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丘成桐,揭弊第一人

Longly 收藏 0 26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首先说明这文是网上转的,率真文字是从当今华人数学界的领袖丘成桐先生嘴里说出来的,字字中肯,句句千斤,真希望能引起国人和相关高层的重视。下面摘录了邱先生的一些话(转自新华网):




1 丘成桐:北京大学引进海外人才大部分是假的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张欢


●中国很多高校唯利是图,就是看钱,看经费,真的研究成果从来不在乎。


●用金钱名利来引诱人的事情做多了,名教授也好、院士也好,也都不觉得羞耻。


●在中国还有一个现象是,先当校长再当院士,而不是先当院士再当校长。


●要公平,全世界都在这么做,但中国不愿意做。不做,因为不愿损害既得利益。


●说北京大学40%的引进人才都是海外的,你去美国调查一下,我担保大部分是假的。反正不是他的钱,是国家的钱。


丘成桐原籍广东,17岁入读香港中文大学数学系,在这里因缘际会遇到了来访的“华人数学家第一人”——陈省身先生,随后被陈省身带到美国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深造。22岁即获得博士学位,25岁成为斯坦福大学教授。27岁攻克几何学上难题“卡拉比猜想”,并因此在1982年(33岁)获得数学界的“诺贝尔奖”——菲尔兹奖,是迄今为止惟一获得该奖的华人数学家。1997年获美国科学界最高荣誉“美国国家科学奖”。2003年获得中国政府授予的国际科技合作奖。此外他还是普林斯顿高级研究院的终身教授,现任哈佛大学数学系教授,还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20多年来,丘成桐一直热心于中国数学事业的发展。他先后在中国科学院、浙江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台湾大学成立了数学研究中心。他往来于北京、杭州、香港和美国之间,主持国际学术会议,邀请霍金等世界著名科学家来华讲学。他曾说,“我一生最大的愿望是帮助中国强大起来”。


而他在中国的任职和演讲却不取分文报酬,连机票都是自掏腰包。这样一位在公众视野中似乎不问世事的学术大师,却在2005年掀起了一场学术界颇为关注的风波。他直言,“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对中国其他大学的打压令人灰心”。他对院士制度的批评以及对国内高校引进所谓海外人才内幕的揭露,更是让人吃惊。


骗的是谁?是老百姓,是研究生


记者:您是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的终身教授,这个研究所培养了许多优秀的科学家。您觉得像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的这种氛围可能在中国出现吗?


丘成桐:一个研究所的建立并没有那么简单。主要是里面带头的科学家是谁。普林斯顿研究所一开始就是第一流的学府,因为爱因斯坦去了,很多当时最伟大的科学家都聚到那里去。它还得到第一流的资助。有第一流的研究环境,有第一流的年轻学者去学,两者结合起来当然是第一流的学府。


记者:您觉得这种模式能在中国克隆吗?


丘成桐:这取决于中国有没有可能出现世界第一流的学者。现在的中国没有这个能力,一个名教授一年需要40万美金,中国现在也没有这样的优厚待遇。而且不但是没有这么大的资本,中国的人事关系也太复杂。


记者: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是基金会私人出资支持的,可是现在中国的科研体制是由国家来牵头,比如说863计划,包括一些国家实验室,基本上都是由政府、科技部、教育部牵头。您觉得这种体制对中国科技有何影响?


丘成桐:问题是有没有人手来做。中国现在的问题是,只知道放一大笔钱在一个项目里面,但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带领。


记者:您说找不到合适的人,是能力不够还是体制问题?


丘成桐:都有。中国很多大的项目,表面上请了很多人来,特别是引进很多外国专家,实际上都是假的。很多名教授在国外是全职,按照规定必须九个月在美国国内(做研究)。比如哈佛大学的教授,必须九个月在美国,只有三个月可以在外面。所谓全职引进,都是假的。为什么要作假,有钱可捞就有人做。北京大学也好,其他学校也好,给的是全职引进的钱,一年有捞几百万,为什么不捞?


