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之城 第一章黑衣人 第八节情报宝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11.html



“有事我先往前冲,对付本地的几个贼,我还是没啥问题的,即使不穿这身军装也能消灭他们。” 余飞现在想起来以前的日子,的确公司里有不少许睿的哥们弟兄,只是他的兄弟太多没一一的打过交道,现在他跟文雍的关系更近一步,当成普通的部下么?当然毫无保留的合作,自己犯法都让他看见,不过人与人的关系太微妙,一伙的也有内讧的,他已经想出个办法让文雍永远不背叛。

“还记的我在你们的辞职时候说的话么?” 许睿站在那看着两个曾经是自己最为信赖的雇佣兵指挥官。他的这句花一下就把余飞的思绪带回几年前,那时候自己来找许睿辞职,因为他厌倦了雇佣兵的生活,他除了自己能打仗还会指挥别人打,自己的存折上钱越来越多已经不用拿着脑袋赚钱,自己要离开战场过一种新的生活。当时许睿很痛快的把他的佣金全部给他,他走的时候许睿说:“我不希望你们以后利用你们在我公司学到的本事害人,只希望你们好好的享受生活,如果你们真想用你们的本事,我希望你们可以做点好事,替天行道倒不用,只要对的起良心就行。”

余飞受了许睿的影响也就痛恨那些靠犯罪吃饭的人,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想要用自己的战斗技能做好事,绝对不能用在违法犯罪上,后来他进入兵员匮乏的M国还上了军校,他没用自己的本事去做坏事而正在做一些有利于他人的好事。文雍也当腻了雇佣兵,虽然钱给的多但是他不喜欢让别人当枪使,他讨厌文学作品里对雇佣兵的描写,雇佣兵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不分黑白谁给钱就给谁打仗的人么,其实就是个狗屎的奴才而已,人难道出了追求金钱就不能追求点别的么,难道好坏不分的杀人就是好?能赚到钱就算人么?

“这个国家的宪兵执法权大,你们有机会以合法的身份做点好事,羡慕你们呀。” 许睿感叹道。“大哥别这么说,你当赏金猎人的时候可是名人,多少贼都栽到你手里。” 文雍敬佩他和他做兄弟就是因为他是个侠义之人,可以以拿抓贼当职业,只是赏金猎人不如执法者权力大,你辛苦的抓来坏人结果很快的被有权的人放走,后来许睿看明白了想明白了也就不干赏金猎人的职业。

“不提过去,你们好好干,多惩办恶人就是行善,不能为一己之私利对那些人留情,你看我一年总要被暗杀十几次,就是因为我以前当赏金猎人时候没把地球上的贼全抓了,我当雇佣兵纯属是躲麻烦,睡觉时候都抱着枪是安全可不舒服,不多耽误你们的时间,我还要去做生意,有空回来再聊。” 许睿见自己的兄弟混的不错就走了,他一直担心以前自己的朋友在战场上发了财成了只会乱花钱的公子哥,或者变成以武力非法谋取利益的人,他们没变成这样他可以放心的走。


“原来我们在一个公司,怪不的你的法语说的那么好呢,多数雇佣兵都是在非洲的战乱国家活动,不会点法语在那实在不方便。” 文雍现在对他也知根知底,要是以前就混的很熟现在那就更好合作。

“不学会了连点情报也问不出来。” 余飞跟文雍重新回到审讯室里,本地犯罪集团首脑沈三还坐在那喊叫,脚被打断了能好受么,骨头在硬的人也难受。余飞现在知道文雍是自己人,更加不避讳他的用暴力手段进行逼供,因为这个掌握犯罪组织线索的宝库,他嘴里不但有自己帮派的情报,他还知道别人干了什么。

“想好了没呢?” 余飞是讲效率的人,他知道重刑之下没有硬骨头,余飞掏出M1911手枪递给文雍,只要他开了枪俩人都一样犯了法以后就是一个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文雍也是个精明的人他拿过枪对着沈三的小腿迎面骨就开了两枪,当场就把他的小腿给废了。

沈三儿没受过这个罪急忙说:“别打了我什么都说。”

