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侦探 正文 47、 妓女与警察

三步狼 收藏 1 9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1.html[/size][/URL] 47、 妓女与警察 他们还抓到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儿,任你咋个说,要打随你打、要关随你关,就是没有钱! 死猪不怕开水烫。以为耍赖皮就不被罚款了?务操有的是办法,他叫人把老头儿的子女找来,子女们怕丢人现眼,更想到家丑不可外扬,只好代交罚款了事。 罚了嫖客罚妓女。有个叫火火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1.html


47、 妓女与警察

他们还抓到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儿,任你咋个说,要打随你打、要关随你关,就是没有钱!

死猪不怕开水烫。以为耍赖皮就不被罚款了?务操有的是办法,他叫人把老头儿的子女找来,子女们怕丢人现眼,更想到家丑不可外扬,只好代交罚款了事。

罚了嫖客罚妓女。有个叫火火的小姐说:“我才出来‘上班’,一分钱没挣到,就被你们抓住了。如果你们觉得亏本了,我就陪你们睡觉,反正是‘路边的野花,不采白不采’。”

有个叫星星的小姐说:“你们每个月要罚几十万的款,我们可是作出了大贡献的哦。没有我们,你们上哪儿去罚款?我们没有找你们提点成,已经太对得起你们了,你们还要罚我们的款?说不过去嘛!”

务操正色道:“莫乱说哈,全局、全市一个月也罚不到几十万的款……再乱说加重处罚!”

星星嘀咕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务操虽然口头制止星星乱说,但她一句话却提醒了务操,他觉得她说的很有意思,他们和小姐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他们警察要挣点外快,真有点离不开她们,她们没了,还真有点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的感觉……

后来务操真给她们提成了,虽然很少一点钱,但小姐们认为她们受到了重视,更加积极的为务操卖力了。

而且,只要务操和联防队任何人、任何时候“有需要”, 打个电话或打个招呼,她们就会“送货上门”、任其摆布。对务操,她们更是随时关注,时时巴结。能跟务操睡上一觉,是她们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本钱!

务操作出的第二个决定是:广招社会上有点名气又无工作的烂仗散眼子(流氓小混混),扩大“治安联防队”。他感觉人手太少,只有扩充队伍、鸟枪换炮,再利用烂仗散眼子天不怕、地不怕的“优点”,才能抓更多的人。抓人就是抓钱,抓钱才是硬道理。务操手下的联防队员鼎盛时,达四五十人之多,连远山市里都有他派出的小分队,联防队员是派出所正式警察的八九倍。

务操作出的第三个决定是:多招些妓女小姐到镇上各娱乐场所、农家乐、度假村和茶馆来,分高、中、低三个层次,可满足不同层次人的需要。还给人造成一种远山市“红灯区”欣欣向荣的景象。先下鱼食,养肥了好钓大鱼。

开始,到归水镇“红灯区”来耍的人还真不少,确实红火了一段时间。后来人们发现,来一个遭一个,来两个遭一双。没过好久,就没有人敢来了。财路断了,务操不甘心,他叫火火、星星等一拨小姐进入远山市区拉客。她们前面与男人讲好价钱,后面就有联防队员抓“现行”,跑得脱马脑壳(上钩就跑不掉遭罚款)!

有一次,有几分姿色的火火在洪江河岸边勾搭上了一个老板,当他俩拉拉扯扯进入树林子时,从树林两边同时冲过来两拨人马。肥猪和扁担下手快,抢先抓住老板不放。

另一拨人见状大怒,吼叫道:“嘿嘿嘿,哪儿来的贼娃子,敢在老子地盘上撒野?把人交过来!”

“老子是警察,在抓卖淫嫖娼的人。你们这些小贼娃子,没事干爬远些,谨防老子连你们一起抓起来!” 一个比一个嘴臭。

另一拨人带头的把手一挥,众人抽出手枪成扇形包抄过来。扁担见事不妙,马上拿出手机向务操报告了情况。

带头的问:“龟儿子敢冒充警察,今天让你娃儿见识一下警察是咋样子长的,把人乖乖的跟老子送过来!”

扁担已经得到务操指示,腰杆子硬了,大叫道:“我们是归水镇派出所的,务操所长马上赶过来。你是谁,哪部分的?”

带头的:“老子是市中区分局刑警队副队长铁衫,这儿是老子的防区,你们归水镇派出所手也伸得太长了嘛,伸到市中区来了。听话,把人乖乖的跟老子送过来!不然老子把你们一锅端了!”

铁衫一挥手,他的人围过来下了肥猪等人腰板儿上别的警棍、匕首等武器;扁担嘴皮子叫喊“老子不服”,手里拒不缴械。铁衫挥手就是两巴掌,打得扁担眼睛里金星直冒……

这时,一辆警车“咿里哇啦”大叫着飞一般开了过来。 务操见手底下的人吃亏了,抽出手枪朝天“啪”的一声开了一枪。

枪声震住了铁衫的人,也吓坏了火火和那个老板,两人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伸一趟子跑了。两拨人吓唬都吓不倒他们。

这就叫槽内无食猪拱猪。鸡飞蛋打两落空。

两拨人剑拔弩张,一边说是自己的防区,一边说是自己的管区。一边说卖淫嫖娼的事发生在自己的防区内,一边说是自己“放长线钓大鱼”、是自己放的小姐“钓上钩的鱼”,自己不抓还能容别人插手?

眼见着互不相让的双方将动用武力解决问题,两边已经抓扯在一起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闻讯而来的控局长也只好抽出手枪朝天“啪”的一声开了一枪,才把双方制止住了。

控局长怒吼道:“抓子事,安?你们一个二个还像个警察吗?简直就是社会上的街头恶棍嘛,自己人打自己人,跟老子丢人、丢脸、丢丑嘛!没事干了去把煤炭洗白嘛!”

务操抓钱,给控局长送了不少“好处”,他晓得控局长只可能支持他而不可能倒他的炉子,否则你控局长以后得不到“好处”了,可怪不得我务操了。所以他理直气壮的来了个恶人先告状:

“控局长,我们好不容易‘放长线钓到一条大鱼’,结果被铁衫他们给搅黄了。刑警队不去过问杀人放火的刑事案件,跑来抓啥子‘鸡’嘛,这不是丢了西瓜捡芝麻嘛,这不是正经事不干专整歪门邪道嘛。”别人整歪门邪道,他倒干正经事了。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