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魂团 正文 第四章 潜伏狙击 2

大沿帽 收藏 2 1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0.html[/size][/URL] 两天之后,月黑风高。海浪翻滚。 唐汉、黄百戈、张弩三人上了一条小铁壳船,从鼓浪屿偷偷出发,那个时候的鼓浪屿是公共租界,上面有日本人、英国人、德国人、美国人,有警察,但是没有日本人的部队,所以在码头上下海相对容易。 茫茫的海面上,波涛汹涌,小船如一片树叶一样随着波涛起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0.html


两天之后,月黑风高。海浪翻滚。

唐汉、黄百戈、张弩三人上了一条小铁壳船,从鼓浪屿偷偷出发,那个时候的鼓浪屿是公共租界,上面有日本人、英国人、德国人、美国人,有警察,但是没有日本人的部队,所以在码头上下海相对容易。

茫茫的海面上,波涛汹涌,小船如一片树叶一样随着波涛起伏。

半个小时之后,海面上忽然传来快艇的马达声和探照灯的灯光。

“是日本人的巡逻艇。”黄百戈小声地说了句。唐汉与张弩翻身从小船上下到海中,抓住早已经准备好的绳子,把身体潜入海水中,只把头露在海面上。

这是他们预料到的事情。

日本人的巡逻快艇很快发现了小船,一边往这边胡乱开了几枪,一边飞驰而来,一边用大喇叭喊话:“八嘎,什么人?不许动!”

黄百戈站在小船上,把两只手高高地举过头顶,快艇上有十几个日本人,他们发现小船上只有一个人,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末日已经来临。

快艇靠近了小船,黄百戈忽然翻身下海。与此同时,唐汉、张弩两人扔出了两颗手榴弹,轰,轰,两声巨响,快艇上的几个日本鬼子被炸飞入海,快艇上大火熊熊燃烧起来。

黄百戈钻出水面,三人一边游水,一边推着小船离开。身后的快艇显然是要沉没了,残存的日本士兵哇哇叫着,跳入水中扑腾。

燃烧的火焰在海面上消失。

怒海的波涛吞没了日本鬼子……

天刚蒙蒙亮,三人的小船已经到了嵩屿的海面上。唐汉在船头上用一根竹竿挥动着一件白色的衣服,黄百戈划着小船,往海滩上靠近。

海滩上的中国国民党75师的守军很快就发现了他们。

“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中国人,从厦门岛过来的,有事情要见你们师长……”唐汉大喊。

“把船靠过来!”

小船靠上沙滩,几个国军士兵把小船拖到岸上,然后对三人搜了身,把他们的武器都缴了,然后把三人带到海边的一间小石头屋里。

“我是3营2连连长钟飞,负责海滩警戒。你们从哪里来,有什么事情,先对我说。”一个二十七八岁,英俊,剑眉虎目,一脸正气,腰上插着匣子枪的青年军官说。

唐汉不慌不忙地把自己的目的和血魂团的一些事情详细地对钟飞说了一遍。

“我们中国如果多几个这样的组织,多一些你们这样的好汉,日本鬼子早就滚回日本去了……”钟飞激动地和三人握手,然后安排了三人早饭,对他们说:“等一下我去把这件事情告诉师长,我想我们师长会答应你们的这个要求的……”

“看来我们是来对了!以后有更多的好家伙招呼日本鬼子!”黄百戈吃了几个馒头,兴奋不已。

上午十点多钟,钟飞带三人去见师长。75师师长叫周家栋,五十多岁,两鬓已经斑白。三人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周家栋脸一沉,喝道:“来呀!捆起来。”

旁边拥出十几个卫兵,把三人捆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钟飞大吃一惊,忙问。

“钟连长,不知道你这个连长怎么当的,这些汉奸的话你也相信?”周家栋显然对钟飞很不满意。

“他们是和日本人作斗争的勇士,不是汉奸。”钟飞忙说。

“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汉奸?日本人在海上封锁那么严密,他们能够轻易就过来了?”周家栋狠狠地看了一眼钟飞,喝道,“还不快滚!”

钟飞看了一眼唐汉、张弩、黄百戈,又气又急,却又无可奈何,只好退了出去。

“给我好好拷问一下,这几个汉奸来的目的,是不是日本人要进攻嵩屿了……”周师长一声令下。

三人被隔离之后,严刑拷打。

“老子不是汉奸,老子是杀日本鬼子的,你们这些家伙,有种的去杀日本人呀!”黄百戈性如烈火,一身傲骨,对审讯拷打他的国民党士兵破口大骂,两个拷打他的士兵下手更重了……

“妈的,老子不能和日本人拼死,却死在中国人的手下……”黄百戈已经气息奄奄。

唐**张弩也受到了国民党士兵的拷打,天黑之后,两人被关进一间小黑屋,外面有一个警卫守着,两人又饥又饿,而且不见了黄百戈,心里都很焦急。

“也许我们是来错了。”唐汉说。

张弩默然。

“但是我们也怨不了他们,现在是非常时期,他们提防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只是怎么不见了黄百戈呢?”唐汉担心地问。

