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 正文 第六章 入伍教育

关山万里 收藏 1 1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1.html[/size][/URL] 我们和许多新兵一样,一开始都要接受部队的入伍教育。只不过其他部队是干部做教育,老兵带新兵,整个新兵连一起;而我们的教育却是清一色的政治教官给我们进行,学院统一安排,各个队分头组织。上课前,我们猜想这些教官应该个个政治素质很高,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信手拈来,曾经有人透露这些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1.html



我们和许多新兵一样,一开始都要接受部队的入伍教育。只不过其他部队是干部做教育,老兵带新兵,整个新兵连一起;而我们的教育却是清一色的政治教官给我们进行,学院统一安排,各个队分头组织。上课前,我们猜想这些教官应该个个政治素质很高,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信手拈来,曾经有人透露这些政治教官起码都是正团以上的级别。

给我们上第一堂课的教官是一个精干的五十多岁的老头。他走进教室的时候,很随和,随和得就如同我们隔壁家的大爷,所不同的是他身上多了套军装而已。我们以为他会像我们高中时候上政治经济学的那些政治老师一样的对我们进行再教育。真的,当时台湾的飞机起义飞过来,卓长仁劫持飞机飞过去,在那样的政治大环境下,我们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去接受教育。

那老头走进来,很雄赳赳地动了动胳膊。对!就像我们做广播体操那样地动了动胳膊。 然后,没给我们讲课,却在讲桌旁趴下,做起了俯卧撑。

“1、2、3、4……”老头边做边数数。

他一数数,本来交头接耳的还很陌生的战友们全部静了下来。

可这帮小子谁是善良的?谁是耐得住寂寞的主?没一会儿,有人就小声地跟着数了起来:“6、7、8、9、10……”

“我打赌,老头做不了50个就会起来……”我小声对刘大千说道。

“我赌100!”我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我心里忍不住乐了起来,这里还有和我一样有赌性的同类。转过头,想看清楚是谁在向我挑战,可是茫茫人海青一色的大秃瓢,我根本找不出来是谁在应战。

“我赌150!”当我们数到120个的时候,刘大千终于应战了。

“我赌200!”这声音比谁都洪亮,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

赌200的就是那老头!

接着只听见大家吼破天的声音“189、190、191……”。

当数到200的时候,老头挺身站了起来,拍了拍手,喝了口水: “不错!这声音吼得有点军人的味道。”

一百三十多号人的吼声才只是有点味道?此时,我们谁也不敢吭声,这老头把我们震了。此时,在我们脑海里已经不再是那随和得像隔壁大爷的概念。

“怎么样?我很厉害是吧?”看他那样子我们怎么都感觉不到那老头在自我陶醉,“鄙人是第3期的学员,朱伯儒是我同门师兄!鄙人姓邰!”老头在黑板上写下了这个“邰”字。

“可能是满族的!”马上有人对老头刨起根来。

“答对了!加十分!”邰教官不但精干而且还很幽默。

“在这里!像我这样的,多得很!你们的队长,你们的教导员,随便拉一个出来都能超过我。但是,具有这样的能力仅仅只是成为一名军人的开始: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们就得有吃苦的准备,我希望你们是天之骄子,而不是爹妈的娇子!”

第二堂课的时候,邰教官却差点下不了台。

我们从朱伯儒是他的师兄扯到了学雷锋。朱伯儒是当时很有名的学雷锋标兵,是成都军区空军政治部副主任,到处都在刊登、播送他的先进事迹。因为有这个榜样的存在,我们对我们的邰教官更是高山仰止。

“雷锋不可学!”此言一出,语惊四座。

是那个叫元宝的山西老几说出来的,我终于也查到他就是跟我赌100个的家伙。

看着这个家伙我就乐。不知道他爹是怎么取的这名字,居然叫做“元宝”。不可否认,晋商给大清帝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可现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这个帅哥云集的地方,他和后来被我们叫做潘土匪的绝对是两个另类,不帅!真的不帅,身材、长相如同他们的名字,二者相得益彰。

