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雅利安城的清晨是孤寂的,冷清的街道上没有多少行人,除去那些全副武装的巡逻队之外,人们很难从这座地狱之城感受到多少生命的气息。

罗森巴赫并没有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去休息,而是在换上一身干净军装之后,一个人驱车离开了艾德斯瓦尔宫,行驶在通往吕贝克官邸的路上。

一路走来,他满脑子翻来覆去都是契尔斯卡娅的影子。自从他被霍夫曼强迫杀死斯培林格的那一天起,他的灵魂就备受煎熬,他无法原谅自己的懦弱,因为当时他如果表现的再勇敢一点,说不定就能挽救那些人的生命,而现在,他也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刽子手,他的灵魂麻木了,除了听从霍夫曼的摆布,他几乎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但是契尔斯卡娅的一记耳光却意外的震醒了他的灵魂,她眼中那种愤怒而又绝望的目光像极了斯培林格,就在那一瞬间,他的脑袋里有了一个古怪的念头——这一定是上帝给了他一个赎罪的机会,就这样,他非但没有向保安部门报告此事,反而选择了和齐楚雄他们一起救助契尔斯卡娅,尽管他也知道这样做会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但是他的灵魂深处却为此感到喜悦,毕竟这一次他是在挽救生命,而并非杀戮。

为了安全起见,罗森巴赫选择了在离吕贝克官邸大约有一公里的地方停下车,他提着一个鼓囔囔的公文包,警惕的扫视四周之后,匆忙向官邸跑去。

汉娜此时正在卧室里忙碌的个不停,这个善良的女人端着一盆热水仔细的为契尔斯卡娅擦洗着身子,她一边做着这件事情,一边还唉声叹气道:“真是个可怜的姑娘,这么年轻就被抓进了集中营,也不知道她在那里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汉娜话音刚落,罗森巴赫就提着一个公文包闯进了卧室,汉娜吓了一跳,失声喊道:“上尉,您不能进来!”

罗森巴赫定睛一看,当契尔斯卡娅雪白的娇躯呈现在他面前时,他顿时面红耳赤的退出了卧室。汉娜急忙找出几件衣服替契尔斯卡娅穿上,然后才把罗森巴赫迎进了卧室。

“上尉,您为什么这么冒失?”汉娜瞋怪道:“您知道吗,刚才的事情吓了我一大跳。”

罗森巴赫窘迫的低着头,“对不起,路德维希太太,我不是有意的。”

“那您下次再进来之前可一定要敲门,”汉娜抿嘴一笑,“对了上尉,您怎么这么快就又跑回来了?”

罗森巴赫随口编了个理由,“哦,我是想过来对她进行审问,因为我要知道她究竟是从那个集中营里逃出来的。”

一听罗森巴赫要对契尔斯卡娅进行审问,汉娜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上尉!她的身体现在很虚弱,根本就不能接受问讯,再说了,如果您对她用刑的话,她一定会死的……”

“对不起,路德维希太太,”罗森巴赫见汉娜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急忙辩解道:“我只是想问她几个问题,并没有伤害她的意思,这一点请您相信我。”

汉娜松了一口气,转而微笑道:“这样我就放心了,正好我也要回到陆军医院去办些事情,那就麻烦您替我照料她一下。”

“请您去忙自己的事情吧,这里就由我来照料。”罗森巴赫忙不迭的为汉娜闪开一条通道,目送她离去。

由于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契尔斯卡娅藏在这里,卧室的窗户被蒙上了厚重的窗帘,房间里也没有开灯,仅从窗帘的一处缝隙里透进一点微弱的光线。凑巧的是,光线的落点恰巧处在沉睡中的契尔斯卡娅脸上,举目望去,她那美丽的容颜里蕴藏着一种说不出的憔悴和痛苦。

罗森巴赫搬过一把椅子坐在床边,凝视着契尔斯卡娅美丽的脸庞,心中冒出一堆问号,她从什么地方来?为什么会落入水中?她都遭遇过那些非人的待遇?她为什么非要寻死?这一连串的问题搞得他头昏脑胀,却暂时无从寻觅答案。

正当罗森巴赫陷入沉思之际,他耳边突然传来契尔斯卡娅微弱的呻吟声,“水……给我口水……”

“好的,我这就给你倒水。”罗森巴赫慌忙收起猜测,抓起放在床头矮柜上的水壶倒了一杯水,他小心翼翼的扶起契尔斯卡娅,把水杯递到她苍白的唇边。契尔斯卡娅贪婪的喝完了这杯水,努力睁开眼睛想要道谢,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德国军官的怀里!

