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四部 明治天皇 第204节:翁李斗法

平山大侠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4部:明治天皇 第41章:大哉海军梦 第203节:翁李斗法 翁同龢长年出入禁中,根本没有在底层历练的经历。总体而言,只是个从书本到书本典型的书呆子。若论到谋国之忠,无论才干还是见识,他都比李鸿章差得太远,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只是于公于私,翁同龢都吃定了李鸿章的“豆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4部:明治天皇

第41章:大哉海军梦

第204节:翁李斗法


翁同龢长年出入禁中,根本没有在底层历练的经历。总体而言,只是个从书本到书本典型的书呆子。若论到谋国之忠,无论才干还是见识,他都比李鸿章差得太远,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只是于公于私,翁同龢都吃定了李鸿章的“豆腐”,他好不惬意! —— 平山大侠


李鸿章进宫,觐见光绪。报告完了北洋舰队访日,取得圆满成功之后,话题一转,又说到请准拨银两,再购军舰的事上。

光绪一声不响,静静地听完了李鸿章的分析和理由之后,沉默半晌,这才缓慢地说:“海军自然是要添购舰炮,只是银两嘛……朕也不知有无富裕,全由翁师傅掌管着那。老中堂,这事……还是劳你跑一趟,去与翁师傅好好商议一下吧。”

李鸿章一听,顿时如同霜打的茄子般——焉了!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翁同龢是户部尚书,银子全放在他掌管的银库里,他不点头,任是西太后和皇上,也休想拿走一分一厘。

出了紫禁城,轿夫们想当然的抬着老中堂,向火车站赶去。谁知李鸿章却突然发火、骂人了:“谁叫你们去火车站!去翁尚书衙门。”

轿夫们赶紧转向。李鸿章坐在轿内,浑身不舒坦,他不由想起兴办铁路的往事:那是光绪六年,他主持修建了唐山——胥各庄的唐胥铁路,后来又延伸至天津。光绪十四年,他再次奏请修筑天津——通县的铁路。

奏折呈送到朝廷后,慈禧太后认为可行,要户部每年筹银200万两实施这一计划。但翁同龢死捂着钱袋子,就是不同意。他振振有词地说:“铁路是什么东西?那是西洋鬼子的玩意儿。鬼子可以利用铁路,在中国到处乱跑,这不是引狼人室吗?修铁路对大清朝大大的不利、国家还有什么安全可讲,我身为户部尚书,断不能同意,我绝不能做拿祖宗的钱,害子孙的事!”

有人提醒他说:“翁尚书,这可是太后首肯了的事。”

他脖子一梗、胡子一翘,硬生生地回敬:“那又如何?眼下正要集中财力赈灾,没有多余的钱去筑路。”

明眼人一听,就知道这个理由根本站不住脚。救灾与建设本是并行不悖的事情,清政府还没有困难到拿不出钱来,去修筑铁路的地步。说白了,只要是他李鸿章挑头的事,翁同龢是决对不会有好脸色的,想要他支持、配合,嘿、嘿,那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李鸿章心里在想:真是冤家路窄,今日非要聚头不可了。

只是如何开口向这位历来抠门的朝廷大管家要银子呢!思来想去,毫无妙计,这位翁师傅是“死猪不怕滚水烫”,软硬不吃的主儿!说不得,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大清朝,我李鸿章今个儿,只好腆着老脸,去贴这老驴头的冷屁股了。就是做一回儿龟孙子,也说不得了!

翁同龢见了李鸿章,脸上显现出十分诧异、愕然地神情,同时又有某种心理满足的喜悦之情。他以少有的热情,打着哈哈:“稀客、真是稀客啊!李中堂难得莅临这处小小的衙门,今日大驾光临,顿使茅壁生辉!”

见翁尚书这么热情,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从李鸿章心底油然而生。他急忙热烈回应道:“翁师傅,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不忙,不忙,坐下说。”

二人落座,上茶、敬烟,一番客套后,翁同龢问:“李中堂所为何来,请讲。

“我这番来,是为了北洋舰队添购军舰、大炮、弹药一事,还请翁师傅鼎力相助,划拨些银两。”

接着李鸿章将北洋舰队访日,与日本的动向,作了简略的介绍,随后加重语气,诚恳地说:“翁师傅,今天的日本已远不是6年前的日本了,军备竞赛已是剑拔弩张,大清海军的战斗力已经远不如日本,我们的海军已经落伍了,添船换炮已经刻不容缓,现在的情势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李中堂”, 翁同龢突然打断说“你以为小日本,敢向大清朝发动战争嘛?!”

“那么翁师傅,你是否认定了日本人,不敢向大清朝发动战争呢?!”李鸿章反问道。

翁同龢翻了翻鱼泡眼:“散布战争言论的人,不是杞人忧天,就是别有用心!”

“我倒是以为:居安必思危!只有防患于未然,才能防止战争的爆发。翁师傅,日本侵台事件,前鉴未远; 马江之战,记忆尤新。我们切不可好了疮疤,忘了痛啊!”

“嘿、嘿,”翁同龢干笑着“北洋舰队不是号称‘亚洲第一’嘛?小日本那点破铜烂铁,那里是北洋舰队的对手,李中堂过虑了吧,切不要长小日本的志气,灭我大清的威风啊!”

“翁师傅,适才我巳向你介绍了日本加紧扩军备战的最新动向,这绝不是空穴来风,我掌握有他们的绝密情报……”

“绝密情报?好哇!李中堂,赶紧拿出来让老夫瞧瞧,我倒要看看小日本凭什么,敢向天朝大国宣战!”

