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迪拜破产可能引发中国央行加息

按以往惯例,中国没看见恶性通胀爆发的时候,央行是不会出手加息的,因为一回收流动性,有可能刺破房价泡沫,但从时间节点上说,中国还没到刺破房价泡沫的时候。而且站在政府的立场上来说,除非房价崩盘,否则,政府绝不可能主动刺破房价泡沫。但是,迪拜的破产引发中国A股地产股票整体板快大跌,香港上市的中国地产股也是集体大幅下挫,足以警示人们,把房地产做为支柱产业最后的结局就是经济的硬着陆。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金融海啸,冰岛美元资产大幅缩水,引发国家破产的神奇传说,中国的股市都没有如此强烈的反应。而迪拜主权债务违约,告诉全球,政府也不可信。这是在1929年美国爆发经济危机以来,全球爆发的对政府诚信的首次质疑。国际资本大鳄,借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各国央行之间的政治交易而大炒黄金的阴谋,就此破产。黄金价格一夜之间暴跌4%,从1192美元的高位跌落至1140美元,尾盘报收1159美元。原油价格同样大幅暴跌。




迪拜主权债务的违约,表明全球进入了一个广泛质疑政府诚信的时代。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债务国,其实美国无债务。因为美国的债务是没有风险的债务,大多由债权国的外汇储备做对冲。但是,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跌7个基点至3.2%,触及7周来最低点。从美国两个最大的债权国的货币来看,美元兑日元跌至84.83,创1995年7月以来最低水平;美元兑人民币收盘价为6.8269,微幅收低。




债务没有减少,但是,中国的外汇储备却在缩水。截至2009年9月末,我国外汇储备余额已经达到2.2726万亿美元。但由于外储结构并不对外公布,市场的普遍看法为,在中国的外汇储备中,美元资产占70%左右、日元约为10%、欧元和英镑约为20%。社科院一份报告做了如此测算:假定在2009年9月30日至2010年9月30日,美元对包括人民币在内的各种主要货币均一次性贬值20%,即使不计算这一期间新增外汇储备的汇兑损益,中国央行遭受的资本损失也将高达人民币3.1157万亿元。这相当于2009年9月底央行总资产的14.0%、2008年中国GDP的10.4%,以及2009年9月底央行自有资本金的141.6倍。




外汇储备在缩水,但中国政府的债务却在猛增。中国的政府债务主要特征是内生性的,2009年实施积极财政政策,较大幅度增加中央财政赤字,并相应增加国债发行规模,中央财政国债余额限额为62708.35亿元。这样中央政府的国债相当于GDP的五分之一,基本属于可控范围,但是,相比2003年增长了200%,国债增幅显然较快。最重要的是,各级地方方政府的债务是具有无限责任的有担保债务,目前与中央债务对等,也已高达6万亿,所以,中国经济的地雷,是地方政府的债务如何偿付的问题。




迪拜主权债务的违约风险,将引发我们对地方政府债务的质疑。尤其是今年,在宽松的货币政策的引导下,地方政府一年新增债务是过去许多年积累的债务的总和,也就是说,在这种大量发放贷款的宽松条件下,地方政府一年新增债务接近3万亿。占GDP的十分之一。举债投资是今年各地的GDP的一种增长模式,也是中国经济潜藏的巨大风险。因此,央行只有回收流动性,才有可能遏制这种膨胀的地方债务。




迪拜房地产泡沫都破了,中国的房地产泡沫也撑不了多久。号称全球最有钱的大亨,在房地产泡沫面前也只不过如此,可想这帮刻意制造中国房地产泡沫的官商们还能撑得了多久。从中国历代封建王朝衰落的背影中,我们看见了这么一副图景,凡是大兴土木穷奢极侈的年代,都是一幅民不聊生的惨状。希望在我们这个时代,不至于因为大兴土木,引发通货膨胀而导致普通民众的穷困潦倒。因为我们毕竟处在一个昌明的时代。


转自:Global Times Forum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