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是光污染重灾区


一般的,影响自然环境,给人类正常生活、工作、娱乐、休息带来不利影响,损害人类观察物体的能力、引起人体不适和损害健康的各种光,都可归类为光污染。现今,光污染主要分三大类:白亮污染、人工白昼和采光污染。


成块的玻璃幕墙、釉面的砖墙内饰、磨光锃亮的大理石地板……装修考究的办公室,常常是光污染的重灾区。建筑材料和涂料装饰,反射的光线大多明晃白亮、夺目炫眼。白亮环境下长时间工作的人,视网膜和虹膜都会受到程度不一的损害。换言之,眼睛酸涩疲劳,其中很可能有办公环境的一份“功劳”。长此以往,头昏心烦、食欲下降、情绪低落或许就会找上门。


人工白昼,我们更不会陌生。夜幕下的城市,霓虹闪烁、店牌光亮,巨大体量的建筑被束束强光衬托。简言之,黑夜已被遗忘在故纸堆,只剩下这人造白天


这样的“不夜城”影响人生理节律,让人难以入睡,更将影响次日工作效率。美国费城鳞翅目昆虫学家肯尼特·佛朗格早就发现,由于灯光的误导,蚕蛾经常错过交欢的机会。


灯光是一种毒品


2001年,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学报》上一项研究结果显示:西雅图一家癌症研究中心,调查1606名妇女后发现,夜间工作的妇女,与非夜间工作妇女相比,患乳腺癌几率高六成;上夜班时间越长,接触光线强度越高,患病可能性越大。


简言之,日夜颠倒的夜猫子型工作,既不合常规,还不利健康。


职场人白天要有条有理、有声有色,夜晚也不得闲:出入商业酒会、豪华会所。撇开饮酒熬夜不谈,绚丽四射、昏幽包绕的各式灯光,就害人不浅。这就是彩光污染。会所里黑光灯、旋转灯、荧光灯、频闪的彩色光源构成了彩光污染。


黑光灯产生的紫外线强度比太阳光里的紫外线强的多,对人体有害影响持续时间更长。长时间照射,可能诱发流鼻血、脱牙、白内障。频闪彩色光让人眼花缭乱,既不利眼,还干扰中枢神经,让人头晕目眩,皮肤细胞加速老化,甚至出现恶心呕吐、失眠等症状,导致亚健康。而新近研究表明,彩光污染还可能危及心理健康。从这个角度看,光的确是破坏人类健康地“潜伏者”。


“灯光是一种毒品。滥用灯光,就是危害健康。”此番宏论危言,是美国得克萨斯健康科学中心内分泌学家鲁塞尔·雷特(Russell Reiter)所说。作为褪黑激素研究专家,他发现夜间照在视网膜上的灯光,会减少褪黑激素生成。这种激素,正是调节昼夜节律的重要物质。


打个比方,经常跨越大洋的“空中飞人”要倒时差,其实是为了追赶适应激素的昼夜节律。而正常的昼夜节律,是亿年自然进化给人类带来的“法宝”——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光无端掠夺了黑夜的时间,打乱激素分泌节律,正常的周期开始失衡。


夜间过多接触光线还可能导致抑郁。这一结果是上月21日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兰迪·纳尔逊(Randy Nelson)教授,在芝加哥举办的美国神经科学年会上发布的。纳尔逊的研究小组发现,关在24小时灯火通明房间里的老鼠,比接受按正常明暗光线循环的同类,表现出更多的抑郁症状。该研究虽以老鼠为研究对象,但研究人员认为该结果同样适用人类。


选对灯具少用电脑


恼人的是,人类依赖这个有光的世界。因此,彻底杜绝光污染,约等于一杆命中250码外的高尔夫球洞,微乎其微。我们只能尽可能降低光污染的危害。


光污染的防治,多以预防为主。选对合适灯具,才不会亏待“心灵的窗户”。选择最普通的白炽灯,还是节能的日光灯,尚是个有争议的问题。白炽灯,就是钨丝灯泡,最早在1906年由爱迪生制造。其光线最接近自然光,也即太阳光,其中长波相对较多。人类进化至今,适应的正是这种光线。日光灯(也即荧光灯),是通过气体放电原理,发出的是非连续光谱,短波相对较多。换言之,与白炽灯相比,在对三条色觉通路的影响上,日光灯无疑是异常的。


市面上热销的“护眼灯”,能否保护视力亦未有定论。首先,就发光原理而言,护眼灯是升级版的日光灯而已。很多护眼灯都以“无频闪,保护视力”为卖点。其实,很多护眼灯是以高频闪造成无频闪的假象。换句话说,就是变换得够快,造成你主观上根本察觉不到。而去年初,大连疾控中心王智勇等则在《中国学校卫生》上指出,护眼灯的频闪问题没有定论。“关于频闪对于视觉的影响,国外很早就有人提出,但至今再未见相关研究。”



日光灯光效高、亮度大,节能长寿。迄今为止,它仍是全球范围内工作环境内的主导光源。去年,欧洲新兴及新鉴定健康风险科学委员会(SCENIHR)在报告中指出,日光灯对健康可能造成的唯一风险是发出的紫外线和蓝光。紫外线的危害自不待言,蓝光正是由波长太短所致。有报道指出,若在近距离(小于20cm)日光灯下长时间工作,皮肤和视网膜可能受到紫外线伤害。然而,多久时间算长,并未有准确的答案。或许,以视觉疲劳为基础比较靠谱。


电脑、电视的使用应当适度。日本一项研究发现:若长期每天面对电脑屏9小时以上,患青光眼的几率是其他人的两倍,而近视眼一族长期面对电脑,更是青光眼的高危人士。根据WHO(世界卫生组织)数据,青光眼是全球第二位致盲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