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货币战争这种YY小说流传太广了吧,各种类似YY漫天飞。所谓犹太人权势滔天要统治世界的论调,其实最初就来自纳粹德国的反犹宣传,而不是纳粹德国以此为反犹依据——这是逻辑上的关键差异。并且,这一点正好体现了当时纳粹德国的集体脑残症状,不客气的说,当年的纳粹德国反犹论调就是脑残的最好注解,试想,一个劣等民族居然就要统治全世界……一个劣等民族居然可以通过阴谋诡计欺骗优等民族……最搞笑的事情是,当年智商测试方兴未艾,发达国家都比较迷信这个测试。但是纳粹所做关于犹太人的测试结果对他们而言相当不妙,无论以他们提出的什么测试方式,犹太人平均智商都要高出“典型的”日尔曼人——于是纳粹德国禁止进行智商测试。现代社会普遍认为犹太人智商上并没有明显优势,也无权威实验可以证明,可是纳粹就是在以实验证明犹太人智商低的目的下得出了犹太人智商高的伪科学结论,还自己禁止这个伪科学结论在国内传播,当年的纳粹德国脑残到何等程度可见一斑。

当年的犹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生存状态?

罗特希尔德这样的金融家族确实存在——就是这个家族也被大肆夸张了,“金融系统可以调动的资金”这是个极有欺骗性的表述,事实上当年在欧洲金融界搞风搞雨的多是各国本国民族——但是在一战、二战时代,在除德国外的中欧和除苏联外的东欧谈及犹太人,第一印象却是小商小贩、马车店主、开小酒馆的。因为中欧和东欧几百年来不允许犹太人拥有自己的土地,不允许从事农业,甚至拥有不动产都受到限制,这是犹太人不得不将财富投入金融业的最大原因。另外,***义不允许放高利贷,也歧视包税人;但是犹太教义无此规定,因此犹太人成为统治者的收贷人和收税人,他们收的钱并不是他们的,这些人是阶级斗争的可悲牺牲品,替罪羊。

被纳粹德国大肆屠杀的犹太人基本是阿什肯纳兹犹太人,他们在波兰比较集中,特有语言是意第绪语。而在大航海时代发家的犹太人以西班牙的塞法尔迪犹太人为主,他们也是近代第一批到中国的犹太人。经过整个19世纪的迫害和贫困化,波兰犹太人在19世纪80年代是在沙俄统治下,沙俄政府所做统计指出,犹太人中90%为“仅够糊口的无产阶级”,19世纪末将近一半的犹太人家庭靠社团中有工作的人提供的慈善金生活。到1900年,沙俄反犹开始,犹太人又大量被屠杀。俄共早期有大量犹太人党员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有压迫就会有抵抗。那些围绕苏联的犹太阴谋论实在是很没意思,一帮十几年前还是国家经济政治边缘人的家伙,能够控制国家了?

因生存状态恶劣,20初到1914年,从沙俄治下移民到美国的犹太人就高达200万人,这些犹太人甚至与原本美国以塞法尔迪犹太人为主的族群有了很大隔阂。由此,犹太人(塞法尔迪犹太人人口并不多)在20世纪初的美国是与爱尔兰人、意大利人并列的贫穷移民族群,如果不是更穷的话。越穷黑帮就越多,犹太人黑帮当年也是相当有名的。说美国犹太人财团如何如何,在20世纪前40年就是危言耸听。

东欧犹太人在20世纪初,特别是一战后得以走出封闭的隔都寻找各类以前被限制从事的工作。就整个族群来看,从最底层到较为富裕,东欧犹太人在二十世纪前40年的发展近似奇迹。但是这个过程也使犹太人带有很特殊的习惯,比如近似悭吝的节俭,对金银、珠宝的重视(他们长期被限制拥有不动产),互助,对谋生能力低下的鄙视。由于积累时间短,这些东欧犹太人很少有资本家。

在德国和奥匈,犹太人同样受经济限制和政治迫害,但比东欧要轻。由于长期被迫从事需要较高文化和技能的金融业、手工业,自身又强调教育,中欧犹太人在能力素质上比之其他民族有一定优势。例如,在文艺复兴时代的德国和意大利,商业的活跃使犹太人压迫减轻并使犹太人得到了改善机会,因为这些工作需要读写与计算能力,当时的工商业主能找到的符合条件的人以犹太人居多……而第二次工业革命及其带来的社会改革中欧、东欧犹太人能够很快接受并利用,因为他们之前本就不是一无所有就是无大量不动产。就此,在中欧才出现了犹太人较富裕的状况(之前大部分中欧犹太人已经被驱逐到了东欧)。但是,在当时的德国,大资本家、大地产主却少有犹太人的身影,因为这需要长期积累,并且犹太人人口比例小。

犹太人除信仰外,其实很容易融入当地社会,这一点在阿拉伯国家、西班牙、中国等地都被验证了,中欧、东欧犹太人与人隔阂,还不如说是因长期被隔阂造成的。如果刨除信仰犹太教这条,那么很多中欧、东欧人会被认为是犹太人。比如根据犹太保守派的划分方法,那么XTL本人就是一个犹太人;海德里希,这个屠杀计划的制定者也有犹太血统。

那么我们现在从19世纪到20世纪30年代,来看看被纳粹屠杀的犹太人究竟是如何的人群。

1、他们文化素质较高,因为犹太人的教育传统和长期从事的工作要求。

2、在社会上处于较富裕状态,这是与文化素质相辅相成的。但是他们并没有大量资本,至少比纳粹宣扬的少得多。其中东欧犹太人还缺少积累时间。

3、复国主义者受到同情和支持,但他们更类似于激进派一类的少数,在大移民时绝大部分犹太人选择了美国。犹太人渴望宽松的政治环境,而不一定非是一个犹太人的民族国家。

那么什么使犹太人在经济危机中显得比邻居们过得更好呢?由于封建时代长期的经济限制,中欧犹太人无法从事当时认为的较好的职业——务农(纳粹的复古观点就要复兴德意志农民),手工业门类受限制,在进入行会组织上也困难重重,结果:在中欧,犹太人恰好不是资本主义改革过程中工人阶级的主要来源,尤其是产业工人。经济危机对下层工人的冲击最大。

犹太人具备所谓在一战“从德意志背后捅一刀”的能力吗?首先中欧犹太人并不像很多人想象中那样统一组织,如此高难度动作仅靠那么一小帮人不可能实施。其次,战争导致经济崩溃,经济崩溃导致政治动荡,而不是反过来。工人生活素质下降从工商业的供应得到反映,物价上涨是宏观经济原因,而不是什么囤积居奇就可以导致的,一战的德国经济不能套用48年落后的民国经济经验去解释。

一个民族整体的不理智是经常出现的,但是如果旁人反而去认同他们的不理智行为,那岂不是加倍荒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