如果一个年轻的教官遇到这个命题,肯定非常尴尬,可是我们敬爱的邰教官却只是歪着头,静静的看着元宝!那神情分明就是在鼓励他继续讲下去。

“元宝,你狗日的在发宝!”欧阳终于忍不住地骂了起来。

的确,我们敬爱的邰教官凭着他漂亮的两百个俯卧撑已经成了我们这群孩子心目中的偶像。偶像的威严是不可侵犯的,元宝这么明目张胆地反驳邰教官的行为,比他“雷锋不可学的”命题更加让我们难以接受。

可我们元宝这宝贝还真的是很宝贝,他不慌不忙地说:“我昨天翻了一下我们队长发给我们的队列、纪律条令。军队是一个以铁的纪律作保证的组织,如果没有铁的纪律,那么这支军队就无法去打胜仗,也无法去保卫祖国和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实现人民军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这个宗旨……”

妈哟!在我们还稀里糊涂的时候,这小子居然已经开始非常自觉地学习起条例条令来了。看看周围同学们的表情,这小子的行为已经犯了这群人的众怒了!

“既然条例条令是这样规定的,那么请问邰教官,雷锋叔叔哪里来那么多的时间外出去做好事?请问他请假了吗?谁批的?他按时归队了吗?”

这下轮到我们瞠目结舌了。

“雷锋叔叔真的是做好事去了吗?有谁可以证明?仅仅是凭他的那本日记?那日记他能写,我也能,你们都能!”

我忍不住笑得打跌。他立刻把矛头转向了我:“我说关山战友,这很好笑吗?”说完便不再理会我,“我再提出一点看法,仅仅是个人的观点,不足为凭。同志们啊,亲爱的战友我的兄弟们,我还发现雷锋叔叔有严重的资产阶级腐败享乐思想……”元宝欲接着侃侃而谈。

“这位战友,我很佩服你的学习精神。”一个声音果断地打断元宝,“你能够在刚刚跨入革命军队的大门就深刻地去学习领会部队的条例条令,这很值得我们大家去学习,我们也提倡有这样的学习精神。但是,你说雷锋有严重的资产阶级腐败享乐思想,我就不敢苟同。谁都知道,雷锋叔叔是苦出身,他生于湖南省望城县一个贫苦农家,在不到七岁时就成了孤儿,本家的六叔奶奶收养了他。他为了帮助六叔奶奶家,常常去上山砍柴,可是,当地的柴山都被有钱人家霸占了,不许穷人去砍。雷锋有一天到蛇形山砍柴,被徐家地主婆看见了,这个地主婆指着雷锋破口大骂,并抢走了柴刀,雷锋哭喊着要夺回砍柴刀,那地主婆竟举起刀在雷锋的左手背上连砍三刀,这事我们大家都是知道的,雷锋叔叔打小就对剥削阶级充满着刻骨铭心的仇恨!所以,你必须为你刚才所说的这个命题向我们敬爱的雷锋叔叔道歉,顺便也向我们尊敬的邰教官以及广大的你的阶级兄弟、你的战友们致以革命的道歉!”

一个脑袋比我们都还光亮,长着一只像刘德华那样漂亮鼻子的战友理直气壮地站起来,对我们元宝同志进行了无情的反驳。

“借这个机会,我也向我们尊敬的邰教官和亲爱的战友们做个自我介绍。我叫王伟,王就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那个王,伟就是伟大的伟,不是经韬纬略的纬。我来自著名的鱼米之乡湖州,古语云‘苏湖熟,天下足’,这个湖就是指我的家乡湖州……”

“谁不说俺家乡好,得儿哟~~~依儿哟~~~”有战友在唱。

妈妈哟,瞧这一场非常严肃的政治教育让我们这群人给搅和的。

可这还没完!