张弩叹了口气,什么也没有说。现在他们惟一的办法就是等待。

半夜里,门被悄悄地打开,钟飞进来小声地说:“快走,我送你们离开……”

“我兄弟呢?”唐**张弩忙问。

“等一下告诉你们……”钟飞带着两人,悄悄地到了沙滩,两人看见那艘小船已经停在水边。钟飞说:“现在师部在讨论你们的问题,有很多人赞成你们是汉奸的说法,要枪毙你们,还说即使不是汉奸,也比放走两个汉奸好,如果我现在不放你们走,天亮之后,只怕你们就走不了了……”

“你为什么相信我们不是汉奸?”唐汉忽然问钟飞。

“我的直觉,因为我从你们三人身上看到了英雄的气概!如果是一个心中有鬼的汉奸,是没有这么挺直的骨梁的。”钟飞说。

唐汉握住钟飞的手。

“船上我准备了四箱手榴弹,是我悄悄偷出来的。”钟飞说。

“谢谢你,兄弟。”唐汉说。

“我也是一个中国人,为了夺回我们失去的土地,我也有责任和日本鬼子战斗,这是我惟一能帮助你们的,你们快走吧!”钟飞继续说。

“我的那一个兄弟呢?”唐汉问。

“他已经死了,他是一条不折不扣的好汉。”钟飞沉痛地说,“但是,我却没有能力救他……”

唐**张弩的身体同时一颤。

“走吧!”钟飞无可奈何地说。

“我们走了,你该怎么办?”唐汉迟疑了一下,“要不,你和我们一起走,我们并肩和日本鬼子战斗?”

“如果有那个机会,我很高兴,但是不是现在,我是一个军人,我应该留在我的部队……”钟飞淡淡一笑。

唐**张弩上了小船,小船上有四箱手榴弹和一些馒头,两人把船划到海中,一边回头往海滩上看,却什么也看不见了。

第二天一早,士兵就发现唐汉与张弩不见了。

“是我放走的!”钟飞平静地对士兵们说,“师长要怎么处罚我,我都认了。”

师长周家栋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暴跳如雷,下令把钟飞的枪下了,押到自己面前:“你居然敢放走汉奸?”

“他们不是汉奸!我们严刑拷打一天,拷打死一个人也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就是汉奸。”钟飞平静地说。

“就算他们不是汉奸,也有是汉奸的嫌疑,你敢私自放走他们,就是违反了军法!”周家栋大怒。

“我愿意接受军法处置!”

“好,我就给你最严厉的军法处置:撤销你的连长职务,关禁闭十五天。”周家栋本来想把钟飞枪毙的,但是想了一下,钟飞的话也有道理,就给了他这个处置。


厦门警备司令部,正在召开紧急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日本驻守厦门的部队田村与龟田队长,厦门警备司令大岛七雄,厦门黑龙会的会长高木秋,日本九州第一刀长谷川,本来长谷川是没有资格参加这样高级别的军事会议,是高木秋特别推荐的。

血魂团袭击大悲阁警察教练处,手榴弹炸兵营,在鼓浪屿海面上炸沉日本巡逻快艇。让日本人震惊不已。

“血魂团?什么人的干活?高木君,你的秘密警察查到了什么线索没有?”厦门警备司令大岛七雄焦躁不安。他把求助的目光落在高木秋的身上。

高木秋的黑龙会实际上就是日本的秘密特工队,虽然他的人遍布厦门,但是也没有查到具体的情况。

田村继续自己的观点:“血魂团应该是一个严密、战斗力强大的特工组织。除了中国国民党,我想不到还有什么人能有这么大的动作!中国国军75师现驻守在嵩屿岛,他的特工队潜伏在厦门市区内,里应外合,对抗大日本皇军,如果不能及早地除掉这个可怕的组织,将影响大日本帝国之大东亚共荣圈的圣战……”

“大日本帝国是不可战胜的!”龟田高高地挥动右手狂叫。他是一个狂热的军国分子,他在挥动手的时候,田村、高木秋、大岛七雄、长谷川都不约而同地站起来,微微鞠躬,表示对天皇神圣的效忠。

“大日本帝国是不可战胜的。”

“田村君,请听长谷川君的意见。”高木秋说。

长谷川现在已经加入了黑龙会,也算一个日本军人,他站了起来说:“我是以一个大日本帝国武士的身份到中国来向中国武林挑战的,我的对手,也就是帝国军队的敌人唐汉,我可以肯定,他就在血魂团之中。”

田村一惊:“长谷川君,你有什么证据吗?”

“有!大悲阁警察教练处被血魂团袭击之后,我赶到现场仔细地查看过,最少可以确定,有两个哨兵,还有渡边教练,都是死于此人的刀下,因为此人用刀和杀人的方式我可以看得出……”长谷川说。

“也就是说,找到唐汉,就能够找出血魂团?”大岛七雄说。

高木秋说:“长谷君就是这个意思!”

