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不怕“前门”开大 就怕“后门”难严


当前,城市与农村争地、工业与农业争地、燃料与粮食争地、住房与庄稼争地;矿产资源消费快于生产、生产快于勘查,国内供需失衡,对外依存度攀升。保障发展和保护资源这个两难命题,历史性地摆在我们面前。国土资源部要把“前门”开得大大的,把地用好、把矿用好,支持发展,改善民生,服务社会;把“后门”堵得严严的,对违法违规问题绝不手软,坚决查处。---这是11月30日《人民日报》发出的,国土资源部部长、国家土地总督察徐绍史,日前在中央党校推进土地管理制度改革省部级研讨班上说出的话。


“土地管理需把‘前门’开大,‘后门’堵严 ”,说得何等好啊,看到后不觉立感心中一亮。只是在亮过一阵之后,再看看近几年来的现实,不觉仍感心寒:只怕在“后门”还没有堵严的现实下,再把“前门”开大,恐怕那18亿亩红线就更加无保了。


众所周知,为保护粮食安全,国家架设了“18亿亩耕地红线”这一“高压线”,然而自“高压线”设立以来,却仍被一些地方争相蚕食。而国土资源部门看起来权利不小,实际上对于地方上各类“土皇帝”占地根本无法制止,只能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者以罚代管,甚至坐视不管,致使大量农田被占用。且这种形势伴随着“城扩(城市人口和面积扩张)”、“村缩(农村人口和村庄面积收缩)”、“非增(从事非农产业的人口增加)”、“农减(从事农业的人口减少)”的趋势越来越明显。资料显示,全国耕地面积已从1996年的19.51亿亩减少到到2008年底的18.26亿亩;按照国务院颁布的《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2006-2020年)》,到2020年我国要保住18.05亿亩耕地。然而从现在到2020年,我国正处在工业化、城镇化快速发展时期,建设占用耕地不可避免,要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实在不可想象。


君不见,现在的城市是越来越大,道路是越来越宽,路两边的林带也是逐日见增,许多地方为了避开旧城改造之难,还创造了干脆来它个新城搬迁的经验,使数不清的农田被钢筋水泥压在了下面。不只城镇如此,就是在一些几百人的小村庄,也在大搞xx广场、xx大院、乡村社区、乡村超市等,相互攀比,规模是越建越大,贪大求洋现象非常普遍。最令人难解的是,各级政府还在纷纷给与配套资金相助,摆出一副“不把新农村建设好誓不罢休”的气势,拼命培植样板以显政绩。怎不让“18亿亩红线”频频告急?!


远的不说,就说近的。据《法制日报》昨日报道,曾任江苏省南京市江浦县副县长、六合区副区长的刘有贵,于2002年底不顾各级领导的挽留,执意辞官下海。两个月后,这位“激流勇退”的前“县太爷”摇身一变,就成为坐拥1514亩住宅用地、资产过亿的“大地主”。用南京市纪委有关人士的话说,如果不是一封至今还不知道来源的E-mail,刘有贵就真的成了亿万富翁。


据媒体报道,在刘有贵案中,浦口区国土局土地交易所为了让刘的公司顺利完成招拍挂,仅在春节期间向公众发布了招拍挂消息,并且是在当地电视台天气预报栏目以滚动字幕的方式。如此“用心良苦”,真实地揭示了当前土地管理中存在的漏洞。在热播剧《蜗居》中,陈寺福由一个小包工头摇身一变成了身价上亿的上市公司的老总,在房地产界呼风唤雨,关键是其背后有一个政府官员宋思明。而对刘有贵事件的关注,更是对于权力腐败的一种制度性担忧。不妨细想一下吧,此类在职的、不在职的官员在全国有多少啊?


当然,受命于危难之时的徐绍史部长自然心知肚明,在讲话中也同时提到,“感到有四个重大问题需要跟大家一起研究探讨。一是如何上下联动、左右互动推进土地管理制度改革。二是如何更加有效地参与宏观调控。三是如何切实加快地质找矿工作改革发展。四是如何巩固扩大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成果,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以上四道难题,需要得到地方、部门同志的理解、关心和支持。言下之意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要保住18亿亩红线,是靠大家共同努力的,我一个人(一个国土资源系统),是无能为力。”“即便保不住,也不是我一个人(一个国土资源系统)的错。”事实不正是如此吗?!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