“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她羞怒的喝道,顺势就想抬手朝罗森巴赫脸上挥去,但是她的身体太虚弱了,以至于手臂刚刚抬起一半,就软绵绵的垂落在身侧。

“你别紧张……我不会伤害你的……”罗森巴赫的俄语一向很流利,但是此时却变得结结巴巴的。他把契尔斯卡娅轻轻放平在床上,又倒了一杯水递到她面前说:“你一定是渴坏了……来……再喝一点吧……”

但是罗森巴赫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契尔斯卡娅就挣扎着一把将水杯打翻在地!

“别在我面前假惺惺的装好人!你们德国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赶快动手杀了我吧!别让我看不起你!”她像一头受伤的母狮般发出了低沉的怒吼!

“你误会了,我真的没有伤害你的意思。”罗森巴赫急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情急之下,他掏出手枪递到契尔斯卡娅面前说:“你要是不相信我,那么我可以把武器交给你……”

契尔斯卡娅先是一愣,接着她迅速夺过手枪对准罗森巴赫的脑袋,她的手指死死扣住扳机,眼看就要将一粒复仇的子弹发射出枪膛!

罗森巴赫木然注视着她,嘴边突然浮出一丝凄楚的笑容,“你开枪吧,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也许这就是应有的下场。”

契尔斯卡娅的手在颤抖,她好几次想要扣动扳机,可是却不知为何始终下不了手,站在她眼前的这个德国军官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坏人,他年轻英俊,挺直的身躯中透出一股军人所特有的坚毅,可是他那双深蓝色的大眼睛里却充满了复杂的目光,那里面有委屈、有自责、甚至还有一种旁人所无法理解的愧疚。

契尔斯卡娅握着枪的手软绵绵的垂了下来,一滴晶莹的泪珠溢出她的眼眶,紧接着,更多的泪珠像是倾盆大雨般夺眶而出,她哭得很伤心,她在哀叹命运如此残酷的同时,也为自己刚才的举动感到无法容忍,她在心里痛苦的问着自己:“契尔斯卡娅,你难道忘了自己是一名红军战士吗?你难道忘了自己曾经遭受过的苦难吗?你为什么不开枪,那些法西斯不值得你去同情!他们是一群没有人性的野兽,他们只配下地狱!放过他们就意味着犯罪,这些事情难道你一点都不明白吗!”

罗森巴赫手足无措的站在床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契尔斯卡娅才好,他这时突然想起来自己带来的公文包,于是他赶快打开公文包从里面取出一袋食物,涨红着脸递到她面前说:“你……你一定是饿了……来吃点东西吧……”

契尔斯卡娅停止哭泣,擦去脸上的泪珠,接过袋子一看,发现里面装满了巧克力、面包还有军用罐头,她呆呆看着手中的袋子,下意识的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我……我不想伤害你……”罗森巴赫小声说:“我只是想帮助你……”

“帮助我?”契尔斯卡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盯着罗森巴赫猜测道:“你是不是想把我送给自己的长官当礼物,我告诉你,我就是死也不会接受这种侮辱!”

“你别误会,我不是那种人!”罗森巴赫着急的说:“我是真的想帮助你,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干脆一枪打死我好了!”

这下轮到契尔斯卡娅发愣了,她虽然搞不明罗森巴赫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是她却感觉到这个德国军官并没有骗她,难道德国鬼子里面也有好心人吗?

