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 第一部 让青春撒个野 第八章 学雷锋标兵

关山万里 收藏 0 10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1.html


一个月以后,我们尊敬的崔队长终于宣布,我们的新兵入伍政治思想教育活动暂时告一段落,明天开始,我们将像老学员一样地进行文化学习、体育和军事训练。

“在即将到来的紧张训练生活之前,我先带你们去熟悉熟悉这个城市。”崔队长说。

在被关了一个月以后,崔队长宣布的消息,让我们欢呼雀跃。

我原以为会是学院派车送我们出去溜达,没想到是队长带着我们直奔火车站,而且跑步行进!

当我们一个接一个,上气不接下气如同散架般地从火车站再回到学院,崔队长早在那微笑地等着我们。

见我们人到齐了,立即整理好队伍,然后用很平淡的语气说出了下面这句话:“从学院大门到火车站,地图上的距离是8.6公里,来回就是17.2公里,这个帐你们谁都会算。你们今天已经跑了一个来回。我看同志们都值得肯定,没有一个喊受不了的,在此我飘扬一下大家(他没有说表扬,而是和我们一样说的飘扬)。从后天早上起床开始,每周一、三、五就像今天这样跑一个来回。”说完,他看都不看我们一眼,甩手就回了宿舍,留下我们这群孩子你看我,我看你。

天!17.2公里!一周三次!

我原以为我们的体育训练就是这样的长跑,事实上,这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儿科项目。

单、双杠我们得学完一到八练习,在学习这些之前是教官带着我们小跑一千五百米。器械训练完以后,“老佛爷”掐着秒表开始了百米短跑训练,“不但需要耐力更需要速度,强健的体魄是作为飞行员最起码的条件。否则你就是那百分之七十的淘汰对象之一了。”“老佛爷”如是而言。这是我们第一次听到淘汰率这个词,它离我们是那样的遥远却又是这样的近。

“老佛爷”是我们赏赐给体育胡教官的雅号,以至于我到现在都想不起他名什么。

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自由体操也进入了我们的学习训练的范围。

“老佛爷”灭掉了我们所有的自信,长短跑、单双杠,旋梯滚轮任何一个项目,只要我们自己认为拿手的,都可以向他挑战,只要我们赢了其中任何一个项目,这个项目你就可以不练了。可我们没有谁能打败他。他唯一的一次失败是输在十队的黄超手上,他不知道黄超是“跳马王”楼云的师弟。战胜不了他,那么我们就得拼命的练,直到战胜他为止。后来,从地方大学招了不少老飞,那些家伙每一个都比我们还骄傲,可是,这些人进了这个大院不出一个月,那些骄傲,没了!首先就是被我们的这些体育教官给打没的。


“在中国,石家庄陆军学院和大连陆军学院为争夺谁是中国的西点军校明里暗中较着劲,当他们了解到我们学院的学习、训练和生活以后,两个再也不争了。”休息的时候“老佛爷”盘腿坐在地上和我们吹了起来。

“为什么呢?”潘一农很好奇。

“他们只说了一句话,这里让中国所有的军校汗颜,你们都不争,我们还争什么呢?”“老佛爷”回答。

“那是!”我挺了挺腰,“拿美帝国主义的败军和我们比,那是丢我们社会主义共军的人!”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大千望着胡教官一脸的虔诚,“我们拿什么和人家资本主义的西点去比?那可是世界上四大军校之一啊!”

“长人家的威风做啥?四大军校里也有我们国军的嘛。”欧阳顶了一句。美国西点军校、英国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俄罗斯伏龙芝军事学院以及中国黄埔军校并称世界“四大军校”。

“西点很牛,这没错!可是他们的那些学员有你们牛吗?”胡教官反问了一句,不等我们回答他自己继续说了下去,“西点招生对象是年龄为17-22岁的未婚高中毕业生,经政府高官如副总统、国会议员、陆军部高官推荐、考试和体检后择优录取。考试范围包括学业能力倾向测验、体育等。你们想想你们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如果仅仅是靠推荐你们能来这里吗?起点就比他西点要高得多!”

