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四部 明治天皇 第196节:江上渔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4部:明治天皇

第40章:黑龙会

第196节:江上渔人


那人上前,对道平抱拳行礼。道平细细打量这位叫“黑蝙蝠” 的人,但见他身材高挑、硕长、尖嘴猴腮,一对鹰眼精芒外溢,见过礼后,立于一旁,默不作声。袁世凯一挥手,那人立马转身,张开双臂伸展开黑色大靡,凌空而去,活脱脱一个蝙蝠模样。

——平山大侠


“大师明日清晨就要上路,慰廷特派黑蝙蝠护送。”

“黑蝙蝠?”

袁世凯笑笑,立起身,拍了几下巴掌。一个着黑靡披风的人飘然而至,落地无声。

“好俊的轻功!”道平在心里赞叹。

“见过道平大法师。”

那人上前,对道平抱拳行礼。道平细细打量这位叫“黑蝙蝠” 的人,但见他身材高挑,硕长,尖嘴猴腮,一对鹰眼精芒外溢,见过礼后,立于一旁,默不作声。

“道平大法师身负朝廷机密,你明日清晨护送大法师去天津,要以自已的性命担保大法师一路平安无事,不得有误!”

袁世凯一挥手,那人立马转身,张开双臂伸展开黑色大靡,凌空而去,活脱脱一个蝙蝠模样。

次日清晨,道平一身军官打扮,袁世凯令一队亲兵护送。

“大法师,一路平安。”

“袁大人,多保重。”

一行人上路了,只是不见那黑蝙蝠。

道平大师一行日夜兼程,这一日下午来到一处岔路口。那姓李的营官勒住马头问:“大师,往左边走到新义州,右边直达鸭绿江边,是进城还是过江?”

道平看看有气无力的太阳问:“江对面可是丹东城?”

“是的,大师。”

“天色尚早,我们还是过江吧。”

众人调转马头,直奔渡口而去。来到渡口,正有不下百余民众赶着过江。但是只有一条船只而且又太小,每次不过能装载十来个人和些许杂物。

李营官不耐久等,想早些过江进城。于是便要指挥兵丁驱赶百姓,先行过江。

道平见状劝阻说:“时辰尚早,让百姓们先过去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够辛苦的了。”

言毕,自己下马,捡了一块干净的大石头,趺坐在上,闭目修心。李营官也只好令兵丁们就地休息。

鸭绿江水碧蓝碧蓝,小船荡悠悠地送往迎来,可是江边等侯乘船的人好象并没有减少多少。

李营官看着日头沉西,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而渡船还在江心慢摇,心中不免焦躁起来。猛然间看见一条渔船从上游顺流而下,不由喜出望外,连忙高声喊道:“哎,船家,快划过来,送我们过江去。”

“渔船不载客的。”

“不要紧,多给你些银两。”

“不行啊!我要赶着回家去,家中老小……”

“我们是驻韩清军,有紧要事赶着过江办理。”

“唉呀,船小,载不得那么多人。”

那渔人一头说,一头摇着右浆,小船儿向岸边划过来。见小船儿靠近,早已急不可待的李营官扬手一挥,撒出一条套马索,牢牢套住船头,硬生生把小船儿拽过来。

那渔人无法,只得说;“既是军爷们要过江,就送送……哎,只能上两人……唉呀……”

未等小船停稳,李营官便令两名水性较好的兵丁先上了船,然后招呼道平上了小船,自己也随即上了小船,在渔人身旁坐定。

船实存在太小,五个人在船上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空地。李营官令其余兵丁带好马匹,乘渡船随后跟上,就催促渔人赶紧划船过江。

小船儿调转船头,渔人略显吃力地划着船,慢慢向对岸划去。

“大师可识水性?”李营官问。

“世上名山僧占多。你可曾见过寺庙建在水边的?若说翻山越岭,贫僧自信不会输予他人;纵马飞腾,也还将就,惟有这水……啊,清时清来,浊时浊;柔情藏穴,猛烈如火,最无常性,贫僧最是不喜接近。”

“如此说来,大师是不识水性的。是啊,从未见过,也未听说过有和尚戏水的……”

