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三(这是最后的斗争) 第二百一十四章:又一只大苍蝇

王大三 收藏 1 1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3068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许轶初到达小锅山的时候,青石崖那边的战斗打的正烈,所以她没能见到王金虎,只见到了他的参谋长黄正清,和特务连长孟非。

黄正清自然知道许轶初是王金虎的徒弟,并且还知道这个丫头不好惹,不仅是日本人,就连杀人魔王戴笠觊觎她许久,也拿她也没有好办法。所以他对许轶初是既客气有热情。

不过,只有孟非这个二秆子是除了王金虎谁也不怕的个主儿,他不敢对许轶初造次的原因倒不完全是对许轶初的畏惧,而是惧怕跟着她形影不离的那个保镖横本雄一,早在四关山他就知道横本不仅枪法极准,还擅长跆拳道和武术,在军人比武的时候,他曾创下了一掌劈下去剁断了摞在一起的七块板砖的记录,和这样的人发起飙来,自己肯定没自己的好果子吃。

这正是邪的怕恶的,恶的怕更恶的。


黄正清安排了许轶初一行的休息吃饭,接待的周到有加。

在会议室,黄正清对许轶初道:“许处长,您的房间都为您准备好了,你住下来等王师长回来吧,也不知道青石崖那边打的怎么样了。”

许轶初说:“那就有劳参谋长费心了,既然等在这里没事,我还想见见周洁,虽说她现在是国军的俘虏,毕竟以前和她有过交往,大家都是朋友了,再和她叙叙旧吧。”

“这没问题,正好你再劝劝周小姐,我们师座想娶她做姨太太,她坚决不肯,不如您再劝劝她嫁给王师长做小算了,师长说了尽快把她扶正了,这怎么着也是个堂堂的师长太太,总比跟着八路鬼混也强得多啊。”

黄正清不知就里,说了真心话。


这下许轶初算彻底明白王金虎是真的要动周洁的脑筋了。

她恨不得给黄正清两个大耳光,但此刻她不得不忍住了怒火,说:“恩,那我试试看吧。”


许轶初这次再见到周洁,发现她已经和上此不一样了,面容显得很憔悴,军装也被受刑的时候撕破了。

这几天孟非按王金虎的指示没再审讯拷打周洁了,并且给她增添了营养,让她好好休息,并允许她走出牢房在院子里散风。这其实也是在为王金虎即将实施的兽行打前站。

正好黄正清让人给周洁送去了一套新军装,并且还是八路军的,真是有本事,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儿搞来的。


许轶初没带任何人进周洁的房间,但这已经不是牢房了,而是一间客房,被褥都是崭新的,房间的桌子上还放了许多水果。

许轶初一边帮着周洁换下被鞭子打破了的军装,换上那套新的,一边把外面的近况一一告诉了她。完了她又说:“怎么把你弄到客房来住了?”

周洁说:“我想这可能是要对我动手的信号了,真的我都有点不敢去想了。”

她的话语里带着明显的悲伤痕迹。


许轶初不知道该怎么劝慰自己的战友,说:“刘忠让我再来做做王金虎的工作,争取让他放弃伤害你的念头。”

“呵呵。谢谢你们,其实你们不必为我担心,从被俘那天起我就早做好了思想准备,还算运气不错,我落在的不是日本人的手里。许处长,你们的好意我都领了,也感谢组织上的关心。其实这次旅部和刘司令员都没错,不管是打胜打败,王金虎都不会放过我的,这我很明白。”

周洁强装着微笑对许轶初说:“想想杜玫,想想特种所里的姐妹们,我能想得开的。”


许轶初说:“你说什么呀,也许是我们都想多了吧,兴许事情没有我们想的那么严重那。”

“呵呵,许处长,你就别再安慰我了。其实你我都算是坚定的共产党员,我们为了自己的理想和信仰绝不会向任何恶势力低头的,你说对吗?”

换好了衣服的周洁拉着许轶初坐下说。

许轶初道:“你怎么判定我是自己人那?”

周洁说:“我的感觉是不会错的,就凭着那么多迹象,就凭着你不顾被国民党怀疑给予我们的大量支持来看也绝不会出错的,当然我知道党的保密原则,不要求你说出来,我心理上明白就行了。”


许轶初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对周洁说:“周洁,我们出去走走吧。”

“好啊,走吧,就是这脚上的脚镣麻烦总是拖的叮叮当当的。”

许轶初让看守喊来了孟非。

“我想和周小姐出去走走,你让人把她的脚镣先拿掉,我做担保。”

“这,这….,许处长,这不大好吧?”

孟非很是犹豫。

“有什么不好的?我不是说了我来做担保吗,再说院子里那么多双眼睛,周小姐能跑得了吗?”

