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四部 明治天皇 第200节:酒宴折冲

平山大侠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4部:明治天皇 第40章:黑龙会 第200节:酒宴折冲 “当年曹阿瞒率领百万雄师饮马长江,会猎于吴。在强敌压境之际,周公瑾羽扇纶巾,谈笑风生,借得东风,一把火把曹军战船烧得板块无存,狼狈逃窜。这‘樯橹灰飞烟灭’ 正是最好的写照,预示我北洋舰队日后定能在海战中获胜,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4部:明治天皇

第40章:黑龙会

第200节:酒宴折冲


“当年曹阿瞒率领百万雄师饮马长江,会猎于吴。在强敌压境之际,周公瑾羽扇纶巾,谈笑风生,借得东风,一把火把曹军战船烧得板块无存,狼狈逃窜。这‘樯橹灰飞烟灭’ 正是最好的写照,预示我北洋舰队日后定能在海战中获胜,这难道不是好兆头吗?! ” —— 方伯谦


庙堂众议散了。

虽然旅顺口. 大连湾. 威海卫等地的陆海防可望得到进一步的加强,但是北洋舰队管带们的心仍然没有放下。一是因为购买军舰一事还没有着落;二是刘步蟾还被关押在北洋大臣衙门里。

李鸿章为北洋舰队圆满完成出访日本的任务,在北洋大臣衙门大摆宴席,为各舰管带接风。

可是大家没有心情,食不甘味。众人商议,要在酒宴上寻机再次进言。

丁汝昌阻止了众人:“你们千万不可造次,眼下不是进言的时侯。”

“可是子香还被关押着呢?”

林泰曾着急地说。

“不要急嘛,我有办法。酒宴散后,世昌伯谦你们二人带队回去,我与凯仕留下。”

“丁军门,我们还是都留下来吧……”

邓世昌说。

“对,人多势重嘛!”

方伯谦也说。

“唉呀,这又不是开仗,人多了就好。你们放心吧,明晨一早,我一定带子香回舰队。”

见丁汝昌这么说,虽然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大家也只好听从将令了。

李鸿章兴致很好,酒也喝得多了些,拉着丁汝昌说:“禹廷,早就听说你一手字写得很漂亮,可否为老夫写一幅立轴啊?!”

为了讨李鸿章欢心,丁汝昌满口答应。

早己有人准备好了纸墨笔砚。

丁汝昌提笔,饱蘸浓墨,凝神静思片刻,便挥挥洒洒,一气写就。他写的是苏东坡的词《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当日周郎赤壁。

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间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丁汝昌写完一句,出身八旗勋贵的北洋舰队军官萨镇冰便高声朗颂一句,满场气氛十分活跃。

还未等丁汝昌搁笔,李鸿章便连连赞叹:“好字,好字!东坡的词,禹廷的字,镇冰的诵,老夫一日适逢三绝,快哉,快哉!”言罢,哈哈大笑,心情十分舒畅。

李鸿章的外甥,天津军械局总办张士珩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中堂大人,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什么?”

李鸿章顿时停止了笑声,瞪大了一双小眼睛盯着张士珩。

张士珩不慌不忙地指着立轴说:“中堂大人请看,这‘ 樯橹灰飞烟灭……’樯橹指的是战舰,灰飞烟灭,岂不是……”

李鸿章的脸拉长了,使得本来就瘦削的脸,更象一张驴脸一般难看。

众人一时愕然,丁汝昌更是心慌意乱,手中的笔掉落在地也全然不知。

李鸿章十分不满地盯着张士珩。李鸿章觉得张士珩的话说得过于牵强附会,更恼他在此刻不合适益地说出这败坏兴致的话来,并且极为希望有人出来反驳他一下,因为顾着身份,自已是不好出头说什么话的。

可是却没有人能领会李鸿章此时此刻的复杂心情,呆了一会儿,见无人应声,李鸿章的脸涨得紫红,跺了一下脚,愤愤地“哼” 了一声,转身欲走。

就在这时,听到一人轻轻,又很清朗的声音说道:“且慢,卑职以为,这实在是我北洋舰队日后大胜海疆的好征兆啊!”

遁声望去,李鸿章发现说话的这人是方伯谦,不由一喜,急切地问:“如何是个好征兆?快说!”

方伯谦并不急于解说,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待众人的视线都集于自巳一身后,这才一本正经地说:“当年曹阿瞒率领百万雄师饮马长江,会猎于吴。在强敌压境之际,周公瑾羽扇纶巾,谈笑风生,借得东风,一把火把曹军战船烧得板块无存,狼狈逃窜。这‘樯橹灰飞烟灭’ 正是最好的写照,暗示我北洋舰队日后定能在海战中获胜,这难道不是好兆头吗?!”

李鸿章听罢,又是一喜!

本来张士珩也好,方伯谦也罢,都不过是牵强附会。只是这回有利于已,当然高兴方伯谦为自已挽回了颜面。

众人也十分佩服方伯谦反张士珩之道而用之的急智,纷纷捧场,热热闹闹,沸沸扬扬,都说中堂大人洪福齐天,一手栽培的北洋诸将,一定能在战争上大显身手,争光显名,为老中堂锦上添花!

李鸿章喜上加喜,遂浮一大白,酒宴尽欢而散。

众人散去,丁汝昌与林泰曾还留在客厅。

李鸿章的一位亲随走过来问:“丁大人,还未走嘛?要我去叫辆车子嘛?”

“不,不。”

丁汝昌急忙拉住他“烦你通报一声,说丁汝昌有急事禀报。”

那亲随面露难色地说:“中堂大人喝高了……”

丁汝昌马上摸出一锭银子放在他手里“有劳你了。”

“那好吧,二位稍侯。”

一会儿功夫,那亲随转回,满脸歉意“丁大人,实在抱歉,中堂大人巳经歇下了,交待说有什么事儿,明儿个再说。”

“请你再辛苦一趟,说丁汝昌有极为机密的大事,一定要面见中堂大人禀报!”

说着话从腰间解下一块玉佩“今日出来未多带银两,这块玉佩还将就,请笑纳。”

那亲随面色微红,婉拒道:“丁大人把小人看做是什么人?既有机密大事,我进去禀报就是。”

说话间,一侍卫从外进来,俯在那亲随耳边轻轻言语,那亲随对丁汝昌使个眼色,急急忙忙进了李鸿章寝室。

旋即那亲随又走了出来,对侍卫说:“快请进书房,中堂大人马上要见!”

丁汝昌愣在当地,正摸不着头脑,不知是进还是退为好。只见侍卫已经引领着一位身材高大的人走了进来。

那人已经走过林泰曾身边,忽又转身说道:“凯仕,你如何在这里?”

林泰曾定晴一看,赶忙倒地便拜:“师傅这一向可好?!”

“快快请起。”

那人原来是道平大师。

“啊,丁军门!你们要见李中堂嘛?!”

丁汝昌遂将今日之事简略告之。

道平笑了:“善哉,善哉。丁大人莫急,刘大人包在我身上。那东西还未交予李中堂吗?给老纳吧。”

丁汝昌从怀里小心地掏出一个密封得严严实实的布包,双手交给了道平:“仰仗大师力量了。”

“言重,言重。老纳去了。”

看着道平大师进了书房,丁汝昌. 林泰曾两人心中一块石头

才落了地。

不一会儿,那亲随喜滋滋地走出来,看着丁汝昌. 林泰曾两人眼巴巴地神情说:“二位大人别愣神儿,快跟我去接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