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四部 明治天皇 第205节:修园子

平山大侠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4部:明治天皇 第41章:大哉海军梦 第204节:修园子 重修西苑三海,是光绪年间京师最大的土木工程之一。工程由醇亲王奕寰以及庆郡王奕勖监督实施。奕寰曾为修园经费的事求助于李鸿章。李鸿章出于种种考虑,亲自策划,采用调拨、报销修园银等手段,挪用了大笔海军经费。 —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4部:明治天皇

第41章:大哉海军梦

第205节:修园子


重修西苑三海,是光绪年间京师最大的土木工程之一。工程由醇亲王奕寰以及庆郡王奕勖监督实施。奕寰曾为修园经费的事求助于李鸿章。李鸿章出于种种考虑,亲自策划,采用调拨、报销修园银等手段,挪用了大笔海军经费。 ——平山大侠


翁同龢有意停顿了一下,观察李鸿章的反映,见他面无表情,揶谕道:“挪用海防专款,可是你李中堂自个儿同意了的,否则,老夫纵有包天之胆,也不敢动用属于你李中堂海军的钱!”

李鸿章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里却是倒海翻江,狂澜起伏。翁同龢这人虽叫人讨厌,可是他说的却都是实情。

圆明园被毁后,京城的皇家园林只剩下中南海。年轻的同治帝曾以让两宫太后安享颐年为理由,号令全国捐款重建圆明园。但是那时内忧外患未平,全国财政捉襟见肘。因此修园子的建议,招致了以恭亲王奕忻为首的内阁大臣的全体反对。无可奈何之下,“遂定停止园工,修三海而退”。

其实同治要重建圆明园,是有深谋远虑的,他是想要以两宫皇太后有个好去处,来换取她们不干政,自巳好放开手脚,不受制肘的大干一番,做一个中兴之主。可借大多数重臣并未能体查到这一点苦衷。皇六叔也许多少明白一些,不过工程过于浩大,国家一下子确实拿不出这么多钱来。须知,圆明园从康熙爷起,直止道光帝,才最终形成了规模——历经五代皇帝和康乾盛世才完成了举世闻名的园林建设,这那是同治朝——刚刚从硝烟、动乱中挣扎出来的,一个百孔千疮、百废待兴的孤儿寡母的王朝所能承受得了的重负呢?!

同治的目的未达到,他并不甘心,圆明园不修了,他又把目光转向了中南海。这巴掌大的几片湖,重新整理一下总可以吧。于是他颁布上谕:命总管内务府大臣“查勘三海地方,量加修理,为朕恭奉两宫皇太后驻跸之所”。

可是不久,同治皇帝殡天,此议暂罢。

尔后,光绪十一年 (1885年) ,也就是设立海军衙门这一年,年轻的光绪皇帝年满15岁,即将举行“大婚”、“亲政”,慈禧便授意光绪皇帝,以“颐养两宫”之名,降旨重修西苑三海。这一年,也便成了大清朝大修园囿之年。

而光绪是很清楚当年,同治修园子的深意的,翁师傅也竭力主张光绪按太后的意思办,私心所想也是为了自巳的这位小学生,能真正成为万人之上,头上更无一人压制的大清皇帝!

重修西苑三海,是光绪年间京师最大的土木工程之一,起初是由奉宸苑郎中立山总办,1885年动工,1888年修竣。共耗费5863万两白银,其中海防经费140万两。

其实李鸿章本心是反对大兴土木的,但是他知道这事的主使者是西太后,万万不能顶的。顶是顶不得,那就只有拖了。每当醇亲王代表慈禧来要钱时,他能拖就拖,不能拖,就多多少少给一些。李鸿章有本账,记载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一、三海工程,急需24万两,先由海署存款项下借拨。

二、三海工程,待款极亟,先由海署息借洋款80万两。

三、报效修园工程银计有:“文镭30万两,崇礼30万两,崇厚30万两,文锡20万两,海署100万两,增调100万两,奕误、奕勖代表神机营陆军将佐共70万两,李鸿章代表海军衙门全体海军将佐共70万两。

仅此三项记载,共筹集园工银554万两,涉及海军衙门的有374万两。374万两啊!而定、镇这样的钢铁巨舰,2艘的造价,也不过340万两而已!

这些银两都被用于修三海了,首先是中海的仪銮殿。

清宫档案《中海修建仪銮殿两卷殿各座殿字楼房游廊门座墙垣海墁甬路等工丈尺做法清册》,对当时修仪銮殿这组建筑群的规模、样式及做法等,都有具体详细的规定。

这是一组以仪銮两卷殿为中心,前后三进,坐北朝南的传统宫殿式建筑群。仪銮两卷殿是正殿,规模最大,共五间:正中一间作为召见大臣的地方,和它相邻的东次间做慈禧的寝宫,五间共面阔六丈九尺。进深达六丈余,比保和殿的面积还大,极为宏阔庄严。殿顶建成两卷形式,两卷殿即由此而得名。

仪銮两卷殿的前后各有东西配殿一座,共四座,每座五间;它们的后面有福昌殿,也是五间,规模略小于仪銮两卷殿。所有这六座宫殿,前后均有游廊相通。

福昌殿后还有一座后罩楼,共十几间。在两卷殿东西两侧及前后东西配殿的后院、后罩楼的后院、东西游廊后院,各建值房一座,共十座作为侍候慈禧太后及后妃的宫女、太监的住房,李莲英即住在两卷殿东侧的值房内。两卷殿前面有屏门一座,叫仪鸾门,门前有琉璃影壁一座,最南面还有一座宫门,门内有东西朝房各一座,是大臣预备召见和办公的地方。