“我说,二位战友你们着急什么?你们得等我把说完吧!论述文有三要素,论点、论据和论证,我们大家对此都不陌生,是不?”元宝抢过话题说。

“我们现在有谁戴了手表的?请举手!”元宝环视大家,“没有吧?可是雷锋叔叔在那个年代就戴了手表,而且还是上海牌的。”元宝接着撩起了自己的军装,“我们穿的是什么?军装,的确良的,是我们的父老乡亲给我们做的军装,可是雷锋叔叔在五十年代居然有毛料衣服穿!我这不是空口白牙的去说,这在昨天的《解放军报》上刊登了的,我相信我们中间的战友肯定也看到了这条消息,我深信我们的邰教官也是看过这篇报道的!那么我们来算一下,请问教官,在您当兵之初你们作为战士的津贴是多少?雷锋叔叔如果要买手表和毛料服装,需要多少钱?如果仅仅靠当兵的那点津贴能够买得起这样的高档消费品吗?就算买得起,那么雷锋叔叔的艰苦奋斗又从何谈起?还有,他买这些的钱从什么地方来的?也许有人会说雷锋叔叔当兵前是公务员,请记住,他可只当了一年的公务员就调去农场做拖拉机手了。那么照这样推理下去,我们是不是该追究他的经济问题呢?”

元宝顿了顿,继续他的语惊四座:“我再抛出一个命题,请你们证明雷锋同志有男女生活作风问题。”

“这好证明啊,”我抢答,“就按照你的逻辑去证明!雷锋叔叔帮助的全部是女同学,他为什么不帮助男同学呢?史书上好像没有他帮助男同学的记载!”

我的接嘴无异于火上浇油。

我们这群家伙在没跨入这个学校以前,每一个人基本上都属于当地学校的孩子王,没有一个甘于寂寞,在骨头里都有着一股不认输的劲头,全是惟恐天下不乱的主!邰教员第一堂课的俯卧撑的确震了我们一把,但是,我们这群人又岂是两百个俯卧撑就能震得住的?

这会儿,大家都静了下来,静静地望着邰教官,大家心里都抱着一个目的:想看看偶像是如何坍塌的。

却见邰教官不慌不忙地说道:“我不去给你们解释什么雷锋精神是以雷锋的名字命名的、以雷锋的精神为基本内涵的、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着的革命精神这些东西,更不会对你们说雷锋精神其实质和核心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了人民的事业无私奉献。我如果对你们讲雷锋精神,不是自然产生的,而是有其历史客观必然性。如果说,雷锋精神即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时代精神之具体体现;又是对我党我军优良传统的继承和发扬;也是对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继承和升华。如果我对你们说雷锋,不再单单是某一个人的姓和名,而是一种文化和精神之所在,如果我给你们讲这些东西,在你们看来,我这老头讲的这些东西就是为了政治教育而政治教育,在你们看来这些东西肯定是苍白无力的说教,虽然你们不会再在嘴上说什么,但是在你们心里,你们肯定会说,这老头,不过如此而已!”

政治教官就是政治教官!

他说我不解释,我不说,可他却把什么都解释了什么都说了。

“是的,我这老头不过如此。我非常欣赏各位同学对事物深入了解的这种精神,这是我们作为飞行员所必须的也是应该发扬光大的精神。在此,我应该对你们进行表扬,当然,这个表扬只是口头的,因为不是你们队领导,鄙人不能越俎代庖!”

大家又是一顿大笑。

“我总结一下刚刚几位同学的发言,可以归纳为下面几点。”

老头拿起了粉笔,转身在黑板上板书起来:

一、 关于作风纪律问题;

二、 关于经济问题;

三、 关于生活作风问题

“诚然,就如刚刚这位同学所说论述文的三要素,那么这三点是否就是这三要素里的论点呢?我看许多同学都在点头,这就代表你们认同了鄙人之归纳总结。其实,这些事应该是你们中学时期语文老师的事,对这个补课我觉得我们大家都很有必要。这个我们当然包括我自己。”

