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咄咄怪事:“豫西农民缴械5万汤恩伯部队”考!

这是俺长久以来的一个疑问:农民怎么可能打得过有枪的国军呢?最近有个网友跟我辩论时提到了这个话题,我应承做一番考证,如下:


背景:44年豫中会战豫湘桂战役中的一章)


主流说法:

----河南人民最痛苦的是“水旱蝗汤”,其中汤是汤恩伯

----汤恩伯部5万多人败退至豫西山区时被当地农民攻击,缴械



考证的结果:


1. “水旱蝗汤”中的汤不是指汤恩伯,而是指土匪!

近年有学者考证,从语源学的角度来考察,河南人之所以把土匪叫做“老汤”,也是有蛛丝马迹可寻的。因为晚清民国年间,在土匪活动最频繁的豫西南山区,常年流动着一支数量相当庞大的青年农民打工队伍,每到冬日的农闲季节,则应募从事梯田、沟渠等农田灌溉工程的修理、养护工作。这些人在当地被称做“蹚匠”。一旦工作减少,无所事事,成队的蹚匠极易变成杆匪,以致两者之间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所以在在鲁山的方言里,土匪统称“蹚将”。同音谐转,也就成了“汤”。”


豫西趟将录:


中原大侠王天纵

巾帼趟将张寡妇

屡败屡战范龙章

先兵后匪张巨娃

心狠手辣崔二旦

仁义趟将关老九

装神弄鬼孙殿英

趟将“楷模”老洋人

。。。。


之前还有白狼,之后有别庭芳,每个人都有惊险故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一个个去查。(读起来很有趣的)此外还有红枪会等组织。



2.攻击汤军的是农民吗?


以下石觉将军的回忆:


二、河南紅槍會攻擊零星國軍搶奪槍械,請問貴軍曾否與其發生衝突?

答:我的部隊没有和紅槍會衝突,中原會戰中在嵩縣東方遭遇敵飛機空襲,之後我的參謀長張純璽(東北軍過來的)行李遭暴民搶走,他要派隊奪回,我告訴他爲了行李派兵打他們,不大好,你沒有行李就用我的好了。後來攀登伏牛山時,他一路發火,因爲眼鏡掉了,走山路很艱難,就拉著我的腰皮帶爬山走路。

我看到一份雜誌說:「三十三年春日軍進犯中原時,湯部兩個集團軍撤退之際,屢遭豫西民衆攔截……」這是荒唐不過的話,慢說是兩個集團軍,即使是一個戰闘的班,也根本吃不動,攔不住。我曾見在遠方擔任警戒的班,暴民四五十人逼近,意圖奪械,班長警告之後,發射兩枚槍榴彈,該等暴民即行鳥獸散;附近村民連忙送茶送水前來,連連好話,表示親熱。只是對離散的官兵有殺人奪械的不少報導,尤其敵軍猛攻之下或空襲之時,暴民對離散人馬趁火打擊的行爲,層出不窮而已。該雜誌又說:「對失散官兵,被民衆繳械資遣。」民衆有資格資遣國軍官兵嗎?這是黑心瞎說,所謂資遣云者,乃爲遣至地府之飾詞耳。又說:「民團全是自衛,決無爲非作歹者。」請問對抗日國軍,敢於殺人劫械,此非爲非作歹而何?而對敵軍縱横竄擾,姦淫擄掠,無所不爲,反無任何阻礙,「自衛」云乎哉?該雜誌既吹噓了民團能攔截兩個集團軍(在豫西作戰是五個集團軍及若干獨立師旅,是日寇動員了大量兵力擊退的,你們只會剪徑的小毛賊,没有這能力),同時一口咬定戰場地區沒有共匪活動(單是交付感化的潛匪就有兩千多,南召以北山地幾成匪化區),這真是天真到了家,糊塗透了頂。


虽然石觉将军本部没有碰到大规模的骚扰,但国军受到攻击确有其事,不过绝不是普通的“河南农民”



3. 当时的豫西豫南情况:


当时的河南活跃着大大小小各股土匪绺子,以彭禹廷别庭芳为例,竟然利用兵荒马乱之际成功实现了“宛西自治”,在自已约六县势力范围内实现独立王国,只在表面上接受“招安”。


“河南西部,南部从清朝就地方武装横行。是个半土匪半团练的组织。


早年别庭芳就是这里的老大,实力比较强的,后来刘杰卿成了掌把子。他在宛西4县的老巢,有20多个团的兵力,称雄一方。从民国早年的北洋军阀开始,所有路过这里的部队,特别是溃退的部队。他们是大的闭门不出,坚壁清野,断绝水源。小的就出来抢劫。收缴武器。以壮大实力。”


此外,豫西南还活跃着自清末以后就有的“红枪会”,往上可以追溯到义和团



由于河南地处中原地带,历次大战各类军队都要通过河南。我读过某文间接提到民国某时,郑州一地就见到不下三十个招兵处的说法。

这类半民半匪半官方的组织,由于以上所述的历史背景,才是当时河南除南北交通要道周围以外地方的实际统治力量。



结论:

看到这里,想必各位已经比较清楚了:


攻击汤部的是土匪,而不是农民。至于说拿镰刀,锄头,木棍缴械五万国军败兵的说法更加可笑。


最后提一下:很多土匪最后归附日军做了汉奸伪军,当然也有少部分抗日的。新四军彭雪枫就曾利用过红枪会的力量。

更有个性的一些,谁都不鸟,利用山林最后坚持到解放军的到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