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草好汉拔 正文 第二章 听他一言肝胆热(2)

一道行人我最穷 收藏 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size][/URL] 子星哼了一声:“别开玩笑了。堂堂一个大将军会被人绑票,说到哪都没人相信。就说梦存人野,也不至于野到这份上。”中年人凑过脸来:“开玩笑?你敢和我打赌吗?一百斤棒子的赌,你敢不敢赌?”一百斤棒子不是个小数。吴子星信以为真了。 子星说:“他姥姥的,这叫嘛大将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


大舅问:“你那耳朵怎么回事?”表哥没好气地说:“隔了一天才看见!让流弹打的。”大舅恼火了:“你出去招是惹非。刘蛋打的,打的轻,活该!”表哥说:“我没出去惹祸。是流弹,流弹,懂不懂?”大舅骂道:“你敢犟嘴!你再犟嘴,看我打不熟你!你看你表弟,人家子星多听说,你怎么说他都不顶嘴。”表哥躲着拳头,说:“子星让大姑管萎了。任着别人弹脑崩子。”


大舅打表哥。吴母拉过表哥,对大舅说:“别打孩子。”吴母对表哥说:“不是我说你,瞧你表弟。犯伪的不做,违法的不吃。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出阁的大闺女一样,从来不惹事。”表哥被鬼子流弹扎了耳朵眼儿,本来就委屈,又被误会打架。他身受奇冤,气急败坏地闯进吴子星呆的屋内。


片刻,表哥砰地打开门,揭穿真相一般大笑:“大姑,瞧你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乖孩子在干嘛?你家从来不惹祸的吴子星,闷在屋里造地雷!”吴母惊骇欲绝。吴子星想掩饰已经来不及了。原来,吴子星天*琢磨,在任广正那里,得知世界上还有地雷这种好东西,回来就闭门造车。


吴母把儿子装船运回家。摆渡的时候,她一个劲儿地数落:“都寻思你是老实孩子,哪承望你闷声不响作天祸!你给我回孟村!今天你就是说下大天来,你也得跟我回孟村!”吴子星仍然不犟嘴,只是望着水流走神儿。吴母嚷:“你在想嘛?说话!”吴子星蔫蔫乎乎地说:“水里的炸弹怎么造?要是在水里放炸弹,轰地一声,多结实的船都得粉身碎骨。”早知如此,还不如不问呢。吴母吓得差点儿粉身碎骨。


大檩条儿有大檩条儿的糟心事儿,小草籽儿有小草籽儿的糟心事儿。吴子星这个小草籽儿,回到孟村镇,在街筒子里转悠。一个摊主没心没肺地唱着地方戏。子星问:“听说40军要从这过,嘛时候过?听说40军是嫡系部队。你老知道吗?”摊主不耐烦地说:“不知道,不知道。世道还不够乱的?你还上这儿来添乱!” 子星失望地蹲下。摊主好奇地问:“你说嫡系,嫡系是嘛玩意儿?”子星说:“自己养起来的就是嫡系。别人养的就是杂牌军。”摊主自作聪明地说:“你这一说俺就明白啦。这只母鸡是俺的嫡系,这篮子鸡蛋是俺的杂牌军。”


有个叫买连瑾的年轻人,正在遍撒鸡毛信。他掖给子星一封。买连瑾慷慨激昂:“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誓死不当亡国奴。小伙子,想抗日吗?明天到旧县大集上去。7月15组织了抗日救国军,前两天在圣佛会的师,现在正招兵,想保家卫国,就去救国军。” 子星问:“是谁组织的,是嫡系吗?”


买连瑾冷笑:“救国军不是国舅军。四大奸臣倒是嫡系,你信得及他们吗?高俅童贯能顶用,还找梁山好汉干嘛?”吴子星点点头:“说的在理儿。救国军是谁组织的?”买连瑾郑重说道:“慈振中、金耘府……” 吴子星吸了一口凉气:“我听说慈振中是共产党。听说共产党都是锯齿獠牙,没安好心。”买连瑾笑了:“你还真能听说啊。”


吴子星忙说:“都这么轰嚷。都说共产党是赤匪,红胡子,妖魔转世。”


买连瑾朗声大笑:“那是嘛时候的老谣言了,现在是抗日救国要紧,大敌当前,国事为重。共产党是不是好人,疆场上见分晓。”


中午时分,村里的棒小伙子聚到戴震峰家瞎吵吵。戴震峰从子星那里听来风,就朝着大家下雨:“国府山南海北发大兵了!国府这回咬紧后槽牙,跟日本子真杀实砍拼老命啦。”谢知华愤愤地说:“寡民党不出十天准败!”戴震峰大吃一惊:“你说嘛?!”


吴子星蔫蔫乎乎地:“他说国军必败。我觉着也是。”谢知华嚷道:“寡民党不出十天准败!要是不败,我输给你一个皮猴儿!” 皮猴儿是过冬穿的厚斗篷。戴震峰大怒:“你再说一遍!”谢知华说:“不出十天必败!”


这不是激火吗?戴震峰脱了褂子就打。谢知华也火冒三丈。村里的年轻人,


有的抱住子星,有的抱住谢知华。吴子星不言语,坐着发呆,想:“我的子弹已经修好了,可惜跟手枪不配套。”


戴震峰余怒未息:“我得揍他!他一心盼蠢,盼着兵败国亡!”谢知华情绪激动:“你看街上的逃兵!一堆一凛的。你看这点子逃兵在干嘛?他们在卖枪卖子弹!你指望他们吧!指望得上吗?指望得上吗?” 谢知华把戴震峰拽到院里,指给他看:“国家不亡在这帮现眼包手里才怪!你指望他们吧!指望得上吗?指望得上吗?”戴震峰向外望去。成群的逃兵衣衫破败,趟着泥汤,叫卖着枪支弹药。他惊呆了,不言语了。


谢知华激愤地说:“我愿意中国不亡在他们手里,可是你信吗?可是你信吗?”人们都哭了。众人进了屋。吴子星蔫蔫乎乎地说:“一个个哭的像嘛似的。活没出息死。”谢知华骂道:“我看你活没良心死!国家都这样了,你一声也不哭!”吴子星说:“俺从小不知道嘛叫哭。有憋堵的事儿,想法化解,哭有嘛用!”


谢知华推开窗户,冲着逃兵喊:“卖吧!卖吧!把枪卖掉!把子弹卖掉!把勇气卖掉!把良心卖掉!卖吧,卖吧!” 吴子星说:“省点儿力气,干点儿有用的事。明天俺去旧县,那里有共产党闹救国军。”


第二天清晨,戴震峰抱着母鸡和谢知华牵着一只羊。吴子星扛着口袋缀在后面。一个地痞拦住他们:“哎,傻子,哪去?别走了!小心天上打呱啦(雷),劈死你们几个二百五。”戴震峰气得一甩手:“滚!好狗不挡道。”地痞吹胡子瞪眼:“傻子!甭拿捏,老子会你们商量点儿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