大家又乐。

“下面,我就这三个问题展开论述。当然,首先就是第一个问题了,关于作风纪律的。我首先得给大家解释什么叫作风纪律,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进行入伍教育的目的,更深的意义上来说,作为军人,自打你穿上军装这一天开始,你就要不断地个与这个词打着交道,只有真正的贯彻领会和落实了这个作风纪律,你才会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军人。”

“中国人民解放军有三大条令,这三大条令,我想,你们进入这个大院的时候你们就已经看到了,我也相信你们现在每人手里都这样的一本册子。三大条令分别是《内务条令》、《队列条令》和《纪律条令》;刚刚这位同学所提出雷锋外出向谁请假、批假的权限以及及时归队的问题就属于《内务条令》;在《内务条令》之第九章第五节的第一百五十条和一百五十一条有详细明确的规定,规定的内容为军人外出,必须按级请假,按时归队销假;未经领导批准不得外出。军人在执勤和操课时间内,无特殊事由不得请假。请假一日以内,不远离驻地,不在外住宿的,士兵由连首长批准,军官由直接首长批准。在这里,你们就是士兵,而你们的队长、教导员就是你们的连首长。严格按照比例控制请假外出人数。星期日和节假日连队外出人员占现有人数的比例是:担负作战值班、边防、海防任务的部队一般不超过百分之五;内地驻防部队一般不超过百分之十;执行其他任务的部分队和担负日常战备值班任务的航空兵部分队按照有关规定执行。具体执行办法,由师以上首长根据部队任务和所处环境规定。士兵请假外出时,由连值班员负责登记,检查着装和仪容,交代注意事项,发给外出证;归队后,必须向连值班员销假,并交回外出证。连值班员应当将外出人员的归队情况,报告连首长。”

这下轮到我们目瞪口呆了,有的战友开始翻起了手中的条令,我也是这个有的之列。这老头随口背出了内务条令之章节,如果允许,我想他连标点符号都不会背错。由此看来,这老头不仅仅是为了我们的入伍教育准备而来,更多的是深入到骨髓里的东西。

起码我是这样看的。

偌大的教室,一百多号人,只有邰教官侃侃而谈的讲课的声音和大家的呼吸声,连惊叹都没了。

“我想,这《内务条令》已经为我们大家解答了第一个问题了。接下来就是第二个关于经济的问题。”

“是的,我也看到了这个报道,而且在前段时间我去抚顺的雷锋纪念馆还看到了这些实物。同时我还看到了另外的一些东西。在参军前雷锋同志曾参加沩水工程、团山湖农场和鞍钢的建设,多次被评为劳动模范和先进生产者。1960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被编入工程兵某部运输连四班,当汽车兵,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抚顺望花区和平人民公社成立时,他把自己在工厂和部队积存的100元钱捐献给公社。当他得知辽阳地区遭受百年不遇的大水灾时,又将 100元寄给了辽阳市委。在入伍不到三年的时间里,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被评为节约标兵,荣获模范共青团员称号。请注意雷锋同志曾参加沩水工程、团山湖农场和鞍钢的建设以及节约标兵这些细节,仅仅就是这个节约标兵就足够说明问题。还有从这件事情可以反应出那个时代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的穷困,建国之初,我们国家处于欣欣向荣的建设阶段,我也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真正的贫穷是三年的自然灾害以及与苏联老大哥掰了关系开始。这些东西不属于入伍教育,我们撇在一边。”

“再回到正题上,根据纪念馆所展示的一些物品来看,雷锋同志在入伍前是谈了对象的,而且这个对象的工作、经济收入比较稳定,我们不排除雷锋同志有坚强的后勤保障这个可能”

不排除这个可能终于引爆了教室内的气氛,大家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邰教官双手平抬至胸前,然后用力向下一按,笑声噶然而止。我们已经被这老头的讲解深深地吸引并且开始配合他的每一个动作。

雷锋同学居然是谈了恋爱的,闻所未闻!我想起了莲子,虽然才分来几天,我却感觉像分离了很久很久。

“雷锋有女朋友!但是,你们!”邰教官提高了声音,将手用力地指向我们,仿佛他不应该是个教官,而是一个指挥官,“但是,你们却不能有!”

