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6纵黑山阻击战,黄永胜也是一条好汉

侦察营营长 收藏 6 4793
导读:辽沈战役中黄永胜指挥的黑山阻击战可以说是解放战争时期的经典战例。当时辽沈战役后期有一个关键性的阻击战--厉家窝棚战斗。这场阻击战对解放军全歼国民党廖耀湘兵团,顺利解放东北全境,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1948年秋季,根据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发动了震撼中外的辽沈战役,兵锋直逼国民党军在关外的重镇锦州。关门打狗这一招,令国民党南京统帅部慌乱一团,蒋介石亲飞沈阳督战,严令廖耀湘率领“西进兵团”驰援锦州,侯镜如指挥“东进兵团”进攻塔山,企图以两路夹攻解锦州之围。     廖耀湘的“西进兵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辽沈战役中黄永胜指挥的黑山阻击战可以说是解放战争时期的经典战例。当时辽沈战役后期有一个关键性的阻击战--厉家窝棚战斗。这场阻击战对解放军全歼国民党廖耀湘兵团,顺利解放东北全境,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1948年秋季,根据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发动了震撼中外的辽沈战役,兵锋直逼国民党军在关外的重镇锦州。关门打狗这一招,令国民党南京统帅部慌乱一团,蒋介石亲飞沈阳督战,严令廖耀湘率领“西进兵团”驰援锦州,侯镜如指挥“东进兵团”进攻塔山,企图以两路夹攻解锦州之围。


廖耀湘的“西进兵团”,番号为第9兵团,辖新1军、新6军、新3军、49军和71军的主力,青年军207师的1个旅,还有重炮、战车、汽车和骑兵部队,实力居蒋介石三大王牌兵团之首。该兵团所辖的新1军和新6军,是美国一手训练出来的,无论武器装备还是军事素质,都雄居国民党全军之冠。廖耀湘实力虽雄厚,却深知东野的战斗力,不敢向锦州方向积极推进,而是采取“避实击虚”的滑头办法,以主力向西北攻占彰武,切断了东北野战军的补给线,企图迫使对方放弃攻打锦州。由于廖耀湘并不积极南进,解放军得以顺利围攻锦州。10月14日,东北野战军向锦州发起猛攻,很快就全歼10万守军,活捉东北剿总副总司令范汉杰。


在解放军攻克锦州的震撼下,驻长春的国民党军全部动摇,曾泽生率领60军起义,李鸿率新7军投降,重镇长春宣告解放,中国早期电影《兵临城下》说的就是这段历史。


锦州和长春解放后,东北野战军随即将兵锋指向廖耀湘兵团。东野总部司令员林彪判断:蒋介石可能命令廖耀湘继续前进,配合“东进兵团”收复锦州,如果廖耀湘前出到黑山、大虎山地区,对解放军歼灭该兵团最为有利,因为这里是一条狭长的丘陵地带,非常有利于我军包围敌军。东野总部看中了这个理想的歼敌战场,准备将廖兵团诱进黑山、大虎山地区,打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歼灭战,消灭蒋介石的头号王牌兵团。


蒋介石确实非常“配合”解放军。他在锦州陷落后再飞沈阳,严令廖耀湘兵团继续南进。东总向军委报告了歼灭廖耀湘的决心,毛泽东回电说:“你们采取诱敌深入,打大歼灭战的方针,甚为正确。”


10月21日,林彪、罗荣桓和刘亚楼指挥攻锦大军东进,迎击南下的廖耀湘兵团。东野主力6个步兵纵队,连同炮兵纵队共几十万大军,沿北宁路向东北方向迅速前进,准备合围廖耀湘兵团。


现代中国战史上有名的辽西会战,就以这样疾风迅雷之势展开了。对这场辽西会战,林彪的作战方针是:“拦住先头,拖住后尾,夹击中间”。


拦住先头的是东野10纵。10月23-25日,东野虎将梁兴初指挥10纵部队,在黑山顽强抗击廖耀湘的进攻。国民党军的71军、新1军和新6军,都在黑山防线面前损兵折将,整整3天几乎寸步未进。黑山阻击战使10纵威名大振,该阻击战后来还拍成了电影,在五六十年代的中国几乎家喻户晓。


