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为什么令大国惧怕

137085015 收藏 92 18988
导读:在毛泽东时代,中国以较小的国力长期与东西方超级大国对抗,在六十年代时还曾与两大超级大国同时对抗,而且从不示弱,在与大国发生的多次军事冲突中基本上也没有处于下风。超级大国对中国非常恼怒,多次计划对中国发动大规模打击,苏联为此在中苏、中蒙边境陈兵上百万,但中国却似乎有某种威力让大国惧怕,长期不敢对中国轻启战端,反而中国却日益成为大国倚重的关键砝码,成为改变力量对比的决定性力量。是什么力量让当时的中国令超级大国惧怕呢?中国在毛泽东时代,国力从未显得非常强大。刚建国时,经济弱小,武器落后。到六七年代经济有了一定规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毛泽东时代,中国以较小的国力长期与东西方超级大国对抗,在六十年代时还曾与两大超级大国同时对抗,而且从不示弱,在与大国发生的多次军事冲突中基本上也没有处于下风。超级大国对中国非常恼怒,多次计划对中国发动大规模打击,苏联为此在中苏、中蒙边境陈兵上百万,但中国却似乎有某种威力让大国惧怕,长期不敢对中国轻启战端,反而中国却日益成为大国倚重的关键砝码,成为改变力量对比的决定性力量。是什么力量让当时的中国令超级大国惧怕呢?中国在毛泽东时代,国力从未显得非常强大。刚建国时,经济弱小,武器落后。到六七年代经济有了一定规模、工业体系较完整时,但由于长期与东西方交恶,闭关锁国,曾经有过一定改善的武器装备已显得非常落后。由于政治运动的冲击,军队的军事训练也非常糟糕。但是,在当时的体制下,在长期的宣传鼓动下,当时的中国人民对外高度团结,具有强烈的爱国主义,即使在阶级斗争和政治运动非常激烈导致严重内耗内斗的时候也是如此。社会活动和经济活动在很大程度上进入了战时体制,整个国家权力和经济力量高度集中,国家建设极大向军事领域倾斜并为适应战争而规划布局,大量的军事工业布置于远离边境的三线地区。中国人民在毛泽东的领导下对侵略威胁表现了一种决不屈服的决心和禀性,整个民族时刻准备打一场长期的人民战争。所以那时中国虽落后,但从不惧怕超级大国的挑衅和讹诈,与大国斗争从不畏首畏尾、自缚手脚,军队在与外军作战时士气如虹、斗志昂扬,表现出了令敌人恐惧的战斗意志。可以肯定地指出,正是体制、宣传鼓动、战争准备及人民的决心意志、爱国情操和团结这些因素,使当时的中国超越国力和军力,屹立于两大阵营之间,成为超级大国不敢轻易侵犯的力量。

以当时中国的国力和军事力量,当时美苏的任一家对中国正规军的正面防御达成战略突破并占领中国的大片国土和大量城市包括首都并不困难,这一点直到八十年代邓小平面对苏联在中国边境的百万驻军时也还是这么认为。但已全面动员起来了的中国决不会因此屈服,入侵者必然会陷入一场全面的长期战争,他们要对付退到国土腹地的中国正规军,在占领区则要对付共产党领导下的敌后武装。越南、阿富汗这样的小国都分别把两个超级大国拖得元气大伤,以中国如此大国的潜力,只要众志成城,永不屈服,经过长期艰苦的战争,虽不一定能反击到敌人国土去彻底打败他们,但却可以把敌人从一个超级大国拖成一个二流强国,中国作为战胜国则会真正加入一流强国的行列,从而在根本上改变世界格局。入侵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对超级大国来说将是一场前景不妙的押了国运的赌博,这使得两大超级大国虽然都曾长期与中国对抗,但却不敢轻举妄动,都极力避免对抗过度激化。似乎是尼克松曾经说过:"中国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毛泽东。"这句话在这里可以理解为当时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本身并不强大,是毛泽东的一些做法使中国人激发了不屈的斗志,才使中国变得真正的可怕。



