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难圆借势走向正常化国家的美梦

日本新任首相鸠山由纪夫上任以来,对东亚一体化可谓情有独衷。虽然鸠山规避了小泉时代制造的一些敏感话题,但在日本外相婉转拒绝美国介入意愿后,美国接二连三地放出重话敲打日本。美国不仅采用了“征得中国同意”这种漠视日本地位的用语,而且再次抛出中美G2亚太的话题;美防长还警告日本不得与中国结盟,否则后果非常严重。看来,中美G2一说,不过是美国全球制衡战略组成部分的构想而已。不过,美国为何作出如此激烈的反应,严格控制日本在东亚一体化中的作为呢?


东亚一体化倡导,源起于1997年爆发的东南亚金融危机,由于东盟组织各成员国资本市场和产业经济受到致命性打击,同时也对东亚地区的各个经济体均造成严重冲击,因此各方就加强区域经济合作的意愿普遍增强。不过,就东盟国家自身实力而言,没有亚洲地区的金融与经济的稳定,也难以应对国际金融势力的冲击。扩大区域经济合作范围,构建泛东亚一体化经济合作体制,便成为东盟国家的理想选择。日本对此一直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但也正因为日本附加了过度的期望,东盟10+3合作机制一直未能真正发挥实际作用。



日本时任首相小泉的东亚一体化构想中,归纳起来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扩大东亚一体化合作范围,极力主张和劝说联合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加入合作体制;二是建立泛东亚自由贸易区;三是加强区域政治、安全等领域的事务合作。



在东盟成员国内部,对泛东亚“自由贸易区”提法存在较大的分歧与顾虑。自由贸易区建立后,就必然带来产业链条分工,而东盟国家无论在资本、技术,还是在产业基础与结构等领域,都不可能与中、日、韩等非东盟国家相比拟,尤其是当时的日本,凭借着雄厚的资本实力和先进的产业制造技术,更具有抢占产业上游、扩展产业规模的优势。因此,东盟国家除了在劳务、服务等行业收益可望有所增长以外,在金融业和制造业有可能丧失“主导权”,甚至面临经济殖民化与产业空心化的危险。而中国又何尝不面临着同样的压力?



引起各方普遍疑虑的则是,在小泉划拉的区域和内容中,日本在军事上并不具备安全事务合作的国际行动自由,在政治上绕不过中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国际地位。日本提出的所谓政治、安全事务合作的提法,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当然,真正理解日本的意图,还必须参考日本同期外交行为所表达的意愿。在小泉执政时期,值得回顾的外交行动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联合印度、巴西、德国推动联合国改革,并要求进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席位;二是多次修改或突破和平宪法的约束性条款,利用美国主导的伊拉克战争阿富汗反恐战争的机会,参与印度洋军事补给和伊拉克维和活动;三是鼓吹所谓共同价值观外交概念;四是年年不间断地参拜靖国神社,意图否认二战期间对中国及其东南亚国家的侵略罪恶。



结合小泉在任时的外交行为,日本热心东亚一体化的目的便一目了然了。所谓泛东亚一体化,无非是利用日本的经济优势地位,获得较大范围内的经济主导权,进而获得“正常化国家”的政治地位,最终以所谓的“自由之弧”为节点,在印度洋和西太平洋实现军事存在。而其拉入印度、澳大利亚的同时,又鼓吹共同价值观外交路线,显然是为了孤立中国,争夺亚洲地区的主导权。



只是小泉忽视了国家交往中必不可少的“政治信任”基础,也忽视了美国的战略利益。小泉“粉饰二战”的错误表现,不仅在东南亚国家引起对二战历史的回顾,对日本拒不道歉提出谴责,而使日本政治可信度受到进一步的质疑。日本与中、韩关系也降到了最低点。更主要的是,日本的举动引起了美国的极度反感。美国对日本提议的“价值观外交”概念,表示“没有兴趣”,而自己则加强了与东盟、印度的外交联系与军事合作,并在完成美、韩自由贸易谈判后,拒绝了日本的谈判要求。在小泉时期,无论是“入常”努力与价值观外交,还是“东亚一体化”构想,日本不仅没有得到实际收获,反被美国修理了一番。



鸠山再炒东亚一体化,虽然淡化了政治、安全话题,但东盟国家仍然要质询日本的构想究竟是什么样的内容。迄今为止,在美国的连续重压下,鸠山葫芦里卖的是啥药,不甚了了,给人一种胎死腹中之感。唯一让人感兴趣的,就是日本外相婉转否定了美国参与的必要性,引发了美国的“勃然大怒”;从中也可管窥到,日、美之间已走向控制与反控制的斗争阶段。



当然,所谓经济合作独立于国家主权与政治体制之外的想法,完全不切实际。由于各个国家发展水平、利益需求与政治倾向不一,不解决好贸易平衡与补偿、经济安全、产业布局等保障机制问题,绝对的贸易自由化是不存在的。



日本的误判在于,由于东盟国家地理位置的特殊性,中、美都不可能允许日本主导这一区域的任何领域的局势;而东盟国家也不可能统一接受日本的附加政治条件。此外,一体化经济合作仍然离不了一对一的国家交往,政治互信依然是合作的前提与基础。从欧盟国家的内部分歧与竞争的态势中,也可见一斑。



也正是增进政治互信的需要,中国强忍着搁置南海争端问题,以务实的态度建立东盟10+1合作机制,向东盟国家金融、基础设施和经济建设提供重金支持,承诺开展粮食、能源安全等项事务合作。目的就是为了确保华南、西南、台湾地区的安宁与稳定,确保中国的能源与商贸海上通道的安全。同时,南海是中国出击大洋的核心地带,中国要守住自己的要塞,美国要控制中国的咽喉,中美在此几经较量,并将此作为中美军事交流的前提条件,还会允许日本势力进入这一地带搞什么安全合作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