困惑归困惑,契尔斯卡娅却没有放松应有的警惕,她用手指着罗森巴赫说:“我累了,需要好好休息,请你离开这间屋子。”

“可是你还没有吃东西呢?”罗森巴赫不安的说。

契尔斯卡娅不耐烦的说:“你出去吧,我现在什么东西都吃不下。”

“那可不行!”德国人特有的刻板此刻在罗森巴赫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他固执的守在床边说:“你现在的身体很虚弱,急需补充营养,所以你现在必须当着我的面把这些东西吃下去。”

“我说你有完没完!”契尔斯卡娅忍无可忍道:“你现在马上给我出去!”

“我也再和你说一遍,除非你现在吃饭,否则我决不离开!”罗森巴赫的态度同样非常坚决。

契尔斯卡娅没料到自己碰了个大钉子,这下她彻底没辙了,只好从袋子里掏出食物吃了起来,不过,她倒真是饿坏了,这一吃起来就停不下嘴,以至于好几次都差一点噎住,罗森巴赫在一旁不时为她端来一杯水,还细心的替她拍着后背,要是有不相识的人走进这间卧室,他们一定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但是这温馨的时刻并未持续多长时间,汉娜就从陆军医院匆匆赶了回来,当她看到罗森巴赫正在替契尔斯卡娅捶背时,顿时好奇的问道:“上尉,您这是在审问犯人吗?”

“!”罗森巴赫没料到汉娜会看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他嗖的一下收回手,脸上迅速摆出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路德维希太太,您刚才回来的时候有人跟踪您吗?”

“看您说的,”汉娜有些不乐意道:“我这个人做事情很小心,刚才我回来的时候特意在附近绕了一大圈,确认没有人跟着我,这才进入了官邸。”

罗森巴赫微微颔首道:“对不起,我没有任何贬低您的意思,小心一点不是什么坏事,那些盖世太保的鼻子灵得很,他们就像是一群贪婪的秃鹫,隔着几公里之外都能闻到腐肉的气息。”

“我当然会小心的。”汉娜一边说,一边来到契尔斯卡娅身边,她抓住契尔斯卡娅的手,柔声道:“你不要害怕,我们这里没有坏人,你在这里很安全,相信我,我们一定会照顾好你的。”和自己的丈夫一样,她也曾经在俄国战场上呆过几年,所以多少懂一点俄语,

汉娜真诚的语气让契尔斯卡娅暂时放松了警惕,她低声问道:“谢谢,您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叫做汉娜·冯·路德维希,你叫我汉娜好了,这几天我都会和你在一起,不过我希望你平时最好安静一点,因为这座官邸的外面到处都是盖世太保,他们可不像我们这么好说话。”

契尔斯卡娅无声的点了点头,事到如今,她也只好听从这些陌生人的吩咐。

“好吧,既然您回来了,那我就先告辞了,”罗森巴赫起身欲走,但是刚走到门口,他就忍不住转过身对契尔斯卡娅说:“我劝你最好听从路德维希太太的劝告,别去想逃跑的事情,卧室窗户外面就是雅利安城,那里的巡逻队可不是好惹的。”

“谢谢你的忠告,”契尔斯卡娅眼中闪烁着一丝异样的光芒,“看来你也是个好人。”

罗森巴赫身体突然没来由的一震,然后头也不扭的快步走出了卧室。

契尔斯卡娅呆呆的望着罗森巴赫的背影,她突然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他的身份,于是她一把拉住汉娜的手小声问道:“请问,刚才那个人是干什么的?”

汉娜诧异的看着她:“怎么,他没有告诉你吗?”

契尔斯卡娅摇了摇头,继续用期盼的目光看着汉娜。

“哦,他可是我们这里的大人物,”汉娜笑着说:“他是施蒂尔·冯·罗森巴赫上尉,不久前刚刚接替弗莱舍尔上尉出任统帅阁下的首席军事副官。”

“你说什么!”契尔斯卡娅大惊失色,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救了自己一命的人竟然拥有如此显赫的地位,一时间,她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