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版五代 正文 六 皇帝也裸奔

江狼财俊 收藏 0 1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7.html[/size][/URL] 878年二月,黄巢挥师北进,再次袭占沂、濮两州,然后做了一个难度系数为2.0的转体动作——狮子大甩头,沿黄河西岸一路从滑州向南长袭二百多里到达汴州,又由汴州直赴三百五十里外的宋州,攻卫南,下叶县,克阳翟,直逼洛阳。 洛阳作为唐朝的第二都城,无论在地理还是在政治上,都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7.html




878年二月,黄巢挥师北进,再次袭占沂、濮两州,然后做了一个难度系数为2.0的转体动作——狮子大甩头,沿黄河西岸一路从滑州向南长袭二百多里到达汴州,又由汴州直赴三百五十里外的宋州,攻卫南,下叶县,克阳翟,直逼洛阳。

洛阳作为唐朝的第二都城,无论在地理还是在政治上,都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当看到黄巢做出了这副张牙欲噬的态势,中央集团里的各政要官员无不急得口吐白沫,四肢抽筋。

可更令人抓狂的是,等他们焦头烂额地调遣好兵将进入备战状态后,黄巢却耸耸肩,头一摆,渡过长江,进入江西,跟着,连破饶州(今江西鄱阳)、信州(今江西上饶)吉州(今江西吉安)、虔州(今江西赣州),向南而去。

唐朝群臣总算都松了一口气。

宰相崔沆说:“瞧黄巢遁逃的方向,宣州,杭州,越州……跟下来应该是走山路下福建了。”

李儇打了个漂亮的响指,说:“太好了,去吧去吧,去了就清静了。”

果然,黄巢挥军运斧轮凿,以气吞河山之势,狂开山路七百余里,由陆路入闽,878年十二月,顺利抵达福州城,完成了由北向南的乾坤大挪移。

879年二月,黄巢强抢广州城,霸占了岭南大部地区,整饬军队,为下一步的军事行动积极作准备。

可惜李儇并未意识到这是暴风雨前可怕的宁静,宫廷里依然六畜兴旺,鸡飞狗跳,热闹非凡。

官员甲:“举手!你身上有没有一点银子啊?先借来用一用嘛!有没有搞错啊?!才这么一点呀!来啦来啦……我又有银子了,可以玩了。”

官员乙:“快点付钱哪!”

官员丙:“你是不是出老千呀?!老是你赢。”

李儇:“诸位爱卿,球赛就快要开始了,先过来喝两杯吧,喝酒品球,人生快事啊!”

官员乙:“喝酒呀,好耶好耶,哎!开牌开牌,双天至尊!通杀!还真邪,快付钱!”

官员丙:“拉倒吧你,我们来划拳好了!哥俩好,三星照呀,四季财!喝!”

……

在广州休整期间,黄巢不但打通了任、督二脉,而且准确地把脉到了中央政府的硬伤。

唐帝国虽然貌似强大,实际上,辖下的藩镇已脱离了政府控制,守土一方,各自为战,藩镇与藩镇之间的交界区都成了三不管的真空地带,成了攻防网络体系中无数巨大的罅隙,如果纵兵在这些罅隙中迂回前进,正如庖丁解牛,以无厚入有间,进退自如,游刃有余,长安唾手可得矣!

一想到这,黄巢狰狞地笑了。

879年,九月鹰飞,战马正肥,黄巢命令士兵修葺兵甲,准备向北开拔。

尚让大惊。

早在攻打杭州时,尚让在一次掠抢中意外得到了一个大美女,号称“江南第一美女”,胸大肤白,貌美体妖,媚态如丝,销魂蚀骨。大军长征途中,尚让日骑战马,夜骑美人,未有一日间歇,到了广州后,更日日沉溺在温柔乡里,听说大军准备开拔,大是不情愿,急急来找黄巢。

一进门就叫道:“大将军!”

黄巢制止他:“我希望你叫我全称——冲天大将军。”

尚让:“没问题,大将军。”

黄巢:“谢了。”

尚让:“不客气,大将军。”

黄巢:“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尚让:“听说大军要开拔了,是这样的吗,大将军?”

黄巢:“是啊,你得早做准备了,晚上我准备开一个会议,详细布置大军转移相关事宜,瞧,这是我起草的檄文,狗皇帝只知宠幸宦官,豢养奸臣,科考有名无实,人才严重流失,哼,我不做状元做强盗,全是拜他们所赐,我一定会让这帮混蛋后悔的!”

尚让:“你不做状元是他们的不幸,是天下的大幸,可是,咱们在广州好好的,干嘛要走,大将军?”

黄巢:“广州是挺好的,可不适合咱们北方人居住呀,近来军中频频爆发瘟疫,什么禽流感,猪流感,全一古脑儿来了,再说了,当年咱们起事时就发誓夺取天下,为民除贼,如果满足于困守广州一隅之地,能有什么大的作为?”

尚让:“可是……”

黄巢:“可是,可是什么呢?呵呵,我听说了,你随军私藏了一个漂亮MM,听说是江南第一美女哦,……嘿嘿,别紧张,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不是说了吗,少壮不用力,老二徒伤悲,美女就应该配英雄,可是,咱们可不能目光短浅,要放长眼量,攻破潼关,杀到长安去,长安会有更多的美女等着我们!”

