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四部 明治天皇 第197节:摩天岭

平山大侠 收藏 0 4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4部:明治天皇

第40章:黑龙会

第197节:摩天岭


“黑龙会!”李营官脱口而出,随即转腕一挥刀,挑开了一死人胸前的衣襟,只见一条张牙舞爪的黑龙,顿时赫然裸露在死人的胸口。逐一验视,五个死人,个个如此。——平山大侠


停了一停,李营官又说:“大师,恕我冒昧,我看这些人是想打大师的主意。在鸭绿江他们想绑架你,不成;在客栈又想一把火把我们全烧死……这往前走,还不知会有什么古怪名堂呢?!”

李营官想了想问:“哎,大师,在鸭绿江中是怎么回事?我看见好象是一条大黑鱼……”

“不,那不是什么大黑鱼,那是一个人!”

“人?!是谁?大师有什么高明法术吗?不然的话,如何未卜先知,事前就能料定有人要放火烧死我们呢?”

“我并不能未卜先知,否则也不会灌饱一肚子江水了。我想是一位朋友在暗中相助。”

“这位朋友是谁?问问他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

“是啊,问问他什么就都清楚了。可惜直到现在,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位朋友是什么模样?”

谁也没有再说话,各想各的心事儿。

道平想起一个人,黑蝙蝠为什么一直没有露面呢?

当晚到达连山关,这里有清军驻扎。一行人来到军营,出示了袁世凯的照示,总算安安宁宁地过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继续赶路。当地清军头目告诉他们:出了连山关,前面有一座摩天岭。过了摩天岭不足百里,便是辽东重镇辽阳城。

这摩天岭山高路险,密林深深,藏龙卧虎,一向有强人剪道,官军也拿他无奈。驻军头目要派一队骑兵护送他们过岭,被道平婉言谢绝了。

走进山谷中,果然是嵩草没膝,荆棘塞途,丛林密布,光线昏暗;根本没有路径,只得大致辨识方向,两个身强力壮的士兵在前面挥刀斩棘,硬是开出一条小路来,一行人随后牵着马,小心翼翼,缓缓前行。

过了中午才来到岭上,这里树木不似谷中那样繁密,阳光不受遮敝的直射下来,令人眼睛都睁不开。众人寻了个平坦的地方,下马休息,填填肚皮。

道平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四处打量。忽然看到岭上有些大树上长着一个个球状的东西,不禁好奇地问:“李营官,那树上灰蒙蒙的一团,是鸟巢吗?”

李营官扫了一眼说:“大师,那是蚁巢。”

“噢,你说是蚁巢,可是为什么高高建筑在大树上?”

“这不是一般的蚂蚁,听山里人说是一种专吃肉的大蚂蚁,一只足有成人大姆指般大小,很是厉害。就连虎豹豺狼碰上它,也要退避三舍,不然的话,要不了几个时辰,就会被蚁群啃个精光,抛骨荒野!”

“这样厉害!”道平听了直啧舌。

“我也是道听途说,不过还是小心些为好,我们绕开走。”

一行人正打算从一边绕行过去,突然,李营官叫声“且慢。”他盯着那蚁巢细细观察,只见那蚁巢随风摆动,晃晃悠悠,好似熟透了的苹果,马上就要落地。

“怎么了?”道平问。

“大师,你看这蚁巢有蚂蚁出入吗?”

道平凝神望去,点点头说:“确实没有蚂蚁出入。”

“大师请再看,按理蚁巢应该是建筑在树杈之间,十分牢固,不象这几个挂在树梢上,随风摇摆。”

道平又仔细看了看挂在树梢上,随风摇摆的蚁巢,对李营官说:“是很蹊跷啊。”

沉吟片刻,李营官对一士兵说:“取我弓来。”

这位李营官打得一手好弹弓,只见他接过弓,取弹控弦,“嗖” 的一弹,直向蚁巢飞去。一弹正打在树梢与那团东西的联接处,那一大团灰蒙蒙的东西掉了下来,顺着山坡直滚到他们不远,才被一块大石头挡住,可是仍旧没有破碎。

众人犹在担心,戒备,看看并没有什么动静,一个胆大的士兵拍马上前,抽出腰刀去戳了几下,还是没有什么动静。

“李大人” ,那士兵叫道“这不是蚁巢,是一个牛皮囊,只是不知里面包的是什么东西?”