记者:那您现在在国内很多学校也做兼职教授,在北京、浙江,跟您本身抨击的这种现象不违背吗?


丘成桐:我在国内的所有机构从来一毛钱不拿,飞机票也是我自己出。这些人拿的都是国家的钱,不但拿薪水,还拿经费。同时拿经费去结交他们的朋友,往往是头等舱机票,五星级酒店这样的待遇。假如他要像我这样一毛钱不拿的话,他绝对不会干这个事。


著名大学引进一个学者,用这个名字可以到教育部拿一大笔钱。这种人不止一个,有很多。《纽约时报》说北京大学40%的引进人才都是海外的,你去美国调查一下,我担保大部分是假的。


记者:那您觉得这种引进方式对学术上有促进吗?


丘成桐:怎么可能有促进!这种做法是自欺欺人!学生带着,在北京大学挂了名,还得请别人替他教书,这是骗人。国内知名大学为什么要做这种违反基本方法的事情?因为学校可以拿到好处,引进某个名教授可以拿到很多经费,引进一个人,可以拿几千万的资金到学校来,何乐而不为?挂个名字,在学校的老师阵容里面又多了几个名教授,挂牌出去,排名也可以得到提升。学校拿了几千万,给你(指引进的教授,记者注)一两百万有什么关系?反正不是他的钱,是国家的钱。骗的是谁?是老百姓,是研究生。


哪有用国家的钱来做生意的?


记者:中国学生管导师叫教授,您怎么看?


丘成桐:美国学生也管导师叫教授,但是开玩笑,跟中国的含义不一样。在中国,学生帮你写论文,学生替你打工,一年出几十篇文章。评先进的时候报上去也好看。中国现在的许多高校唯利是图,就是看钱,看经费。真的研究成果从来不在乎,这是高校的大毛病。


记者:以前国内教育界有个说法,“教育产业化”,您怎么看?


丘成桐:中国教育走了很多好笑的路。中国大兴高校办企业、办工厂,成功了没有?没有真正成功的,跟学校完全无关,只不过企业利用学校的资源在外面赚钱。


世界上找不出一个国家这样做的。国家投资这么多钱给教育部,是为了做产业还是为了培养人才?我的看法是,培养人才,这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目标。


记者:您觉得现在的大学体制,能培养出好的人才吗?


丘成桐:中国有这么多好的年轻人。为什么培养不了?!现在名教授不教本科。为什么?全部为自己的利益去了,所以大学生的程度比以前差了很多。


我们哈佛大学的教授一定要跟本科生做接触,否则不能做教授。


北京大学不高兴听我讲“哈佛大学培养出来的本科生的文章登在第一流的杂志上,比他们有些院士的文章水平还高”,他们觉得我偏激,可这是事实。美国出名的数学杂志里,中国这十年来能够登在上面的文章加起来也不超过二三十篇。可是我们本科生的文章常常刊登在这些杂志上。


记者:大学的理念里有“教学和科研并重”一说,但中国大学现在往往是重科研,轻教学。


丘成桐:教学是一个学校是否负责的问题,也是一个名教授是否自欺欺人的问题。所有美国名校教授都注意的一个事情是———既做科研又做教学。国内有名的教授不做教学,只做科研,但是科研比从前做得好吗?反而是比从前做得更糟糕!北京大学的名教授从前还教本科生,那时候本科生还不错。这十年来,不教本科,北京大学本科生程度大降。那这些教授的科研有没有做得好一点?绝对没有,去查论文发表在什么地方就晓得了。


记者:有些国内人士讨论,认为发表的论文数是实实在在的,这样的评选更具有可操作性。


丘成桐:这样的结果是制造出一大批第三流的文章。问题是第三流的文章是中国所需要的吗?这种文章,连美国排名第100的学校都不会认为它是可以证明一个教授的水平的。中国是一个大国,假如中国是要这种水平的文章,中国就永远走在人家后面,跟着美国、南韩欧洲的一些小国。


院士制度根本可以废除


记者:在中国,从官员变为院士的现象很常见。


丘成桐:在中国还有一个现象是,先当校长再当院士,而不是先当院士再当校长。我坦白地讲,要想做院士,只要你有足够的金钱,你去贿赂。让选你的院士得到好处,好处多了以后,他会投你一票。香港就有很多人做这个事,国内也有很多人做这个事。


记者:那美国呢?


