了呀!我以为你不会来了……”梅玉的眼中有了一丝嚣张的神色,这和她的警察身份完全不符合。

“小白脸,想英雄救美?也该讲点规则。”老色鬼不高兴地说:“她刚才和我打赌,输了,如果她喝不完面前的酒,就要和我去开房……”

“这么好的事情都有?”晏飞看了一眼梅玉,眉飞色舞。

“是啊,愿赌服输,我又不是喝不下去,只是喝下去之后,我就有可能不是人了……”梅玉站了起来,大义凛然,视死如归,五杯酒一杯一杯地倒进了喉咙,然后把五个杯子依次倒扣在桌子上;“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妈的,八婆,算你狠。”老色鬼恨恨地骂了一句。

梅玉的脚一软,就软到晏飞的身上,双手搂住他的脖子,说:“带我走。”

晏飞把她拖了起来,扶到酒吧中间的一个柱子上,对她说:“抱紧柱子,就像抱紧你爱的男人一样,不能松手啊!”

“抱紧我爱的男人一样,不能松手,可是柱子不是男人啊!”梅玉的眼睛已经朦胧。

“现在是柱子,一分钟之后就是男人……”晏飞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地回去,两个大汉显然是老色鬼的保镖,他们刚站过来,准备给晏飞一点颜色瞧瞧。晏飞已经飞起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一条大汉的胸口,砰的一声,飞了出去。另一个被晏飞一脚踢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想泡女人,是要付出代价的。”晏飞随手给了老色鬼两记耳光,打得他晕头转向。然后回去,扶起梅玉,扬长而去……

梅玉是越来越醉了,身体越来越软。

“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家……”晏飞问。

梅玉摇摇头:“想不起来了……”

“那我带你回我家,不过,我家里女人很多,她们若要打你,我可不帮忙。”晏飞说。

“敢打我,我拘捕她们。”梅玉很可爱地哼了一声。

“我忘记你是警察了,可是你这样像个警察吗?”晏飞问。

“警察也是人,更何况我是个女人……”她说。

“你是个女人吗?”

“我怎么不是个女人了?你看看我哪里不是女人了?”她含糊不清了,但是她搂住晏飞很紧,她的身体全部重量都压在晏飞的身上。

晏飞仅仅穿的是件衬衫,她的外衣不知道什么时候敞开了,里面是白色的内衣,她的胸部压在他的腰上,弹性十足。他能很清楚的感受,她没有戴……

晏飞扶她的手无意中就搭在她的腰上,那肌肤一片光滑,一片柔软,一片香馨。大好的女人抱着自己,机会难得啊!

“我带你去开房啊!”晏飞说。

“去就去,谁怕谁呀!”晏飞不知道她心里能不能明白,但是他自己很清楚,如果酒喝多了。是什么也不知道的。

而且她后面的一句话简直让晏飞兴奋起来。

“又不是没有开过房……”

“好像我怕了一样,妈的,上次错过了你,这一次,机会难得,我就要看看你和别的女人有什么地方不同……”晏飞把她扶到一家豪华的酒店,甩了几百块钱。开了房间。他看到服务员小姐的脸上和眼睛里都是那种暧昧的神色……

这个世界都是这样。

哈哈哈!今天欣赏一个美女警察……


“放手。”晏飞把她连拖带扶进了房间。看到了里面只有一张宽大的床,心里莫名其妙一阵兴奋。

“不放。”她还有意识的,头软软地靠在他的肩膀上,却把他的腰抱得更紧。

“我还不是你男人,抱我这么紧干吗?”晏飞大叫一声。

“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她说。

“那我可不客气了?”晏飞兴高采烈地说。

“谁要你客气了……”她的眼睛睁开了一下,茫然地望了一下,眼前一片迷茫,然后用力地摇摇头。

晏飞好不容易把她放在床上,给她脱了外衣,梅玉老实了很多,晏飞坐在床边,见她一张脸红如燃烧的火焰一样,嘴唇也呈现出艳丽的红色,那是一种邪恶的红色诱惑,足可以迷倒万千男人。她的胸脯起伏不定,因为里面没有戴胸罩,两颗蓓蕾呼之欲出,晏飞一怔,她的人从事的是这么严肃的职业,穿衣服却居然如此大方?

晏飞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越看越想看,越想看越看,心跳开始加快,呼吸也急促起来,他想了想:我本来就是个流氓嘛!送上门的,摆在身边的女人,我客气个啥?

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有可能很清纯的!