李营官见说,下马大步走上前,接过那士兵手中的腰刀对众人说:“你们保护好大师。”

待众人在大树,巨石后隐藏好身体后,李营官挥刀向那物劈去,只听到“噗” 的一声响,李营官发出一声轻呼,便没有动静了。

道平担心李营官出什么事,一腾身飞跃出来,只见李营官好好的站在那里发呆。

“怎么了?”

“大师,你看!”

道平低头一看,也愣住了。原来牛皮囊中包着的是一具死尸。这死的是什么人?被何人所杀?为什么被杀?又为何要吊在树上?树上其佘……?

这一连串的问号,使他们更想更要查个水落石出。

李营官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弹弓逐一将树上的“蚁巢” 统统打下来,士兵们蜂拥而上,用腰刀挑破牛皮囊,里面果然全都包着尸体。

一共是五具死尸,一色的短衣劲装,从他们强健的体魄和打扮来看 ,个个都是“练家子” 。

“快来看!”一士兵高声喊道。

大家闻声围过来,那士兵巳经从一死尸身上捡起一张小纸条。“黑龙会” ,纸条写着歪歪斜斜的三个汉字。

“黑龙会!”李营官脱口而出,随即转腕一挥刀,挑开了一死人胸前的衣襟,只见一条张牙舞爪的黑龙,顿时赫然裸露在死人的胸口。逐一验视,五个死人,个个如此。

“果然是黑龙会的成员,这死人身上的纹饰证明了这一点。”李营官低沉地说。

“这黑龙会是怎么一回事?”道平问。

“我也不是很清楚。听人说好象是一个什么秘密组织,这个秘密组织的成员个个都身怀绝技,但是他们都干些什么,我就不知其详了。”李营官十分懊恼地说,“可是我们与这个什么黑龙会并无往来,他们……”

“这件事疑点很多,一时也弄不明白。从时间上看,这五人死去不过一个时辰。有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连杀五名高手呢?不过,有一点是很清楚的,杀五名黑龙会的人是在向我们报警,也许他就是一直在暗中相助的那位朋友。”

道平冷静地分析。

“此地不能久留,我们还是赶快离开为好。”

李营官吩咐士兵们草草掩盖了尸首,众人匆忙上马,加上几鞭,直往山下驰去。过了摩天岭,天色已晚,不过往前的路就好走多了。李营官开口道:“大师,前面就是辽阳城了,距此不足百里,我看我们还是马不停蹄,一气赶到城里再说吧。”

“好,只是有劳诸位了。”

众人放开缰绳,任马飞奔,途中稍事休息,给马饮水喂料,又继续赶路。天色微明时,站在山岗上,已经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辽阳城那高大坚固的城墙了。

大家顿时觉得轻松下来,马儿也乏了,放慢了脚步,有的人竟然在马背上打起盹来。

“来的可是道平大师?”忽然听到有人高声喊。

道平举目望去,只见前面官道上,一队清兵,装束整齐,精神抖擞,为首的是一个白净面皮的青年军官。

道平未及答话,李营马巳经策马上前,遮护住道平问:“大人是……”

“啊,是李营官吧,怎么,不认识我了?在下是镇边军第三营,姓依……”

镇边军是黑龙江将军依克唐阿亲自统带的亲卫军,有十二营之多。李营官曾经听袁世凯说过:依克唐阿有一位侄子在镇边军中效力,还曾来朝鲜办过公差,可能就是面前这位。只是自已何时何地与他见过面……?

心里想着,嘴上却说道:“啊,是依大人,这是……?”

“专程迎侯道平大师。”

“依大人何以知道我们……?”李营官满怀狐疑地问。

“啊” ,依某哈哈笑起来“是啊,这真是无巧不成书啊。昨日半夜,巡逻兵带来一人,说今晨大师一行必到……”

“这人什么模样?”道平冷静地问。

“嗯,又黑又瘦,个挺高,长个雷公脸,少言寡语,着一身黑衣裤,轻功不错。”

道平心里说:“是他,一定是他。”嘴上仍在问:“这人叫什么名字?”

依某摸摸并没有长胡子的下巴:“他自称是什么黑蝙蝠。”

听了这话,道平心里十分高兴。果然是他一路上暗施援手,数次拯救自已于水火之中。

“他现在何处?”

“他己经去了沈阳,说是在那里恭侯大驾,并让我护送大师去……”

“好,我们上路。”

“大师不进城休息一下嘛?”

“不了,事情紧急,还是赶路吧。”

转过身又对李营官说:“多谢一路照顾,就此别过,多多保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