丘成桐:美国你想做也做不了。


记者:为什么?


丘成桐:美国国家科学院的院士虽然有两三个不见得那么高水平,可是90%以上都是真有学问,中国,用金钱名利来引诱人的事情做多了,名教授也好、院士也好,也都不觉得羞耻。有些学霸在很多的评奖委员会中做主席。他给你一个奖,说让你去选其他的人做院士。谁把持了经费,谁把持了评奖的能力,他就有这个影响力。


记者:那您认为怎么去打破这种局面?


丘成桐:在我看来,院士制度根本可以废除。一个群体,假定是最高学术水平的一个群体,结果60%都名不副实,这个团体存在有什么意义?


评审制度不健全是中国学术界最大的毛病


记者:中国现在一些教授、院士的时间会用在搞项目、拉关系上,学校支持他们拿钱来评院士,同时也鼓动他们再拿院士的头衔拉项目,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丘成桐:教育部要评大学好不好,第一个问题就问这个学校有多少个院士,而不问学问做得有多好,这是很奇怪的现象。整个评审制度不健全是中国学术界最大的毛病。


记者:在您看来理想的评审制度是什么样的?


丘成桐:公平。评审制度要是能建成功,什么学术问题都能够解决。找一批第一流的学者,最前沿的,成立一个委员会,共同来讨论,不费吹灰之力就会有结果。哈佛是这么做的,全世界都在这么做,但中国不愿意做。不做,因为不愿损害既得利益。


记者:您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有很深造诣,而且您经常回国,对国内的情况也很了解,可为什么您会用这么直接、不中国的方式来讲话?


丘成桐:我批评过北大,过了很多时候,他们还是不改变,实在是让很多年轻人受了打击,受了苦。我亲眼看到很多青年学者受到他人打击,我用什么方法来表示?没有用,你让我怎么办?


记者:为什么揭穿皇帝没穿衣服现实的人往往是香港学者、海外学者?


丘成桐:这不是香港学者或海外教授的问题,我们看到的事实,大陆不愿意接受,这是一个很奇妙的现象。我不晓得怎么解释。从真正的科学成就来讲话,在数学方面,改革开放二十年来,能不能找出真正有成就的学问?我找不出,所以中国的科技要进步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


我在美国科学院一个很重要的委员会里,讨论要在亚洲找海外院士,尤其要在中国找,花了五年工夫,只找到一个。你要问我为什么?我想是中国的学术水平实在比不上人家,可是你坚持要说能比得上,那些实在没办法。


记者:前几年中国搞大学合并,要“创建世界一流大学”,您怎么看?


丘成桐:只重量而不重质,无论合并大学也好,招收研究生数也好,产生的论文数量也好,绝对不是培植第一流学问、学者的方法。这种机制没有,中国学问永远做不出去。




2. 数学大师痛击中国学术腐败:不可能出一流人才


2005年08月17日 13:45:06 来源:海峡都市


■以目前的本科教育模式,国内不可能培养出一流人才

■中国大学生的基础水平,尤其是修养和学风在下降


■国内有些院士的文章还不如哈佛毕业生的论文


■如果不重视学风建设,中国科技至少后退20年


本报讯 “如果 不重视基础教育,以目前的本科教育模式,国内不可能培养出一流人才。”数学界“诺贝尔奖”———菲尔兹奖的唯一华裔得主、数学大师丘成桐近日在北京接受记者采访时,开门见山道出了他的隐忧。


