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侦探 正文 48、 大白天街上逮嫖客

三步狼 收藏 1 106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1.html


48、 大白天街上逮嫖客

铁衫被务操激怒了,大声吼道:“控局长,他这是‘恶人先告状’哈,归水镇派出所该管归水镇的社会安定问题嘛,咋个跑到我们市中区来管治安了,欺世盗名还欺负我们市中区无人嘛。蜀中无大将,也不见得该你务操来充先锋噻?况且还敢向自己人鸣枪示警,也太目中无人了嘛!”

按道理说,公安机关围绕着钱转是最大的失误。就现在矛盾双方来说,归水镇派出所跑到远山市中区来“管治安”,确实欠妥,不成体统;刑警队不过问刑事案件,跑来抓 ‘鸡’,是存在正经事不干专整歪门邪道的问题。正如务操猜想的,控局长不可能倒他的炉子,不然以后真有可能得不到“好处”了,也真怪不得务操。

控局长知道轻重,所以先把铁衫骂了一顿:“哪个叫你们刑警队来抓 ‘鸡’了?吃家饭管野事。把你的人跟我带起爬!”

当然,光打刑警队屁股,这事也摆不平。所以控局长回过头来又骂务操:“你娃娃也胆大妄为,对自己人鸣枪示警,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了?以后注意点哈,都是兄弟伙嘛,不要伤了和气哈!”

务操连声称“是”,见好就收。他“胜利”了,带领弟兄们趾高气扬地凯旋而归。以后更加不可一世。

久一点儿,“放鸡勾嫖”这一招也不见得灵了。务操就叫市区联防队负责人肥猪和扁担,带领他们手下的队员,直接白天晚上到市里闹市区、火车站、汽车站、电影院等地去抓那些看起来不像两口子的成双成对的男女。

凡发现这些成双成对的男女,他们马上将二人分割开来审问,只要一个人回答不出来或回答得牛头不对马嘴,即刻定为卖淫嫖娼,弄到派出所就不由得你不交罚款了!

有一次,肥猪和扁担发现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很亲热的、说笑着挽着一个50来岁、穿得很伸展的男人从火车站出来,姑娘的口红明显擦染到了男人的白衬衣上,证据确凿。肥猪和扁担笑瓜了:这样子的人明显不像两口子,又有大鱼落网了。

肥猪上前一亮胸牌,威武的说:“公安局的,检查,拿出你的身份证来。” 扁担这时已把姑娘挡到了另一边去了。

男人摸出身份证,问:“出啥子大案了,检查这么严?”

肥猪很不耐烦:“看你穿得周武郑王的,咋个瓜兮兮的喃?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我是警察还是你是警察?”

男人莫奈何的说:“好好,你是警察、你问我。”

“那姑娘是你啥子人,那么亲热?”

“侄女、同事、朋友不行吗,亲热也犯法?” 男人很不理解。

扁担问姑娘的是同样的问题,姑娘是一问三不知,回答都是“不晓得”。

肥猪和扁担互相一对眼神,做出了同一个手势,“押回去,有搞!”

回到归水镇派出所,务操亲自审问。不到一支烟的功夫,务操将两人送了出来,叫联防队长往西“开我的车子送李先生回市里去” 。

后来,市公安局陈局长把分局控局长骂了个狗血喷头;控局长又把务操骂了个狗血喷头;务操再把往西、肥猪和扁担等人骂了个狗血喷头。

看官你道为什么?肥猪和扁担抓的“卖淫嫖娼”的男人是远山市政协常委、省政协委员李山;那姑娘正是李山的第二任老婆、红花歌舞团当家花旦、知名艺人桓桓。

务操骂娘:“你几个龟儿子认不倒李山可以,认不倒桓桓也可以,因为你们几个龟儿子生活在底层。但是,不能不长脑水、不能不长眼睛噻!桓桓都快30岁了,你们默到只有十八九岁……”

务操点燃一支软盖玉溪香烟,呷了一口茶,大拇指往上一翘,继续骂道:“李山说‘中国外国老夫少妻多了,现在有,古代也有。孔子的老汉就比他妈大了近50岁,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点不犯法,管你们警察啥子事了?’ 人家有钱有势,连市局陈局长都要让他三分,他就是找个十八九岁的少女当婆娘 ,也一点不犯法。弄得我一个喷嚏都打不出来。还有控局长,得好处时笑嘻了,出点问题就按倒我们干活路的骂,都不是他妈的好东西!包括你几个龟儿子,以后要把‘招子(眼睛)’擦亮点了,不要啥子人都给老子抓回来。”

骂了就了,屁事没有,该干吗照样干吗。不光是贫穷县市这样疯狂搞钱,包括大都市这些经济发达城市都这样搞,经济秩序咋个不混乱嘛,社会秩序咋个不混乱嘛!

总而言之,务操的三个决定给他捞到了不少好处,自己有了辆小汽车,存款多少只有他晓得了;派出所“鸟枪换炮”盖起了新楼;他们自己人还“集资”修了一栋宿舍楼。“集资”?哄鬼,明眼人都晓得这些钱是从哪儿来的!

幸好中央极时发现了这些问题加以制止。地方党政部门也发现这样搞只会搞乱经济而非搞活经济,这样搞无异于自杀!别人都不敢到你这儿来了,搞活经济又从何谈起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