“政治教育的时候邰教官说我们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和西点比难道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就真的要优越得多啊?”石水牛接了句,眼看这头牛就要跑山那边去了。

“到底是西点的训练残酷,还是你们更艰辛,我们试目以待!”“老佛爷”很亲切,可是这个亲切却让我感到里面有一丝同情。

“我不喜欢把我们学院比作西点!”我坚持我自己的看法,“真的要丢弃自己本身,硬要拿什么来形容我们学院的话,我觉得用‘空军的黄埔军校’更适合一些,尽管黄埔是国军的,但至少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我们虽然在这里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解不是很多,但是经过之前大半年的体检、考试、政审这些东西下来,我们对这地方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了!”

“老佛爷”胡教官看看大家:“很深的感情是爱还是恨,这个问题时间会给你们一个答案,而你们目前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成为合格的飞行员,你们的路还很长。现在,我们还是从最基础的开始吧。”


刘大千曾经这样写过:“滚轮左打200,右打200,旋梯,前翻300,后翻300,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天是那样的蓝,蓝得让人想晒被子,却怕被染蓝了;地是那样的白,白得让人想晒被子,却怕被漂白了。”

我不得不佩服刘大千的语言天才和活学活用。他常常把我们枯燥生活中的一些事情用很滑稽幽默的语言串起来,开始听的时候云里雾里,静下心来一想却不禁哑然失笑,笑完以后却带着一份说不出来的酸楚。


元宝成了本队“学雷锋标兵”。

在这之前,大千是“体育训练标兵”,欧阳是“文化学习标兵” ,我是“军事训练标兵”。

大千无论长跑短跑都是队里的第一,欧阳的文化学习一直都比我好,招飞考试的时候,就是他拿了重庆的第一。而我自从第一眼看到崔队的时候,就被他的军人姿态所折服,穿上军装以后,举手投足之间莫不以其为样板。

在队委会上,我对树立元宝这个标兵发出了杂音。

元宝利用午饭和晚饭后的时间去帮厨,这个帮厨却不是帮炊事班烧火切菜洗碗什么的,他却是担着潲水桶去喂猪。为这,我和大千没少进行过劝告:咱们是来干什么的?学习飞行的!你喂猪就能学到驾驶飞机的本事?

“哥们,你应该抗着扫把去扫走廊和马路,这样才会吸引广大人民群众的注意。”王伟一针见血地指出元宝喂猪的目的。

“可是我们的清洁已经划分了区域的,连床底板韩教张区队都要戴着白手套检查,元宝到哪里去找垃圾清扫!”潘一农反对了王伟的说法。

“干脆这样,元宝,我们这些家伙的臭鞋烂袜子脏衣服都让你给承包了,这样我们才能得到充分的体会到你学雷锋的诚意。”欧阳很真诚地建议。

“我可是记得有人曾经说过雷锋不可学的!”石水牛被我揍趴以后,平时跟在我们屁股后面很少开腔出气,这个时候忍不住跳出来揭短。

对他的揭短,我很不感冒,我们一直就在避着“雷锋不可学”这个论点。那可是我们踏入这个大院以来吃的第一个败仗。

在广大人民群众也就是我们一班绝大多数的战友帮助下,元宝认识到喂猪的危害性和这样做带来的后果,并在班务会上做了深刻的认识。

认识完了,可是他照样的我行我素,依旧风雨无阻地担着他的潲水桶去喂猪。

我他妈的真的有点不耐烦了!