拖住后尾的是东野5纵和6纵。他们担负着切断廖耀湘兵团退路的任务,其意义与黑山阻击战同等重要。10月20日,东野在给军委的电报中说:“此次大战,全局关键在于能否截断新立屯、彰武之敌的退路。”


东野5纵是后来赫赫威名的解放军第42集团军前身,然而当时还是一支刚刚成立的部队,而6纵则是东野的绝对主力,这时的6纵司令员正是黄永胜。6纵16师前身是叶挺独立团,后来是井冈山红军的主力28团,到抗战时被编为八路军115师434旅685团,参加平型关战役后,东进山东,成为苏鲁豫支队。皖南事变后,该部发展为新四军3师7旅,到东北后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6纵16师。


辽沈战役开始后,东总调“攻坚老虎”6纵16师到锦州方向,而将6纵主力放在通江口地区待机,以监视长春和沈阳之敌。当廖耀湘兵团从沈阳出动后,6纵奉命南下牵制廖耀湘,以保障野战军主力攻克锦州。在锦州战役结束后,东总能够定下歼灭廖耀湘的决心,原因之一就是有6纵在廖兵团后方,必要时能切断廖耀湘的退路。这与孟良崮战役围歼张灵甫的情况相似,当时粟裕也使用了潜伏敌后的一支奇兵,而且番号恰恰也是第6纵队。


10月23日,廖耀湘兵团猛攻黑山,摆出一副南下与东野决战的姿态。实际上,廖耀湘的真正意图是经黑山、大虎山向营口撤退。东野总部发觉敌人南逃营口的企图后,便在24日电令6纵,要他们以强行军进到靠山屯地区,坚决阻截廖兵团向东南撤退。


接到东总的电报后,黄永胜命令6纵当晚就从驻地出发,星夜兼程南进。第二天中午,6纵就到达东总指定的位置,并构筑工事准备作战。战局瞬息万变。廖兵团在黑山受到顽强阻击,进展非常迟缓。此时东野攻锦大军兼程北上,先头部队已截断廖耀湘向营口的退路。这样,廖耀湘只有逃回沈阳的唯一生路。25日黄昏,东野总部再次急电6纵,要他们立即向大虎山前进,切断廖耀湘的东退沈阳之路,造成对敌前后夹击之态势。


6纵司令员黄永胜接电后,迅速作出决定:以第16师为右翼,第18师为左翼,兵分两路向南开进。他向各师强调:必须以战斗姿态行进,不顾一切进至指定地点。


又是一场彪炳军史的强行军!军情火急。黄永胜口述命令完毕后,立即提鞭上马率领部队南进。有人提出先给东总回电,黄永胜瞪眼怒斥道:“回什么电,再架电台,廖耀湘就跑了!”为了跟敌人抢时间,黄永胜下令全纵队一律轻装急进。指战员们把衣服、行李、粮袋全都扔掉,只携带武器和弹药向前疾奔,连续急行军十几个小时,许多战士跑到抽筋吐血,仍然坚持着向前跑。从10月24日黄昏起,6纵一昼两夜急行军250华里,创造东野部队在黑土地上急行军的最高纪录,终于在厉家窝铺地区堵住了廖耀湘兵团。


由于黄永胜未给总部回电,东野总部得不到6纵的消息,不知他们堵住廖兵团没有,也不知他们到了何处。林彪和刘亚楼心急如焚,因为能否抓住廖兵团,关键在6纵这支劲旅。林彪很生气地说:“要让廖耀湘跑了,要严肃处理黄永胜。”“雷公”刘亚楼更暴跳如雷:“要叫敌人跑了,非枪毙黄永胜不可!”