作为目前华人数学界的领袖人物,丘成桐十分关注国内数学人才的培养。他所在的哈佛大学近年来频繁接触国内大学及大学生。对于两国高等院校的差距,丘成桐却抛出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结论:“这些年,中国大学的基础教育存在很多问题,大学生的基础水平,尤其是修养和学风在下降。”


“我每年都会收到很多国内学生的推荐信。后来发现有很多是假的,是学生自己写了推荐信,然后请教授签个名,许多教授很不负责。”


丘成桐说,他接触到的很多中国学生十分骄傲,又不愿意用功,令他很失望。这些现象表明,是本科出了问题,学生本科没有念好。


国内“名教授”不带本科生


丘成桐说,他发现国内高校一些“怪现象”:一些所谓的“名教授”不花时间参与本科教学。


丘成桐认为,教授不带本科生,并非因为国内师资力量紧张。在美国的大学,比如数学系的教授20名左右,而北大数学院的教授则大概在100多个,是美国的4到5倍,哈佛学生6400多人,北大有学生1万多人。如果按照比例,国内应该有条件让教授带本科生,提高教学质量。


为什么那些“名教授”没有时间踏实做学问?


丘成桐一语道破:“现在名校教授花时间不是在学术上。有些人首先到海外弄好处,捞金钱加荣誉,让外国人来评价自己,一年有3个月到5个月在国外‘走穴’。”这样的教授,学问如何,不问自知。“甚至连一些院士的文章,都不如美国哈佛大学毕业生的水平。”


一个导师带30个研究生


另一个让丘成桐感到困惑的现象是:现在国内有的教授,一个人居然带30个研究生。


“这样怎么保证教学质量?即便在哈佛这样的世界名校,一个教授一般带五六个学生已经很多了。国内这种做法是典型的讲量不讲质。质量粗糙,怎么可能搞好研究?”


前不久在和人大附中学生交流之后,丘成桐还迫切感到中学也存在这样的问题。“目前国内很多城市中学一班有80个学生,这么多学生老师怎么能教好?不可想象。”他说,美国稍微好点的学校一个班一般不过是20多个学生。


丘成桐认为,不重视本科和研究生教育的直接后果是,形成恶性循环,使整体水平慢慢压下来。“教育是长远的事情,基本的东西没有掌握,就根本没有前途。”



国内学术 风气堪忧


更让丘成桐忧心忡忡的是:国内学术风气已经到了必须整治的时候。他说:如果中国高校的不良学术风气再不整治,中国科技的发展将至少退后20年。


丘成桐认为,导致教育重量不重质的原因,就是有些高校和主管部门喜欢用“文革”“亩产万斤”的形式作为工作成绩向上汇报,却完全不考虑教育的真正使命。


丘成桐还专门讲述了两个他亲身经历的例子,说明中国的学术腐败到底严重到了什么地步。


他说,他在1995年到中国办了一个讨论班,研讨数学界一个很著名的猜想。这个讨论班吸引了很多青年学者。但是后来有些参加的教授不想参与有关的研究,主要考虑的是,写文章的时间就少了。这些教授还不准学生继续做这个研究,怕论文数量不够,有的甚至硬性干预。


于是,丘成桐找到广东中山大学数学与计算科学学院院长朱熹平继续做这个研究。朱熹平做出了很好的成绩,结果又惹恼了当时反对做此事的一些人。2002年在数学大师陈省身(丘成桐的导师,已故)和丘成桐倡议召开的世界数学大会上,大会给中国数学机构一些演讲名额,结果他们定的名单全部是北京和上海的。


还有一件事更让丘成桐耿耿于怀。他曾花了很多工夫培养一个中国学生。毕业时,哈佛一位教授告诉丘成桐,这个学生抄袭他的论文,出于保护年轻学生的目的,他并没有深究。


“他做学生时还是不错,现在学问只是二流。他把我十几年前的文章,改头换面后据为己有。我批评他,这个人还说我荒唐可笑。”




3. 丘成桐再批中国学界垄断:学术不应“搞权术”



