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11月29日晚,蒋介石在重庆最后一夜。这一夜,伴着阴晦细雨,他在飞机上度过一夜。


向文职官员发手枪


文史资料显示,当晚,位于重庆西郊歌乐山的林园官邸人来人往,川流不息。院内侍卫官站了一大排,应召前来的勤杂人员忙着搬迁。军需官打开了武器库,开始向文职官员分发手枪。一号楼那边,每隔几分钟就听得见电话铃响,气氛十分紧张。


蒋介石居住的小平房附近,则一片肃静,门厅里只有几位高级将领,正襟危坐,连咳嗽也尽量憋着。侍从人员端茶倒水蹑手蹑脚,生怕打扰了总裁。


身着长袍马褂的蒋介石,正在虔诚地做着***的晨祷,他的嘴唇悄然翕动,谁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而就在林园官邸的高墙外,防守川南的罗广文兵团残部,这时正沿着成渝公路向西方向逃窜,路过重庆连停都不停一下。


两处布防顷刻瓦解


蒋介石是半个月前自台北飞临重庆的。此行目的是亲自部署所谓的“重庆保卫战”,撑持危局。


来到重庆,他便下令撤销了警备司令部,成立卫戍司令部,以第20军三个整师的兵力,在长江南岸大兴土木,构筑工事。同时,他还紧急抽调800辆卡车,将胡宗南的王牌第一军赶运重庆,意欲与解放军决一死战。


谁知,正是他飞来重庆的短短两周里,防守川东白马山的宋希濂大部被歼,宋希濂本人害怕受到处分,潜逃川西,下落不明。固守川南的罗广文部溃不成军,望风而逃。解放军先头部队已抵达近郊南温泉,与胡宗南部交火,重庆朝不保夕。




无奈放弃陪都重庆


大势已去,蒋介石不得不作出一生中又一痛苦的决定:放弃连八年抗战都未丢失过的陪都重庆。


杨耀健是我市知名的文史专家。他在大量史料佐证中摸清了重庆解放头一天,蒋介石的生活细节——29日晨祷刚过已毕,蒋介石味同嚼蜡地用过早餐,捧起平日喜读的《荒漠甘泉》,但他翻来翻去一个字也读不进去。


幕僚曹圣芬向老头子请示:“总裁,何时给您安排座机?”蒋介石愣了一下,随即沉下脸说:“去问那些不争气的将领,别来缠我!”


中午时分,蒋介石在林园官邸召集三军首脑开会,讨论善后事宜,顾祝同、萧毅肃、杨森、钱大钧、王叔铭、晏玉琮、毛人凤、蒋经国、俞济时等人出席。


因连日的失眠和焦虑,蒋介石显得异常憔悴,看上去像是骤然老了几岁。他呼吸艰难地说:“为了保存国军有生力量,我已决定放弃陪都,请各部队长官按紧急应变计划,将所有官兵撤至成都待命。”


溃逃前破坏重庆城


这天,蒋介石还在琢磨他的“川西保卫战”。他手上还有一张王牌,那就是建制完整的胡宗南集团,一共还有30多万人马,而且全部美械装备。他准备依托这支部队与解放军周旋到底,等待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转入反攻。


突然间,保密局长毛人凤报告说:“中美合作所的全部犯人均已处决。另据技术总队报告,綦江公路大桥已经炸毁,重庆市内的重要破坏目标,你看何时动手?”


“还等什么?共军已抵南郊,难道要像广州撤退那样,把物资留给共产党吗?”蒋介石逼视着毛人凤反问道。


“是,我马上去执行。”毛人凤心惊胆战地答道。


毛人凤刚转身,又被蒋介石叫住了:“听着,兵工厂、飞机场、水电厂、广播大厦必须炸掉,一块完整的瓦片也不能有!”


凌晨三点飞离重庆


11月29日下午的时光,蒋介石是在与蒋经国的闲聊中度过的,他实在没什么可做了。


夜色降临了,一股股阴郁的寒气,渗入蒋介石下榻的小平房。他在那里呆坐着,桌上的晚餐几乎未动。


蓦然间,林园官邸被一阵阵沉闷的爆炸声震撼,玻璃窗簌簌作响,片刻之间,灯火通明的城区立刻变得漆黑一片。保密局开始对这座城市实施破坏了。




蒋介石神色冷峻地站起来,乘车离开林园官邸,前往机场。


白市驿机场混乱尤甚,跑道旁堆放着一箱箱黄金白银,准备直接运往台湾。在机场候机室里,挤满了等候航班的军政人员,心急火燎地涌进机场,又被全副武装的宪兵无情地驱逐出去,吵嚷声不绝于耳。