10月26日,东野总部终于收到了6纵的电报,报告他们已占领新民以西的厉家窝铺车站,防御工事尚未构筑完毕,廖兵团的先头部队已蜂拥而至,拼命向沈阳方向逃窜,战斗打得异常残酷。6纵将不惜一切代价和牺牲,坚守到最后一人也要堵住敌人。


林彪、刘亚楼看了电报后精神为之一振,连声称赞6纵做得对做得好。是时,6纵正与廖耀湘的部队激战,他们能否顶住敌人突围尚是未知数,但林彪和刘亚楼一点也不担心,他们相信东野这支头等主力的战斗力。


26日凌晨4时,6纵16师的前卫46团通过北宁线时,与敌新3军的先头部队遭遇。46团迅速发起猛攻,占领了姚家窝棚,全歼新3军一个营。


6纵副司令员兼16师师长李作鹏,率领前指随46团前卫营前进。前面战斗打响后,李作鹏判断遇到了敌人主力,便命令部队停止前进,迅速查明情况。


情况很快查明。16师骑兵侦察连捉到一条大鱼--一位化装逃跑的敌少将参议。这位高级俘虏供称:廖耀湘原向营口撤退,遇到解放军的阻击,遂改令全军向沈阳转进,前卫新3军已经到了这里。此时16师所处的位置,正挡在廖耀湘东退的必经之路,只要守住脚下这片地区,就可以堵死廖兵团的逃路。但是,任务的艰巨性也是可以想象的:这时6纵只有2个师的兵力,而且仓促组织防御,来不及构筑完整的阵地;当面是蒋介石的头号精锐兵团,拥有12个美械化师。在这样悬殊的力量对比下,敢不敢迎击廖耀湘兵团,是对指挥官胆魄和意志的考验。


李作鹏毫不犹豫就下达了两条命令:“向总部报告。准备战斗!”


在定下决心后,16师的领导们拿出地图查看,研究如何切断敌人退路。这时,那位少将参议一心立功赎罪,在旁边认真给他们充当参谋:“要让他们不能回沈阳,建议贵军除堵住姜家屯这条路外,还必须堵住半拉门那条路。”这位“高参”的建议立即被采纳,16师派遣第二梯队前去抢占阵地,堵住了试图从该方向逃窜的敌军。


上午9时,6纵首长到达16师指挥所,李作鹏汇报了自己的决心和部署。黄永胜等均表示同意。这时来不及请示总部,纵队司令员黄永胜、政委赖传珠、副司令李作鹏作出决定:打到最后一兵一卒也不放跑廖耀湘。黄永胜斩钉截铁地说:“我的指挥位置就在这里。我就准备死在这里!”


6纵这支从井冈山走下来的部队,继承了叶挺独立团的“铁军”风格,从不向任何强敌低头。1943年3月18日,新四军3师7旅19团4连的官兵,为掩护主力部队和地方机关转移,在刘老庄与千余名日伪军激战数日,最后在弹尽援绝的情况下,用刺刀与敌人血战到底,全连82名勇士全部牺牲,无一人向敌寇投降。朱总司令称赞此战为"我军指战员英雄主义的最高表现。”


6纵的部队迅速铺开,横纵北宁铁路线,以2个师形成外弧形背靠背的防御,把敌人向沈阳退却的铁路、公路全部切断。至此,廖耀湘兵团的东逃之路已被堵死,但6纵能否经得起敌人狗急跳墙的猛攻,成为辽西会战能否取胜的关键。


“打到最后一兵一卒也不放跑廖耀湘!”


林彪亲自致电6纵:“盼你们顽强固守,勇敢反击,保持阵地,歼灭敌人。”


名垂战史的厉家窝棚阻击战开始了。为了打开退回沈阳的逃路,廖耀湘的新3军、新6军抽调主力,不惜任何代价,成营成团地展开猛攻。在厉家窝棚铁道南端的16师46团,成为敌人首先攻击的目标。该团一个营攻占姚家窝棚后,受到敌人的三面围攻。指战员们死守阵地不退,战壕被轰平就跳进弹坑里打,子弹打光了就到敌尸上寻找。轻伤员不包扎,重伤员不下火线。46团的指挥员全部靠前指挥。团政委张天涛、参谋长程远茂、1营营长何仑元、2营营长贾连科等英勇牺牲。2连指导员孟宪竟率领2排,在打退敌人十多次冲锋后全部战死,但敌人再也不敢向这块阵地进攻--他们不相信阵地上已经没有活人了。