其实我在乎的不是这些东西,不就出点风头嘛,我们都是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谁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和重视?而我们刚刚踏入这个大院,都想努力地表现自己,这些东西在我看来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我担心元宝这样的长期的脱离群众放单飞早晚会整点事出来。

自从队长教导员把这个班集体交到我手里,隐约地知道了一些东西,知道自己应该肩负起什么样的责任。有时,我会对以前在初高中时期的那些调皮捣蛋有所反思,常常想如果以前我就担任过班长副班长什么的,打小就积累起管理的经验,对于这个班的管理也许不会像现在这样的累。

后来儿子小飞上学,因为各方面都优秀,在班里担任中队长。学校要他到大队委去任职,担任大队委员。

“要么给我大队长,要么我继续担任我的中队长。”他的意思就是不带长的东西他不干。我狠狠地批评了他的权欲思想,他却告诉我,他要积累管理经验。如果我老子当初对于我不仅仅只是要求学习该多好,如果我在调皮以后不是动且就是“斑竹笋子炒腿筋肉”该多好。


我很不客气地找到元宝对他进行警告:“你他爹的有那精力和时间把队列动作给练好了都!你看你那跑步,每次老子一下口令,看到弹出来的就是一个肉球,完全就是对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队列条令的玷污!”

别人跑步先迈腿,而元宝却是先蹶屁股,然后才是出腿,加上他一切都是圆的,稍微站远点就只见是一个肉球翻滚。大千和欧阳无数次地想模仿元宝这个动作都以失败告终,而他们的每一次的模仿都让我这个军事训练标本恨得咬牙。

这话传到了张天啸的耳朵去了,在这个参加了84阅兵的老兵看来,我的话无疑是对的,但是说这个话的对象和目的却不单纯了,于是再次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元宝喂猪这事就这样通过张天啸传到了队长教导员耳朵里。队长的意见跟我差不多,不提倡也不反对。可是教导员却觉得这事是好事,应该家大力度进行宣传,成为典型,树立榜样。


“我反对树立这样的典型,但不反对学习雷锋,而且我们应该深入地学习雷锋。但是我反对树立这样的标兵。”在队务会上我率先提出了我的观点。

韩教睁大了眼睛盯着我。

崔队却是不动声色地翻着自己手中的笔记本。

“众所周知,飞行是在三维空间内进行的,飞行状态瞬息万变,飞机设备异常复杂,是一项复杂的集脑力、体力于一体的特殊劳动。要成为一名飞行员,必须具备很高要求的综合素质。所以王海司令员对我们提出了八项素质的要求,这就是必须具有崇高的理想、高尚的道德、宽广的胸怀、丰富的知识、过硬的本领、严格的纪律、顽强的作风和强健的体魄,可是你关山作为一班之长不但不带头执行,首先在思想上就放松了对自己的严格要求,我建议关山同志首先就端正自己的思想认识,”张天啸率先发难。

我知道,这个榜样是他提议的,并且得到了队领导的认可,而我关某人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不仅仅在思想上不够重视,并且在行动上没把区队长、队领导放在眼里。

所以我们的区队长一上来就上纲上线把我的反对与“八项素质”的要求挂上了钩。

“我军实行的三大民主其中一条就是政治民主,所谓的政治民主就是官兵政治上平等,只有职务和分工的不同,没有人格的贵贱,都是军队的主人,都有关心军队建设、关心国家大事的权利。干部尊重战士的民主权利,发扬民主作风,实行群众路线。战士参加连队管理,并有权批评和监督干部。所以完全没有必要把反对的理由上升到‘八项素质’的要求上去。”韩教纠正了张天啸的说法,“我想知道一班长反对的理由是什么,让一班长把话说完。”

队长依旧翻着他的笔记本。

参加会议的其他三个区队长和十二个班长也都盯着我,我知道自己目前所处的位置。自从崔队一脚踢开了那房门,将我安排在第一床以来,我就模糊地意识到自己所处的什么位置,直到正式任命班长以后,经历了一些事情以后,我领教了什么叫风口浪尖。别说全队一百三十多号人盯着我,仅仅眼下参加这个会议的人这些人的目光就我好受的。

一班长不是谁都能做的,也不是谁都能做好的。我也做不好这个班长,我一直不停地激励着自己,给自己打气,每一步我都想走得端正稳当。可是每次我迈出步子以后,血液里的不安分却总让我事与愿违。所幸的事这个班的兄弟都能折腾,这样那样的红旗和标兵都往家里抗,如果仅仅靠我和大千二人去折腾,我们俩也折腾不起来。

照常理来说,一个班集体里又多增加了一个标兵,作为班长应该是非常高兴的事儿。而我却提出反对,这不是没事找事吃饱了撑的?