邰教官抛出这个命题的时候,我们一片哗然。老实说,在读高中的时候,我们的老师对待我们的早恋如临大敌。在我们这个年龄阶段,叛逆心都非常强,越是禁止的东西越要去碰,原以为我们上大学了,这些感情上的东西不再偷偷摸摸,应该浮出水面了。

可是这老头在这个时候抛出了这样的一命题。

他没有说我们不能谈恋爱,而是很决然、果断地说不能有女朋友。这个不能有的含义比不能谈来得更加的武断和不可抗拒。

“《飞行基础学院管理条例》之第三章第二十五条规定飞行学员在学习期间不能谈恋爱。这是空军第一任司令员刘亚楼将军提出来的,任谁也不能破,任谁也不能碰。在这里我警告你们,你们谁胆敢去触犯这条,等待你们的将是比头破血流还惨!”

我呆了几许,却没把这个警告放在心里,总以为凭自己的聪明对付这些事儿也就是小菜一碟,我想我的这些战友跟我的想法应该差不多。

因为,我们都不属于老实人!

“关于第三个论点,也就是生活作风的问题。现在我们来做个推断,雷锋是什么地方的人?刚刚王伟同学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湖南的,属于南方。你们在座的有许多南方的同志,就普遍规律来说个子都不高,这点《雷锋的故事》一书里也有明确的记载,书里说他参军不够格的,就因为身高不够,连一米六都不到。雷锋所在的部队在什么地方?抚顺,大东北的抚顺,东北这个地方不仅仅出人参、鹿茸,还出大汉,像你这样的比比皆是。”老头指了指我。

“报告教官!我是南方人!”我报告。

老头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特例!纯属意外!”

大家又是一阵乐。

“我所说的假设就是,假如雷锋他来帮助你这样的大个拎东西,帮你打伞,请问你愿意吗?所以这个论点本身就有问题。所以提出这个问题的人首先在思想上就不单纯了。既然提问题本身的思想就不单纯,那么我还有继续辨证下去的必要吗?”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们这就是!

老头很拽,更多的是一份悠然的自信,谈笑间总结出问题之所在,并且有了应对之办法。这份处理突发事件的应变能力已经远远地超越了那两百个俯卧撑,更加巩固了他在我们心目中的偶像位置。

后来,我们一直叫邰教官为老头。


王伟的那次闪亮登场同样让我记忆深刻。多年以后,无论熟悉的还是不熟悉的人,当知道我是王伟的战友后,都要问我相同的一个问题:“王伟还活着吗?”许多人都在心底里怀着一个相同的希望,希望我们的英雄活着,希望看到他和他的家人快乐幸福。

其实,王伟活着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精神能够激励多少人,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启迪。

当时,刘大千就给王伟取了个外号,每每我想起都乐――“鸵鸟”。因为他的头发柔软得如同刚刚孵出的小鸟的羽毛,他索性就剃了个光头。当然这光头也属于元宝的杰作了。

王伟和刘大千的脑袋都属于锃亮的那种,我常常不明白他们的光头为什么和我们的光头瓦数不一样,难道他们打了摩丝或是擦了光油?到现在我都没搞明白原因。这两光头都是我们一个班的,我一直想不通当时我们队长怎么分的班,因为全队最拽最牛也最能折腾的人都分在我们班,该不会是因为我这个当班长的人能折腾吧?我一直认为结论不应该是这样!

还记得鸵鸟曾问过我们的邰教官这样一个问题:“请问教官,把被子叠成豆腐块与塑造军人的基本素质,这两点存在何内在的本质联系?在现代战争条件下还有必要去把被子叠得那样整齐吗?如果需要,那么请问教官,行军背囊又有什么用?”

今年我翻看军事新闻,其中有段叫做——沈阳军区某装甲团取消叠方块被子“豆腐块”。我笑了起来,想起当年为此而进行的大辩论。

其实这些问题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这些讨论中明白了作为军人的意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