龟田脸上露出笑容:“高木君是不是已经有了找到唐汉的计划?”

高木秋一阵狂笑:“亲者痛,仇者快,我要用中国人的方法对付中国人。”

日本士兵在厦门进行了一番大搜捕,抓获了近百中国人,男女老幼都有,其中血魂团成员郭再生、陈金木也被意外地抓住,他们被关在厦门双十中学的大礼堂内。厦门双十中学自从厦门沦陷之后,就成为一个日本的警察局。日本小队长小林光、猪饭一男是这里的日本警察头目。

小林光神情冷漠,八字胡须,小眼睛,罗圈腿,他的腰上别着日本军刀,他的身后是一排日本士兵,他站在大礼堂的门口,狡黠地打量了里面黑压压的中国人之后说话了:“中国人的不要害怕,日本皇军大大的亲善,是中国人大大的朋友……”

礼堂里的中国人一片嘘声。他们都知道,豺狼怎么可能和人亲善呢?

“唐汉?你们的知道?血魂团,你们的知道?谁的知道?立刻的回家,皇军赏钱一万元(日本在华军票),白米一千斤,猪肉一百斤……”小林光一边说,一边用细小的眼睛狡黠地注意里面中国人的反应。

里面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谁的知道?”小林光提高了声音。

“不知道!”里面的中国人忽然异口同声地大声回答。

小林光浑身一哆嗦,脸色大变,恶狠狠地吼道:“不知道,统统死啦死啦的!”他对身边两个士兵使了个眼色,两个士兵从人群中拖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婆,拖到小林光的身边。小林光堆着笑脸,说:“中国老太婆,不!中国老大娘,我的母亲一样,你可知道唐汉在哪里?血魂团在哪里?”

老太婆轻蔑地斜了他一眼:“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什么?”小林光脸色大变。

“不知道!”老太婆冷笑。

小林一挥手,两个日本士兵把她拖了出去。

又有两个日本士兵把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从母亲的怀抱里抢了出来,丢在小林光的面前,小林光蹲在小男孩的面前,挤出一丝笑容,一边用手摸着小男孩的头,一边说:“小孩的,不要害怕,皇军大大的好。”

小男孩不害怕,愣愣地盯着小林光。

小林光从口袋里摸出一粒糖果,在小男孩眼前晃动,说:“日本糖果,大大的好吃,你的想吃?”

小男孩摇摇头:“我妈妈说了,日本人的东西统统不能吃,吃了心会变黑。”

小林光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心口,摇摇头说:“小孩的不要胡说,皇军心的不黑。”

小男孩疑惑地看着他。

“唐汉,小孩的知道?血魂团,小孩的知道?”小林光改变了语气。

“不知道。”小男孩摇头。

“不知道,统统死啦死啦的!”小林光脸色变黑,一声吼,从腰上拔出雪亮的日本刀,架在小孩的脖子上,凶狠地吼道。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小男孩伸长了脖子,大声回答。

小林光恼恨地挥挥手,一个日本士兵提着小孩的衣领出去。这个时候人群中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日本狗,放了他们,老子就是专杀日本鬼子的血魂团!”

日本士兵慌忙举起枪。如临大敌一般,枪口都对准郭再生。

郭再生昂首挺胸地走出来,站在小林光的面前,挺直如山。

小林光恶狠狠地打量着郭再生,吼道:“你的,血魂团的干活。”

郭再生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血魂团郭再生。小日本,你要找的是爷们,放了他们……”

几个士兵把郭再生五花大绑,推进审讯室。

厦门警备司令大岛七雄,海军陆战队大队长田村、龟田,黑龙会会长高木秋、长谷川都来了,他们要审讯郭再生。

“老子就是血魂团的,但是老子什么都不会说。”郭再生轻蔑地冷笑。日本人开始对他用刑,烧五毛,点梅花,老虎凳,插竹签,无所不用其极。但是郭再生铮铮铁骨,面不改色:“小日本,给老子来点痛快的,二十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难道中国人的嘴巴是铁铸的吗?”小林光如泄了气的皮球。

“一个中国人的嘴巴是铁铸的,两个中国人的嘴巴是铁铸的,但不是所有的中国人的嘴巴都是铁铸的,只要撬开了一个中国人的嘴巴,我们就大功告成了。”长谷川冷笑。

浑身伤痕累累,但是铁骨铮铮的郭再生被捆绑在双十中学的大门口。成百上千的老百姓被日本士兵用刺刀逼到前面看热闹。

汉奸高癞子用力地敲着一面铜锣,站在校门口大声喊:“中国人注意了,皇军有话要说。血魂团在厦门杀人放火,强奸掳掠,罪恶滔天,血魂团一日不除,厦门一日不宁,希望广大市民举报血魂团乱党,说出血魂团乱党在哪里的,大大有赏,赏钱万元,白面千斤,肥猪一头。如果有谁知道血魂团乱党分子唐汉在哪里的,赏钱十万,十万……”

下面乱哄哄一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