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四部 明治天皇 第202节:畅议洋务

平山大侠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4部:明治天皇 第41章:大哉海军梦 第202节:畅议洋务 政治这玩意儿是此一时彼一时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在这件事情上是同盟,说明彼此有共同的利益,但是并不等于在所有事情上都有共同的利益,都能彼此一致。—— 李鸿章 “大师知道那场著名的海防大讨论吗?”李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4部:明治天皇

第41章:大哉海军梦

第202节:畅议洋务


政治这玩意儿是此一时彼一时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在这件事情上是同盟,说明彼此有共同的利益,但是并不等于在所有事情上都有共同的利益,都能彼此一致。—— 李鸿章


“大师知道那场著名的海防大讨论吗?”李鸿章问。

道平点点头:“老纳清楚地记得中堂大人在奏折中说:‘鸿章窃以为天下事穷则变,变则通。……鸿章以为中国欲自强,则莫如学习外国利器;欲学习外国利器;则莫如觅制造之器……’说得何等好啊!一针见血,一语中的。”

李鸿章听了很高兴:“大师真是好记性,十多年前的事还记得这么清楚。”

“那后来又如何呢?”道平问。

“唉!在中国要想办成一件事真是难!”李鸿章长长叹口气说:“几十份奏章递上去,购舰买炮的事情算是有了眉目, 可是办铁路的事却没有下文。朝廷里的保守势力相当大,说什么‘开铁路山川之灵不安,旱潦之灾易召’,以种种理由阻止。与那场关于京师同文馆内是否应设天文、算学一科的大讨论一样,讨论来讨论去,各执一词互不相让,朝廷‘亦不定此大计’。

老夫无奈就常去跟总理衙门大臣恭亲王奕忻通声气。恭亲王是我大清王朝文武百官中,唯一的一位懂得洋务、热心洋务、支持洋务的勋贵,没有他的理解和支持,我李鸿章什么事也办不成。正是由于他主张向西方学习,朝中的保守派还给他起了一个‘鬼子六’的雅号。”

听到此处,道平不禁哑然失笑。

李鸿章不解地问:“大师为何发笑?”

道平说:“老夫是笑那些天天默诵《太上感应篇》的儒学大师们,心态无法平衡。”

李鸿章与道平相视,哈哈大笑起来。道平问:“老夫曾听人说大学士徐桐的私宅与外国使馆为邻,每日洋乐盈耳。偏偏他的公子又是一个崇洋派,在家里还特意建造了一间全部用西式餐具的餐厅。这一下可要了徐桐的老命,这位一见洋人就必定会用扇子掩面的大学士如何能够忍受如此的煎熬和折磨?!每次回家经过都恨不得瞎了眼睛,聋了耳朵,急急忙忙快跑而过,再也没有丝毫大学士的温文儒雅。听说他还在自家大门上贴了一副对联:‘望洋兴叹,与鬼为邻!’不知是否确有此事?”

“大师身在佛界、心在朝廷,对京中之事了若指掌,何言孤陋寡闻?”李鸿章调侃道 “大师所言之事是千真万确的!不仅如此,更有甚者呢!这邦所谓清流派切齿痛骂:中国之可羞可耻者,未有大于西洋之流毒,他们痛斥西洋历法不如中国历法之精确,到了十五月亮居然不圆;他们痛斥‘日心说’,窥其用心是要破我天地两大,日月并明,君臣父子夫妇三纲。

清流健将,曾任驻欧洲公使的刘锡鸿,还欲加之罪,颠倒黑白,指责英国人‘无事不与中国相反 ,论国政,则由民以及君;论家规,则尊妻而卑夫;论文字,则由左而之右……’他主观臆断地说:‘这是因为英国居于地轴之下,所以风俗制度自然颠而倒之也。’”

道平笑着说:“这些士大夫们虽然不遗余力地反对洋务,可是自已又没有什么真才实学,时时事事处处出洋像,滑天下之大稽。”

李鸿章端起盖碗,喝了一口茶:“可不是嘛,美国人丁韪良,曾经担任京师同文馆的总教习,他告诉老夫一件事。有一天,他做电报实验,总理衙门派专人去观看。做实验的时侯,总理衙门的大员们只是在一旁望着,既不了解,又无兴趣。

其中一位翰林竟轻蔑不肖地说:‘中国五千年文明并没有电报一说,固仍泱泱大国也!’