“这……”李鸿章一时语塞,他绝不可能将那份《邻邦兵备略》,拿出来给翁同龢看,因为时机未到。

“哈、哈、哈” 翁同龢得意地大笑道:“李中堂,拿不出来吧,别再自欺、欺人了。我翁同龢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我知道你有你的苦衷,你也是为我大清朝好,外人都说北洋舰队是你李家的,我就不同意,还同人家争论,剖白说‘北洋舰队驻在天津,是我大清的柱石,怎么会是李家的,当然太后、皇上依重李鸿章为国之长城,这不假,但是李中堂,也决不会凭此狐假虎威、视天下人为粪土吧’!”

这一番话,直把李鸿章呛了个一佛出世、二佛丢魂!

但是李鸿章还是忍了,他知道不能义气用事,谁让自已现在是求人家,而且求得还是个冤家对头呢!

他强慑心神,慢慢开口问:“翁师傅,这么说,户部是拿不出银子了?”

“谁说拿不出银子了?不过,要看做什么用?”

“翁师傅,我所需并不多,只要几百万,再购2艘像定、镇这样的铁甲舰,就足以压制、震慑日本,使它不敢轻举妄动。”

“什么?几百万?所需不多?我去那儿给你搂那么多银子?”

“翁师傅,不要忘了:早在1875年7月,总理衙门就在户部专门设立了‘海防专款’,资金预算是一年400万两银子,我就要这笔海防专款。”

“海防专款?我怎么……”

“翁师傅”, 看翁同龢耍赖、打痞子腔,李鸿章不由怒火中烧,大声说道:“难道没看过1875年5月30日的上谕嘛?”

“上谕嘛?怎么说?”

“好,翁师傅既是记性欠佳,我就背给你听听:

上谕:海防关系紧要,既为目前当务之急,又属国家久远之图,若筑室道谋,仅以空言了事,则因循废弛,何时见诸施行?亟宜未雨绸缪,以为自强之计。……南北洋地面过宽,界连数省,必须分段督办,以专贵成。著派李鸿章督办北洋海防事宜,其如何巡历各海口,随宜布置,及提拔饷需,整顿诸税之处,均着悉心经理……海防用度浩繁,如何提拔应用,即诸户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妥议具奏。

翁师傅,可曾听清楚了?16年来,积得几千两了!”

“好,李中堂,不愧是老当益壮,竟是一字不差!佩服,佩服。只是没有这许多。”

“那银子还会长腿跑了不成?”

“跑了,是跑了,跑到太后、皇上那儿去了; 跑到熙和园、中南海那儿去了。李中堂,你别激动,听我慢慢说,哎!你不当大清这个家,你是不知道这个难哟!”

李鸿章没好气地看着翁同龢,掰着手指头算账:“依照大清财政的常例,由地丁银、杂赋、租息、粮折、耗羡、盐课、常税、漕折、漕项等名目,累积起来的朝廷年岁收入,当在8000万两左右。扣除陵寝、交进银两、仪宪、俸食、科场、饷乾、驿站、廪善、赏恤、修缮、河工、采用、织造、公廉、杂支等约7000万两的支出,每年应该还有1000万两左右的盈余。

但是由于前些年发、捻、回等种种叛乱导致财政崩溃,国库正处在巨额赤字的状态,尔后左大人西征,又花去了大把银子。海防计划提出时,大清的财政还没有完全恢复。哎!实事上已经不可能恢复了。因为在仅仅增加了厘金、洋税(新关税)、捐输等几项少得可怜的收入同时,更为骇人的新支出:好像什么营勇饷需、关局经费、洋款还借、利息……

怎么办?我看你李中堂也没得什么好办法!”

“怎么没办法?不是增加了两个最新的来源吗?——洋税(海关税)和厘税。”

“啊哈!李中堂对敝人户部的情况了如指掌啊!那你应该知道,最后的结果是:许多原有的和新的开支项目,都不得不依赖于这两个最新的来源。当然喽,总理衙门也转向这两个来源,以保证海防专款和国防建设能有一个可靠、固定的收入。

但是具体情形,李中堂未必了解,既然已经把话匣小打开了,敝人也就不藏着、掖着了、索性敝开来说。这海防专款主要来源于广州、福建、宁波、登州、打狗等地新海关(洋关),上交中央政府的‘四成洋税(海关税)’以及上海海关税收的一半,总数预期为期一年200万两。另外200万两源于江苏、浙江(各每年30万两)的厘金收入。这些款项在每年农历五月和十月被解送给你李中堂和南洋大臣沈葆桢。是不是这样啊!”

李鸿章点点头,他记得很清楚:第一笔款项是在1875年8月1日(农历七月一日)解送到的。

“李中堂,想必你不知道,总理衙门和太后对海防专款的收缴和开支是十分重视的,总理衙门特别强调:海防专款是实行新的海防计划的重中之重,斯为我朝第一个新型的‘国防预算’,

任何拖延或者在数额上的短缺,都将受到严厉的治裁!老夫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懈怠。

李中堂,你可知这海防专款与政府传统税收不同(它基于对固定配额的履行),海关税收每一年都在变化,虽然它的长期趋势是稳定增长,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老夫却无法在海关税收增长的基础上,开发预算,厘金也是一样。因此,经费短缺现象日益明显,实际上在海防专款设立6个月后,就出现了挪用,而且朝廷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防止对海关税收的挪用,以确保将来的增长部分流向海防建设。你说16年来,积得几千两了,可是挪用了多少?这个,你应该比老夫更清楚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