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四部 明治天皇 第198节:沙滩恶战

平山大侠 收藏 0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4部:明治天皇 第40章:黑龙会 第198节:沙滩恶战 “我叫川上一郎,堂堂正正的大日本帝国皇军少佐,奉命来迎接大师。他们……”一郎指着巳换上日本武士服装的那伙人说:“才是黑龙会的成员。” ——平山大侠 李营官刚叫了一声“大师”,依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4部:明治天皇

第40章:黑龙会

第198节:沙滩恶战


“我叫川上一郎,堂堂正正的大日本帝国皇军少佐,奉命来迎接大师。他们……”一郎指着巳换上日本武士服装的那伙人说:“才是黑龙会的成员。” ——平山大侠


李营官刚叫了一声“大师”,依某在一旁插话:“李营官,你们切不可再走摩天岭老路。从这条岔路南下,可直到海城。然后折向东到岫岩,距安东城就不远了。这条路没有什么高山峻岭,好走多了。”

说话间,依某领着骑兵簇拥着道平,巳然呼啸而去。

李营官心内感到有几分倜伥,不曾料想,几日来同风雨,共患难,彼此间已经结下深厚友谊,就这么分手了……同时他心里还略有几分不安,为什么,他也说不清,道不明。

他一挥手,对士兵们说:“走,进城去。”

渡过太子河,队伍向西而行,走了大半日,又渡过一条河,转而向南。走了一整天,都是荒山野岭,不见一处集镇,就是有,也远远避开绕行。

依某抱欠地对道平说:“请大师见谅,我们这支队伍太招人现眼,为安全起见,只好避开官道,防备黑龙会捣鬼。”

道平心里却不以为然,那有官军害怕,躲着强盗的道理;再说了,为防备黑龙会,也应当走阳关大道才是,难不成整天价钻山沟,憋老林,反倒能躲过黑龙会么?!

从清晨一直走到天黑,道平不耐地问:“依大人,辽阳距沈阳有多远?”

“二百来里路吧。”

“怎么走了一天?”

“啊!要不是绕弯子,钻山沟,现在也该到了,这不都是为了大师的安全嘛?”

道平默然。

天黑了,来到山脚下一个破草房。依某叫人打扫一下,请道平休息。依某坐在门口,四周布满兵丁,人人兵刃在手,戒备森严,如临大敌。

道平不解地问:“大伙累了一天,不让他们进来歇息一下吗?”

“不要紧,武士嘛,就要有吃苦耐劳的精神和体魄。况且,他们可以轮换休息,大师累了,请休息,你的安全才是笫一重要的。”

道平觉得这伙人与李营官他们大不一样,也许是旗兵的缘故吧,也就不去多想,倒头便睡。

翌日一大早,马队又是一阵飞奔,时近中午马队登上一个小山岗,一阵风吹过来,潮湿,还带些鱼腥气……道平觉得奇怪,放眼望去……

“怎么,那不是海么?我们来到海边了么?!”

道平大吃一惊地叫道。

依某笑容可掬:“是啊,大师,我们巳经来到了辽河口,出了口就是辽东湾。等一下我们还要乘船经渤海,去……”

“去什么地方?”道平警觉起来,暗运内功。可是不好,劲气四处分散游走,怎么也凝聚不起来。

“日本。”依某笑咪咪地说:“大师,你可是我们的贵客。”

“你是什么人?”

“大师看呢?”

“黑龙会!”

“不,我并不是黑龙会的成员。实话告诉你吧,我叫川上一朗,堂堂正正的大日本帝国皇军少佐,奉命来迎接大师。他们……”一郎指着巳换上日本武士服装的那伙人说“才是黑龙会的成员。”

“这么说,黑龙会是贵国政府一手拳养的。”

“彼此,彼此。血滴子不也一样么!”

“你们要把老讷怎么样?”

“大师不用担心,我不过请大师走一趟。”

“我不去!”

“那好,把东西交给我,我不会为难大师的。”

“什么东西?”

“这还要我说吗?”

“我不明白阁下的意思。”

“那好吧,我可是先礼后兵。大师敬酒不吃,吃罚酒,就怪不得我了。”

看着道平心有不甘的神态,一郎又说:“大师不用妄废心机,我知道大师武功高强,不过你巳经中了毒,纵有天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出来了。”

“啊弥陀佛!”

道平口宣佛号,盘膝坐下,任由一郎发落。

“一队清兵正向这里赶来!”

听到报告,川上一郎立即留下两人看守道平,其余人上马随他迎战。

赶来的是李营官,只见他一马当先,手中挥舞着一条铁枪,突破敌阵,连挑两名黑龙会武士,双方数十人杀成一团。

一条黑影从一块巨石上翩然飘下,未等两名日本人有所反应,巳被杀死。

“黑蝙蝠!”道平大喜过望。

“大师,是我。”

“你怎么?”