后来丁韪良送给他们每人一些小玩艺儿,他们却高兴地不得了。玩弄着带磁性的小鱼儿、小鸡儿、小鸭儿、小狗儿、小马儿等小动物,相互逗乐,开心得抚掌欢笑,把玩许久。临走时,他们个个都把这些小玩艺儿小心地收藏在怀里,生怕人家要回去。

丁韪良最后对老夫说:‘见到此情此景,真是叹为神奇,在文学上他们是成人,但是在科学上他们还处在保襁之中。’”

道平缓缓地说:“丁韪良的这段话虽然听起来十分委婉,令人感到亲切,但是同时却叫老纳感到心情复杂而难堪,总有一种肢解的裂肤之痛啊!”

李鸿章凝视着道平:“谁说不是啊!每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每一个有识之士,都是情同此心、思同此心、忧同此心哪!”

道平点点头又问:“办铁路的事又如何呢?”

“老夫又有何招?只得不断地去见恭亲王,极陈铁路之利益,请求先试办清江至京城这一小段运煤的铁路,可是恭亲王总是一脸苦涩。唉!他有他的难处啊!”

“这老纳就不明白了,恭亲王不是满清贵戚勋胄吗?他们不是结成同盟,一举端掉了肃顺一伙‘顾命八大臣’, 中兴‘同治’ 吗?由于恭亲王立下大功,又是西太后的亲信,朝廷依之为栋梁,既是军机大臣,而且又掌管着总理衙门。办铁路如此明显的好事,一件话不就可以解决了嘛?!”

李鸿章大摇其头,拿起水烟,叭嗒、叭嗒几口;“大师到底不是官场中人物,还未参透政治三味。大师所言虽然不差,但是政治这玩意儿是此一时彼一时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在这件事情上是同盟,说明彼此有共同的利益,但是并不等于在所有事情上都有共同的利益,都能彼此一致。再说西太后根本不知铁路为何物,花费又属巨大,她是不会轻易点头的。另外,恭亲王也担心树大招风,不愿意在朝廷里树敌过多。”

“这么说,恭亲王不想办铁路?”

李鸿章连连摆手:“不是恭亲王不想办铁路,而是他不想出头!他是指望全国各地的封疆大吏们‘自下而上地运动’ ,他好居中在幕后操纵。”

“如此这般,事情怎么不难办?朝廷也是作怪,屁大的事都要下面禀报,事无巨细,何来办事成效?难不成象老纳一样,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

“铁路之难岂能难倒我李某人!”李鸿章将水烟袋重重墩在茶几上,斩钉截铁地说。

“哦,中堂大人有什么高招么?”

“老夫能有什么高招?”

虽然包厢里并无第三者,李鸿章还是习惯地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才悄声地说:“老夫只好来个阳奉阴违,先在唐山的煤铁矿区修筑一段运煤的铁路,总共才十里路程。然而就这么一点‘毛毛雨’,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1878年,先由开平煤铁矿务局总办唐廷枢出面上奏,要求修筑运煤铁路,经费由矿务局自己筹集。这么好的事,清流派却坚决反对而没有修成。1880年,再次由唐廷枢出面‘泡蘑菇’ ,提议从胥各庄到涧河口开一运煤河道,同时于唐山煤井至胥各庄修筑一条连接河道的轻便铁路。为了避免朝臣的非议,还特意声明这条铁道不设火车机头,而以驴马拖载,这才好歹得到了恩准。”

“驴马拖载?这叫什么铁路?”

“老夫当然不会满足马拉驴载的车皮在铁路上缓缓滑行, 老夫只是表面上在敷衍,暗中我行我素。皇天不负有心人,几经斡旋,大清国自己造的第一条铁路终于在1881年6月9日开始动工兴建了。它由开平矿务局投资,采用钢轨重量每米27公斤,轨距1435毫米,尽管这条铁路从唐山至胥各庄,总共才10公里长,但却是按国际标准修建的铁路。而且中国工人利用煤矿起重机的锅炉和一些废旧钢材,成功制造了‘龙号’蒸气机车,那是一台才一人多高的小火车头,但是这毕竟是中国人自已修建的第一条铁路和第一台火车头啊!”

1881年6月9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也被定为中国的铁路节。通车的那一天,李鸿章在众多幕僚的陪同下,登上了火车,并与大家合影留念。人人喜笑颜开,只有他面色凝重,没有笑容,他心里明白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顺畅;麻烦还在后头呢!果然火车一开,随之而来的并不是黄金万两,而是铺天盖地的流言蜚语。清流派的健将们一起赤膊上阵,纷纷上书朝廷弹劾他,说什么“机车直驶,震动东陵……”“而且喷出的黑烟有伤禾稼……”。结果朝廷下令禁止使用火车头,运煤车皮就再次被驴马拖载代替。

直到1882年,李鸿章不知道费了多少劲,才又恢复了机车牵引。但是朝廷说得很明白:这仅仅是因为运煤的需要才破的例,并不是说明从此就允许你们造铁路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