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沧海的蝴蝶 飞越沧海的蝴蝶序篇之风韵女人 序篇一 第八章 市场主任

天地1沙鸥 收藏 0 1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96.html[/size][/URL] “这两个女人没见过啊。”鲁东说。 “这集贸市场上成百上千的女人,你能见多少。”金明厉说。 “不是,我的意思说,这种优秀女人只要见过一次,绝对会记得。”鲁东说,“你见过这两个女人来过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96.html








“这两个女人没见过啊。”鲁东说。


“这集贸市场上成百上千的女人,你能见多少。”金明厉说。


“不是,我的意思说,这种优秀女人只要见过一次,绝对会记得。”鲁东说,“你见过这两个女人来过吗?”


“没见过。”金明历这次回答很干脆。


鲁东看着两个女人丰满的身形,心里不由自主就想起了他的情人付玫艳,付玫艳也有着这样性感丰满的身材。


“这两俩女人肯定是哪家大老板养的金丝雀,你说是吧?”金明厉的话打断了鲁东思绪。


鲁东想着付玫艳,对金明历的话没反应,金明厉见鲁东呆呆地望着他,对自己的话似乎不太懂,便又补充道,“我是说,这两女人是某个大老板家的全职妇女。懂吗,就是不出去上班,只照管家务,由男人养着的那种女人。”


“我懂,那也是两个大老板的家的金丝雀,不是什么一个大老板家养的,一个大老板要能够养,就算钱够,那身体也受不了啊!”鲁东说。


“哈哈,看不出来啊,鲁东真有你的。”金明厉又看了看远去的两个美女人的背影,丰乳肥臀,该凸出的凸出,该凹进的凹进,浑身活力四射、青春洋溢,要一个男人还真招架不住,不由叹道,“唉,女人还是这种女人最迷人!”


“呵呵,这还用说。成熟的女人最有味道。”鲁东把这个“最”字说得很重。


“那是,”金明厉也不示弱,“成熟的妇人风情好,什么花样都会玩,又懂得体贴男人,不像什么也不懂的少女,只知道撒娇。成熟的妇人好,而且那种又丰满又成熟的妇人最好,你想啊,你睡觉是喜欢睡在硬木板上还是软软的席梦思上......”


“哈哈哈,金老弟之言深得我心,深得我心。看来,金老弟是早就体会到个中滋味了的啊。” 鲁东说着,又想起了付玫艳丰满的躯体在自己身下娇吟婉转的样子。心想:“今天中午他老公又要走,一定要抓住今天这个机会,今天非得骑在付玫艳身上尽情云雨一番,以了却这么多日的相思债。”


“这两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呢,这么漂亮,还好像很有气质似的。”鲁东歪着脑袋说。


“是啊,猜不透,本地人好像没这么有人才。”金明历突然想到了什么,用筷子一敲碗边,“对了,很可能是绿岛过来的那些人,人们平时叫她们什么‘白领丽人’,摸样真的很丽啊。可惜从没接触过这号人。”


“说什么呢,”鲁东见堂堂的金主任竟然说出如此没文化的话来,便毫不客气地纠正道,“很美很漂亮都可以说,什么叫很丽,没这种说法!”


“总之是这个意思就是了,你我都懂,又何必斤斤计较呢?”金明历为了掩饰自己的无知,但自己好歹是个主任,不能在人前露怯是吧,便找理由搪塞道。



鲁东在市场里做生意,经营着一家买当地土特产的店铺,因为货真价实生意倒还兴隆,他昨晚和几个男女打了一整晚的通宵麻将,赢了千多块钱,这时候刚散场,赶着来小吃铺吃点东西好回去补觉,早上不打算开门了。金明厉则是集贸市场的最高领导,人叫金主任,其实是个副主任,今天据说上级某某领导要来参观,所以早早赶来布置工作。现在市场正主任的位子空着,还有一个栗副主任,两个副主任都在瞄着这位子使劲呢。上面领导要莅临检查,早就打了招呼的,这是面子工程,要搞好使得领导满意,才能官运亨通。



鲁东响起了他的情人付玫艳,金明历却想起了他的秘书,而且他的秘书此时就在楼上等着他。金明历有点等不及了,几口把汤圆和肉燕稀里哗啦拔进嘴里。



两个买菜的美女人走了一遭,就把两个在市场营生不相干的男人撩拨得按耐不住了。


“你那个远房的亲戚怎么还没来,今天没看到。”金明历装着很随便的样子问道。


“哪个远房的亲戚?”鲁东故意装糊涂。


“在市场里你有很多远房表姐吗?当谁不知道似的!”金明历见鲁东跟自己打马虎眼,有点不高兴了,故意说,“栗主任让我问问,你那个二姐怎么没交这个月的卫生管理费?”


“你说她啊,不是每天和她老公在摊位上卖得好好的吗?”金明历所说的这个二表姐是鲁东老婆那边的亲戚,在市场里买菜,鲁东前些年来市场开门市是托她的关系。最近生意不好做,他二表姐有些日子没来了,摊位临时租给别人用着。按协议,市场是不允许转租的,如果本人不来,市场还有权收回摊位。鲁东想收什么狗屁卫生费,说不定是鲁东看上这摊位了,想拿去做好人。故此鲁东多了个心眼,便故装糊涂。


“我问过了,这几天都没来,知道干啥去了?”金明历说。


既然问过,那糊涂就装不下去,少不得帮打个圆场,便说道:“前几天听我二表姐说要到社县跑蔬菜生意,大概要去一个月,这么快就去了?”


“哦,是吗,”金明历说,“在市场做生意赚到大钱了,比我们可好多了。”


“你金主任还跟这种小商小贩比?”鲁东的话说得金明历又是高兴又有几分惶恐。金明历想,这话要是被上级听到这话就不好了,忙摇手道,“话不是这样说的,我们也是拿工资吃饭!”


“你们菜市场搞毛啊,租金都交了还要收卫生费排污费,抢人啊。我们怎么没收呢。”说到这鲁东就有气,虽然两人是不错的朋友。


“你们买土特产的和他们买蔬菜的不同。”金明历无奈地说,“我也不想收啊,是环保局,卫生局要收的。我们只是代收。”


“代收个毛,鬼才知道你们是不是一伙的!”鲁东说。


“呵呵,哪能呢,哪能呢,都是给国家收,给国家......”金明历说。


不提国家还好,一提国家,鲁东火更大了。“少拿国家的名义来糊弄国家的老百姓了!”


要是别人这样说金明历肯定不依,但两人既是朋友,其中内情鲁东也是知道一些的,金明历只得尴尬地笑了笑,“不跟你说了,我走了,我走了,领导检查我还有一大把事情要安排,你二表姐回来让她到办公室找我!”


“账算我的,你去就是。”鲁东挥手道,心里不满,但领导还是要巴结的,这点他懂。


“怎么好意思呢?我来,我来。”金明历伸手到裤兜里掏钱,但似乎兜里钱很多,撑着口袋老是掏不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