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3.html


“要。关了我这么久,就要多喝你们几杯水……”晏飞忿忿不平地说。他悄悄地发现,梅玉一直在躲避他的眼神……

梅玉拿起笔录,看了晏飞的资料。当看到上面的未婚的时候,她的心微微一动,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

这个时候外面有个警察进来报告说,车上已经搜查了过了,没有发现可疑的物品,而车上那一包物品经过检查居然是面粉……

梅玉的脸色忽然变得晴朗起来,她说:“从新检查一遍,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地方,要仔细……”

秦风的脸色阴沉下去,他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梅玉,心里想:“妈的,这个什么女人,我们的任务失败了,她居然一点也不难过……”

“晏飞,能解释一下,你们买面粉做什么?”梅玉终于正视晏飞,问。

“我女人说,她的脸色比较难看,擦面粉比较漂亮,这样行吗?警察同志?”晏飞一本正经地说。

梅玉笑了笑。她在笑的时候,如一朵清新的海棠花。晏飞的眼睛刚好看到了她,他的心莫明地跳动了几下,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找不到证据,警方在二十三个小时的时候,放了他们,两人也不想多生是非,一路开车,回到了江城……

“怎么是这个样子?”秦风问梅玉。

“这并不能说明他们就不是毒贩,相反,他们更多了些值得我们怀疑的地方。毒贩哪一个不是奸狡巨猾的?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找到他们的证据……”梅玉平静地说。

秦风点点头。

“除非他们能立刻洗手不干……”梅玉说。

“可能我们这次是真的跟错了人。”秦风却有自己的想法。

“说来听听。”梅玉说。

“李媛家产丰厚,不缺钱花,她根本没有必要来贩毒,因为这根本不符合常理呀!”秦风说。

梅玉点点头。

“不过晏飞就难说了。”秦风说。“因为他想赚钱,想在白水河市区混大,他完全有可能利用李媛的一无所知,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说到这些,秦风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他忽然觉得不可告人很适合自己。但是,只几秒种,他就释然了。

晏飞,真的是一个心怀叵测,诡计多端的阴险小人吗?梅玉想。


秦风和梅玉回到白水河市公安局,梅玉打开车后备厢,让秦风拿自己的东西,她说了句:“今天回家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到局里写报告。”

“好的。”秦风把自己的东西拿到就的车上,并问了句:“要不要点茶叶,我送你点。”

“我不喝茶,现在又不能回家。”梅玉背对着他。秦风看这些东西上面有一个红色的口袋,拿起一看,是自己送给梅玉的手镯,里面有一个纸条:送给你爱的女人……

秦风眼睛一动,假装什么也没有看见,把东西全部放进了自己的车里,一边和梅玉说再见,等她走了之后,秦风的电话忽然响了,是阴魂不散的白风:“警官,回来了呀!”

“刚回来,有什么事情吗?”秦风皱起眉头,心里很不高兴,这个杂种,总是坏他的心情。

“你开车出来,我只占用你一分钟时间。”白风客气地说。

“好。”秦风口里客气,心里却把他祖宗十八代一起毁骂。

秦风把自己的车开了出去,果然在一条街道上遇见了白风,秦风把车停在路边,白风也把车靠在他的车后,他下了车,说:“听说你在云南带了些茶叶回来,送我点怎么样?”

秦风一惊,不动声色:“好呀!”

“那我不客气了。”白风说。

秦风冷笑:你妈的什么时候客气过呀!

秦风打开自己的车,先把那个手镯拿在手中,然后大方地说:“要什么自己拿,真不用客气。”结果白风真的不客气,把他的所有东西都拿了过去,在秦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又把一大捆钞票扔在车里,亲热地拍了拍秦风的肩膀:“谢谢,你把我们的东西带了回来……”

“什么?”秦风先大吃一惊,额头的冷汗“唰”地冒了出来。

“不用那么紧张。这不,你一点危险也没有了……”白风上了车,扬长而去。

“妈的!”秦风很久才回过神来,他现在感觉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既然已经无法回头,过一天算一天了。

他立刻拿起电话,给小菲:“亲爱的,我回来了。”

“快点呀,我想死你了。”电话里的声音让秦风血脉大张,情欲狂动。

“快点洗澡,我很快就来。”秦风说。

秦风到了小菲的房间,门是关着的,敲门好几次,也没有开。秦风等了一分钟,听见屋子里急促的脚步声,却是小菲刚刚从浴室里出来。

“这么快呀!我还没洗完。”小菲身上裹着条浴巾,美丽如花。

“不用洗了。”秦风望着小菲,忽然说:“转过身去。”

“做什么呀!”小菲奇怪地问了句。

“把浴巾慢慢地放开……”秦风在她的身后说。

小菲把手一松,浴巾就缓缓地滑到地上,秦风盯着她的后背,从脖子一直往下,忽然喊了一声,冲了上去,把小菲按在床上,从后面冲入她的身体之内,这个时候,他心里想的是梅玉,自己的下面就是梅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