“你早说多好,浪费我们的子弹。” 余飞没等他说,又拿枪把他的两腿的膝盖给打出俩窟窿,手枪里只剩下一发子弹,他干脆把最后一发也打到沈三儿的骨头里,“我知道你很痛恨我,也知道我这么做违反法律,你以为你能活的走出去告我么?你想活只有一条路,和我合作,我只想早点把本地的犯罪率降下去,你要肯花钱买自己的命我愿意跟你做生意。”

“我合作,你别杀我。” 沈三儿现在知道了什么叫狠毒,自己在不说随时连命都没了。“文雍,你去拿几个市区地图来,旅游地图就行。” 余飞把他打发出去继续审问:“你的银行账号密码告诉我,还有你的信用卡存折都放那也告诉我,你家里的保险箱和银行租的保险箱连密码带钥匙都给我,人活的不就是为了钱么,我做宪兵也是为了钱,只要你把你的钱给我还能让你活,不行我就打死你。” 余飞把M1911手枪的弹匣退出来,往里边压了几发子弹,他不想和他罗嗦希望快点把事办了。

沈三挨了七枪伤口还在流血,“你先给我包扎伤口我再告诉你。”余飞拿出匕首又拿出一个喷气式打火机,把匕首用火烤了一阵,把他几处伤口给烙住,这可把沈三折腾苦了,“你不说我就把你身体挨个烙个遍,你仔细想好了。”

“别弄了我说我说。” 沈三儿把自己的住址告诉他,连值钱的东西放在那都告诉他,余飞拿出自己的手机,把值钱的情报全输入到里边。


弄到情报以后余飞回到办公室,他让文雍传自己的命令宪兵暂停训练准备战斗,现在他手里掌握的地下赌场就至少不下百家,全扫荡一遍至少能弄不少钱,赃款是按照法律可以没收的,但自己可以在做账上费点辛苦,搞一百万脏款自己可以上交十万剩下的全是自己的。

自己要消灭犯罪要始终站在正义一边,但也不能违法的太厉害了,没收的赃款可以找个军费不足的借口先用了,财政部国防部宪兵司令部审计的时候自己也有个东西让他们查,钱可以改善士兵的待遇让他们更愿意与犯罪做斗争。余飞看看表感觉时间还早,赌场一般都要到十点以后才人多,白天自己不用行动,可以出去转转,自己既要与那些黑帮战斗也要好好享受生活,上街搞点情报也不错,或许街头巷议能为自己提供点线索。他换下军装穿上身便装和文雍打过招呼以后骑一辆自行车上了大街。


坐在一家基本没客人的咖啡厅里,余飞仔细独自坐在那喝咖啡,手机却响了起来,他看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也没怎么想先接了起来。“你好,余少尉,你知道我是谁么?” 雯倩在家休息了一个上午,睡到下午她睡不着了,她忽然想起昨天晚上见到的威武的宪兵军官,感觉自己似乎有点想他,她就打电话到宪兵排。

宪兵也也有报案电话,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联系,如果联系不上就麻烦了,自己想见他的时候难道要登门找他么?那多不好意思,宪兵的值班员问清楚她的身份以后,把排长的电话号告诉她。 “你好,你是那位?” 余飞很好奇,这个女孩的声音感觉不错,是那种很容桂让人立即喜欢的类型。

“你这么快就忘了我,我是望海角警署的,” 雯倩想找点工事当借口,如果开口就约会那多不好。“你好,请问能帮助你做什么?” 余飞也知道并不是所有的警察都是收黑钱的,警察里也或许有好人,自己一定要掌握好机会,让这些干净的警察与自己合作,不能再让本城的职业犯罪分子嚣张下去。

“喂,你知道本地海关走私的事么?我到这就听说了,可一直没时间查,现在的警察上下都一样,我和局长提过,结果他告诉我别惹事我就没法查,后来他怕我影响他升官,就把我调到武器库当内勤。”雯倩还不很了解这个宪兵,但是她能感觉到,从他的眼睛里感觉到,他和自己的一样,是可以一直不收黑钱干净的把案件全查完的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