不动白不动,动了也是该我动!晏飞的欲望蠢蠢欲动,

他先用手推了她一下,见她没有反应,另一只手就放在她的胸部,摸了一下,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是他依然能感觉她的柔软,她的身体条件反射地颤动了一下,晏飞把手拿开,嘴角泛上一丝无奈的坏笑:妈的,我以为是装的,来考验老子,原来她是真的醉了……

晏飞从冰箱里拿出几瓶冰冻的矿泉水,洗了毛巾,给她的脸上擦了一下,然后就搭在她的额头上,梅玉安静了很多,沉沉地睡了过去。晏飞心里暗暗地想,这个什么鸟女人,如果今天遇到另外的男人,不晓得什么后果了……

他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不多久就睡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醒过来了,扭头看了一眼,只见梅玉居然半坐着,背靠在墙上,她听到他起来的声音,看了他一眼,不好意思地说了句:“我是不是醉了!”

“是。”晏飞说。

“我做什么了?”梅玉问了句。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

“你想我们能做些什么?孤男寡女的,哈哈哈……”晏飞恶毒地笑了笑。

“给我拿瓶水……要冰一点的。”她已经很清醒了,发现自己除了外衣被脱了下来,其余的还是完好无缺的,犹豫了一下,悄悄看了一眼晏飞,说。

晏飞从冰箱里拿了一瓶水给她,她喝了几口水,清醒了不少,并把自己的身体往旁边移动了一下,示意晏飞坐在她的身边,晏飞不客气地坐了下来,用一种很轻薄的眼光盯着她的胸部,再往上移动……

梅玉的脸微微一红,随即她居然笑了起来。

“很好笑吗?你居然可以笑得出来?”晏飞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问。

“嗯!”梅玉笑颜如花。

“有什么好笑的?”晏飞一怔。对于女人,他总觉得自己不够心狠,该出手的时候出不了手,害怕伤害别人。

我他妈算个什么男人呀!

“其实你看似邪恶,但是心地善良,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做坏事的男人……”梅玉大胆地迎着他的目光,两人的眼睛距离只有两尺,对视了不到一分钟,晏飞禁受不了梅玉那如刀锋一样的眼睛,慢慢地把自己的眼睛移开,冷冷地哼了一声。

“夜里我有好多小时可以把你……那个了……不是我不想占你便宜,而是因为你身份特殊,警察呀!你要是说我个强奸什么的……我还不死定了,我不愿意引火烧身……”晏飞怪怪的眼神,不服气地说。

“什么那个……”梅玉本能地抱住自己的胸部,感觉是有点后怕,如果是被的男人,自己什么都失去了,但是她忽然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他在给自己脱衣服的时候,有没有偷看过自己什么。或者,有没有摸过自己……

顿时脸上一阵绯红,心里却有些甜蜜。

很特别的感觉。

晏飞却没有看她,他站了起来,往外走。

“你去哪里?”她忙问。

“回去呀!”晏飞奇怪地说:“现在你清醒了,我也没有责任要守在你的身边,你知道不知道你浪费了我多少时间,下一次不要叫我啦,下一次,我可不会客气啦……”

在他拉开门的时候,梅玉忽然说了句:“等一下,我们能不能像朋友一样好好地谈谈?”

“什么?”晏飞一怔:“谈谈?像朋友一样?”

梅玉点点头。温柔地看着他。

“好吧!”晏飞关上门,这一次坐到沙发上,梅玉坐在茶几的对面,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可乐放在晏飞的面前。

“谈什么?”晏飞问。

“我是一个警察,你是知道的,警察就是专门对付犯罪分子的,我不希望以后我以一个警察的身份和你谈话……”梅玉缓缓地说。

“你现在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和我说话?”晏飞脸色渐渐变冷,他不屑地哼了一声,问。

“我现在以一个女人,你女性朋友的身份和你说话。”梅玉说。

“说下去。”晏飞有了兴趣听下去。

“你做什么的,你心中最清楚,但是不管你曾经做了什么,现在也没有证据可以指证你,从法律的角度讲,你是一个合法的公民,受法律保护……如果你不收手,迟早有一天,你会被发现,被逮捕,然后的结果,你可想而知……”梅玉认真地说。

“你这是警告还是劝告?”晏飞微微一笑,问。

“劝告,因为我现在不是警察的身份。”她也是微微一笑说。

“谢谢,我也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劝告你,离我远一点,否则,你会有更多的麻烦,还有,一个女生,不要和陌生的男人拼酒,男人在酒后失去的只有可能是钱,而女人,在酒后失去的是自己……”晏飞走了出去,一直没有回头。

梅玉坐在沙发上,惊愕地想了想:“女生,这个他也能知道啊?他怎么知道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