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桃花 正文 第三十四章:被包了饺子

金蝉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URL] 完成了护送任务,按照计划,区中队化整为零,分散往回撤走。姜区长途经徐家,带两名队员在一家小店吃饭时,被一还乡团认出,这还乡团很狡猾,当时没声张,而是悄悄地溜走了,引来大批还乡团将姜区长吃饭的小店团团围住,被还乡团包了饺子。 姜区长掩在门旁向外观察,还乡团有几十人,冲是冲不出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


完成了护送任务,按照计划,区中队化整为零,分散往回撤走。姜区长途经徐家,带两名队员在一家小店吃饭时,被一还乡团认出,这还乡团很狡猾,当时没声张,而是悄悄地溜走了,引来大批还乡团将姜区长吃饭的小店团团围住,被还乡团包了饺子。

姜区长掩在门旁向外观察,还乡团有几十人,冲是冲不出去的,坚守这座房子是眼下唯一的选择。

还乡团用机枪堵住了门窗,还乡团喊:“姜木匠,缴枪吧,缴枪可以饶你不死!”

正响午时,小吃店里吃饭的人真不少。还乡团这一包围,小店里堵着很多吃饭的人,还有店主的一家。小店刚被包围时,起初向外跑的几个人,都被还乡团用机枪打死在门口。不能跑,又跑不出去,小店里的女眷孩子们开始哭哭啼啼。姜区长和两名队员分别守住门口和窗口,姜区长隔着窗,问:“你们是人么?”

外面的还乡团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不知道什么意思。

姜区长隔着窗,大声地质问:“你们是人么?”

这回还乡团有反应了,还乡团里有人不高兴的了,反问:“我们咋就不是人了!?”

姜区长说:“是人的,都吃人饭,拉人屎,办人事!”

还乡团里再没人吭声了,可能也觉得自己做的事有些过分。

姜区长又问:“你们是人养的么?”

还乡团里又有人反问了:“你是人养的么?”

姜区长回答:“你说的太对了,我就是人养的!”

姜区长说:“是人养的,都有父母、兄弟、姐妹,都有做人的良知、最起码的人性。”

还乡团不高兴了,有人说:“别罗嗦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得了。”

姜区长喊了一声:“好!痛快!最后一个问题。”

还乡团说:“死到临头了真罗嗦,说!”

姜区长问:“你们要抓谁?”

还乡团笑:“废话,抓谁?抓你!还用问么?!”

姜区长说:“这就对了,抓我与小店吃饭的人,还有店主一家有关系么?”

还乡团有人说:“只怨他们的命不济,活该陪你一起去死!”

姜区长说:“不是人了不是?他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干嘛非要祸害那么多的性命,摸摸自己做人的良心还有么!”

还乡团里又没了回音,姜区长悄悄向窗外观察,还乡团们都在调头接耳嘀咕了起来,嘀咕了一会,有还乡团问:“你想怎么着?”

姜区长说:“一句话,让无关的人安安全全离开这里,有什么能耐冲我使好了!”

还乡团问:“你和你的人跑怎么办?”

姜区长说:“放心,我们谁都不跑,跑了,那我就不是人,就不配做一个共产党的区长了!”

还乡团还是有些不放心,说:“说话算数,别耍花招,你如果反悔了,到时别说我们不是人!”

姜区长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还乡团说:“痛快,是条汉子!”

门打开了,姜区长让无关的人赶快往外走,屋里没有一个人敢第一个走出去,怕被不守信用的还乡团打死,叫谁谁都不走。姜区长很焦急,姜区长用眼看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伯,意思很明白。老伯犹豫了一下,老伯说:“共产党讲仁义,我也不做孬种,我先走,我反正都活这么大岁数了,死了也不怨。”

老伯整整衣襟,腿都在打颤,但他还是第一个走了出去。没事。

屋里人一下等不得了,一下拥出好多人,还乡团打了一枪,喊:“一个个走,走多了打死你们!”

屋里的人都清醒了,自觉一个个排好队向外走。人走完了,姜区长用脚关上了门,喊;“开始吧!”

还乡团打了一阵子枪,姜区长他们并不还击,还乡团们喊话,他们也没回音,这让还乡团们很纳闷:难道他们土遁不是……

还乡团喊话没回音,还乡团又打了一阵子枪,还是没人还击。

还乡团真是纳闷了,里面的人真是跑了?还乡团找来小店的主人,问:“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家的房子里有暗道?”

小店的主人说:“应当是没有,可我不敢保证。”

小店主人的回答,让还乡团很恼火,还乡团上手就给了小店主人一个耳刮子:说:“小子欠揍,说话还敢饶舌。”

小店主人分辨说:“不是我饶舌……

还乡团说:“还犟嘴!”

小店的主人又被还乡团一枪托子砸倒,还乡团说:“还敢犟嘴,自己的房子还说不知道,真是活腻歪了,老子用枪崩了你!”

还乡团说着就拉动枪栓。

小店的主人哭咧咧,说:“小店是我刚买的房子,有没有暗道我真不知道,倘若是有呢?我不想骗你们。”

还乡团听过也是那么个理,就没再难为小店主人。

还乡团继续围着房子喊话,千呼万唤就是没回音。还乡团又打了一阵子枪,还是没有人还击。有还乡团就骂:“他奶奶的,说不定人早跑得没影了,我们还在这里瞎子点灯白费蜡,傻等。”

一个胆大的还乡团骂着就站了起来,没事。多个还乡团站起来,也没事。还乡团的胆子就大了起来,有还乡团站起来骂:“他妈的,肯定是一座空房子,我们都叫老奸巨猾的共产党骗了!”

还乡团打起胆子,一起往房子前靠,眼看着就要推开房子的门了。忽然,窗门大开,三颗手榴弹几乎同时飞了出来,落在还乡团人堆里,一排子子弹打出来,还乡团丢下十几个死伤者鬼哭狼嚎退了回去。房子的窗门重新又被关闭。

太阳西斜,已是半下午的时光,姜区长想:用不了多长时间,天就会黑了下来,只要坚持到天黑下来,一切就好办多了。姜区长他们不声不响就是为了拖延时间,不还击是为了节省子弹,给还乡团造成某种错觉、假象,还乡团上当了更好,不上当对姜区长他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坏处,同样也是拖延了时间,达到了目的。想不到还乡团还真上了当,让姜区长他们第一个回合就得了不少的便宜。

还乡团长精神了,他们不喊话了,也不放枪了,他们找来好多的柴禾将房子围了起来,要烧死姜区长他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