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散尽 Ⅲ 声明 第37章

hawk735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size][/URL] 有一种悲剧叫做英雄,也有一种英雄叫做悲剧,徐文远就是个悲剧型英雄。他很想提醒邢维民特工不能这么做,并打算用事实来教育他,但再三考虑过后,却又挑不出人家现在的毛病。也对,把这些大兵招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刺杀刘世勋,只要能完成这个任务,人家愿意怎么做,那都不算是过分。 “邢维民!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


有一种悲剧叫做英雄,也有一种英雄叫做悲剧,徐文远就是个悲剧型英雄。他很想提醒邢维民特工不能这么做,并打算用事实来教育他,但再三考虑过后,却又挑不出人家现在的毛病。也对,把这些大兵招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刺杀刘世勋,只要能完成这个任务,人家愿意怎么做,那都不算是过分。

“邢维民!可真有你的!”徐文远暗自摇头,“居然想出用军事手段去对付一个老牌特工?”

军人该怎么收拾特工,这没有一定之规,历史上肯定出现过,但问题是谁也没放在心上。因此,老邢在不知不觉中,又开创了一个先河。他的想法很简单:你不是受过特殊训练么?好,这方面我不如你,可打仗你不如我!我就用子弹来对付你的特殊训练,看你最后怎么办!

这的确是件愁事,想一想,连徐瞎子都没辙。换作他是刘世勋,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应对。更可怕的是,老邢和他手下那些潜伏、杀人手段,他几乎是闻所未闻。

早晨在一家面摊吃饭时,徐文远由于职业特性,悄悄打量一下周围环境。结果,他发现面摊老板有些不对劲。

“那个老板很可疑。”徐文远低着头,对邢维民说道。

老邢点点头。

“他身边的油锅开了,可油花溅到手上,他却没有反应……”

老邢吞进去一个馄饨,嘬嘬热气。

“这说明,油锅里兑了醋……”

向碗里倒点酱油,老邢吃喝两不耽误。

“我说话你听见没有?”徐文远气得要命,“他们是外松内紧。别看没人跟踪,其实咱早就被盯上了……”

抓一把葱花撒进碗里,老邢吸吸鼻子,嗅嗅香气。

看看街面那三三两两的行人,徐文远强耐性子,再次提醒:“这里不是闹市区,一旦出现状况,想混进人群逃跑都难……”

老邢大声招呼:“老板,再来一碗!”

“不是……”徐文远恨得直咬牙,要不是文化人出身、有涵养,没准就直接掀桌子了。

老板点头哈腰跑过来,刚一开口,身子突然一愣。老邢笑了笑,扶他在凳子上坐下,拍拍肩膀,和对方唠起家常:“老板您贵姓?家在哪里啊?这买卖干多久啦……”

“呃……呃……”老板喘着粗气,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噌”的一声,袖子裹着匕首从老板肋下拔出,一块胶布迅速贴在伤口上……尸体还在呆呆坐着,看得徐文远是目瞪口呆。

“吃饭!”老邢瞪他一眼,随后淡淡说道,“你要不吃了,就把剩下的给我。”

眼角余光扫扫左右,还好,其他食客并未发觉。

“你不用看别人,管好自己就行,”说着,老邢冲尸体笑了笑,“是不是啊?老板?”悄悄一拽衣襟,尸体点点头。

光天化日就敢把人明目张胆地干掉,而且是不留痕迹滴水不漏,看得徐文远差点没尿了。

“对付这帮数典忘祖的王八蛋,你就不能手软!”抹抹被热气薰出的鼻涕,邢维民喝干剩下的汤,“吃饱没有?吃饱咱就赶路!”