“这里危险,大师快随我走!”

两人向海边迅速撤去。

黑蝙蝠保护着道平来到沙滩,正有一条船在那等侯。守船的日本人见身着黑衣的黑蝙蝠带着一个和尚赶过来,还以为是自已人,遂大声招呼,黑蝙蝠也将计就计,扶着道平上了船。

谁知此时川上一郎巳经连杀数人,飞纵过来,一路还高声喊叫。船上那日本人听见后,脸色立时就变了,举起船桨劈头盖脑地向黑蝙蝠砸去。

黑蝙蝠一猫腰,巳欺近日本人身边,一手锁定他咽喉,一手在他胸前一掌,将他打下海去。

黑蝙蝠正要推船下海,摹地沙滩上卷起一股黄尘,沙尘中隐约有一物袭来。

道平在一旁看得真切,叫道:“小心!是土蜘蛛。”

黑蝙蝠并不清楚这土蜘蛛是个什么东西,只见偷袭者身材矮小,面貌丑陋,武功怪异。

“他手中的网有剧毒,且莫太靠近他!”

听了道平的话,黑蝙蝠更不敢轻敌。

那一边,李营官他们也巳挡不住黑龙会的攻击,正在向这边且战且退。看这形势,是要被包围了。

土蜘蛛故伎重演,挥舞着大网,兜捕黑蝙蝠。只是沙滩柔软,土蜘蛛纵跳不便,象只螃蟹横行一样。

黑蝙蝠因为不了解土蜘蛛的路数,加上道平的告诫,一开始很谨慎,放不开手脚,处在下风。慢慢看清,这小矮人无非是依仗着手中那张有毒的网,也就不再退避,开始寻机反攻。

土蜘蛛见黑蝙蝠退到船边,后面是大海,已经没有了退路。“咯,咯” 怪笑数声,扬手当空撒下网来,妄想将道平与黑蝙蝠一网打尽。

道平端坐未动,黑蝙蝠使个燕子抄水,掠出网去,随手一扬,一把细沙子洒了土蜘蛛满头满脸。遭此突袭,迷失了方向,土蜘蛛心慌意乱,急忙用双手去乱擦眼睛。那网离开了主人的掌控,没有了目标,抛落在船头旁的沙滩上。

黑蝙蝠见状喜叫:“大师,赶快……”

话音未落,道平巳经抓起船浆挑起那张网,使劲往大海深处扔去。

土蜘蛛也十分警觉,马上意识到自已中了圈套,不顾眼睛的视力还未完全恢复,狂叫着向道平猛扑过去。

黑蝙蝠见土蜘蛛要拼命,怕他伤害大师,双足一点,窜上空中,随即力贯双足,从侧面狠狠扫向土蜘蛛的胁腹。只听他惨嚎一声,口中箭射出一股鲜血,整个人跌入海中。可是他并不往岸上爬,反而挣扎着向深海,与他那张网,一先一后,随着大海的波浪沉浮,渐渐不见了踪影。

道平与黑蝙蝠呆呆地注视着海面,他们不曾想到:土蜘蛛失却了网,也就丧失了生命!为了网,土蜘蛛自然是不顾性命追随它。二人也没有料到: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要了土蜘蛛这一劲敌的性命。他们二人都与土蜘蛛交过手,知道他的厉害。现在见他葬身海中,不由动了恻隐之心……

那一边,李营官手下只剩两人与他苦苦支撑,犹如残烛般,有气无力了。

“快走,快走!”

李营官一边声嘶力竭地喊,一边扔掉折断了的铁枪,用脚尖一勾,操起一把刀,发疯般一阵乱砍乱劈,逼退了敌人,转身奔向小船。

黑蝙蝠猛一用劲,小船已经下了海。又用船浆一顶,小船箭一般冲向深海。

李营官与手下交替掩护,巳经接近了小船。

黑龙会这邦歹徒,眼见李营官三人就要脱离险境,突然从腰间掏出手枪,朝着三人一阵乱射。

可惜那两个浑身是伤的士兵,双手几手就要触摸到船梆,被枪弹射中,含恨扑跌在浅海。后一步的李营官在枪林弹雨中,连滚带爬,情形十分狼狈。

“李营官,快上船!”

黑蝙蝠急得直叫。

李营官抱定死也要死在自已人手里的信念,拼尽全力,一个虎跳,就要落在船尾了……

此时,川上一郎早已瞄得准准。

“砰” 的一声枪响,正中李营官。

只听他闷哼一声,整个人在半空中犹如一块石头,直撞下地。道平眼快手疾,抽出腰带横掼过去,拦腰卷住李营官,将他

轻轻放下,忙不迭地止血,疗伤。

待川上一郎一伙赶到海边,小船巳经扬帆远遁。

“等着吧,不怕你们能逃上西天……!”

远远地还能听到川上一郎的叫骂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