“我想,就树立元宝成为标兵这个在本意上来说是好事,但是,我却担心因此而带来的负面的效果。就如我们区队长说的那样,我们干什么来的?就是为了学习飞行来的。我觉得我们首先要弄清自己到这里的目的,找准了自己前进的目标,并且为这个目标而奋斗,而不是为了某种吸引人注意的投机取巧。我不反对学雷锋,就我个人认为,学雷锋要讲究科学的办法,与自己的实际结合起来,干好自己的本职才是最好的学雷锋。这是我想表达的第一个观点,仅仅代表我自己,与一班无关。”

队长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表情,看不出是赞扬还是否定。

接下来我说得很狂:“第二点,我们班已经有了军事训练、体育训练和学习训练标兵,如果再加上一个学雷锋标兵我不反对,可是什么荣誉都让我们战占了,我想这会激起公愤的!如果枪要打出头鸟,我现在就准备先挨打。”

“放肆!”崔队把手中的笔记本摔在了桌子上。

我把身子挺直了,完全就是一只等着挨打的鸟儿。

我知道队长为什么发火。

因为我的确放肆了。

我一直不明白张天啸所说的教导员和队长在关于在我的班长任命上的歧异到底是什么,抛出这第二点,我不是想激怒队长,而是想等韩教说话。

只有他开了口我才明白这歧异在什么地方。

我激怒了队长,可是韩教却什么话也没说。

队长当即取消了我的“军事训练标兵”。理由就是我们要求的是“又红又专”的飞行学员。

队长说出这个“又红又专”的时候,他自己也笑了起来。

我明白他这笑的意思,他不会取消我的班长,虽然我们一开始的时候在对班长的任命上都说是轮流担任班长,锻炼大家的管理经验。可是按照一班的发展形式,这个一班长目前尚未出现候补对象。再联系上张天啸所言之歧异,无论我怎么放肆,这个班长的位置还是比较稳的。

在队长说出又红又专以后,韩教及时地跟进,发动了在座的区队长、班长对一班长的两点意见进行各抒己见。

在这之前因为我说了枪打出头鸟这话,所以大家的批评帮助的言辞也不敢太过火,在各班长的言辞里,最严厉的是四班长杜翔鹏,批评我是目无组织目无领导,因为班里有了几个标兵就骄傲自满,目中无人。

四班长一边进行着控诉一边眉眼含笑地看着我,很真诚的样子。我也眉开眼笑地望着他。

批评和被批评之间配合得非常默契。

可是张天啸的批评就没有大家这样温和了,他说:

“首先在我们区队出现这样的骄傲自满的现象,作为一区队之长我为自己未能发现这些思想上自由主义和骄傲自满深深地自责,这是我在工作上的失职和马虎,我首先做个自我批评。”

自我批评完了以后当然是批评了,可是他这个批评就扯得有点远了,把我痛打石水牛一事端了出来,再联系上我入伍前提刀抹人脖子事件,说明一班长对反对树立雷锋标兵是有其历史根源和思想动机的,就差点把我说成是混进革命队伍的美蒋特务什么的了。最后他还是把这些责任扯到了自己身上,说自己参加了天安门阅兵,躺在功劳薄上睡大觉,自己区队的班长在思想上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而自己依然不知晓。