我们靠什么战胜强敌

对一个大国来说,面对强敌时不屈不挠和抗争到底的决心是其成为一个伟大国家和伟大民族所最需具备的禀性。对小国来这种禀性可能不足以保证其不受凌辱,但大国拥有无以伦比的潜力,有了这种禀性就可以使国家的潜力最大限度的激发出来,足以应对任何外部威胁,使国家长久地以屹立于世界。俄国人在面对拿破仑大军和希特勒大军的两次入侵时都表现了坚强不屈的禀性,使两股欧洲近代史上最强大的力量都在俄国人身上由盛转衰并最终失败。俄国人以自己的顽强不屈在关键时刻改变了历史,充分体现了大国的作用,在每次战胜强敌后都曾使自己获得过超强的地位。晚清时的中国也是一个大国,但面对外敌入侵却极度易屈服,战局一不利则不管对方提出的条件多么丧权辱国都可以接受。最典型、最严重的是甲午战争中国军队受到严重的损失,也被占领了一些领土,但国家资源远远没达到完全枯竭无法再战的地步,但清政府却就此屈服,在一个与亡国无异的条约上签了字。这个条约深刻改变了远东的力量格局,中国从此愈加虚弱、不可救药,日本从此走上富强,成为侵略中国的急先锋,并激发了列强对中国的侵略浪潮,给中国带来无尽的苦难。这个条约也急剧地激化了中国内部的矛盾,中国陷入长久的内战和分裂。在这个条约签订后的半个世纪里,中国人肉体和心灵所受的磨难、中华民族所受的屈辱与同期亡了国的印度和印尼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说晚清政府与外国人签订的一些条约实际上与亡国无异,但清政府却轻易就屈服了。在甲午战争时日本的羽翼并未丰满,战争潜力很弱,绝对无力占领中国大片领土。中国人如果能利用自身雄厚的资源与敌周旋,抵抗到底,打败日本人并非难事。如果这样的话远东的历史必将改写,日本不可避免地沉沦下去,而中国在战争中加强了团结,因为战胜而增强了自信,有了自信就更容易接受新事物,极可能在战争中得到新生,绝不会长期受日本人欺压。日本是个靠赌国运起家的国家,它判定了晚清政府腐败软弱,绝无决心打一场长期战争。二战时日本人向美国挑战也基于相同的赌博心理,日本从不认为自己有能力消灭或彻底打败美国,它赌的是美国人神经脆弱,只要日本在短期内取得辉煌胜利,给美国以重大打击,就有可能迫使美国签约认可日本的战果。同是大国,晚清的中国成就了日本的崛起,美国彻底消灭了日本人称霸世界的野心。

所以一个大国不管多大多强,总有在战争中大败、遭受惨重损失的时候,如果轻易屈服接受屈辱的结果,必将激起其它国家更大的野心,引发更多的军事冒险和瓜分浪潮。没有顽强不屈的禀性,一个国家绝对无法长期保持大国地位。中国现在的军事力量与发达国家相比在技术上、质量上还有很大差距,与强国发生军事冲突时受到重大挫折、遭受严重损失在所难免。即使我国的军事装备比敌人先进,但打仗并非只是武器的较量,我们同样有可能失利。中国是个大国,绝不能因一次或几次战役的失利而接受致使民族沦丧的屈辱的结果。中国具有无限的潜力,她的威力赋存于她雄厚的根基,中国人只要团结一致、坚韧不拔、顽强不屈,就可以使这些潜力充分发挥出来,战胜一切敌人。中国的崛起依赖于我们坚强的意志和不屈的韧性。国民党在抗战中表现糟糕,军队作战效能低下,从没有对日军达成过毁灭性打击,很长时间内还消极抗战。但国民党做到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抗战中没有屈服于日本人,坚持了下来,实际上最终也完全是靠坚持而不是致命的反攻来取得抗战的胜利,而且仅靠坚持下来这点就使中国在战后在名义上加入了五大国行列。我们现在的军力当然非国民党昔日的军力可比,只要我们在与强国的战争中表现出强大的战力,顽强地战斗到最后胜利,中国必将在世界上取得超强的地位。

我们绝不屈服,因为我们是中国人。这就是我们战胜一切敌人的最可靠的保证。

一点补充说明

现在很多人喜欢对比中国改革前后的体制哪种优越。现在的体制远非合理和完美,但它所创造的经济和文化繁荣依然绝非毛泽东时代的体制所可比的。从这一点来看毛泽东时代的体制在创造经济和文化繁荣方面确实存在严重不足。毛泽东时代在很多方面都实行军事化管理,把国家的资源和力量集中于军事,时刻准备打仗,非常接近于战时体制,可以说是一种准战时体制。这种体制在把整个国家和民族高度凝聚起来共渡难关和应对外部威胁方面表现出了极大的效力,也绝非现在的体制可比。所以这两种体制适应的是不同的环境和不同的需要,并不是孰优孰劣的问题。问题在于我们不应该把一个适应某种环境和某个历史阶段的体制固定化,更不能当作在现实政治制度下唯一正确的模式。现在的体制比较有效地促进了经济和文化的繁荣,但它不是战时体制,如果我们以现在的状态就与强国打一场中、大规模的战争,那我们无异于自杀,必将遭受灾难性的损失,出现可怕的混乱。在与强国打一场中、大规模的战争前我们必须把散乱的人心重新收拾,把整个民族凝聚起来、鼓动起来,使之团结一致、坚忍不拔、顽强不屈,转入战时体制,集中力量,这样才能最有效的战胜敌人。那时,我们毫无疑问可以在不同程度上借鉴和实行毛泽东时代的许多做法。

34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