26日下午,东野主力进至黑山、大虎山地区。林彪电令6纵:我军已向廖兵团大举出击,在大部队到达之前,你纵必须坚决死守阵地,堵住逃敌。


26日黄昏,走投无路的廖耀湘兵团,再度进行疯狂的突围,向6纵的防线发动猛攻。敌军首先集中各种重炮,对解放军阵地进行狂轰滥炸。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敌军潮水般涌向厉家窝棚车站,企图杀开逃回沈阳的血路。


厉家窝棚车站地区都是开阔的平地,只有某些村庄的房屋可以依托,在这种非常不利的地形上,草草构筑的野战工事很难承受重炮的轰击。敌军的美造105毫米榴弹炮,对野战工事具有强大摧毁力。6纵临时抢修的防御工事,接二连三被敌人的炮火轰毁,许多指战员被泥土掩埋,爬出来后继续战斗。身负重伤的干部战士,仍然留在阵地坚持作战。


18师52团2营坚守厉家窝棚车站,在一昼夜的防守战中,连续打垮敌军的14次攻击,毙伤了大量敌人。16师48团的阵地一度被敌突破,该团迅速组织火力,与敌展开反复冲杀和白刃格斗,最后硬是将敌人击退,牢牢守住了阵地。


这一夜,6纵据守的阵地全线都在激战,许多村庄的房屋被炮火轰塌,柴草燃起熊熊烈火,将夜空映得一片血红。6纵的广大指战员人人奋勇,像钢钉一样死死钉在阵地上,挫败了敌人无数次亡命的冲击,使廖耀湘突围的希望化为泡影。


战至27日凌晨4时,敌军突然全线溃散,原来东野主力已到达战场,对敌人发起围歼。国民党军顿时军心大乱,各顾四散逃命。6纵见敌军已失去斗志,即以主力全线出击,2个师的部队如决堤洪水,向西向南奔腾而去。曾经不可一世的新1军和新6军,此刻像斗败的公鸡一样,丢盔弃甲溃不成军。这时,6纵的17师也从锦州赶来,加入围歼廖耀湘的作战。


激战到中午,敌人已不复有组织的抵抗,到处逃窜。东野各部队展开政治攻势,喊话让敌人投降。敌军再也无心抵抗,纷纷放下武器。16师48团2个排的战士们,端枪排出一座“解放门”,宣布:凡是放下武器从这个门过去,即算解放。没多长时间,就有2000名敌兵从这个门走过,其中包括5个军9个师的番号。


到27日下午,辽西围歼战基本结束,廖耀湘兵团5个军被全部歼灭,廖耀湘以下8.8万官兵当了俘虏。6纵在此役中共歼敌26137名,俘获敌兵团参谋长杨焜、新6军军长李涛、新3军参谋长李定陆等一批高级军官。


6纵政治部主任邓飞审问杨焜:你知道我们是哪个部队?


杨焜:是6纵队。


邓飞:既然知道挡在你们面前的是6纵队,为什么还往这里跑?


杨焜:我们计算你们赶到这里需要2天时间,没想到你们一天就赶到了。


辽西围歼战,6纵对全歼廖耀湘兵团建立了首功。6纵也付出了伤亡指战员3183名(其中干部311名)的代价,干部和战士的伤亡比例达到一比十,可见各级指挥员都身先士卒,越是关键时刻越靠前指挥。


战后,秋风瑟瑟的辽西战场,散落着美国制造的榴弹炮、迫击炮、火箭筒、机枪等,以及大批的美造十轮卡车,和鸭绒被、化纤服等各种军需品。6纵用缴获的大量美式装备,进一步加强了自己的实力。11月,6纵改编为第四野战军第43军,旋即奉命入关作战,投入了解放华北和中南的进军。

1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