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远去的三鹿不曾关司法救济大门

总工程师 收藏 0 7
导读:在甲流汹涌的今日,已然在大多数人心中模糊了印象的三鹿,又一次撞击了我们的心灵。据报道,石家庄中院日前作出裁定,终结已无财产可支配的三鹿破产程序。裁定中显示,三鹿对普通债权的清偿率为零。这意味着,结石患儿将无法从三鹿获得任何赔偿。 也许,曾经给国人留下惨痛记忆的三鹿,这次是要彻底“死掉”了。虽然说,年初的破产裁定书,已经宣告了三鹿的现实死亡,但是,乳品行业的大震荡,对相关责任人的追究,三鹿的破产清算以及众多患儿的赔偿诉讼仍在持续的现实,却依然让三鹿“活”在舆论之中。而随着乳品行业的重新勃发,相关责任人的

在甲流汹涌的今日,已然在大多数人心中模糊了印象的三鹿,又一次撞击了我们的心灵。据报道,石家庄中院日前作出裁定,终结已无财产可支配的三鹿破产程序。裁定中显示,三鹿对普通债权的清偿率为零。这意味着,结石患儿将无法从三鹿获得任何赔偿。


也许,曾经给国人留下惨痛记忆的三鹿,这次是要彻底“死掉”了。虽然说,年初的破产裁定书,已经宣告了三鹿的现实死亡,但是,乳品行业的大震荡,对相关责任人的追究,三鹿的破产清算以及众多患儿的赔偿诉讼仍在持续的现实,却依然让三鹿“活”在舆论之中。而随着乳品行业的重新勃发,相关责任人的锒铛入狱,三元对三鹿的并购完成,很多人已经开始淡漠了三鹿曾经带给人们的伤痛——— 除了那些仍被结石折磨的孩子以及家人。


尽管说,再大的伤痛,也终有消散的一日,但每一个善良的人,却都希望这种消散,能够以一种相对完美的形式出现。但是,遗憾的是,石家庄中院的这一纸裁定,却不曾让人感受到这种相对的完美。清偿率为零的现实,几乎一下子就切断了众多结石患儿从司法领域寻求些许抚慰的念想。面对这样一个结果,估计有很多人会放弃正在艰难前行的索赔诉讼——— 已确定拿不到赔偿,纵然胜诉又有何意义?从此,他们只能躲在一边,独自舔舐并承受着三鹿带给他们的伤痛。


这是一个令人心痛的结果,却并不是一个突然的结果。之所以不突然,是因为早在今年年初,已有无数人士预料到了这种结局。但这个预言并没有阻挡住众多当事人寻求司法救济之路,也许,在他们的认识中,法律是最该为他们所信任与所依靠的,这也是促使他们明知前路艰难却依然行进的动力。毕竟,再微茫的希望,也是一种希望。


三鹿破产之时,有评论在谈及三鹿善后事宜时,发出诸多希望:一则希望市场的败坏能够终结;二则希望监管的失落可以重建;三则希望司法的自信可以树立;四则希望民心的伤痛可以抚慰。数月之后,回望这四个希望,不难发现,前两个希望,基本上都似乎已开花结果,但后两个希望,却依然了无踪迹。而原本及时有效的司法救济,正是让后两个希望开花结果的最佳契机——— 但遗憾的是,这个契机,怎么看怎么都在开始化为一缕青烟,然后随风飘散。


回望三鹿事件的前前后后,我们会发现,几乎在所有的关键节点,基本都是行政力量在发挥着作用。应该说,源自于政府的行政力量,为三鹿事件的解决,确实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但是,有一点必须要明白,在现代社会,最该被我们依靠的、最能为我们提供护佑的,还应该是法律,所以,司法应当在三鹿事件中有所表现,应当给予众多患儿些许抚慰。毕竟,种种力量中,法律的力量最为牢靠、最为稳妥。因为,不是所有的被戕害者,都有机会遭遇行政力量如此强力的干预;因为,不是所有的不义之举,都有机会被如此多的人们围堵。更多的时候,我们必须依靠司法的力量,去呵护正义,去寻求救济。


远去的三鹿,闭合了很多罪恶,但无论如何,都不应该闭合人们对于法律的信任,都不应该闭合给予那些被损害者的司法救济的大门。要知道,一旦在司法途径寻求不到救济,一旦法律无法给人抚慰,我们又如何能保证类似的悲剧不再重现?三鹿应该远去,但司法的信心,却一定要树立。希望远去的三鹿,还不曾关闭司法救济的大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