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4.html


海生兴奋得一夜没有睡觉,夜晚他是翻来覆去地思考,如何向教官说明情况,又能说的清吗?俊杰对他的误会已经够大的了,教官又会怎么想呢?到时候会不会把自己当成日本人的奸细呢?处决奸细的大会海生是参加过的,要是死在自己人手里,而且是背负汉奸骂名去死真是太不值了。

一晚上的折腾和胡思乱想,海生的头痛的要爆裂开来。俊杰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第二天一早想组织上作了汇报。毕竟奸细不除,许多人会为此付出生命代价。尽管海生在几次战斗中个都很勇敢,谁又能保证这不是伪装的需要。在说发现一点向组织及时汇报是革命干部应尽的职责。

海生的反常表现让教官很警惕,这支部队今后将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绝不能够混进敌人的奸细,也决不容许落后分子的参加。他决定和海生先接触接触,观察一下事态的发展。

海生折腾一夜,还是决定和盘托出,讲明自己的情况。只有这样才有机会去寻找自己的95式。

教官看到海生的到来心里有了两分的踏实,说到底他是喜欢这个年轻人的,胆大,枪头准,对敌人下手黑。他也不希望海生是混进革命队伍里的奸细。

听完海生的自我讲述,教官的嘴巴半天也没合上,这大大出乎他的预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妄称自己是神仙转世,吹嘘自己能预知未来这不稀罕,居然声称带回未来世界的物件?这样的事情能相信吗?如果不相信是不是就能判定海生在说谎?再笨的奸细也不会这样说吧!

海参急切地说:“我希望能马上回到那个草滩,我相信95式突击步枪和那箱弹药一定跟着我来到这里,我记得我是死死抱着他们的。12.7重机枪我不敢保证。”

言之凿凿,教官也不敢大意,直接上报彭师长。彭师长听了哈哈一笑“战士们想武器都想疯了。不过为了弄清事实真相,可以派人和他一起去找一找。”

教官挠着脑袋回到驻地传达了师长的命令,心里任然不太想信,对海生心存几分疑问。暗地里嘱咐同去的俊杰多留个心眼。

俊杰和海生换上便装,一路直奔那个草滩而去。

鬼子和伪军退回了据点,王大脑袋死了,俊杰俊邦也随部队走了,俊杰的媳妇张淑英回到了婆婆的身边,几天功夫,在乡亲们帮助下又盖起了大一点二间茅草房。现在,这里几乎成为敌我真空地带。这样的情况是不会长久的。

当天下午,海生和俊杰找回家的时候,婆媳两人正在湖上打渔去了。父亲失踪了,俊杰知道父亲失踪是凶多吉少,可是家里人总抱有希望。但茫茫的草滩,浩淼的洪泽湖,又能到哪里寻找呢?

家里没人,俊杰和海生等不及了,二人直接窜到了洪泽湖边那个草滩子,是一阵子乱摸。从腿裆里,手指尖窜过去不少黑鱼,可就是没有铁家伙。忙活了好大一会儿,俊杰上了岸穿起衣服,插好了腰间的枪,海生依然不死心,继续向着东南方向摸去,因为那天刮得就是东南风。水越来越深,海生扎起猛子,不断浮出水面,大口大口换着气。岸上的俊杰对海生的怀疑越来越大。为了抗日大局,他决定把这个不说真话的家伙处理掉,眼下正是机会。

海生换口气,看见岸上的俊杰手里握着快慢机,这个距离,他的枪法可是百发百中。“爷爷,你可不能杀了你的亲孙子呀!”

不知不觉中,一只小船悄然滑倒海生的旁边,一只竹篙伸到海生面前,海生认得出,那就是给他一闷棍的竹篙。不用说它的主人就是张淑英。原来婆媳二人收工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