在仪鸾殿东邻另辟一大院落,修建膳房、茶房和药房,供慈禧等人吃喝、看病。其中寿膳房三座,寿茶房两座,前后院有东西厢房共八座。寿药房相当于一所医院,有前药房两座,后药房一座,前后院共有厢房六座。这组建筑群四周也围上院墙。在仪鉴殿西面,建造了四所宅院,每院有正房和东西配房各一座,游廊相接。

仪鸾殿建筑群工程耗资数百万两银子。三海工程由德顺、聚顺、恒顺、天利、三成、东升、义升、德成、德兴、义和、聚丰、德源、隆聚和广泰等十余家木厂巨商承包。由于宫廷内库空虚,常常不能如期发款,厂商不得不单独或联名索取,往往多次讨偿仍得不到支付。为了工程的进度,更为了早日住进仪銮殿,光绪十一年十二月,慈禧下令粤海关监督设法筹款100万两,并强令他每年“报效”3万两,逐年还清此款。

慈禧居住仪鸾殿,但当时,电灯并没有安装在仪鸾殿内,而是安装在仪鸾殿的西围墙外,恐怕是对电灯还是存有顾忌,殿内照明仍用旧式的蜡烛和油罩灯。

接着又修建熙和园,慈禧在仪鸾殿住了整整10年,到光绪十七年四月才离开仪鸾殿,改驻颐和园。

工程由醇亲王奕寰以及庆郡王奕劻监督实施。1887年奕寰曾为修园子经费的事向李鸿章求助,李鸿章出于种种考虑,亲自策划,采用调拨、报销修园银等手段,挪用了大笔海军经费。而且还应醇亲王之托,为工程向天津和洋行借债98万两白银,第一次放弃自已曾声明不借洋债的原则。

1888年开始,巳经花去1153万余两白银,海军衙门拨92200两,又从海防捐、海防新捐中划出465万两,工程至今尚未完工。

醇亲王本人已经不在了,他已在1891年去世了,剩下的事就只能由李鸿章兜着。颐和园修建工程,已经花费钱达1000万两以上,而维修三海(即南海、北海、中海)的费用又花去600百万两银。三海工程10年间,挪借海军经费计437万两。

翁同龢见李鸿章半晌不出声,得意地笑着说:“李中堂,你掌管着海军,老夫掌管着银子,职守虽然不同,还不都是给太后、皇上,给大清朝当差嘛!银子又进不了自个儿的腰包,心痛它做甚?!还有一个情况,中堂大人或许不甚明了,几年来海防专款实际得到的经费数目很小,为什么?是老夫私吞、贪污、挥霍了!都不是。

因为它的主要部分,源自于海关税收,而非厘金。可是海关却控制在外国人手中,你,中堂大人管不着,老夫,这个户部尚书也管不着!

它由罗伯特.赫德管着,这个赫德自有他的一套,什么管理诚信、什么帐目公开、什么分类记账,西洋人的那一套办法,就是渗人,使得各省官员不能像他们操纵厘金那样,操纵海关税收。说白了,就是我这户部尚书,也失去了对本国海关管理及其财源的相当一部分控制权。

从财政上看,海关两是由源于进口和出口的固定‘办事经费’所维持的。随着业务的不断扩展,这项经费的数目从1863年的约7.5万海关两,涨至1876年的110万海关两,到了1888年达到174万海关两。这一增幅略高于同时期海关税收的增幅。

赫德主管海关后,确定了管理制度的模式,执行并发展了一个精细的会计制度。在此制度下,对海关收入、罚款与没收、船钞实行分类记账(即总务司的‘A’账、‘B’账和‘C’账)。

赫德还在1865年,用10%的船钞,去修建、设立、维护港口与助航设备。1868年,他又成功地获得了总理衙门的授权,将70%的船钞用于助航设施的完善。如此一来,交到老夫户部的船钞就剩下30%了。还有,每一年的海关税收,大量地被用于偿付赔款及外债的分期付款。另外,赫德通过实行分类记账,海关事实上已设立了一个障碍,使得一定比例的款项,不归老夫户部所掌握,这就直接影响到了你,中堂大人海防的财源。”

李鸿章沉默无语,面对这些事实,他又能说什么!不错,从长远利益来看,港口与助航设施的兴建、完善,确实是有益于国家的经济发展的,但是在国人还不能完全利用它们之前,它们的直接和短期效应,就是加剧了西方的经济侵略。与此同时,赫德之流也通过海关,从财政支持方面,剥夺了大清国经济发展的成果。从这方面来看,海关拉大了大清国,沿海通商口岸与内地以及大清国作为一个整体,与帝国主义列强之间的差距。因此,直到19世纪末,当越来越多的海关税收,被用于偿付赔款及外债的分期付款时,甚至它对大清国的国防建设,所做出的一定程度的财政贡献,也大为减少了。

冷不丁,李鸿章冒出一句话:“翁师傅,挪借海军经费的那一笔437万两银子,后来都都又归还了吗?”

“是归还了,可是又拿走了!而且不再是挪借或挪垫了,发展成挪用了!李中堂,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嘛?也就是说这一笔437万两银子,挪做它用了!不是借用,借用是要归还的,而挪做它用,也就不用归还了!”

“啊呀!”李鸿章痛叫一声,差点没吐出血来!“多少!挪用了多少!”

“1888年,庆郡王奕劻,就挪用了45万3000两,从1889年开始,奕劻每年从海军军费中挪用30万两。李中堂,你算算看,3年下来,就是90万两。437万两银子,巳经花去了135万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