“恩,那好吧, 来人, 给周小姐摘下脚镣。”


到了院子里,她们在一处花坛旁坐了下来,勤务兵给送来了茶水和点心。

花坛里的月季和芍药还是独立旅在的时候,周洁亲手种下的那。看到眼前的花坛里月季还在开着,但芍药已经枯萎,周洁多少有点睹物思旧的伤感。

两个姑娘聊了许多,从参加革命的理想到严酷的现实斗争谈到了未来。

许轶初说:“我们都要好好的活着,活看到小日本赶出中国去,还要看到一个新中国的诞生,周洁,你说好吗?”

“当然好了,咱俩共勉吧,喂,许处长你要当心哦,你已经说漏了嘴了,呵呵。”

周洁稍稍的有点放松了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了。


“哦,呵呵,那要看是跟谁漏嘴了,这不是你吗,一位年轻漂亮的共产主义女战士嘛。”

“恩,其实我们都知道你也是我党的人,并且一定还是一位重要的领导同志,现在看来我们一点也没看错。那我就在上级领导的面前表个态吧,请组织上放心,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我周洁永远对党忠诚!”

“这个态不用表大家也知道的。忘了告诉你了,刘忠司令员去卧牛山收拾出卖你的那个叛徒去了。”

“好啊,留着这个祸害在,迟早还要做坏事的,应该除掉他!”

周洁感觉心理舒坦了许多。

晚上,许轶初拒绝了去为她准备好的最好的客房休息,要求和周洁住在一起,黄正清和孟非不敢反对。

这样,两个姐妹一起又聊了一夜。


另外客房里的江佳奇感到很奇怪,大名鼎鼎的许处长干吗要和一个女八路同处一室那,莫非她和他们关系密切?许处长真会有共产党有关系吗?

不过,江佳奇不是个小人,她历来都是很安分的人,性格和八路军的郭玉兰很接近,这些事他是不会对上面或者其他人说的。同样,黄正清和孟非也不想多事,去给上峰汇报什么,因为许轶初是王金虎的徒弟那,免得不在意得罪了王金虎。


不过第二天,许轶初自己决定不再等王金虎了,她知道等他也是那么回事,其实有事没事的别人也只能尽量劝说,是不是那么回事得看实际造化了。

她给王金虎留下了一封信,王金虎当天晚上返回拉沽庙看了后,决定暂时收敛一下自己对周洁的占有欲,再静观一下后变。至于信的内容到后来才为大家所知。


许轶初他们回到彝山前的王家村后已经又是三天后了。

听说三合城自从贺倩突然失踪后,三岛大为恼怒,许轶初被抓一天没到就跑了,现在贺倩也突然失踪了。三岛想这个贺倩一定有问题,她可能知道了即将进行的“明日樱花计划”的事,也就是说她一定是名特工人员,否则不可能知道军界的消息。

三岛责令宪兵队和特务出动四处搜寻贺倩的踪迹,还把曹胜元调了回来负责此事。


许轶初正要问贺倩的情况那,村保长王二皮告诉了许轶初一件不愉快的事,贺倩被人绑架了。

“哦,怎么回事?!我说怎么没见她那,她不是在乐安镇教着书那吗,那里是个与世无争的清净地界,她才去了十天,谁这么胆大妄为?”

许轶初不大敢相信。既然不是日本人抓的,那就更不可能是国军自己这边干的,和八路军更是没有关系,这胆敢抓贺倩的人会是谁那?


王二皮告诉许轶初,乐安镇镇长方继宗的嫡亲弟弟方继祖,外号大头猪。是乐安镇的恶霸,保安队长。还是三合大汉奸曹胜远的一名忠实的喽罗。

贺倩化名胡倩到了镇小学后,这小地方来了个大美人,她漂亮美丽的名声传的很快,自然也瞒不住方继祖的耳朵了。

这家伙象苍蝇闻到美味似的,马上就盯上了镇小学。

本来倒没什么,可是三天前的一个下午他突然带着保安队的团丁冲进学校,把贺倩强行带走了,说是要审查身份。


镇小学校长是王二皮的把兄弟,见王二皮介绍的老师被恶霸绑架了,连忙阻拦。

“方队长,你们不能随意抓人啊,胡老师可是有皇军发的良民证的。”


“有良民证的也不行,这兵荒马乱的年月,长的这么漂亮怎么会跑出来教书那?老子先带回去审查审查,没问题了再还你就是。”

大头猪方继祖让人押上贺倩就走,校长连忙赶到王家村找王二皮商讨对策。

王二皮觉得自己很没面子,许轶初回来一定要怪罪自己,于是就带着礼物和一根金条去了乐安镇。


方继祖看见礼物和一根金条觉得少了,便说:“王保长,大家都是在场面上混的,这点东西值这个小美娇娘的一只脚钱都不到。你回去吧,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老子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俊的娘们过那。”

王二皮说:“看来方队长不是想调查我这外甥女了,看上去你是想留下她,这可不行。外面漂亮女人满世界都是,方爷何必非为难我这外甥女那,她也算不得漂亮,不过是个本分教书人罢了,你要是祸害她我可没法儿向我姐姐交代啊,还是请方爷行个方便,咱们友情后为了。”