2006年08月30日 07:37:54 来源:中新网


世界著名数学家、菲尔兹奖得主丘成桐日前接受香港《亚洲周刊》专访时,再次痛批中国学界的霸权垄断现象扼杀后辈人才,并且直言中国学术腐败,“不是做学术,是玩权术”。


丘成桐曾连续三届被推选为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主席,其数学成就在华人学界颇负盛名。而同样广为人知的,是丘成桐一贯率直发言的作风,和他数次对中国学术界不良风气的批评。


“中国人看不起中国人”


中国数学家朱熹平和曹怀东有关“庞加莱猜想”的证明公布之后,网络上曾很快出现质疑声。对此,丘成桐表示,这些人的姿态根本不是学术讨论,因为整篇论文长三百多页,一般的数学教授也需要至少半年的时间才能理解当中的内容。


他说,“网络上如此短的时间已对论文质疑,我肯定他们根本没有阅读这论文,这就是典型的‘中国人看不起中国人’的学术作风。而且这些评论没有留下个人名字,我怀疑有人恶意中伤。”


丘成桐认为,中国内地学术界对一个重大的学术议题一致反应冷淡,甚至排斥朱熹平,说穿了是中国学术界中的一些既得利益者担心这个成果动摇他们的地位,刻意把朱教授他们的研究成果压下去。因此,不排除是数学界的同行在网上如此不负责任地留言。


人际关系作用大


同时也是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的丘成桐表示,这些人控制了科研经费的发放、奖项的评审、新的院士的提拔。他们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一个数学工作者的命运。所以,想要做一点研究的中国数学家,就要给他们面子。


丘成桐举例说,曾经有个数学家申请院士资格,其学术成就非常优秀,足够资格,但评审团却拒绝了他,理由竟是“人品不好”。


“数学研究与人品有关系?再说,这些人,他们有什么资格说别人品格不好?”丘成桐忿忿不平地指出,“这正是中国学术界最大的问题,不是做学术,都在搞权术。”


他还举例,2002年,国际数学联盟在北京召开年会,中国数学会出面,负责安排中国的数学家在会上发表演讲。国际数学家年会的演讲人是对学术成就的很高肯定,但结果八个演讲人里,七个都是北京的。其他成就远远高于演讲者的数学家都没有机会发言。“朱熹平教授是中国国内最好的数学家之一,后来被哈佛大学用最礼遇的方式邀请做访问学者,但当时,竟然连年会的邀请也没有收到。”


学术风气很浮躁


丘成桐说,这些人势力很大,大学和博士生也要得到他们肯定,才能获得研究资金或学位。不少人为拿取博士学位,愿意付出一百万元,这利益可不少呢!他们早已把学术研究看成一门生意。


他表示,权力垄断对中国的学术研究影响很大,学术风气更加浮躁。很多教授的心思都不在学问上,都变成怎么搞关系、怎么不被排挤、怎么拿经费。有些省份比较富裕,比如广东省政府,愿意给学术研究拨款,大学教授的基本薪金也都不错。但是在北方地区,教授的基本薪金较低,国家的经费资助对他们来说很重要,他们也必须更努力地与有关方面及个人搞好关系。


“这些朋党关系真的埋没了不少人才,年轻的学者为了不得罪人,就离开中国到美国念博士。学术环境不好,学生毕业也都出国留学。这对未来中国的学术发展影响很坏。”丘成桐痛心疾首。(张洁平、谢智衡)



丘成桐简历




丘成桐1949年生于广东汕头市,现任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美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首批外籍院士、俄罗斯科学院外籍院士等。


丘成桐1966年进入香港中文大学数学系,大三时被一代几何学宗师陈省身发现,破格成为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究生。22岁时获博士学位。


丘成桐解决了一系列猜想和重大课题,以他的研究命名的卡拉比—丘流形在数学与理论物理上发挥了重要作用。1982年,年仅34岁的丘成桐教授荣获有数学诺贝尔奖之称的“菲尔兹”奖,成为迄今为止唯一荣获该奖的中国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