如果四班长的批评是眉开眼笑的话,张天啸的批评就是横眉冷对。

崔队打断了张天啸的批评与自我批评,他将我提刀砍人一事提了出来,讲了整个事情的经过,然后说:“这事今后请大家别再提,一班长这个学员是我招的,并且得到学院白政委的首肯。他的这个行为我自个觉得没有什么不好,我们是干什么的?军人!军人就得有血性,如果自己的妹子被别人欺负还不能热血洋溢的话,那么无论其他方面再怎么优秀我想他作为军人首先就不合格。”

崔队的发言让杜翔鹏悄悄地在桌子下面对我竖大拇指。

其实崔队这话就摆明了告诉大家,谁再一而再再而三地对关山那提刀事件纠缠不清,那就是跟他崔齐山过不去,是对崔齐山眼光的否定,是对他招兵工作的否定,对白政委在政治上把关的否定。

“对于关山同志,我想大家都清楚,如果真正在政治上有不合格的地方,他现在也不会和大家坐在一起了。如果总是纠缠在别人的过去上,怎么能够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待我们的同志?过去的事情就到此为止。我们大家来到这里,都是处于同一起跑线上,过去怎么样只能代表曾经,不能代表将来。我们今天开这个会议的目的不是针对关山同志的骄傲自满,而是要树立我们学习的榜样,关山同志刚刚提出的两点反对意见,我认真的想了一下,不是没有他的道理。关山同志提出的第一点其核心是学雷锋的态度的问题,也就是怎么去学雷锋,如何的学雷锋。这个学雷锋不能形而上学,更不能做表面文章,如果说是为了做给大家看的,那么首先在这个学雷锋的目的动机的不纯就是对雷锋这个词的亵渎。而第二个问题,我想是关山同志没有表达清楚他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要大家共同进步,而不是一枝独秀。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如果仅仅是他一班这样那样的标兵全部拿了过去,那么我们在座的诸位完全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明天就可以打铺盖卷回去了,继续下去也就是浪费军粮,我们只对一班进行训练就可以了。同志们,我们应该认识到来这里的目的和任务,严格按照王海司令员提出的飞行员的八项素质去要求自己,这样我们才能培养出更多合格的军队的栋梁。”韩教发表了一通演说,把刚刚诸位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完全的否定。

韩教强调了学雷锋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同时也说明了树立元宝这样的学雷锋标兵之深远意义。


开完会以后,我觉得很累。

心累,为元宝。

可是这累我却无法去向任何人的述说。大千和欧阳在小树林里找到坐在地上背靠小树一眼茫然的我。

他们知道了张天啸在会上提我当兵前的事儿,二人有些愤怒。

“他爹的,什么玩意儿!不就一停了飞没提得了干的学员嘛,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欧阳不屑。

“他如果真的提干了,还不会这样,正因为处于待提干的时期,所以才这样。”大千开始分析起来,“我们他妈的够累的了,还整这些事,不是更累吗?没事找事!”

“其实我很佩服崔队,他能够那样的去说话!”我说。

“他不那样做就等于他的脸让别人煽了,关山你、欧阳和阿杜是他招的,再怎么不是也轮不到别人来说什么。”大千说得很实在。

“我还是担心元宝,真正的担心,我怕他利用这个喂猪干点别的什么。在这里,我自个觉得我们大家都要抱成一个整体。”我掏出了一包“重庆”,撕开了包装,一人丢了一根。

“队长没收缴完?”欧阳一边点一边问。

“废话!他是猫,我们是耗子,你什么时候见过耗子被抓完过?”

“刚刚班长说什么来着?对,就是我们大家要抱成一个整体,我的理解就是,无论好和坏,我们都要齐心,一班如果他妈的要坏也是整体的去坏。”大千为我的话做了补充,“所以目前当务之急是把元宝拉回来,拉回到一班这个整体来。”

“我觉得当务之急不是元宝,而是张天啸。他完全就像一条狼犬一样地盯着我们,如芒在背。”

“呵呵,他走入了误区,他把我们当成了他进步的阶梯而不是他的战友他的兵。”我吐出了一串烟圈。

二人看了我一眼,然后笑了起来。

这两小子明白我想干什么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