尚让:“是,大将军。不过,现在广州城富得流油,就这样走了,真不甘心哪。”

黄巢:“嗯,你这个问题,我已经想好了,明天就让士兵们尽情屠城,血洗广州城,把能带走的东西全带走。”

尚让:“真的,大将军?”

黄巢皱了皱眉头,做了个阻止的手势,略一沉吟,说:“好了,别再大将军大将军的叫了,我想一想……”

尚让:“好,大将军。”

黄巢:“这样吧,从今天起,我就改称为‘义军百万都统’吧,你叫我都统好了。”

尚让:“是,就叫都统,大将军。”

黄巢:“行了,你出去吧,我有些累了。”

尚让:“是,大将军。”

三天后,广州惨遭洗劫。

这一场洗劫,使广州这一大港口变成废墟,死者高达12万人,其中大多数是来自东南亚、印度、波斯和阿拉伯世界的外国商人、回教徒、犹太人、***徒,商人们贩卖的珍宝和各种奢侈品被掠夺一空。

十月,黄巢率部到达桂州(今广西桂林),大造木筏数千艘,乘秋汛水涨,穿越灵渠,由漓江进入湘江,经永州(今湖南零陵)、衡州(今湖南衡阳)、潭州(今湖南长沙)、抵达江陵,一路势如破竹,剑气如虹。

十二月,由江陵北进,准备夺取襄阳,途经荆门,中伏,被逼远走鄂州,转掠饶州(今江西鄱阳)、信州(今江西上饶)、池州(今安徽贵池)、宣州(今安徽宣城)、歙州(今安徽歙县)、浙东重镇杭州等十五州,部队发展到了二十多万人。

880年六月,黄巢攻克睦州、婺州、宣州,进抵长江南岸,由采石飞渡长江天堑,直入淮南。

九月,渡淮河,连破颖州、宋州、徐州、兖州,气势之盛,无人可敌。

十一月,攻破汝州,改称“天补平均大将军”,势力空前膨胀,号称百万之众。

十一月十七日,再次进逼洛阳。

史家称:“天下之治乱,侯于洛阳之盛衰。”

为了顺利取下洛阳,黄巢发表了一篇《告各地唐军指战员书》,警告说:“各宜守垒,勿犯吾锋!吾将入东都,即至京邑,自欲问罪,无预众人。”——“严肃点,严肃点,不许笑,我们这儿造反呢!大家好好的呆在自已位置上,不许动,对对对,把手举到头顶,都老老实实地看着!我要拿下洛阳,杀到长安找李儇问罪,不干你们的事,不要多事!”

经过了李儇父子两代的折腾和糟蹋,唐帝国的国力已一落千丈,事实上,现在的洛阳已无力再守,黄巢的警告纯属多余,两天后,草军竟然兵不血刃昂然入城。

自此,中原大地上一马平川,除了潼关以外,长安已经无险可守。

李儇的球赛没法再玩下去了,他抬起头来,望着武英殿前的文武百官,一脸惶惶然的神色。

“精神教父”田令孜不以为然地安慰说:“皇上别怕,敌来我退,敌退我返,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吗?咱大唐天大地大,还怕躲不起丫一黄巢?笑话!”

李儇弱弱地说:“躲?这恐怕……”

“切,又不是没躲过,当年安禄山作乱,老祖宗玄宗不就曾幸蜀避贼?都老传统了,有什么呢?再说……”

“再说什么?”李儇疑惑地问。

“皇上难道不知道成都多美女?”田令孜阴恻恻地笑。

“成都很多美女的吗?”李儇眼睛一亮,顿时转忧为喜,脑子里开始热烈地幻想着成都的性福生活了。

这一年,李儇同学十九岁,高中毕业的年纪。

公元880年十一月十八日,黄巢亲率六十万大军自洛阳鼓行而西,一路纵横捭阖,如入无人之境。

十二月初一,抵达潼关。

十二月初三潼关被克,华州失陷,而华州距长安的直线距离不足一百里。

李儇当下不再迟疑,于十二月五日的凌晨,和“教父”田令孜率偷偷带上几个亲王、妃嫔,以五百神策军护驾,夜出金光门,向成都方向逃去。

因为事出仓促,李儇这一次“西幸”身边竟无一个朝廷官员相随,基本接近了“皇帝裸奔”的境界,比当年玄宗入蜀狼狈狼狈多了。

满朝的文武全被蒙在鼓里,毫不知情,直到清晨上朝候驾,候了大半个上午,才发现自己都成了“弃臣”,有的官员舍下了家人财产一心一意想去追随皇帝,却无从追起。

皇上出逃的消息刚一传开,长安城便一片大乱,溃兵、地痞乘乱打劫,争先恐后地闯入皇家府库盗取金帛。

号称“秦妇吟秀才”的唐末进士韦庄以杨贵妃的口吻作《立春日作》诗记其事,诗云:

九重天子去蒙尘,

御柳无情依旧春。

今日不关妃妾事,

始知辜负马嵬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