“你麻烦大了,”摇摇头,徐文远连连叹息,“你不了解我们这行儿,他们是不会单独行动的。你这一动手,躲在暗处监视的人,肯定会看得一清二楚。”

老贺悄悄走过来,向邢维民一点头,眼角瞥瞥附近的阁楼。顺着他眼光,徐文远疑惑地望去,百叶窗缝间,无端鼓出了一块。

与此同时,老严也过来向邢维民点头。只见街边那擦鞋的,正靠在墙壁昏昏欲睡——在他后枕部,插进一根修鞋的钉子。

面摊食客也停止了进食,眼睛直直盯着桌面。

“你们……你们……”徐文远惊呆了。

“等你提醒,黄瓜菜都凉了。”老邢不悦地说道。戴上毡帽一转身,向老贺使个眼色,“把油锅里的枪捞出来。”

“是!”

混进市区,钻进一处偏僻下水道,众人稍事休息。

徐文远这脑袋一刻也没停止过转动,他还在想:邢维民是怎么识破对方身份的?这个谜题困扰了他多年,始终没有答案。直到后来,他随新一军踏上关东大地,提及这段往事时,老邢才告诉他:“打仗讲究个射击角度和开阔视野,所以我想,那些盯梢的混蛋也不例外。一进面摊,我就发现老板那里视野最开阔,你说,我能不留意他么?至于其它的……凡是能看到老板的地方,我都派人走一趟,道理很简单,打仗要讲究配合、火力支援……”说来说去,他还是没离开过军事。

“军统应该改行了……”蹲在臭水里,徐文远很自卑。掰着手指数一数,除了破译密码、生孩子,战术特工这一行儿,对老邢和他的手下,根本就是无师自通。“难道……邢维民干过我们这个……”摇摇头,他很快便否决了这不切实际的想法。因为从专业角度来看,老邢根本算不上一个合格的特工,但这些家伙之间的配合,那真可称之为天衣无缝。“唉!就算刘世勋不想死,恐怕也难了……”

“瞎子,你还琢磨啥?赶紧睡觉!”老邢侧卧在烂泥上,不耐烦地翻翻身,“晚上还要行动。”

想了想,徐文远有些不放心:“76号死了人,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净说那没用的!”贺秃子一撇嘴,吐出口浓痰,“谁家死了人还能不嚎上两嗓子?”正说着,远处响起了戒严的警笛声。冷冷一笑,老贺不为所动,继续调侃徐文远:“我说大先生,您老一肚子墨水,给咱说说,为啥那些大汉奸都是读书有学问人?”

徐文远没吭声,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是一个根本说不清的问题,从有宋以来直到民国,一些读书人的气节,就始终让人操心。“书都念到狗肚子里了。”怔怔吐出一句,徐文远咂咂嘴,觉得自己越来越粗俗了。

“呵呵!”老贺笑了,正想再说,邢维民踹他一脚,没好气儿地叫道,“睡觉!”

一切都安静下来,只有外面那嘈杂的街道和鬼子皮靴的“咔咔”声。

********

76号又多了几具尸体,不过这回死的全是汪伪汉奸小特务。吴四宝的脸色很难看,梅田也不比他好到哪去。

“干净利落,”揭开伤口上的胶布看了看,梅田点点头,“职业战术情报员,也达不到这种水准。”

吴四宝心说:“你还不如直接说:我们就是饭桶……”

“吴桑,季云卿那边有什么消息?”梅田的神色很焦虑,忧愁中,透露着一股子犹豫不决。

这是一个明显的信号,对于吴四宝来说,那就意味着在上海这一亩三分地,你日本人不靠我们,就甭指望能玩得转。“暂时没有。”吴四宝眨眨眼睛,“这些人,根本不和外界接触。”

“连你们青帮都叫不准他们?”

“不只青帮,洪门也一样。瞧他们的身手,都是些江湖功夫,可他们又不像江湖中人。”

梅田挠挠头。他曾经从职业特工的角度去分析这些人,可是越看越复杂,最后连自己都迷糊了。“像是职业特工,可又不完全是,这些人,到底什么地干活?”

“梅田先生,咱们还是多想想刘世勋吧,只要他不死,那才是资本。”

“刘世勋这个人靠不住。”

吴四宝没想到梅田会这么说,不过干他们这行儿的,细想一下,也没几个人能靠得住。

“有一件事情我很奇怪,”叼上香烟,梅田自言自语,“想干掉刘世勋,为什么要舍近求远,不用军统上海站的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