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新婚妻子查出尿毒症 丈夫消失月余无踪迹

如果没有突然查出的病魔侵袭,平阴县24岁的朱立君应和丈夫一起,沉浸在新婚的喜悦中。世事难测,就在两个月前,朱立君被确诊患有尿毒症,而那时他们结婚只有百余天。


一场重病的背后,是两家人据理力争的争吵。面对昂贵的医疗费等难题,新婚丈夫给妻子发来一条"要去甘肃赚钱"的短消息后,再无音讯。


女青年查出患重病


27日下午,平阴县人民医院的一间病房外,四五个中年人倚在墙壁上,谁都不说话。其中一位年纪稍大的男子眉头紧锁,时而双臂紧抱在胸前,来回踱步。他就是朱立君的父亲朱士刚,守在他身边的是亲友。他们的身后就是朱立君的病房。此时的朱立君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母亲张凤英坐在床边。


值班的一位大夫告诉记者,朱立君被确诊为尿毒症,肾功能不全。 家属一再叮嘱记者:“她现在不能说话,千万别打扰她。”


“就在昨天下午6点,俺闺女还昏迷过一次,一直抢救到夜里12点。”张凤英介绍说,孩子现在不仅要受疾病的折磨,还要受感情上的困扰,而后者才是导致孩子那次昏迷的主要原因。“这个时候提出要离婚,孩子就是气不过。”


两个月前,朱立君老是感觉浑身没劲、面色发黄,最后在同事的劝说下来到医院检查,被确诊为尿毒症。


新婚甜蜜仅仅百余天


朱立君的娘家在聊城东阿县牛角店镇,父母双双务农。约五六年前,初中毕业后的朱立君来到平阴县城,在一家商店做起了售货员。在工作期间,她认识了家在平阴县城的张某。双方的感情迅速升温,感情甚笃。


2009年5月,张家为二人举办了隆重的婚礼。


“一开始他们的生活很好,对方待俺闺女也很好。家里的衣服很多时候也都是她对象洗。”朱立君的母亲这样描述。


在随后的采访中,朱立君母亲的这番话,在朱立君的公婆口中也得到了印证:“我孩子待她很好,每天下班都忙着替她搬电动车,给手机充上电……”


这种生活仅仅持续了一百多天,所有的一切都因朱立君的这场重病发生了根本性的转折。


丈夫发来短信消失了


在朱立君住院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张某经常到医院看望妻子,并将两人共两万多元的积蓄全部取出,用作朱立君的医疗费。


可就在10月下旬至今,张某就再也没有露过面。家属翻看朱立君的手机发现,里面有几条张某发来的短信,除了争吵的内容外,有一条短信写着:“我现在坐在去往甘肃的火车上,我已经辞职了,挣的工资太少……”


“他说要出去打工赚钱给妻子看病,但现在看来不是这样。”朱立君的家属坚持称,张某说自己外出赚钱是托辞,其实根本没离开县城。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不想再管这个躺在病床上的新婚妻子了。


新娘家属盼女婿现身


事情发展至此,双方最大的争议就在医疗费的问题上。据朱立君家属说,截至目前,医疗费已经花去三万多元,除了小两口攒下的两万多元积蓄外,剩余的一万多元都是朱士刚老两口从亲友那里周转来的。


“既然已经得病,就应该一起想办法,他俩毕竟夫妻一场。”朱立君的一位家属对记者说。直到记者离开现场时,朱立君的家属还是没有任何有关张某的消息。


记者调查:新娘是否隐瞒病情


根据朱立君家属提供的地址,记者找到了张某的家。张家的外面是一家门头店。一位中年妇女待在店里,她就是朱立君的婆婆,张某的母亲。


等记者表明来意,张某的母亲讲出了一个令人感到意外的理由——朱立君早就知道自己患有肾炎,她一直在隐瞒病情,这让张家感到很气愤。


在十多分钟的谈话过程中,张某的母亲表示,她也不知道张某的去向,也不知道能联系到他的电话号码。至于为何没有支付医疗费,她一直在讲述着家里生活上的难处。随后,她拿出一沓单据,这些都是朱立君住院期间的花销凭证。


“一开始我儿子听说她得了这病,感觉生活没有希望,还曾经闹着要跳楼。后来听说手术费需要三十万,他得出去挣……”


随后,张某的父亲赶回家中。他言语中带有几分激动:“她早就知道自己有病……他偷拿家里的户口本去登记,我这个儿子也不争气……”


对于朱立君是否隐瞒病情,朱立君的亲属表示绝无此事。“小时候她确实得过肾炎,但十几年一直没出现这种病症。再说,他们在一起相处这么多年,她对象能不知道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