蒋介石、蒋经国等人在侍卫官的簇拥下登上专机,高级幕僚和随行人员上了另一架飞机,飞向成都。


数十秒钟以后,飞机的轰鸣声消失在夜空中。


1949年11月30日凌晨3时许,统治中国22年的蒋介石灰溜溜地离开了重庆。此时,距山城解放只差几个小时。


白市驿机场,遍地都是银元钞票


2009年11月19日中午,记者赶到贵州省遵义医院,采访当年率兵占领白市驿机场的老兵南精良。


南精良,时任二野3兵团陆军第12军35师103团三营代理营长。中午时分,我们轻轻敲开遵义医院中医科病房向他说明来意时,这位88岁高龄的老人异常兴奋,对照相关图文资料,给我们展开了当年占领白市驿机场的历史画卷。


解放江津奔袭白市驿


“1949年11月27日上午,我们12军副军长肖永银率部解放綦江后,分路挺进江津县境。”南精良回忆说,次日黄昏,他所在的103团进抵城关,江津解放。


“当时,部队得到地下党的有关情报,称蒋介石将在11月30日中午乘坐飞机逃跑。部队首长命令我和教导员崔松山率三营作前卫营强渡长江,轻装急行军奔袭白市驿机场,务必在30日拂晓前打响占领白市驿机场的战斗,切断蒋介石乘机逃跑的退路。”


11月29日夜,103团三营强渡长江后,南精良率三营轻装急行军经石板场向白市驿机场挺进。


南精良说,11月30日早上,行至离机场还有几里路的地方,就听到有飞机轰鸣的马达声。当时命令部队跑步前进,由他带领八连从中路突破直奔机场,教导员崔松山殿后,指挥七连、九连包抄占领机场周边高地。


大约距机场还有几百米时,机场有两架飞机将要起飞。“绕过去,打掉它!”南精良命令机枪手赶紧用机枪射击。飞机引擎被击中,其中一架飞机头朝下栽,起火燃烧。


南精良老人回想起当年的场景时,仍然难抑激动:“当时,机场一片混乱,有的战斗机飞行员还在宿舍尚未登机;机场上有的汽车还开着发动机,人却跑了;跑道上遍地是散落的钞票、银元和贵重行李;跑道旁边的停机坪上整齐地停着一排飞机,有战斗机,也有运输机。我举着枪大喊:赶紧把这边的飞机包围起来,不要让他们飞跑了。不准捡钞票!谁捡我就枪毙谁!”




当场缴获十几架飞机


南精良称,战斗很快结束。据机场俘虏交代,蒋介石于11月30日凌晨3点才从此乘飞机逃往成都。29日晚,蒋介石得知解放军已将重庆包围,急忙从林园乘汽车逃向白市驿飞机场,吓得睡在飞机上过夜,第二天天刚亮就逃往成都。


随即,35师师长李德生、政委李如海将白市驿机场的看管接收任务交给由师后勤部政委罗绍义、政治部保卫干事王廷福、后勤部军需科助理员韩国珍组成的接管小组。南精良率领103团三营9连,负责警戒和清理机场、排雷等任务。


国民党在撤退逃跑时机场设施大部分都遭到了破坏,并埋设了地雷和定时炸弹。机场共停有15架飞机,其中有轰炸机战斗机,也有几架教练机,还有美式吉普汽车以及军需库、油库、弹药库各一座,都成了我们的战利品。”


群众交还回各种物资


南精良回忆,事后才知道,103团3营向白市驿机场挺进的同时,104团2营过江后也奉命向白市驿机场急进。他们在石板杨遭遇逃敌与其二线防御部队的顽抗。加上部队不熟悉道路,途中又有延误,直到11月30日下午才赶到白市驿飞机场。


南精良称,战场清理完后,由于敌人溃逃,机场及附近的贵重物品和军需物资遍地都是。他们向当地群众宣传军民都有保护国有财物的责任,并张贴了布告。最后群众交来的武器弹药就有一卡车,军需物资一堆,银元上千元。


“10天后,空军部队接管人员赶到,我们将机场战利品和设施全部交给了空军。枪支弹药、军需物资和银元交给了重庆军管会。我们在完成任务后,才追赶大部队参加成都战役。”南精良激动地说。


本文内容于 11/30/2009 8:55:18 PM 被徐寅初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