李营官忽然自觉失口,悄然觑一下道平,只见他面容和蔼,笑意盈然地望着自已,没有丝毫怪罪之意,不由得自已也笑了。

“想不到这位爷竟是位有道高僧,一身军爷打扮,小人无礼了……”渔人讨好地说。

说话间,小船儿已到江心,江面上刮起了大风,涌起的波浪使小船儿左右摇摆,巅波不稳。

李营官喝道:“船家,你放明白些,平安到岸,银子自有你的……”

“唉呀,军爷你不要乱动,船小,可经受不起……唉哟…..”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大浪打来,渔人一声惊呼,身子一歪,早已是人仰船翻。

李营官颇有水性,一面高声叫骂,一面游向在水中沉浮的道平。刚刚扯着道平衣袖,却见渔人巳经换成了一副凶恶的面孔,手举船浆,向自已天灵盖砸将下来。李营官只得撒手,躲过这致命的一击,返身去与渔人搏斗。

两人在江中如两条蛟龙,抓对儿撕杀起来。留在江边的兵丁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也情知有了变故,于是匆匆忙忙抢上已摆渡回来的渡船,一人持刀逼住船家,其余人或划桨,或撑槁,或就手随便什么物件,拼命向江心赶去。道平被落水的两个兵丁挟持着,在风浪中艰难地向彼岸游去。那渔人突然挣脱了李营官的缠斗,向道平袭击过来,挥起桨来,一桨一个,将两个兵丁杀害了。道平重又跌入无底的深渊。李营官水性不及那渔人,眼睁睁地看着那渔人在水中托着道平,飞一般向对岸遁去。

猛然间,从江中跃出一条黑影,对准那渔人的脑壳,只一下,那渔人狂呼一声,撒开双手乱晃一阵,沉入江中不见了踪影。

李营官见状,怵然心惊,也不知是条大鱼,还是什么怪物。又见道平仰面朝天,身体并不下沉,在风浪中随波逐流。于是赶紧拼尽全力,游到道平身边,一把抱住再也不松手。渡船适时赶到,兵丁们七手八脚将他们二人拉扯上船。李营官已是疲惫不堪,犹自叫道:“快,快,快救大师!”

只见道平紧闭双眼,腹涨如鼓。有经验的赶紧拿过一个马鞍,将道平俯身置于其上控水。一会儿,道平吐尽腹中江水,才悠悠醒来,睁眼见众人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遂笑笑说:“众人可好?我不妨事。贫僧今日才知道龙宫的妙处,实在是不落水不知道,一下水就吓一跳,阿弥陀佛!”

上了岸天巳经黑了,进城在城门附近寻了一家客栈,草草吃点食物,顾不上梳洗,众人挤在一处,倒头便睡。李营官的心思是:不管来袭的是什么人,目标显然是道平大师,大家集中在一起,敌人要下手也没那么容易。

经过一天的奔波,又在鸭绿江边遇险,众人都已经很劳累了,纷纷入睡。道平却因身负重任,心潮起伏,难以安枕;于是便打坐默念功课。忽然墙外有轻微声响,道平动也不动,以观动静。一会儿,窗户纸被捅了个小洞,一件东西直向道平袭来。道平运气护住全身,浑然不睬。那东西到了道平身边,被无形的罡气挡谁,悄无声地落在道平身边。

是个纸团。道平拾起,借着月光打开来一看,纸上写着一个“火” 字。道平立即醒悟,不敢迨慢,马上唤起众人,悄悄离开客栈,刚刚出得城门,只见身后客栈那边巳是一片火海。

“好险!若不是大师及时叫起我们,此刻我等早已化为灰烬了!”李营官啧舌道。

众人一口气跑了百把里路,实在支持不住,看着人困马乏,人马都汗水淋淋的狼狈像,道平心有不忍地指着面前的大山问: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帽盔山。深山老林,荒无人烟,总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李营官心有余悸地说。

“好,我们就在这里歇歇脚吧。”道平说着下马,在周围细细查看了一遍,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之处。

为防备万一,李营官安排了暗哨,众人这才四仰八叉地睡了一地。天大亮了,大家吃了些干粮,喝了点水;又喂饱了马匹,继读上路了。


一边走,道平一边问:“李营官,依你看,是什么人找麻烦呢?”

“这很难说。照理我们是驻军,谁会找我们麻烦?是韩国乱党吗?可是在他们国内动手不是更方便吗?是绿林响马吗?咱们又未与他们结下什么梁子?是土匪强盗吗?咱们随身又没有携带什么金银财宝让他们打劫?真是很奇怪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