“谁他妈和你友情后为啊,你不是说漂亮女人满大街都是吗,那这样好了,你帮我找上一个,甭说比胡小姐漂亮的,就是跟她一样拿来换她,我大头猪一定给你这个面子。”

方继祖觉得王二皮在和自己说笑话那,幸好他没去过三合的娱乐大世界,否则一定会认出关在后院里的这个胡倩其实就是名列“七仙女”第四位的贺倩。

王二皮说:“这,这不是开玩笑吗,我说漂亮的女人多,并不是我能随意请得动人家的,再说人家也得乐意跟你才行啊。”


“怎么不乐意,我大头猪那点差了?有房子有地有钱的,还当着保安队长,成天价吃香的喝辣的有那点对不起人家了。”

方继祖干脆和让人拿出了四根金条放在了王二皮跟前。

“王保长,你这外甥女我是娶定了,别指望我会放了她,这四条小黄鱼就当是我的彩礼钱,请转交了你姐姐,过几天我让人择个良辰吉日,请你过来喝喜酒,对了,你是舅舅,舅舅为大,届时您老得上座有请的哦,哈哈哈哈……。”


“这,这,这可怎么是好啊,方队长,请您开恩啊,你都有两房姨太太了,我这外甥女可是黄花大闺女啊。这青天白日的,你可不能没天理啊!”

王二皮是真急上了。要是贺倩真出点事,他自己觉得没法向许轶初交代了。

“老东西,你敢骂我,不想活了。什么没天理啊,我大头猪不是说了吗,你给找个比你外甥女漂亮的过来换她不是结了吗,要是没有这个您老就搁家等我送请贴过来吧。来人啊,送客!”

方继祖几乎是把王二皮撵出了家门去。


“这些王八旦,怎么一个个的都是这号货色啊。”

许轶初听完介绍肺都要气炸了,王金虎和周洁的事还没个结果那,这边又出了方继祖和贺倩的事儿。

不过这事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不能不好好的去制这个大头猪一番,煞煞自己心中的火气了。


江佳奇建议让曹胜元出面责令方继祖放了贺倩。

许轶初道:“这倒是没什么问题,为了给贺倩的新工作站创造一个良好安全的环境,这事还是我自己来吧。”

许轶初是个道地的鬼精灵,在听介绍时,她心里就已经逐渐有了一个惩治恶霸,解脱贺倩的好方法了。

她把自己的办法跟大家伙一说,特务排长,江佳奇还有王二皮和横本雄一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贺倩被关在“大头猪”的后院里倒没周洁被关在王金虎那里那种恐惧的心理。一是她知道许轶初绝不会不管她,对付一个镇保安队长这样的菜鸟角色许轶初不会费很大的力气;二是她自己的武功也绝不亚于江芳丽,真是大头猪要对自己不规矩的话,她也能施展拳脚打他个鼻青脸肿的不成问题。

只不过她不能轻易的漏出自己会武功的本领,那是立刻会引起外人怀疑的,一个小学老师怎么会擒拿术那。

所以贺倩只是在被上了锁的房间里天天吵着要出去,要恢复自由,却没在恶霸面前亮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她的这样吵闹被方继祖认为是很正常的反应。


大头猪方继祖让人请来了哥哥,镇长方继宗商量泽日迎娶贺倩做三姨太的事了。

方继宗比方继祖要平和的多,一般不赞成使用暴力强抢良家妇女。

“我是继祖啊,胡小姐是正经八百的教书先生,你绑了她做姨太太,外界反响太坏了,人家会指我们老方家的后脊梁的,我看这事要谨慎行事才好。”

五大三粗的大头猪却不以为然,他说:“哥啊,我看你做镇长都做迂腐了,这娶姨太太又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小学教员就不能当姨太太了,这是什么规矩啊。”

方继宗说:“但是这事儿要人家自愿才行啊,你是找的站不住脚的理由把胡老师抓起来,然后强逼人家就范,这将来要是传出去,县上要追究的啊。”


“那怕个鸟,你和县太爷周大彬关系不是很好吗,我和日本人跟前的大红人曹胜元曹爷那也是换了帖子的兄弟,在三合这个地界上咱们还怕谁啊。”

大头猪是一脸不在乎的样子。

正在这时候,家丁过来禀报,说是王家村的王二皮又来了。

方继宗说:“看看,人家家亲戚找上了门了不是,我看还是把人放了吧,兵荒马乱的人家一个姑娘家也不容易,就给咱老方家积点阴德吧。”


方继祖说:“不妨事,不妨事,我昨天已经给王二皮四条小黄鱼的彩礼钱了,他不要,这肯定是想想后悔了,又过来拿的。咱这给彩礼那不就是明媒正娶了吗,还怕谁说闲话啊。”

方继宗见劝说不了弟弟,也不想见到王二皮在他面前放不下脸来,便招呼了一声从后门出去回去了。

背后大头猪还追了一句:“哥,后天记得过来喝我的喜酒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